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31章、犯口业,失信何以信之

半年前是花膘膘最后一次与吴燕青联系,其后吴燕青再也没见过他,就连电话也打不通了。假如不是成天乐碰巧在画卷世界里发现了破绽,恐怕到现在也不知道花膘膘已经溜了,而且在溜走之前还担惊受怕了两年多。

吴燕青把自己所知道的情况都交待出来了,訾浩在元神中又低声惊呼道:“成天乐,今天真是大发现啊!已经可以确定,花膘膘就是暗中挟制张潇潇的人,他窃听过你,也是暗中驱使禇无用的人,还针对那瑞兽毕方。他把你安排到飞腾投资公司当总经理,可能就是在打毕明俊的主意,他也发现了毕明俊的身份,想设法暗中钳制,就像他对张潇潇做的那样。”

成天乐也恍然大悟道:“董洛早就问过我,能当上外汇交易部的总经理,是不是有什么人跟毕明俊打过招呼、我有什么背景?原来就是这个背景!他暗中打毕明俊的主意,却拿我去吸引毕明俊的注意力,他是怎么办到的呢?”

訾浩:“那还不简单!他发现了毕明俊的身份,而毕明俊却不知道他是谁,打个电话过去威胁一番,让毕明俊照你的条件招聘交易部总经理,然后再设计引你去应聘,一切不都搞定了?董洛说过这种事情嘛,她当初招聘苏福做助理,也是这么干的!

可能花膘膘发现了毕明俊的瑞兽身份,觉得不太好对付,所以才会在暗中布局。禇无用当初帮毕明俊凿建小剑池洞天,不也是花膘膘安排的吗?这只老狐狸野心不小啊!假如没有我们出现,毕明俊有可能也会跑掉,但禇无用、张潇潇可就一直要受他驱使了,吴老板将来的下场也差不多。”

成天乐暗叹道:“这花膘膘真是老谋深算,骗了我们好几年都没露出破绽。糊涂的不仅是吴燕青,而是我们两个啊!”

訾浩:“那又怎么样,他最终还不是被吓跑了吗?他那套把戏终究见不得光,就算没有你,等动静闹大了被人察觉,艾颂扬那种人也不会放过他的!……谁能想到你有今日的成就呢?他要是当初就亮明身份认错,也不至于今天吓得受不了悄悄溜走啊。”

成天乐仍然叹息道:“他不敢主动站出来!张潇潇是被我当场发现的,而吴老板则自以为早就被我识破了。花膘膘却很清楚状况,知道我还没发现他的所作所为。而他做的那些事情,绝对不敢说出来,下决心自首也没那么容易。”

吴燕青一直在旁边等着呢,此时终于忍不住又问道:“成总,我该说的都已经说了,那花膘膘究竟出了什么事,需要我等帮忙吗?”

今天让訾浩问话就对了,虽然也是刚刚获知真相,但訾浩还真能装腔作势,把吴燕青唬得是一愣一愣的,只听他又不动声色地说道:“吴燕青,你受骗了,一直蒙在鼓里呢!”

吴燕青大吃一惊,今天成天乐突然把他叫到这里,又命他交待与花膘膘之间的交往,这位妖修心中早已惊疑不定,猜测花膘膘可能犯了什么事、或者背着成天乐干了什么,他上前一步问道:“成总,您难道是说——花膘膘一直在骗我?”

訾浩仍然不紧不慢地说道:“是的,我从未点破过花膘膘的身份,当然也不可能传授他什么修行法诀,至于命他暗中行事、监督你等行止更是无稽之谈。”

吴燕青失声道:“什么,那些全是他编的瞎话?”

訾浩:“对啊,那样的瞎话你居然也信了!”

吴燕青:“可是他曾私下里传授我收敛神气的法诀,就是成总所教之秘法,他告诉我是您传授的。话可以瞎编,但法诀是做不了假的,所以我才会相信他后来说的话,却没想到全是谎言……”

訾浩打断他的话道:“曾有人在我办公室里装窃听器,这件事你是知道的。当初窃听我的人不仅有毕明俊,还有花膘膘。我在办公室里传授了张潇潇收敛神气的法诀,他是偷学而去,得到的并不完整。我还可以告诉你,暗中驱使张潇潇与禇无用的人也是他!

