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319章、随手得,乐天成见微知着

看大伙有要散场的意思,成天乐赶紧说道:“诸位前辈高人,何必着急走呢?说什么以后到你们那儿做客,今天你们不是已经到苏州来了吗,当然就是我的客人。平时是烧高香都请不来的贵客,今日哪能喝杯茶就轻易放你们走?好歹也得让我款待一番吧!”

一直没敢乱插话的众妖此刻终于有了表态的机会,吴燕青大声道:“对对对,诸位高人前辈,怎么也得给成总这个面子,不能说走就走啊!……我就是个开饭店的,观前街梦湖美蛙饭店,好歹要去吃顿饭啊。”

禇无用也说道:“我是养大闸蟹的,禇无用牌大闸蟹,成总给定的名字呢!膏肥脂美,尝了就知道,如今诸位前辈高人到了苏州又正逢时节,怎么可以错过呢?”

话既然这么说了,众人倒不好不吃这顿饭了,上门闹一顿,总不能说两句场面话拍拍屁股就这么走吧?

宇文霆率先道:“那就多谢成总的美意了,眼看也到了晚饭时间,就同席把酒言欢,我还要多敬成总几杯酒赔罪。我看诸位也多留一晚、明天再走,反正事情已查明,也不在乎这一天功夫。……艾颂扬,你先押周峰返回听涛山庄,反正你就住在苏州,以后有什么事要多与成总互通有无。”

他让艾颂扬带着周峰先走,自己留下来陪成天乐喝酒,其余众人也纷纷点头。丹紫成却说道:“成总,并非我不给你面子,今天是偷跑出来的,路上对师娘打了声招呼,我还有急事得赶紧回去,否则师父就得收拾我了!下次有机会再来叨扰。……兑振华道友,好好开你的药店,你既然是修士,今天又结识了天下同道,将来也可以经营修行灵药。算轩辕派与成总合作了,这些事以后再谈。”

说完话一跺脚,丹紫成竟然飘身形飞到了树梢之上。成天乐被吓了一跳,这位三梦宗弟子竟然已有飞天之能!虽然以前也听说过,可今天是第一次亲眼看见啊。众人都下意识地一抬头,包括刚刚站起来的周峰,却见丹紫成突然一拉手中的弹弓皮筋,一枚东西直射而下。

他一直就拿着弹弓在手里玩呢,谁也没想到在临走时会突然打出东西来,射出的就是一枚普通的沙砾石子,质地较为疏松、用硬东西一敲就会碎开的那种。这石子不带任何法力,周峰却没躲开,啪的一声正打在脑门上碎开。周峰哎哟一声一屁股坐倒在地,前额鼓起一个核桃大小的肿包。

这位太岁爷显然看周峰来气,就算明知道周峰会有什么下场,此刻也忍不住出手教训他一下。众人的神情都有些古怪,有的很尴尬、有的在苦笑、有的在叹气,但谁也没说什么。紧接着丹紫成的身形一阵恍惚,从树梢直飞入高空不见。

其实在座的众人中,白少流、叶铭、宇文霆亦有飞天之能,但他们的脾气可不像丹紫成,既然要和成天乐去吃饭,总不能飞去观前街吧,那样也太不给主人面子了,因为成天乐可不会飞啊。众高人也没有坐车,而是步行去观前街,反正这点路对他们而言也不算什么。

至于成天乐身边的众妖,则赶紧提前赶到梦湖美蛙饭店,安排好酒席包间,还在附近的高档酒店里给诸位高人订好了套房。因为宇文霆说要歇一夜明天再走,不论他们自己有没有住的地方,成天乐这边先安排好再说,这才是待客之道,这些事自有訾浩指挥。

成天乐则陪同众高人穿过姑苏,沿途尽量穿行那些最有姑苏特色的小巷,都是他平日里无比熟悉的地方,也曾在画卷中渐次打开,犹如元神之景。他一边走一边向诸位高人介绍着风景人情,哪怕是一处盆栽、一道门楣、河边的一块太湖石、走过的一座小桥,成天乐都能讲出很多趣味来。

履谦道长不禁赞道:“成总是江湖散修出身,素不知修行界诸事,今日却能有此奇缘,也并非偶然啊。有人向往天下之大,走马观花行万里之游,却不知此见微知着之功,世间缘法于身边实随手可得,但我们从未见过有谁能像成总这般,足下展卷如众妙之门。”

