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28章、醉芳庭,缘起聊斋故事

成天乐也在元神中答道:“我已经在画卷里过了很长时间,头发当然也很长了。今天叫你来自然有原因,先往前走吧。”

纳闷的訾浩随成天乐沿平江路向前走去,一边还好奇地打量成天乐暗道:“那画卷世界真是神奇,我要是不知情,真不敢相信时间才过去十来天,你竟然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嗯,你看上去很帅很有派,走在这里就像个大领导来视察似的,几乎比我都要帅了!”

短短十来天不见,成天乐的样子并没有变,或者说不清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他的眼神更清澈、更沉定,仿佛能把这浮华的人烟看得更深邃;脸上还带着那标志性的呵呵笑容,可是隐约透着一种润玉似的光泽,五官没有变化、但气质完全不同。走在人丛中仿佛鹤立鸡群,成天乐再也不是当初那种掉人堆里就找不着的样子,难怪訾浩会有所感叹。

成天乐打断他的话道:“还记得三年前吗,那时你被封在我的元神中尚未现形,花膘膘请客,我陪吴燕青一起来这里吃饭,走的就是这条巷子。”

说话间他们已经来到“卫道观前”,右转进入了这条古巷。訾浩答道:“记得啊,印象十分深刻,那天真是大开眼界!……只是后来你喝多了,连我都跟着一起迷糊了,那时候我们都修为尚浅啊。”

成天乐:“那你还记得刚刚踏进这条巷口时,当时我们都说了什么吗?”

訾浩:“让我想想,对,当时感觉到这里有法力波动!”他的记性真不错,复述了三年前第一次走过这里时,两人在元神中一段对话。

……

三年前的那一天,当时刚刚拐进巷口,就听“耗子”的声音在脑海中悄然道:“不太对劲,这里有法力变化!”

成天乐:“什么法力变化?”

“耗子”:“这可说不准,可能是地方特殊,可能是有什么阵法,也可能是有高人在施法。外面的世界什么稀奇没有?还记得你上次在玄妙观的事情吗,差点连我都跟着你晕了。”

成天乐:“还是你懂得比我多,那我该怎么办呢?”

“耗子”:“街上来来往往这么多人,不也都没事吗?你不要去查探,注意好收敛神气,只要不触动什么,自然也就没事。哪怕真的是有高人施法,只要不被你撞破,人家也不会管你的。”

成天乐:“如果真有高人施法的话,我倒是很感兴趣啊,想见识见识。”

“耗子”:“有什么可好奇的?等将来你也成了高人,这些就没什么了。忘了我说过的话吗?你现在修炼未成,首先要学会在人群中隐藏形迹,不能让人发现你的秘密。既然此地不对劲,我也得小心了,暂时不能再跟你说话了。”

……

想当初成天乐与訾浩皆修炼未成,只感觉到此地曾出现微妙的法力变化,却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小心翼翼地收敛神气不去触动,更谈不上去查探究竟。如今旧事重提,訾浩惊讶地问道:“难道你查清楚当天是怎么回事了吗?时隔三年,这里哪还有什么痕迹,如今我的灵觉比当初强大太多了,可什么都没发现。”

成天乐答道:“没有痕迹就是发现,再往前走,还有更吃惊的呢。”说话间他们又走过那座古色古香的老宅大门口。这座宅院的中门紧闭,但右侧的院墙上却开了一扇耳门,旁边挂着一个会所的牌子。成天乐停下脚步又问道:“訾浩,上次那顿饭是在这里吃的吗?”

訾浩摇头道:“不是!我记得很清楚,前面拐个弯还有一家会所,门脸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就是旁边的院墙上没有这道耳门,你是在那里喝多了。我当时还觉得奇怪呢,怎么一条小巷子里开了两家这样的高档会所,而且门脸还布置得一模一样,就不怕客人走错了吗?”

成天乐:“我记得很清楚,当初走过这座宅院门口的时候,就像穿过了什么无形的屏障,踏入另外一个世界里,可看看两边,还是原先的巷子。那感觉现在回忆起来,竟有几分似曾相识,就像第一次进入画卷世界的感受。只是当时迈步而过的感觉非常恍惚朦胧,远不如画卷世界中那么真切如常,就像踏入某种奇异的幻境。而幻境中的景象与这条巷子是重合的,以我们当时的修为,根本分辨不出来。”

訾浩有些不敢置信地说道:“你是说我们当初走过这扇大门时,后面所见都是幻象?哪有这么离奇的事情!”

