《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32章、观其人,无诚岂可见诚

假如真是同门知交,私人关系十分密切,碰到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办呢?首先吴燕青应该告诉花膘膘,既然成总交代了他这么隐秘之事并叮嘱不得外传,他就不应该说出来,这么做也让同为成总门下的吴燕青尴尬难处,并劝诫他以后不要再犯如此口业。

一般的事情可以如此处理,但若是重要的、甚至可能涉及成总安危的事情,就必须要提醒成总了。比如成天乐布置花膘膘为暗棋、监督众妖行止,还派他去外地寻找福地洞天,为将来建立更大的道场基业做准备,这些都事关重大,花膘膘既然失信于成总泄露给吴燕青,谁又能保证他不会再泄露给别人呢?

那么在花膘膘和成天乐之间,吴燕青不应该选择帮着花膘膘在成天乐面前隐瞒。

“失信之言,何以信之?”后面还有一句“无诚之事,岂可见诚!”指的是那样说出来的话不论是真是假,但是那样一种人、他做出来的事情,值得信任吗?如果花膘膘所言是真,成总把那么重要的事交给那样一种人去做,恐怕是会出纰漏的,在特殊时刻甚至会危及身家性命,吴燕青怎能不提醒呢?如果花膘膘所言是假,那就更应该提醒了!

道理就是这么简单,很多人却想不通;至于事情该怎么处理,还要看具体是什么性质。普通人有些时候可能不必想那么多,但身为修士,如果不把这两句参透明白贯彻于日常行止中,那就很难谈什么更进一步的修行了。吴燕青身为大妖这么久,对于玄牝妖丹大成的境界,还是一点门径都没有摸到,更别谈怎么去精进突破了,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短短两句话,却揭示了这么多,吴燕青是如梦初醒,浑身都汗透了。卫道观的空院子里没别人,他就在墙根下拜服于地道:“我明白错在哪里了,多谢成总点醒!也请成总责罚。”

成天乐又说道:“明白了就好!花膘膘不仅是对你撒了谎,误导你混淆了事理。他以前所做的事情也很严重,暗地里挟制妖修干那些勾当,正是天下修士所忌。我若一时不查让人误以为与之有勾结,你可知道后果吗?连你们都要跟着倒霉!”

吴燕青冷汗涔涔道:“幸亏成总明察秋毫,否则想起来都后怕啊!我请求成总责罚,也想请教成总,此时此刻我又该怎么做呢?”

成天乐低头看着他道:“能想明白这番道理就好,你帮着花膘膘蒙蔽的可不仅是我一个人,自己做错的事情自己坦白吧。你这就通知其余众妖修,约个最近的日子到小剑池洞天聚会,向大家说明此事。张潇潇和禇无用至今还蒙在鼓里呢,别忘了他们也曾受花膘膘的暗中挟制。你不仅是向众人认错,而且要把今天我所讲的这两句话给大家解说清楚。”

成天乐对吴燕青的“责罚”并不重,却挺“狠”,也挺有意思的。吴燕青极好面子,哪怕到菜市场买根葱也要开着白色的宝马,在饭店的员工中挑选俊男靓女穿着醒目的制服跟在后面,平时往哪儿一站也是派头十足。

如今让他自行召集群妖、交待自己所犯的过失,而且还要解说清楚成天乐讲的那两句话、让众人都知道他错在哪里,这是最削面子的事情,也能让这位妖修记得最深刻,比直接揍他一顿可要管用多了。

吴燕青领命而去,訾浩在元神中说道:“成天乐,真有你的啊!今天居然能把道理讲得这么透,连我都说不了这么明白,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说话了?”

成天乐:“我不琢磨那么多勾心斗角的东西,只想事情的道理而已,想通了说出来,就这么简单。如果比伶牙俐齿、精明算计,我可是不如你啊。”

訾浩有些不满地说道:“你讲道理就讲道理呗,后来为什么不让我说话了?吴老板让你训得很惨啊,几乎是一点面子都没留!其实吧,他也没犯什么大错,而且根本没起过什么坏心思,就是被花膘膘骗了。但他口风很紧,误以为你命花膘膘暗中监督众妖行止,却一句话都没在外面乱说过,也值得表扬嘛。”

成天乐:“他如果真的有心与花膘膘合谋蒙蔽我,今天我会这么容易放过他吗?吃一堑长一智,要记住这个教训,不仅是他,我们俩也一样!……你刚才该问的话都已经问了,接下来就是该怎么处置了。如果让你责罚他的话,估计会心软的,就算是冲吴小溪的面子,你也不会怎么样吧?”

