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324章、众妙门,万变纷繁有其宗

这种情况表面上看来大多是互利互惠,各取所需、各有所得。但由于参与者身份的不同,难免会滋生出各种问题。对于妖物的修行与心性指引,并不是世间修行各派皆擅长,但既然张三这样做了,李四为什么要错过这种事呢?

众人纷纷效仿时,更严重的问题就出现了。比如八达岭培训公司所为,那些修士自己不出面做什么坏事,更不对普通人运用什么道法神通,却收服、驱使、利用车轩这样的妖修,而车轩有了倚仗之后,又去驱使利用兑振华这样的妖修。

在古人所写的神话小说《西游记》中,唐三藏师徒西行取经的一路上遇到了各种各样作乱的妖怪,打来打去却发现,很多妖怪背后都有各路菩萨神仙做靠山。这写得更像是一部世情小说,描绘的事情却很类似当今修行界的这种状况。

要知道,山野妖修与各派修士的身份是不对等的,妖修自古以来就畏惧世上的“捉妖师”,同时也对有道法传承的修士充满羡慕,既害怕又想得到好处和指点。所以修士一旦发现妖修踪迹,想控制与驱使他们往往很容易,在这种情况下,有些不方便做的事情或者原先没想去做的事情,都可以让这些妖修去做了。

按照仪轨引妖修入山门受戒,或为护法侍者一类的门下弟子,这是传统的方式。而更有一些人,干脆就私下里许以好处或施加威胁去驱使妖修,以实现自己的目的。比如八达岭培训公司所做的事,这非常隐蔽不易察觉。

就算按传统的方式,如果态度的出发点不对,也是有很大问题的。比如车轩在“高人”的幕后指点下,投刘德钊所好拜入连云派山门,表面上一切都是按照正规的仪轨,可过程还是太草率了,多少是受到了这股风气的影响。

引妖修入宗门,与一般弟子的情况不同,这些妖修不需要考虑修炼入门的事情,因为他们已经开启灵智拥有神通修为,最重要的问题是如何指点与指引。妖修的心性与人不同,他们是自悟修行,甚至对世间万事万物的看法都在形成的过程中,指点的方式是不一样的。

按照传统,高人前辈收妖物为门下,都是顺缘法而为非刻意去寻找,需要考察其心性行止,并知道该如何去指引修行,否则就算相交也不过是结缘而已。道友之间的指点交流,与正式的宗门师徒传承是两回事,修炼上的一些指点和正式的大道指引也是两回事。但在如今的时代中,这种风气变了,出现了新状况。

八达岭培训公司之事,恰好是修行界近年来出现的两种新状况交织在一起,非常有代表性。更巧合的是,成天乐是一介散修,麾下恰恰聚集了一批妖修。出现成总这么个人物也不容易啊,而且他是个根本搞不清状况的二百五,稀里糊涂就干出了这种事。

两件事碰在了一起,当然引起了高人前辈的关注,成天乐本人并无恶行可查,但他做的事情意义影响却很深远。他倒是糊里糊涂,还不知自己与这伙妖修的未来究竟会如何,却牵涉到一种风气的延续与转变。各位高人前辈将成天乐之名扬于天下,也就是让大家都看着——像这样的事情该怎么处理!

成天乐如今被推到了风口浪尖,并不是他本人有多大的本事,而是所做的事情有特殊的意义。假如将来做得好,会成为修行界的某种表率;假如将来出了什么问题,也会成为一个反面的教材。

艾颂扬终于讲完之后,成天乐觉得自己的后脖梗嗖嗖直冒冷气,擦了擦额角的汗说道:“原来是这么回事,让我给撞上了、被人当成了典型。还好我没干什么坏事,否则昨天恐怕没什么好下场,长多少脑袋也顶不住啊!如今却被各派高人夸赞一番传遍天下,很有点以观后效的意思啊。”

艾颂扬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是的,成总,重任在肩啊,以后可得谨慎些!”

成天乐却摇了摇头道:“我倒不这么想,我本不了解这些状况,多谢你今天告诉我。但我本也没有那些状况,只是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既无私欲恶念,又何必想那么多呢?”

艾颂扬赞道:“成总倒是豁达,难怪各派高人前辈会如此看重你。”

成天乐却皱眉道:“我做我的事而已,只是有一点状况想不通。各派前辈高人那么大本事,何必抓我出来借题发挥呢?我只是区区一介散修,认识了一群妖修而已。比如你们所说的昆仑盟主石野,他不比我厉害多了,有些事自己去办不就得了?”

