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321章、传宗承,观弟子而考其师

各派联名向天下修士褒扬了成天乐的义举,同时也公开追查与此事有涉之人,尤其是听涛山庄在江湖令中说得清清楚楚,请天下各派协助拿下门中叛逆周峰!

此事暂且不提,第二天艾颂扬又来到了宅院中。訾浩终于去梦湖美蛙饭店上班了,还是昨天众高人聚会的前院,但只有成天乐与艾颂扬两人。坐下之后,成天乐问道:“艾老板,你今天特意来见我,是不是有什么事必须私下说?”

艾颂扬点头道:“有些话不方便当众开口,但有些事成总又不太明白,我还是告诉你的好。……惭愧啊!师父让我押送周峰回山门道场,我却让他中途逃脱了,在各派同道面前,这个跟头栽得不轻啊!”

见艾颂扬满面愧色,成天乐宽慰道:“其实周峰逃脱,也早在你师父他们的算计之中,否则在酒席上也不会那么说话了。”

艾颂扬长叹一声:“我也没那么笨,到现在还需要老弟你来提醒,昨天晚上就看出是怎么回事了。丹紫成走的时候,我还以为他不愿意与我师父同席、可能是觉得尴尬,没想到另有文章,我自己倒是琢磨多了。众位前辈高人很了解周峰,连他的心机都料到了,丹紫成应该就是追踪周峰而去,好查出史天一与王天方的下落。

师父事先没有告诉我,这样才不会有任何破绽,那周峰自以为得逞便不会起疑。可正因为如此,栽跟头的人才是我啊!我毕竟没有完成师命,因为师父让我做的就是押送周峰回听涛山庄、而不是放他走。看来师父也很了解我,知道周峰能从我手中逃脱。”

仔细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成天乐只得又说道:“其实你师父也不知道周峰一定能逃走,但是在座的高人将种种可能都算计其中,如果他逃不走,就带回听涛山庄讯问,如果逃走就顺势而为。”

艾颂扬:“但他逃走了,丹紫成在天上应该看得清清楚楚,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出。”

成天乐岔开话题道:“你刚才说以为丹紫成提前走,是不愿意和你师父同席、会觉得尴尬,这又是怎么回事?”

艾颂扬解释道:“修行界有很多事情成总并不知情,所以今天我才会私下里来找你。我听涛山庄前任掌门叫宇文树,在修行界德高望重,曾出手相助过石盟主和白总,与各派前辈的私交都不错。老爷子有两子一女,长子宇文霖也就是我师伯,是周峰之师;次子宇文霆是我师父;还有一女宇文露,并非修行人。

宇文霖师伯有一女,就是听涛山庄的珂珂大小姐,自幼就被老爷子视为掌上明珠,听涛山庄上下都宠着她、哄着她,更有门人弟子逢迎巴结,自然也能贪图到不少好处,因此其性情难免娇纵。老爷子与石盟主的私交甚好,而石盟主的大弟子丹紫成与珂珂当年在三山会上就认识了,那时候他们还小,在一起玩得也挺开心。

既然如此,两派尊长都有刻意撮合之心,给他们创造了很多交往相处的机会,都以为他们会成为一对道侣,也将是一段江湖佳话。可惜成年之后,丹紫成却不再提这茬,刻意与珂珂小姐疏远,在外人看来,珂珂小姐难免成了一个笑话。

若仅仅如此不过是无缘而已,可珂珂小姐或许是感到自尊受挫,她哪受过这种气?于是在各派同道面前多次表达对三梦宗的不屑,言语之中表示自己看不上丹紫成也就罢了,可提及尊长时也多有不敬。

此事各大派同道皆知,碍于听涛山庄的面子却不会当面提起,所以丹紫成昨日与听涛山庄掌门相见,我以为他心中尴尬才会提前离去。事后才清楚并非如此,那丹紫成早有大成真人之境、更已有飞天之能,自然是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成天乐张大嘴道:“原来还有这么回事,你不说我怎么可能知道呢?最近我听见了一些传闻,想当初在宁波,周峰从我手里诓走了一只黄鼠狼,受到了宇文霆的责罚,听涛山庄借此整顿门风,新一任掌门成了宇文霆。有人说我卷进了听涛山庄的夺嗣之争,看来你们听涛山庄还真有派系内斗,而我恰好牵涉其中。”

艾颂扬再度叹息一声道:“我也听说了这个传闻,今天来主要就是为了向成总解释这件事的。所谓夺嗣之争,只是不明所以者牵强附会的而已。听涛山庄的门风确实应该整顿,至于谁继承掌门之位,与成总可以说毫无关系,只是无知者的道听途说而已。”

成天乐:“此话怎讲?”

