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320章、施妙手,知其人顺势而推

闹市不是旷野,各种建筑与行人杂乱,周峰也懂收敛神气之法,况且他的神气法力本身也被束缚了,跑远点找个地方躲起来确实很难找到。艾颂扬足足搜了两个多小时,这才无奈的放弃,周峰要跑的话恐怕早就跑远了,于是他回到梦湖美蛙饭店向掌门禀报。

出了这样的事,艾颂扬当然深感惭愧、说明情况领受责罚。宇文霆眉头一皱正要喝责,白少流却摆手道:“罢了罢了,这不是你的错,总不能让道友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就那么冲进女厕所里吧?正常人都会有那么一愣神,周峰很有心机,算计得非常准,可惜他的心机都用在这些事情上了。”

宇文霆也满面惭愧道:“我听涛山庄弟子让诸位同道见笑了!想那周峰也跑不了,我明日回山发布江湖令,首先要追缉的就是这叛逆!”

履谦道长微微一笑道:“艾颂扬道友辛苦了,既然来了,就坐下一起吃饭吧。听涛山庄江湖令一出,又有在座的各派联名,周峰怎么可能再敢冒头?这个人在与不在已经没区别了,等于从此消失于江湖。”

宇文霆沉着脸冷冷道:“他本还可以留下一条命,如今既做此选择,就等于是自寻死路了!”

叶铭则说道:“那周峰自己知道回山后将是什么下场,他并不甘心受罚,所以会抓住一切可能的机会逃脱,此人不是没有急智,可惜都用错了地方。各派弟子修行不易,能勘破门径者确实难得;就如在座的诸位妖修同道,开启灵智者皆是超脱族类的莫大福缘。修行各派向来弟子难寻,此人可惜了!”

白少流则说道:“他走了也好,那史天一与王天方察觉不对若藏匿起来,恐怕难以寻找,甚至我们谁也不清楚题龙山道场的确切位置。如今周峰脱身,十有八九去找他们了,这倒不失为一条追查的线索。”

履谦道长点了点头道:“若周峰修为已废,他恐怕也不会再有兴致去找史天一与王天方;可如今他修为未失,仍然能人所不能,而且身为听涛山庄正传弟子,对那两人的用处很大,仍可能勾结互助。”

话说到这里,成天乐忽然听见訾浩在元神中的嘀咕道:“成天乐,我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劲?在座的这些人一个个粘上毛比猴都精,听他们的语气好像都不意外,难道早就知道周峰会逃走?”

成天乐暗中答道:“我倒没想到这一点,但是也有点纳闷。他们刚才说周峰逃走可能是追查史天一与王天方的线索,可现在谁也不知道周峰哪去了,还不是一样没线索?”

訾浩突然暗叫了一声:“丹紫成!他不跟我们来吃饭,却自己飞走了,说是有事情要办,临走时还一弹弓把周峰脑门打了个包。假如这些人早就知道周峰会逃走,那周峰从女厕所的窗户跳出去,丹紫成在天上应该能看见。”

成天乐吃惊道:“你是说他们早就商量好了,可我们一直都在场,没听见大家商量啊?”

訾浩又叫道:“白少流!别忘了他也可以在元神中说话,如果暗中布置这件事,我们俩也听不见啊。”

成天乐:“他为什么不跟我说?而且我看了艾颂扬的反应,真不是装出来的,应该没有故意放走周峰的意思。”

訾浩:“嗨!你这人太老实,那周峰坏心眼又太多。你当时要是知道,说不定会让周峰看出破绽的,既然是演戏嘛当然要演像一点,艾颂扬肯定不知情。这个宇文霆很了解周峰啊,知道他一定会溜的,否则宇文霆自己来喝什么酒啊?他亲自押周峰回去就行,我不信周峰还能跑得掉!他身为掌门就是为此事而来,却不亲自去办,本身就不对劲啊。而那丹紫成,他倒是饭都没吃就走了。”

成天乐:“听你这么一说,倒是很有道理啊!但他们怎么知道周峰就一定能跑掉?”

訾浩分析道:“这些高人做事的风格你还没看出来吗?首先,周峰肯定想逃,那么就给个机会让他逃,但绝不是故意放他走。逃不掉的话也就算了,能逃掉的话,那周峰肯定自以为聪明,不料也早在他人的算计之中,这样还能把史天一和王天方给找出来。高,实在是高!我是越想越佩服,这些人,咱可不是对手!”

成天乐道:“我们本来就不是对手嘛,人家不用跟我们玩什么心眼。”

訾浩又补充道:“依我看,今天在场的只有白少流、履谦、叶铭、宇文霆还有提前走的丹紫成知情,其他人包括押送周峰的艾颂扬都蒙在鼓里呢!”