成天乐笑道:“道长是说我带你们逛的小巷吗?其实我也是另有机缘,这就是我的修炼。”他的意思当然是指的那幅画卷,却不好完全明说。

走了艾颂扬、周峰、丹紫成三个,今日在场的还剩十八人呢,吃饭最好摆两桌,而且要尽量坐得宽敞点。梦湖美蛙饭店二楼虽有能摆下两张桌的大包间,但地方显得挤了点,坐大堂里又显然不合适,由于是临时决定的这顿饭,再让梦湖美蛙饭店停业也晚了。

成天乐在路上还琢磨这件事呢,担忧招待不周,可是赶到饭店一看,竟然已经准备好了。群妖的动作可真利索,把两个包房中间的那堵墙给拆了,地板和墙纸都已经弄好了,看上去就是一个贯通的大包间,放了两张大圆桌,哪怕三十多人也能坐得舒舒服服,靠墙还放好了休息的沙发与茶几。

成天乐是直叹气啊,他差点忘了众妖毕竟有神通在身,确实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拆墙、收拾出一个大包间,建筑垃圾运走、连简单的装饰都能布置好。

当晚这顿饭气氛很热闹,两张圆桌每桌坐九人,成天乐所在的这一桌当然是主桌,吴燕青和兑振华也坐在了这一桌,他们的主要任务是陪酒。吴燕青是饭店的老板,而兑振华与众人今日追问的事件有关。

这天晚上酒可没少喝,众高人在席上还谈起了很多修行界的趣事。比如当年天下高人聚首的正一三山会上,履谦道长只是个五六岁的小道子,却很荣幸地站在了正中的高台上,因为他给正一门掌门守正真人捧金拂尘。那守正真人当年可是修行界的第一人,如今据说已飞升成仙,掌门之位却没有传给徒弟,而是直接传给了徒孙泽仁。

原来履谦道长给老神仙捧过金拂尘,还是在天下高人聚首的三山会上,众人听得都神往不已又羡慕万分。酒桌上的话比较发散,聊着聊着又聊起了今天的事,有点喝多的兑振华恨恨地骂道:“今天那个姓周的,真的太可恨了!”

不料履谦道长却和声细气地说道:“兑振华道友,贫道也姓周,俗名周炜坤,履谦是我在正一门的法号。”这把兑振华闹了个大红脸,然后众人纷纷起哄罚酒,算是酒席上最有意思的一幕了。

正在成天乐罚兑振华向履谦道长敬酒的时候,艾颂扬突然敲门进来了。成天乐纳闷道:“艾老板,你不是押周峰去听涛山庄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艾颂扬满面愧色,向着宇文霆长揖谢罪道:“弟子无能,让那周峰给溜了!”

包间里一下子都没声了,众人都等着听艾颂扬解释,结果却让大家哭笑不得。艾颂扬与周峰赶去宁波只能坐车,艾颂扬打算让人开自己的车去,他押着周峰坐在后座上。可是今天艾老板并没有开车来,所以押着周峰先回去,走在半路上路过一家商场,周峰却想上厕所。

刚才在院子里,周峰就吓得差点尿裤子,此刻再也憋不住了,人有三急,这种事情艾颂扬总不能禁止,只得陪他进商场去方便。已经施展手段暂时束缚了周峰的神通法力,想来他也玩不出什么花样,但艾颂扬还是决定亲自陪他进去,就在旁边盯着。

可在这种情况下,艾颂扬多少还是有些大意。商场一楼没厕所去了二楼,二楼厕所在维修又上了三楼。这里的男厕所和女厕所门是挨着的,他们走到门口的时候,女厕所里恰好有几位姑娘走出来,艾颂扬很自觉的往旁边让了让,周峰一闪身就冲进了女厕所。

艾颂扬当然要追,却下意识地愣了一下,因为身边又有两位女士恰好走进去,她们并没有看清楚周峰,周峰的动作很快,而且中间还隔着两位刚走出来的姑娘。光天化日之下、人来人往的商场中,听涛山庄弟子艾颂扬哪能这样就往女厕所里闯吗?而且旁边的天花板上就挂着监控摄像头呢!

他急忙展开神识查探,也顾不得是否无礼了,但就这么稍一耽误,周峰已经逃脱了监视周峰是从女厕所的窗户走的,艾颂扬虽然施展手段束缚了周峰的神通法力,但周峰毕竟修为未损、神识感应仍在,仅凭身体的反应、速度和力量,也远远超出一般人,从三楼窗户走掉并没有太大问题,只是逃脱艾颂扬的神识监控与追踪比较麻烦。

但谁能想到他的脸皮这么厚,能抓住这么稍纵即逝的一线机会逃跑,装着要进男厕所却一闪身进了女厕所,就是要让艾颂扬有那么一瞬间的愣神、好逃出他的神识范围之外。艾颂扬当机立断也从男厕所的窗户下去了,找遍附近的大街小巷,却没能把周峰给揪回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