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30章、迷仙散,畏惕大谎弥天

说到这里张潇潇欲言又止。訾浩明白她是什么意思,又开口道:“你放心,这是你的私事,我无意过问也不会干涉,更不会无聊到向谁去揭露你的秘密,只要你是真正的谈恋爱搞对象。至于当初曾暗中挟制你的人,我自会追查,而你自己也要注意某些事,就不必我细说了吧?”

张潇潇:“成总不必担心,您的提点我时刻铭记在心,也知道如今成总名扬天下,很多人都在看着我们这些追随您的妖修呢,潇潇自然会谨言慎行。”

张潇潇走后,訾浩咬牙道:“事情越挖越深啊,原以为花膘膘可能是某修行大派的高人,开了个玩笑而已,可是越想越不对劲!他如果就是暗中挟制张潇潇与禇无用的人,又曾经窃听过你,那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还记得艾颂扬那天说的话吗,他们要收拾的就是这种人!可花膘膘偏偏曾与你来往密切,假如让人误会了可就麻烦了。”

成天乐脸色阴沉道:“越想越可怕啊,简直是出了一身冷汗!真得谢谢艾老板那天对我说的话,今后脑袋里还真得多根弦。此事一定要查清楚,我再把吴燕青叫来,还是你来问吧。”

……

吴燕青赶到卫道观门前的时候,仍只见成天乐背手沉思。吴燕青走了过去还没等开口,就听见成天乐面无表情地问道:“吴老板,还记得这个地方吗?”

仍然是訾浩在问话。吴燕青赶紧答道:“当然记得,当初我们在这里吃过一顿酒席,花膘膘施展法术、借助迷仙散造化幻境,将这座道观幻化成旁边那家会所的样子。当时我还不清楚成总的身份,而成总不动声色带走了那根瓠子,第二天仍正常上班,暗中点破我与花膘膘的行止。”

訾浩在元神中暗喊道:“成天乐,你听见没有!吴燕青当初是知情的,他那时不知你的底细,却想当然的以为你也知情。”

成天乐暗叹道:“已经过了三年,我今天才知道是花膘膘捣的鬼,而吴燕青早就知道了。迷仙散?我们得到的法诀中也介绍过,可借助它施展迷魂幻法,没想到花膘膘用了这种东西。……你接着问吧。”

訾浩又问吴燕青道:“那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当时你不知我的身份也就罢了,为何后来也从未提起?”

吴燕青很尴尬的解释道:“当初我是有眼不识泰山,而成总您也是深藏不露。您在我的饭店打杂,我像带着跟班一样带您去赴宴,花膘膘还施展了迷魂幻法,甚至连您的酒里也下了迷仙散。您当时不点破,却把一根被施了法的瓠子给带走了,第二天神气如常的到饭店来上班,已暗中点破我们的行止。像这样的事情,我哪还好意思再提?”

訾浩呵骂道:“花膘膘这个老狐狸!”

吴燕青抬头道:“成总果然高明,您早就看穿了花膘膘的原身!这几年您有意不让他现身,也没有召集他到小剑池、甚至没有让他参加这几次的法会,看来是用心良苦啊。而我曾经还认为,您是因为当初之事给他一个教训,竟敢在您的酒里下迷仙散!”

成天乐闻言愣住了,这其中肯定有极大的误会,看来他和吴燕青都有很多事被蒙在鼓里。訾浩说花膘膘是老狐狸,只是骂人的形容词;而听吴燕青的语气,花膘膘竟然就是狐妖,这真是太巧了!

訾浩却不动声色追问道:“哦,是花膘膘这么告诉你的吗?他还跟你说过什么?吴老板,今天特意把你叫到这个地方,就是要你将与花膘膘之间的交往全说清楚,不要问我都知道什么,只说你自己知道的。”

吴燕青闻言也吃了一惊,抬头道:“成总,难道是花膘膘出了什么事吗?”

訾浩:“现在不是你提问的时候,先回答我的问题。”说着话背手走进了卫道观,吴燕青也跟了进去,就在那空荡荡的三清大殿前,讲述了他与花膘膘之间的往事——

吴燕青与花膘膘是在人世间偶然相识,有一次在野外僻静处练功吐纳天地灵气之时撞上的,彼此都识破了妖修身份。花膘膘修炼的时日比他长久、修为法力也明显比他更高,是一只修炼二百多年的老狐妖,在世间的生意也做得很大,各种人脉与手段皆非吴燕青能比。