艾颂扬却叹了一口气:“哪有那么简单的!比如你和燕山宗有交情,而燕山宗不也收了一位小妖郝墨吗?人家并没有做什么坏事,你能上门说什么呢?当今这种风气导致了很多问题,需要有人去引领疏导,告诉修行各派万变不离其宗的应对之道,而不是单纯的对某一件事情的处置。……至于石盟主与三梦宗,你就别提了,始作俑者就是他家!这股风气的出现,多多少少与三梦宗有关,上行而下效啊,石盟主的处境也很尴尬。”

成天乐吃了一惊道:“什么,与他有关?”

艾颂扬赶紧摆手道:“你可别误会,事出有因。三梦宗的副宗主是一位鬼修,总管是一位妖修,石盟主的弟子中既有妖修也有草木之精。石盟主一切都是依缘法而为,并无矫意之举,但三梦宗自身如此,天下各派效仿之,石盟主本人也不好说什么。”

成天乐:“那三梦宗有指点妖修的正传法诀?”

艾颂扬又摇头道:“三梦宗的根本正传法诀是金丹大道,名为四门十二重楼,掌门大弟子也是人间修士。但石盟主修为出神入化,已被认为是守正真人之后修行界的第一人,他更有一位仙家手段通玄的师父,可从大道本源指引族类之修。

针对特殊的弟子,三梦宗的尊长甚至能根据出身与天赋的不同,量身独创一套法诀指引其修行,至于是妖修还是鬼修并无所谓,就是单独指引这名弟子的。像这样的法诀,当然是高深高明至极,而且换一个人修炼就不合适了。

更有甚者,三梦宗中的妖修,石盟主斩杀那些作乱的强大妖物,取千年妖丹玄牝珠让其炼化。更加无法想象的是,宗门中有九转紫金丹,实在不行还可以助弟子脱胎换骨,什么出身都无所谓。

可是天下那么多门派,怎么可能都有这种手段呢?连想都别想,没有什么可比性!而且三梦宗并不是刻意招妖修入门,每一名弟子都有缘法来历。天下修行界效仿的不过是这种形式与其带来的好处,此非三梦宗之过,可对于这样的事情,石盟主也不好直接说什么。”

成天乐张口结舌道:“原来这么厉害啊!”

艾颂扬:“那是当然!如今修行界大多数同道都认为,在世之人中,石盟主的神通天下第一。而当今最出色的后起之秀,便是坐怀山庄庄主白少流。坐怀山庄弟子很少,却偏偏也有两位妖修!……而成总你的情况却与众不同,或能成为扭转指引这股风气的契机。”

成天乐连连摇头道:“我还是不明白,我哪有那么大本事?我自己尚未突破大成真人之境,比艾老板你还差得很远呢!”

艾颂扬却说道:“成总,你如今的修为虽然不高,也不是什么宗门尊长,但你做到的事情却很特别,就连石盟主和白庄主都不得不重视。因为你聚集了一批出身不同的妖修,能指点他们的修行,而且不仅是修炼法决,更重要的是世间行事。

你并非用三梦宗那样一般人无法想象的大福缘手段,而是能推而广之,于世间诸法相通,皆为众妙之门。你如今尚无大成真人之境,就连正式的传法收徒都谈不上,自身也并非妖修,却能做到这一点,必然有他人难得之机缘。

以你这么低微的修为,却能够有这样的成就,那么将来可能的功业不可限量啊。各派前辈高人看重你,就是因为这一点,并不是你现在有多么的神通广大。……成总啊,你别误会,我不是说你修为低的意思,而是说暂时跟谁比,其实你现在的修为已经很不错了。”

成天乐苦笑道:“艾老板不用解释,我知道自己能吃几两干饭。我只怕这些高人看走眼了,我最终恐怕现实不了他们的愿望,我不过是带领一伙妖修在世间好好修行而已,能管好自己的事情就不错了。”

艾颂扬劝慰道:“成总,你也不必感到压力太大,这些事也不可能完全指望你。前辈高人不过是随缘借势、引领风气,但你见过棋盘上只落一枚棋子的吗?……怎可勉强某个人实现这种成就呢?你说得对,先做好自己的事情,我今天来只不过是把某些状况讲清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