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322章、继法嗣,履风霜历尽千年

艾颂扬成为大成真人之后,宇文霖与宇文霆都不会再收新徒弟。但他们原先就已经有了很多弟子,可以继续悉心指点,让更多的传人早日突破大成真人之境。艾颂扬的同门师兄弟如果也成为大成真人,当然也可以继续再收弟子,形成听涛山庄的又一代传人。

这么做的另一方面原因,也是为师父考虑。连弟子都已经突破大成真人之境,师父肯定修行日久,需要闭关感悟天地玄机或行游找寻大道机缘,以探索那传说中的超脱之道。教授正传弟子的过程,比父母将孩子养大成人还要费心血,指点新弟子入门之事自然要交给传人,否则徒弟不是白收了?

修行各派内部的传承辈分是绝对清晰的、门中长幼有序,这并不是世俗间论资排辈的讲究,而是对师道传承必须有的尊敬。至于不同的门派之间,讲究有时却不是这么严格。尤其是在古代,修行人各自分散而居,各个门派弟子之间可能很多年都没打过交道,再见面时怎么论辈分呢?

比如数百年前,两派祖师互称平辈,一派传了十二代,另一派传了九代,数百年后两派弟子相见,修为年纪相当,一派弟子是不是要喊另一派弟子为师祖呢?实际上很少出现这种情况。每六十年一度的天下宗门大会,其目的之一,若古时尊长已不在世,便让当代各派弟子之间定下平辈之交。至于那些传承不明的江湖散修,也以此而论。

这些虽然不是明文规矩,但千年以来已成为修行界约定俗成的讲究,其中当然也可能出现特例。当代修行界最大的特例,就是如今昆仑盟主石野之师忘情公子,这位忘情公子是忘情宫天月大师的传人。

忘情宫千年以来与天下各派素无交往,据说天月大师已修行千年,但具体的情况谁也不清楚,若论辈分的话简直是没法论的。当时昆仑修行界在世高人中,辈分最高的是正一门的掌门守正真人,也就是如今掌门泽仁真人的师祖。

前辈就是前辈,守正真人不可能也不敢与天月大师同辈相称,但不论天月大师的身份高出了多少辈,她的当世传人忘情公子便与守正真人平辈论交。忘情公子在世间收了一个徒弟便是石野,石野开创了三梦宗。

成天乐听了半天,终于问道:“那我应该是什么辈分呢?”

艾颂扬也笑了:“不同门派弟子之间的称呼,尤其是江湖散修之间,没有那么严格,因为很多人从来没有打过交道,就以修为年貌相论便可以了。但修行人的年貌往往看得不是很清楚,比如我师父已年过花甲,你看得出来吗?所以有时候统称一声道友,也避免叫错了。交往的时候也没必要太严格在意,只需不失礼便是。白总与成总平辈论交,而天下修行人承认,这便是你的辈分。……今天说这些,主要是为了刚才讲的宗门传承。”

成天乐点头道:“我听懂了,只有突破大成真人之境,才可以正式传法收徒。而下一代弟子中有人突破了大成真人之境,这一代同门便不再新收亲传弟子。所以你师父和师伯今后都不会轻易再收徒弟,听涛山庄的新一代传人要拜在你的门下,如果你的师兄弟们也突破了大成真人之境,同样可收新一代弟子。”

艾颂扬点了点头:“是的,解释起来好像有点复杂,其实道理就这么简单。”

成天乐:“可我还有一点疑问,假如,我是说假如,某个门派下一代弟子皆不成器,等到上一代前辈都已经死光了,也没出现一位大成真人,那怎么办啊?”

艾颂扬苦笑道:“前辈仙去之后,下一代弟子更需勤修苦练,依师长留下的神念心印修行,就算长辈不在,一样也能突破大成真人之境,如此也不算传承中断。”

成天乐:“我举的是极端的例子,假如这一代弟子无论怎么修炼,就是连一个大成真人都没有,那怎么办呢?这个门派的传承是不是就断了?”