成天乐:“继续往前走就知道了,现实恐怕比你想象的更离奇!”

沿着弯弯曲曲的巷子又往前走了百余米,成天乐站定脚步的时候,面前就是墙上镶嵌着“苏州市文物保护单位”标志、破旧的卫道观遗迹。訾浩定在了那里,整个人仿佛都石化了,因为在他的记忆中,三年前这里就应该是成天乐陪着吴燕青赴宴的会所。

良久之后,訾浩才长出一口气,神情仿佛是从沉睡中惊醒,扭头问成天乐道:“你读过《聊斋》吗?记不记得里面有一个叫‘道士’的故事,讲的几乎就是我们的经历。”

成天乐摇头道:“有的书我还真没像你那样仔细读过,对聊斋故事印象最深的是‘崂山道士’,还是小时候看的,那个‘道士’的故事又是讲什么的?”

在《聊斋志异》的第三卷中,有一篇名为“道士”的故事。世家子弟韩生好客,同村徐生常会饮于座。某天有一道士在门外敲钵,给钱给米都不要、也不走。韩生闻声出门相问,结果道士要喝酒,于是召到席上同饮。从此之后,这道士每当韩生在家中摆酒宴时就不请自来。道士自称住在村子东边的一座破旧废弃的道观里,但大家以前都没见过他。

道士来的次数多了,徐生就看不过去了,有一天喝酒时趁机嘲笑道:“道长做客这么多次,难道就不能请一次客吗?”道士答道:“我早就想请客了,明天正午请韩生与你二位到我的道观来,设好酒宴款待,大家一醉方休。”

第二天徐生和韩生一起去了,结果发现原先破落废弃的道观竟已修葺一新,亭台楼阁连云成片,大殿宫室华美壮观。道士站在门前迎客,旁边仆从环列,两人奇怪的问这是怎么回事,道士回答这是自己来到此处后重修的,刚刚才竣工。

这顿酒宴丰盛之极,席上都是世间珍馐美味,所用器具也是难以想象的贵重精美,就连在一旁伺候的僮仆皆锦衣朱履、俊美非凡。酒到酣处,有两位美人以歌舞助兴,身姿舞技曼妙无比。后来韩生与徐生都喝多了,搂着两位美人休息。等到第二天醒来,却发现躺在破观之中,怀中抱的是散落地上的长石。起身四顾,只见一庭荒草、两间破屋,而道士已不知去向。

故事讲完后,訾浩皱眉道:“这不就是我们当初的经历吗?那故事里的道士用大法力造化幻境。韩生和徐生醒来的时候,怀里抱的是石头,而你那天抱了一根瓠子回来,简直就是异曲同工啊。如今看来,当初也是有人施展法力将卫道观幻化为一家会所的模样,你毫不知情还喝多了。那施法之人,一定也读过《聊斋》中的这篇故事。”

成天乐:“你既然看过《聊斋》还记得这么清楚,也知道我抱了跟瓠子回来,为啥不早说?”

訾浩耸肩一摊双手道:“我也没想到啊,当初我们谁也没识破这里的幻术。今天你发现了不对,我才如梦初醒,反应还是比你快啊!”

成天乐眉头紧锁道:“如今最重要的问题不是什么《聊斋》,而是谁施展了法术,绝对不是吴燕青,我很了解他的修为,他现在还没有这么大的本事,当时更不可能……”话说到这里,两人都同时叫出来一个名字:“花膘膘!”

当晚请客的是花膘膘,据花膘膘自称,他是特意包下了这家会所,专门招待吴燕青与成天乐两人,但这里实际上是一座废弃的破道观。要么是给花膘膘办事的手下碰到了游戏世间的高人,赚了他一笔钱却用幻术开了这个玩笑,要么就是花膘膘自己干的。考虑到同席赴宴的吴燕青也是一位大妖,当时的修为比成天乐可高多了,而且与花膘膘有多年的私交,后一种可能性更大。

訾浩不解地说道:“吴老板应该看出门道来了啊,而那天张潇潇也在后园中跳舞,为什么事后他们谁都没再提过这件事呢?花膘膘这个老狐狸,如果真是他干的,隐藏得可够深啊!难道也是某修行大派的高人前辈?这可是大法力造化的幻境,就算你我现在也没有这个本事!你今天叫我过来,显然是上午已经详细查过了,还有什么发现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