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26章、随缘化,忘刻意为不为

这与平常在现实中逛街不一样,印入元神的是天地之间的每一个细节,宛如在元神世界中再造一个苏州。这是对神气的持续消耗,也是法力不停地运转,成天乐的元神也一点一点变得更强大。成天乐还不清楚自己的极限在哪里、以目前的功力能不能完成愿望,但他的脚步一直没停。

当他走“累”了的时候,就进入已经打开的场景中“休息”。这一次,成天乐在画卷世界里足足待了半个月,然后才退了出来,而现实里只过去了一夜。

闭关中的成天乐仿佛已忘记了昼夜,待调息涵养待神气重新完足,便又一次进入了画卷世界。每一次进入这幅画他都有新的感受,仿佛能将这个世界看得更加清晰。画卷世界里有很多事与现实中曾发生的一样,但也有很多的不同。

最大的不同,就是画卷里的苏州并没有兑振华。成天乐这段时间在画卷世界中并没有远去天津找车轩,也没有再到北京向燕山宗查问,各派前辈高人齐聚小院拜山的事情当然更没有发生。

成天乐没有像现实中那样做,一方面他如今的功力还无法离开苏州那么远、打开那么多的新场景,主要的精力就是要在元神中呈现完整的苏州。另一方面,他也不想刻意去重现什么或者不重现什么,画卷中就是这样一个世界,那就去经历这个世界吧。

日复一日,画卷世界中也到了金秋时节,满城园林桂花飘香。元神中的半座苏州城已经完整,这期间还发生了另一件事,是关于苏福的。

在画卷世界里,成天乐与苏福并没有分手,而是在传销团伙中救出了她,并将她送回了家乡。成天乐曾经有一度不太想重新进入画卷,就是因为与现实的时空错位,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段关系。当成天乐于画卷世界中不再刻意重现或不重现某些事情时,心态已变得很坦然,既然这个世界如此,那么就让一切自然的发生吧。

事情多少有些出乎成天乐的预料,小苏回到家乡过年,随后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怎么和成天乐联系,只是偶尔打了几个电话,说话也是匆匆忙忙的。又过了一段时间,小苏来电话告诉成天乐,她在春节后不久参加了当地的公务员考试,笔试面试都通过了。有一个亲戚恰好调到当地当了个不大不小的领导,安排她进了地税局。

成天乐一听就明白了,苏福是不会再回苏州了。她在外面独自打拼了这么久,受了这么多委屈碰了许多壁,对于一个姑娘来说,还有什么能比在家乡待遇很不错的单位中做安稳的公务员更好的归宿呢?但小苏不回苏州,他们两人的关系怎么办?这不是成天乐的选择,而是小苏做出的决定。

小苏倒没在电话里说要分手,而是很委婉的提到,她欠成天乐的钱会在参加工作后尽快还上的,然后又告诉成天乐——希望他也到她的家乡去,找一份正经的工作或者投资做一份正经的生意,以便两人继续相处。她的父母家人都希望这样,否则也不会放心的。

然而在画卷世界中,成天乐也不可能离开苏州,他只得告诉小苏——他的事业根基就在苏州,不是想离开就能离开的。小苏只说不着急,让他再好好想想,并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乐乐,你还年轻,总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知道你很有本事,但为何不过安稳的日子?希望你能做正经的事情,这样才可以更好的生活。”

挂断电话之后,成天乐只能苦笑,他明白小苏那番话是什么意思。俗话说一千个人眼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不同的人眼里也有不同的成天乐。站在小苏的角度,她是怎么看成天乐的呢?成天乐自己能想到——

他首先是无业游民,自从飞腾投资公司案发之后,成天乐从局子里出来便没有再做过正经的工作。但他的日子过得却很宽裕,手头也有积蓄,好像吃喝不愁,因为他有一身好功夫,简直就是传说中的武林高手!易老大曾经要找他的麻烦,后来却让他给摆平了,还把易老大的手下狠狠修理了一番。

再后来易老大开发的房地产项目出了事,自己摆不平就请成天乐出马,还给了成天乐一大笔报酬。不仅如此,易老大在外地的生意合作伙伴项目出了问题,也请成天乐这位“高手”前去帮忙。虽然苏福不清楚具体的内情,但也能想象得到成天乐在干什么。

成天乐确实有本事——很能打!凭着一身功夫甚至连黑社会都不敢得罪他,反而花大价钱请他去“解决”问题。那么在苏福看来,成天乐要么是黑帮的“金牌打手”,要么是把那些黑道团伙打怕了向他们收“保护费”的。功夫好也能当饭吃,而且日子可以过得很舒服,但是这碗饭能吃安稳吗、又能吃一辈子吗?