艾颂扬答道:“其实这种情况不是没有出现过,长辈皆故去之前,如果晚辈中没有一位大成真人,则需要考虑将神念心印留在特殊的东西上。修此门法诀者,就算师长不在也可以得到传承。只是这样的修炼,比师长亲自指点要难太多了,需要种种机缘。

若下一代的门人中最终并无大成真人,门人也能以继承宗门的名义再传弟子,毕竟传世法诀还在。而后世弟子中,若有天资出众、悟性高超、福缘深厚者,能突破大成真人之境、便可重整一度中断的宗门传承,历史上很多门派都出现过这种情况。

昆仑修行界有诸多门派与散修,但江湖同道公认的是十三大派,听涛山庄也在其中。主要原因并非是这些门派有多么强大兴盛,而是从一千两百多年前的第一次宗门大会到如今,只有这十三派的宗门传承从未中断过,每一代亲传弟子中都有人能突破大成真人之境。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确实非一般的门派能比。”

原来修行界公认的十三大派是如此来历,那么对当代传人而言,这既是继承的荣耀也是所肩负的传承责任。成天乐越听越感兴趣,又追问道:“你刚才说传承一度中断也可以重整,那么有没有传承断绝的情况呢?比如连续多少代弟子都无人能突破大成真人之境,或者到某代弟子之后便再无传人。”

艾颂扬:“传承一度中断,若几代弟子之内无法重整,久而久之恐怕日渐凋零,最终传承断绝。千年以来不断有宗门传承断绝,也有人开宗立派,此事屡见不鲜。其实宗门的概念并不仅指传法者突破大成真人之境、自身修为金汤稳固、可指点传人清晰的门径,这只是师徒传承而已,至于宗门传承还包括其他很多东西。

首先要有宗门道场、传承的体系仪轨、独门的正法秘诀、完整的门规、传承的器物,除此之外,各种丹药、法宝、与江湖同道的交流往来的定规、对内对外的各种章典、门人弟子在世间的营生等等,这是一个人几乎不可能维持和完成的,包括道、法、师、侣、地、财等各种条件,天下谁又能如忘情宫天月大师有那般仙家手段呢?

所谓宗门并不是像在世间注册一个公司那般简单,也不是随便聚集一帮人就能自称掌门,那样的话天下同道也不会认的。如不具备上述条件、被修行同道认可,你就算突破了大成真人之境甚至修为更高,也不过是江湖散修。说句不好听的小人之语,你若犯了事溜了,都不知道该找谁算账去。”

成天乐皱眉道:“在那家八达岭培训公司的股东中,刘漾河、李逸风就属于这种情况。”

艾颂扬补充道:“那史天一、王天方的情况其实也差不多,题龙山一脉的传承已经中断。夜游先生易渊的修为虽高,却已不知所踪,并没有留下在世弟子。史天一与王天方是他的徒孙,或许是不愿困守题龙山道场而来到这花花世界。那题龙山的数百年宗门传承,已断绝在即,这师兄弟两人其实就是江湖散修的身份。

他们犯事,已经无法去找宗门追责了,就算题龙山有门规戒律,也无人执行。想当年正一门的祖师召集天下各派定散行三戒,主要就是针对这种情况。各门派自有门规与护法,弟子犯戒可由宗门先按门规处置,但江湖散修却没有宗门管束,那么天下修行人皆有其责。”

成天乐突然插问了一句:“对这世上的妖修来说,也是如此喽?”

艾颂扬看了成天乐一眼,只答了两个字:“是的。”

成天乐琢磨了半天,还是问出了心中最想问的话:“假如,仅仅是假如,如果传承断绝之后很多年甚至几百年,但是传世的法诀还在,又偶尔被人得到并修炼入门,算不算重整传承?”他当然是在问自己的情况,那套法诀得自山塘街的石狸像中,到底是什么人留下的至今还没有搞清楚呢。

艾颂扬答得很干脆:“不算。”

成天乐:“为什么?”

艾颂扬:“刚才不是已经解释了吗,这既非宗门传承甚至也算不上师徒传承,后世之人不过是得到法诀而已,但修炼岂是如此简单?对大道的指引与理解、各种机缘的指点与提供、各种劫数的应对与保护、对弟子的教诲与约束,师徒传承是呕心沥血之事,而宗门传承则需要很多人的积累。

如果只是得到某位前辈所留下的法诀,这只是传法之缘,能否修炼入门、应对重重劫数与考验,都是自己的事。这些考验不仅在修炼中,也在人世间,修为在身也伴随着心性的改变,没人去指点与约束、指引真正的大道,这未必是福!”

成天乐点头道:“我明白了,多谢艾老板今天的指点,解答了我心中很多困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