艾颂扬:“由谁执掌宗门,考虑的主要是传承。宇文霖师伯修为虽高,而且这些年也代管掌门事务,但不能仅看所谓的苦劳。他的女儿珂珂如此心性、弟子周峰也不成大器,这就很能说明问题,于传承一道,师伯做的确实不如我师父。”

成天乐恍然大悟道:“师父怎么样,其实要看徒弟,对吗?可你师伯就那么两个徒弟吗?”

艾颂扬:“师伯弟子众多,其中也有人很出色,但最该教好的他却没有教好,比如珂珂;弟子可能成器或不成器,但最不该出现的事情却出现了,比如周峰。周峰犯的大错今日才水落石出,可当初老爷子恐怕就已经看出此人的问题,其师有责啊!有些事情可能无法勉强,弟子学不会就是学不会,但是不应该出现的情况便是传承之忌。”

成天乐笑了:“我明白了,你师伯的徒弟不如你师父的徒弟,所以你师父更适合做掌门,并不是因为其他的原因。……话如果这么说,艾老板,你可有自吹自擂之嫌啊!”

艾颂扬很不好意思地低下头道:“为人该谦虚,但却不该自损,身为弟子应说实话,否则对不起师父的心血教诲。”

成天乐:“我就是开个玩笑,艾老板这么严肃干什么?连我这个毫不知情的外人都能看出来,真正的明白人怎会不知道?别人我不认识,但仅仅拿艾老板你和那周峰比,那还用得着比吗?如果以传承为重,谁都明白听涛山庄的掌门应该是谁,至于不明白的人,那恐怕就是一叶障目了。”

艾颂扬感慨道:“成总是旁观者清啊!假如身处其中,是不太容易想得那么清楚的,师伯的弟子中难免有人有别的想法。我也是不久前突破大成真人之境时,才彻底看透这番道理的,有些事情,尊长是没有必要明说的。”

成天乐惊讶道:“艾老板,你已突破大成真人之境?哎呀呀,恭喜恭喜,我竟然没看出来!”

艾颂扬颇有些腼腆的一笑:“没看出来不很正常吗,我脑门上也没写着大成真人几个字。听涛山庄同辈弟子当中,我是第一个突破大成真人之境的,目前也是唯一的一个,师父当然觉得脸上有光,我自己难免也有几分得意。不料今日之事却给了我一个教训,我离天下真正的高人境界还差得很远,师父也是在借机敲打与提点我。”

成天乐拍着他的肩膀道:“谁能面面俱到、一点失误都没有呢?你老弟我稀里糊涂的事情做得多着呢,被骗进过传销团伙、还帮诈骗犯顶过黑锅,吃一堑长一智吸取教训就是了。你师父以后再收徒弟,恐怕都要以你为表率。”

艾颂扬却说道:“我已是大成真人,我师伯与师父这些门中长辈,一般情况下都不会再收亲传弟子了。”

成天乐一愣,赶忙追问道:“这又是什么原因?”

他这一问,却问出一则天下修行各派约定俗成的传统来。在通常情况下,只有突破大成真人之境,才可正式传法收徒。因为只有到了这种境界,自身的修为才不会退失,就算遭遇意外功力被废,但其境界无损。而且只有突破大成真人之境,才能给弟子留下神念心印,就算师父已不在世,仍能通过某种方式把法诀传下去。

修行各派还有一个讲究,如果下一代弟子中已有人突破大成真人之境,那么这一代弟子便不再收徒,除非有特殊情况才会破例。比如艾颂扬已是大成真人,那么宇文霆、宇文霖包括听涛山庄其他的前辈,都不会再新收亲传弟子。

这么做的原因,看上去好像是这一代的人任务已经完成,该下一代人接过传承重任了,但实际上还有更多的考虑,那就是弟子之间的辈分。假如不这样做的话,比如艾颂扬可以收徒,而宇文霆仍然在收徒,两个年纪差不多、同时入门的弟子,一人却是另一人的师叔,这多少是说不过去的。

在这种情况下,若宇文霆发现了资质特别好的传人、想引入听涛山庄门下,可用再传弟子的名义、让他拜艾颂扬为师。如果宇文霆怕艾颂扬教不好,也可用师祖的身份亲自去指点。门中的传承辈分长幼有序,避免出现“老师父、小徒弟,尚未学会本事就做了同门的祖师爷”这种尴尬情况,否则对传人的心态影响也是不利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