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323章、话西游,世情谁领风气先

艾颂扬意味深长道:“我知道成总是一介散修,对天下修行各派与宗门传承之事并不了解,所以今天才特意登门讲这些。……成总花数年时间、追踪数千里完成义举,却被周峰等一众小人陷害,如今此事并未完结,反而牵连更广。从缘法而论,这件事无论如何了结,最终恐怕还要落在你手里。”

成天乐:“落在我手里?我哪有那么大本事!”

艾颂扬微微一笑道:“现在没有,未必将来也没有。此事是你揭开,这就是缘法,否则诛杀区区一个狼妖,有一位小人企图借机反诬,会惊动天下那么多高人吗?白总与你有私交,也明白实情如何,他来一趟,再把我师父叫来也就行了。

可是昨天的场面显然不是,你不觉得天下各派高人对你都有维护之意吗?成总区区一介散修,近年来威镇天下的白少流到了,十三大派之一听涛山庄的掌门也到了,就连天下第一大派的泽仁掌门、昆仑修行界的石野盟主都有弟子前来。

结果怎样呢?周峰跑了,而听涛山庄与各派联名的江湖令发出去了!前辈高人如此褒扬你,不觉得太夸张了吗?追查车轩之事确实是义举,但我说一句实话,与世间高人的所作所为相比,这实在算不得什么名动天下的功业。成总受到如此赞誉,是否能实至名归呢?”

成天乐苦笑道:“我也觉得他们夸我夸得太过了,高帽子戴得太大了,我既没有那么大的功劳也没有那么大的本事,更没有那么大的面子。听艾老板的意思,这些高人不是白白夸我、捧我,我也要付出代价?”

艾颂扬也苦笑道:“各派前辈高人只是顺势而为,就像他们料到周峰会逃走一样,也是借成总之事另有目的。这对成总而言是大福缘,就看能不能受得起了,大派江湖令不是随便发的,至少联名各派遇事都会帮你,但成总自己也要心中有数。”

成天乐一头雾水道:“你这话什么意思啊,我没太听懂!这些前辈高人好像是有什么想法或者有什么计划,想找一个人当出头鸟,却偏偏挑到了我头上,这是怎么回事?”

艾颂扬干笑两声道:“话也不能这么说,但确实是这个道理。我今天来除了介绍宗门传承之外,还有当今修行界的两种状况要对成总介绍,听完了你也就明白了。”他向成天乐讲述了如今修行界千年以来从未出现过的两种新状况——

近几十年来的人间,被称为数千年所未有之大变局,发展变化之快超出想象,中外皆是如此,有些事物的发展变化不仅是加速的甚至是飞速的。举一个很简单的小例子,比如手机的出现。电话倒是早就有了,是人们互相联系的一次革命性突破,但手机的出现是一种爆发式的变化。

宇文霆这一代人成长的年代,世上还没有手机这种东西,普通人之间的联系靠信件、人工递送的电报、在固定地点拨打的电话。至于更久远的年代,则只能靠人工传信,手段的不同无非是速度的改变。但是到了当代,这已经成了一种性质上的变化,可以随时随地瞬间的联系,甚至发送及时的音像资料,相隔千里宛如就在眼前。

也就是说,当代人间的生活方式包括心境已经发生了变化,比如当今有一种手机综合征,假如忘带手机了,有人就会有种非常强烈的焦虑感,仿佛自己与世界割裂了。而有些人如果上不了网,这种感觉就会更强烈,这对于几十年前的人来说是无法想象的。

手机如此、互联网更是如此,这是数千年来前所未有的局面,人们从未像今天这样生活过。人间变得非常大又非常小,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显得极近又极远,近到远隔数万里可以天天见面聊天;远到每天都可能泡在一起的人,你甚至不知道他是谁!