此人野心甚大、图谋甚多,更兼老奸巨猾。他想暗中挟制苏州一带的妖修,为其谋私欲之利,也盯上了毕明俊,不料却打草惊蛇,让那毕明俊提前发动计划、突然间卷款潜逃。若不是我的出现,此人的阴谋不知还要进行多久。

虽然如此,我还是给他留了一线生机,因为此人还有一丝可挽救的余地。当他终于获知我的身份和为人之后,也心怀畏惧,斩断了与张潇潇和禇无用的联系,不敢再继续捣鬼。而我见他有悔改之意,所以一直在观望考察之中,若再有恶行便绝对不饶。

我在等他自己坦白一切,不料他却首鼠两端、犹豫不决,既没有胆量主动到我这里来交待实情,又心存侥幸希望我查不出他的事情来。此番我远去天津,那作乱的狼妖车轩毙命,他终于是怕了,却趁我闭关修炼之机逃遁,就像那毕明俊一样。”

訾浩可真能编,这番话既说得顺理成章,也丝毫不露成天乐当初的底细,听上去谁也想不到他也是刚刚获悉内情的。吴燕青的脑门上已经流汗了,脸色通红地低头道:“难怪自从飞腾公司出事之后,那花膘膘来梦湖美蛙饭店的次数屈指可数,也从来没有当着成总的面见过我。您既然在暗中考察他的行止,若他一直执迷不悟,打算等到什么时候收拾他呢?”

訾浩:“我打算连他和毕明俊一起收拾,若等到我擒回毕明俊的那一天他还不坦白的话,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吴燕青:“原来如此,还好花膘膘在飞腾公司出事之后,心有悔惧之意,再也不敢打什么鬼主意了,否则恐怕早已被成总拿下。”

訾浩却反问道:“谁说他没有再犯错了?一再对你说鬼话,让你配合他继续蒙骗于我,难道不是错吗?”

吴燕青赶紧躬身道:“我上了这只老狐狸的当,若不是成总今日点醒,一直还蒙在鼓里。”

訾浩还想说话,一直在旁听的成天乐本人终于决定亲自说话了,将訾浩在曲池穴中一封,突然问道:“吴燕青,你可知自己错在何处?”

吴燕青错在何处?他是上了花膘膘这只老狐狸的鬼子当!至于来龙去脉刚才已经解释清楚,确定是事出有因,并非存心欺瞒成天乐。但成天乐这一问显然另有所指,语气中竟带着些许震撼元神的法力。

吴燕青不禁打了个哆嗦,正在仔细反省该如何回答。成天乐却没有等他答话,又自问自答道:“失信之言,何以信之?无诚之事,岂可见诚!——这是麻花辫告诉我的,坐怀山庄讲述门规之前,对弟子的训示中的两句话。仔细想想,其中大有道理啊,吴老板,你想明白了没有?”

一语点醒梦中人,这两句话就似捅破了一层窗户纸,吴燕青突然明白了成总是什么意思、他又真正错在了哪里?吴燕青本人并没有对成天乐撒谎,更没有存心欺瞒他什么,连这种想法度没有!事实与之恰恰相反,吴燕青对成天乐是一直怀着敬畏之心。

但他有一个道理没想明白,首先就是成天乐刚才所说的第一句话“失信之言,何以信之?”花膘膘告诉了吴燕青一连串的谎话,并说成总命他不许透露给任何人,那么他对吴燕青说这些话的行为本身,就已经是失信于成天乐。

从性质上来看,那些话无论是真是假,本身都是无信之言,吴燕青为何深信不疑,甚至还要帮花膘膘瞒着成天乐呢?如果是其他的事情也就罢了,但这样的事情如果花膘膘撒了谎,后果可能是很严重的!

世上就有那么一种人,别人交代了他什么隐秘之事、并叮嘱不要外传。当时他答应得挺好、甚至拍着胸口保证,但一转身就会告诉他人,往往还故作神秘地说道:“我只告诉你啊,你可千万别说出去!”

像这种人我们身边就有不少,甚至是屡见不鲜,如果大家了解他,那些真正不想公开的隐秘是绝对不会告诉他的。但有人想暗地里揭别人什么隐私,或者想散布某些不好亲口说出来的消息,就会故意告诉这样的人,并且还叮嘱一番这是私密之语、不要外传云云。等一回头,那所谓的秘密就会传得人尽皆知。

这种人还自以为得意,认为自己多么消息灵通,告诉别人的时候还往往加上一句:“我俩的关系这么好,所以我才告诉你,你可别说出去啊!……就算不小心说出去,也别说是我说的啊!”

若是平常人不涉及到什么重大的是非问题,也不过是饶舌而已,但对于修士而言,此种行为就是典型的“犯口业”!花膘膘的所作所为,可能与上述的情况还不太一样,但对于吴燕青来说,花膘膘一样是在犯口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