吴燕青这种妖修遭遇到这种事情,本能的很惊惧,但是想躲也躲不了,因为花膘膘知道他在人间的身份,而吴燕青同样也知道了花膘膘的身份。这与花膘膘暗中挟制其他妖修的情况不太一样,比如张潇潇就不知道挟制她的人是谁。

花膘膘经常来找吴老板“交流”,说同为妖修之间应该多亲近、互相多帮助。而实际的情况是吴燕青根本不敢得罪花膘膘,在他面前是小心翼翼毕恭毕敬,花膘膘有什么事情找他,吴燕青也是有求必应,地位几乎就相当于一个捧场跑腿的小弟。

其实这些情况,成天乐在饭店打杂时都看见了,当时却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那天成天乐看不过眼,拿话挤兑花膘膘,结果花膘膘点头答应请客了。吴燕青明知那会所是卫道观所幻化,但也没说什么,在别人面前提起这件事总归还算是很有面子的。

但就是因为与此有关的一系列事件,让花膘膘与吴燕青开始怀疑起成天乐的身份,于是花膘膘想试试成天乐的底细,所以设了那个招聘局,安排好飞腾投资公司的职位让成天乐去应聘。吴燕青也不清楚花膘膘具体怎么做到的,但他知道这只老狐狸有这个手段。

成天乐当初离开饭店去外汇交易部当总经理,吴燕青还暗中松了一口气。这也可以理解,他已经怀疑成天乐是一名隐藏身份的“捉妖师”,本能地就想回避,到后来他才渐渐清楚成总是“深藏不露的前辈高人”。

花膘膘安排成天乐到外汇交易部做总经理的事情,吴燕青也有份。外汇交易部出事了,吴燕青心中既畏惧又愧疚,主动到看守所去接成总。不料成总大人大量,不仅没有追究,还点破了他的身份传授收敛神气的法诀。至于再后来成天乐引领群妖的事情,就不必细说了,只有与花膘膘有关的情况,是成天乐从未听说过的。

花膘膘曾传授吴燕青收敛神气的法诀,并自称是成总所教,他还告诉吴燕青——成总已经识破了他的身份,却特意吩咐他不得将此事外传,甚至在吴燕青面前也不要提起。花膘膘说出第一个谎言之后,便需要用一连串的谎言来弥补。

后来花膘膘又告诉吴燕青,他是成总布下的一枚暗棋,去完成一些隐秘的事情,同时也监督众妖的行止。花膘膘还特意叮嘱吴燕青,成总不希望他暴露身份,也千万别在成总面前提起他曾私下里说过这些话。

站在吴燕青的角度,根本就没想到成天乐竟从来就没识破过花膘膘的身份!成天乐是那么的高深莫测,去飞腾投资公司上任恐怕也是将计就计之举,主要是盯着那图谋不轨的妖修毕明俊,而毕明俊真的携款潜逃了,但最终恐怕还是无法逃出成总的手心。

吴燕青对花膘膘的话并没有怀疑,更不敢去管成总的闲事,只是自己心中有数,从来没跟别人说过。

以上是吴燕青介绍的情况以及成天乐与訾浩的暗中分析。话说到这里,訾浩突然插问道:“吴老板,花膘膘最近在干什么、你知道他的情况吗?”

直到此时,吴燕青还蒙在鼓里呢,有些愕然地反问道:“成总,不是您派他离开苏州、另寻福地以待将来建立道场基业吗?……半年前他告诉我,您派他出去寻找福地洞天,以图将来更好的发展。而且他的修为距离玄牝妖丹大成只有一步之遥,借助迷仙散行化妄之法,却迟迟无法突破,成总此番派他行游也是修炼机缘,他需要找个地方好好闭关潜修。”

原来是这么回事!成天乐与訾浩多少都回过味来了。

花膘膘对吴燕青撒了一连串的谎,也怕说得越多错得越多,干脆就渐渐地联系少了,甚至不再露面。成天乐身边的妖修越聚越多、势力越来越大,做到了花膘膘想做却没有完全成功的事情。但成天乐和花膘膘不一样,他是自然而然、堂堂正正的行事,而花膘膘当初的愿望只是想暗中挟制一批妖修为己所用。

在这种情况下,想起自己的所作所为,花膘膘是越想越害怕,假如被成天乐查出来,这张老狐狸皮不得给人活剥了啊?但他又不可能长期隐瞒下去,哪天只要成天乐不经意间问一句,或者吴燕青不小心说走嘴了,他就可能彻底露馅。就在半年前,花膘膘终于做出了一个决定——溜吧!

但是想溜也不能露出破绽来,越晚让成天乐察觉越好,花膘膘于是又对吴燕青私下里打了声招呼,编了个看似滴水不漏的借口。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