訾浩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你还真了解我,人家都跪拜认错了,干嘛还要板着脸训成那样?冲小溪的面子,我还真不能像你那样拉下脸来,万一以后让小溪知道了也不好啊。”

成天乐:“所以我后来才不让你说话了。你确实能说会道,口才比我好,人也比我聪明。但今天那两句话不仅是说给吴燕青听的,也是说给我自己和你听的。有些事情,你不想说出来就别说,让别人去琢磨好了,何必瞎掰呢?”

訾浩嘿嘿一笑:“你这是嫉妒我吗?”

成天乐:“我这是提醒你。”

訾浩岔开话题道:“接下来该怎么办?花膘膘这只老狐狸太可恶了,一定要把他揪出来,是不是发动众妖去找他?”

成天乐摇头道:“花膘膘法力高深,我们身边这些妖修一对一恐怕大多不是对手,而且他老奸巨猾,既然决定要溜而且半年前就走了,肯定不会让你轻易找到。天下这么大,漫无目的怎么找啊?况且大家都有自己的事,不可能到处去找一个花膘膘啊。

这个人后来不敢再打我的鬼主意、自己吓跑了,看似无害,但还是要追查的。别的不说,有件事就一定要搞清楚,除了张潇潇、禇无用之外,他还暗中挟制了哪些妖修?他溜走之后,那些妖修是一起走了还是仍留在苏州,都是些什么样的人?这些不查清楚是难以放心的,回头你吩咐众妖虽然不必刻意去找花膘膘,但身边的事情一定要注意,花膘膘潜伏了那么久、玩了那么多花样,我们居然没发现,这也是教训啊。”

訾浩:“就这么暂时便宜花膘膘了,等以后有线索再追查?”

成天乐笑了:“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我有一个办法对付花膘膘,让他无处藏身,只要还敢像以前那样行事,迟早会被揪出来,除非猫到一个没人知道的地方再也不露头。”

訾浩:“你还有这种手段?”

成天乐:“我没有,但是修行各派有啊!别忘了上次各派高人来临走时所说的话,如果有事可以找他们帮忙。听涛山庄还发了江湖令,我不能白白被人当幌子啊,他们也不能干说不练。正一门、三梦宗、坐怀山庄就算了,人家就是来帮忙的也不欠我们什么,但听涛山庄、逍遥派、连云派总可以去找吧?

其实也不必强求他们做什么,就是送一封信过去,请求他们协助查问花膘膘的线索,如果有发现立刻就通知我,有可能的话就当场拿下等我去领人。更重要的是借此把消息散布出去,我会提供一份花膘膘的详细资料,请他们交待弟子在行游时顺便留意,我看这只老狐狸还能往哪里躲!”

訾浩赞道:“妙计啊!花膘膘以为只要躲过我们就可以了,不料我们却惊动了天下各派的捉妖师,他要是知道了,恐怕哭都没地方哭去。……但这事怎么跟人说呢,怪丢人的。”

成天乐:“不用想那么多,其实也简单,整理一份花膘膘的详细资料,包括照片和简历等等,就说我们在苏州查出一名大妖曾暗中挟制其他妖修图谋不轨,被我看出端倪,恐阴谋败泄而逃遁。现请各派道友协助留意此人线索,如有发现望不吝告知。

这全是实话,吴燕青、张潇潇、禇无用都是人证,那些前辈高人希望我做的不就是这种事吗?况且我曾经与花膘膘交往甚密,也不知他手下是否还有余孽继续在暗中作恶,假如今后被人查出来,我也不好解释,不如现在就自己说清楚。”

和訾浩商量完毕,成天乐离开卫道观去找艾颂扬。艾颂扬如今已不在玲珑湾那边开餐厅了,生意做得比以前更大,跑到某栋大厦的五楼开了一家美食广场。这栋大厦有三十多层,楼上是写字间,有很多公司入驻,五楼的美食广场也相当于员工餐厅了,每天生意都十分火爆。大厦的地下一层是沃尔玛超市、一到四层是商场,人流量也非常大。

这个地方成天乐曾经来过,想当初他还是外汇交易部总经理的时候,帮助艺术大学解决了一次公关危机,校办叶主任送了他一台苹果笔记本还有两张五千元的沃尔玛购物卡。笔记本电脑成天乐自己留下用了,购物卡却卖掉换了现金。这家沃尔玛超市外面还有很多商铺,其中就有回收购物卡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