人的身份与处境变了,想法也会改变。小苏不再是孤身闯荡苏州、四处碰壁找不到满意的工作、还被闺蜜骗到传销团伙差点不得脱身的那个姑娘了。她回到家乡,机缘巧合已成为地税局的公务员,待遇好社会地位也不错,现在最想过的当然是安稳安逸的日子。

像成天乐这样“混黑道的打手”,武功再高、来钱再快又能怎样?永远身处未知的危险中,要过提心吊胆的日子,如果有别的选择的话,苏福是不会愿意的,她的父母当然更不会答应了。而感情毕竟还是有的,所以她希望成天乐放弃现在的生活,离开苏州到她的家乡来,找一份正经工作或做一份正经生意,这样才有继续相处的可能。

成天乐却无法向小苏说清自己在做什么、也不可能因此而离开苏州,这是小苏的选择,那就让她去选择吧。后来小苏又来过几个电话、问成天乐的近况,两人说话越来越客气,通话时间也越来越短,谁也没有刻意说分手或不分手,这段关系就这么自然而然的渐渐结束了。

而画卷世界的时光还在无声无息地流逝,与现实世界一样到了金秋时节。成天乐又一次感觉神气即将耗尽的时候,这天在画卷里去了甄诗蕊的茶室,想顺便问问甄老板最近有没有小韶的消息?

可是甄诗蕊并不在茶室,服务员告诉他,老板这几天身体不舒服,上次见到她时气色就很差,已经好几天没来了。成天乐无论在画卷中还是在现实里都见过甄诗蕊,以他的眼力当然会看人的气色,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甄诗蕊都相当的健康、看似柔弱却堪称生机健旺,怎么说病就病了呢?

他又问服务员甄老板是否经常不来?服务员却告诉他,甄老板只要没事,几乎天天都会到茶室来抚琴,但如果不来的话,往往就是一连很多天甚至是好几个月不见人。成天乐又问甄老板住在哪里?服务员却说不清楚。既然知道人家不舒服,就问候一声吧,成天乐有甄诗蕊的手机号,于是打了个电话,可对方关机了。

当成天乐离开茶室之后,在一条僻静的小巷里退出了画卷世界。在现实世界中,他仍然手持画卷坐在古宅后园的小山丘上,太阳刚刚升起。身心在画卷与现实中如此穿行,会有一种时空错乱之感,需要相当强大的定力才能明辨清晰,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去多想它。

回到现实中,成天乐忍不住又给甄诗蕊打了个电话。在画卷中,甄诗蕊病了,这并不是成天乐进入画卷所导致的变化,那么在现实世界里,这位甄老板会不会也身体不适呢?成天乐想印证一下,就以询问甄老板这段时间有没有见过那张古琴为借口,假如她真的病了,就顺便问候一声。不料与画卷世界中一样,甄诗蕊关机了。

成天乐知道那家茶室的电话,又打了过去找甄老板,服务员果然告诉他甄老板这几天身体不舒服一直没有来。他再问服务员甄老板住在哪里?服务员说不知道。成天乐只得托服务员待见到甄诗蕊时再转达一声问候,便挂断了电话。

这天夜里成天乐仍然定坐行功、进入画卷世界行游,若闲庭信步的他却突然吃了一惊,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已经走到了平江路,这里离观前街不远,处于苏州城的中心地带。成天乐在现实中曾来过好几次,一次是花膘膘请客,他跟着吴老板去赴宴;还有一次是在丁香巷,他收服了犬妖吴贾铭。

但在画卷世界中,成天乐还是第一次打开这里的场景,以前路过平江路多次都没有将这一带完全走遍,因为它离观前街成天乐现实中最熟悉的地方太近了,是典型的灯下黑啊。这一次成天乐想把画卷中的苏州彻底打开,是从城市的边缘开始的,完成了一半才来到平江路一带,恰好经过花膘膘曾经请客的那家会所所在的巷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