联系与交流、各种信息的获取与散布变得无比便捷,同时鉴别起来也前所未有的困难。这个世界各种观念的交流与碰撞也越来越多,不仅仅是东方与西方,不仅仅是修士与众人,甚至不仅仅是人与妖,各种各样的关系从来没有这般复杂过。

修行人也生活在世间,处在这种前所未有的环境中,各种碰撞与冲击是难以避免的,他们的修炼中可能出现的各种心境,是以前无法预料的,至少对于刚入门的弟子而言,所面临的考验与千年来都有不同之处。在这个越来越眼花缭乱的世界中,各种反差也越来越强烈。

近几十年来先后有石野和白少流这样召集天下修行界的高人出现,应对与化解前所未有的新问题与矛盾冲突,建立了惊天动地的功业。但有些事情却不是那么惊天动地,而是以不引人注目的方式悄悄地发生着变化,却是每一个人的考验。

例如题龙山弟子史天一与王天方,根据已查出的情况,他们可能是感到重整题龙山一脉的传承中断、振兴宗门无望,也不愿意再像前辈那样去潜心修炼、体验出世入世的超脱之道,而是带着一身修为来到这繁华红尘中。

修为就是大福缘,他们远比一般人过得更逍遥自在、受到更小的身心束缚。但是心境体验同样会受世事的影响,也做出了与毕明俊类似的行为。他们并没有用什么神通手段,但有修为在身,很多事情做起来也自然更加方便,更特别的地方,他们驱使和利用了世间的妖修。

这是当代修行界所出现的第一种新状况,比如北京八达岭培训公司就是一帮修士所创,表面上完全合法经营,暗地里却另有手段门道。仅仅想解决这几个人倒是很容易,若有违反各派门规之处就让各派自行处置;至于作乱的散修,若违反散行戒就以散行戒惩处;若没有违反散行戒的话,那么查出违法犯罪的证据就交给执法部门,以世间法处置就行了。

单一事件处理起来很简单,但这是各派弟子都会面临的问题,他们处在同样一种大环境中,心境受到的是同样的染化。那么在这个变化纷呈的世界中,各派修士当如何自处?

真正的大道是万变不离其宗的,只是在不同的环境中去思考与看待,对不同的问题应该如何处置?——这是前辈高人们想告诉传人的。

但道理不能空谈,必须借助一件现实中发生的事情为契机,看看它是怎么解决的,以方便天下各派弟子借鉴与感悟,各派尊长往后也可以效仿处置。能修行入门者,悟性自然超于常人,可借此体会如何在当今世界自处以及与红尘诸事相处、寻找怎样的心境。

恰好出了成天乐这档子事,查到一个车轩,牵出八达岭培训公司,幕后是一伙修士,牵连到江湖散修与各派弟子,这是一个标准的范例啊,不拿出来做文章简直太可惜了!所以它引起了各派前辈尊长的关注,对成天乐大加褒扬,把这件事借机给弄大了,让天下修行界皆知。

这却等于把成天乐推到了风口浪尖,对于成总来说,这是大福缘也是大考验,就看他能不能当得起了。此事因他而起,就算遇事各派会相助,但最终恐怕也要在他手中了结。

至于当代修行界出现的第二种新状况,也与成天乐有关,而且关系太大了!

伴随着世事的发展与巨变,越来越多的妖修出现在人间,或享受花花世界,或寻找各种机缘,或沉迷其中或忘形沾染。而他们的思考方式与心态和一般人是不同的,常人甚至很难理解他们的很多想法与做法。

通俗地说,如今的妖怪已经不像《西游记》中写的那样,在山中找个洞府修炼,偶尔跑到人间祸害一番,有时会被过路的高人收服或镇压。这种状况变了,因为世界变得如此精彩纷呈,妖修入世越来越深,基本上改变了传统的修炼方式,纷纷身入红尘人烟之中。

能够分辨妖修的当然是那些所谓的“捉妖师”,自古以来“捉妖师”与“妖怪”们的关系也在发生着改变。以往修士发现妖修的踪迹,只要其不违反散行戒一般便不予理会,可如今却往往却有别的想法。

妖修自感天地开启灵智,有种种天赋神通,自古以来往往也会成为各派的护法侍者,为高人效力得其指点。但这种事以前都是依缘法,而如今却变得刻意了。有的门派招收妖修拜入山门,也不论本门法诀是否能真正指点这些妖物修行,只是看其有没有“用”。

这股风气漫延开来,修行各派以及江湖散修或多或少都受到了影响,在世间发现妖修踪迹经常都会打某种主意,引诱或驱使他们为己所用。

这对于妖修而言其实也是福缘,不论各派的法诀能否指引他们的修炼正道,但总是会有助益的,至少法宝、丹药、秘传法术,都是山野妖修所缺而苦寻不得的,同时还有“捉妖师”为靠山或有宗门为依托。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