訾浩分析出这种可能,再听席上众人的谈话,成天乐越琢磨越觉得是这么回事。他这人很实在,正想直接在元神中开口问白少流呢,不料白少流却首先在他的元神中说话了:“成总,车轩之事,源头在你,没想到牵连却如此之广。各派门人自有各派去追查,但那隐迹江湖、众人都不太熟悉的散修却是最难寻找的,真要是打定主意躲起来,隐姓埋名再不露面,恐怕永远都找不到。

如今周峰逃走,倒不失为一条线索。听涛山庄江湖令一发,各派无论能不能查个水落石出,都会给你一个交代。而你也要小心了,那周峰之流若是衔怨报复,自然没胆来找我等,但若是有机会对你下手的话,他们恐怕是不会放过的。”

成天乐:“你的意思是说——他们会来找我寻仇?”

白少流:“有些事情,就看你怎么想了;而有些人,就是想不明白,否则这天下不早就太平了?刚刚得到的消息,北京八达岭培训公司已经人去楼空,员工们突然被通知遣散,他们的领导也再没有露面,就像当年的毕明俊一样。”

成天乐一愣:“白总也知道毕明俊的事情?”

白少流:“我打听过你的消息,当然也听说了飞腾投资公司的案子。听说你后来还抓回来一个,既有此心,我也相信你将来也一定能抓住毕明俊的,王天一他们也一样。他们自不会来登门寻仇,但以后你行走江湖,如果落了单让他们觉得有机会的话,他们很可能会报复你的。”

成天乐越听越不对劲,纳闷地反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想用我作鱼饵,把那些坏蛋钓出来吗?”

白少流暗中呵呵一笑:“用不着,我们也不想冒这个险。已经有人主动做饵了,周峰不是逃走了吗?”

成天乐干脆直截了当地问道:“你们是不是故意的?早就商量好了给个机会让周峰跑!你、履谦道长、宇文霆掌门、叶铭掌门,还有丹紫成都是知情的。”

白少流又笑了:“是訾浩告诉你的吧?你那位师弟比你心眼多,他看出来了。”

成天乐:“不是他心眼多,而是和你们这些人一比,我简直就像缺心眼,你们这也玩的也太高了吧?艾老板还在那里惭愧自责呢,却不知他自己一直蒙在鼓里,你们早就知道周峰会逃走。”

白少流却说道:“蒙在鼓里?在所追寻的大道面前,我们谁不是蒙在鼓里,从混沌走向清明。艾颂扬应该自责,我们都知道周峰心术有偏,但其人狡诈多端,他确实没把周峰盯住,宇文霆并没有让他放周峰走,所以还是他的过失。有这个教训也好,以后至少不会再犯同样的错。”

成天乐:“你们这些高人啊,脑子都是怎么长的?”

白少流差点忍不住笑出了声:“你为什么不问问自己的脑子是怎么长的呢?有些事是自然而然,一眼就能看到会怎样发生,顺势安排而已。这并不是人有多聪明、有心眼,而是境界到了自有眼界。人们对事情的认知,要么靠悟性,他看见了能猜到,比如说你的师弟訾浩;要么靠心性,等境界到了很多事情自然就会明白,用不着绞尽脑汁的去琢磨,比如你。”

成天乐:“我?我可不敢当!”

白少流笑道:“你也别谦虚,有些事情你自己看不见,但别人看得见。”

今天这顿晚饭尽管出了个意外的插曲,但总体上仍然很热烈、欢洽,气氛非常好。最兴奋的当然是众位妖了,他们纷纷感慨——跟着成总真是跟对人了,否则再给他们一百年,也没有机会结识如此多修行界的前辈高人,平时恐怕连躲都来不及。

实情也确实如此,像白少流、宇文霆、履谦、叶铭这些人,能够同席对饮,而且还有那么好的结交缘法,别说这些妖修,一般的大派修行弟子也很难有这种机会。成天乐算是傻人有傻福,不过这傻福却是水到渠成,所谓缘法也都是因为他的所作所为所得。

散席之后,众位高人告辞离去,第二天各回山门。而艾颂扬对成天乐打了声招呼,明天将要去宅院中再度拜访。宇文霆回山,随即以听涛山庄的名义发了一份江湖令,传信给天下修行各派,还有正一门、三梦宗、坐怀山庄、逍遥派、连云派、燕山宗的联名。成总这下出名了,很多修士纷纷在私下里打听——成天乐是谁啊?

成天乐就是成天乐,他没什么来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