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318章、过留痕,莫知除非己莫为

成天乐却没有接钱包,而是一指白少流与叶铭道:“不要给我,请交给叶铭前辈与白总,省得你说我动手脚。”

丹紫成却摆手道:“这么多人看着呢,你当众做不了手脚,就接过来说怎么回事吧。”

既然如此,成天乐便拿过了钱包,没理会那些卡与零钱,而是将里面整齐的百元钞票抽了出来,站起身来给在座的每人发了两张。这番举止很滑稽啊,难道是在夜总会里喝完酒发小费吗?用的还是周峰的钱包,他就不怕挨揍?

在场却都是心念通透之人,当即就明白了成天乐的意思——这些钞票有问题!

白少流率先开口道:“每一张钞票上都有极淡的印记,以独门法力所留,是一道元神残影,好像是画了一只猫。”

叶铭附和道:“印记非常淡几乎不可察觉,当初所施法力接近消散,应该过了很长时间了。”

丹紫成:“好像是画了一只猫耶,手法勾得还挺特别,好抽象啊!假如再过十天半个月,所施法力耗尽,就看不出来了。”

履谦道长:“这是一种独门秘法,就连这画也像一种独家签名,别人很难模仿。”

刘德钊说道:“佩服佩服,诸位道友真是明察秋毫,听你们这么一提醒,我仔细查探这才发现端倪,钞票上果然有印记!”

欧阳海问道:“成总,这些印记是怎么回事?”

宇文霆则喝问道:“周峰,这些印记是怎么回事?”

周峰在发懵,张口结舌道:“什么印记?我根本不知道!”

成天乐站起身来道:“你当然不知道,这是我的师弟訾浩当初在天津所留的独门暗记,我这里还有一张纸条,是有人在车轩办公室中留给我的,诸位也看看吧。”

他又进屋取来了一张纸条,交给了各位高人传看,只见上面写道:“妖祟已伏诛,此传销组织我等将尽力铲除。成总千里迢迢而来,区区问候不足敬意,请笑纳。”

成天乐解释了一番,有人在车轩的办公室里留了一百万现金和这张纸条,纸条他拿走了、现金却留下了。当初他的师弟訾浩在现金上面做了独门暗记,很难被察觉,法力维持的时间最多也只有半年左右。刚才说话时成天乐本也没有发现,他怎会没事以神识查探人家的钱包呢,是訾浩在后面提醒他的,刚才几次想开口,要问的就是这件事。

白少流没说什么话,却从自己钱包里掏出另一张钞票,一挥手将之飘到了訾浩身前。訾浩心领神会,接过钞票摸了摸,再一挥手又飘还给白少流。白少流接过钞票点了点头,又交给了其他人传看,上面果然新留下了同样的独门印记。

宇文霆的脸上有点挂不住了,声音显得低沉而压抑:“周峰,这钱是从哪里来的?”

周峰脸色惨白,犹在嘴硬道:“我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也根本不知道上面有印记。”

訾浩忍不住插嘴道:“你当然不知道!要是早清楚的话,还能揣兜里带到这儿来?”

履谦道长赞道:“这位訾浩道友真是聪慧过人,所施手法也隐秘巧妙,竟然能想到以这种方式留下线索。假如不是已经心中有数、特意仔细查探,还真发现不了。就算是我,也不会特别去注意的,随手就揣兜里了。”

訾浩的神情颇有些得意,这可是在天下高人面前露脸了,口中谦虚地说道:“哪里哪里、过奖过奖,我就是灵机一动,耍点小聪明、弄点小手段而已。”

宇文霆则看着周峰道:“让我来推衍一下事情的经过,有人杀车轩灭口,又留了一百万现金劝阻成天乐不要再追究,但成总并没有收,仍然决定追查到底。这么一笔巨款当然不能白白扔了,所以他们后来又拿了回去,这些钞票又出现在你的钱包里,周峰,你想怎么解释?”

周峰:“我真不知道啊,可能是从提款机里取的,只是巧合啊!”

宇文霆:“何时何地,在哪家银行的提款机?……天津之事,已经是五个月之前,而这些钱今天却出现在你的钱包里,不要告诉我你五个月前到了天津,取了这笔现金放在钱包里一直到今天。”

刘德钊突然说道:“两个月前周峰道友到我连云派拜山,这段时间我们一直在一起,没有什么需要用大额现金的地方,他也一直没取过钱。”

宇文霆盯着周峰道:“那至少说明,在你到达连云派之前,这些现金就已经在你身上。连云派的道场在大别山,你是在进入大别山之前取的钱吗?”

周峰连忙答道:“是是是,我离开天津之后又在黄河一带行游了大约三个月,进入大别山拜访连云派之前,在银行取的钱。……当然,也有可能是买东西找的,我记不清了。”

丹紫成冷喝道:“撒谎都不会了,心里有鬼怎么说也全是破绽,你把天下高人当白痴耍吗?买东西找的?谁会找你一百块钱的钞票!……这笔现金出现在天津,你能从大别山周边的提款机里提出来,还真是巧啊,你自己相信吗?”

周峰的方寸已经完全乱了,其实刚才成天乐指出钞票上的印记时,他的脑袋里就嗡的一声一片空白,接下来不过是下意识地狡辩而已,说得越多错得越多。此时宇文霆缓缓站了起来,轻声细语地说道:“你自称是史天一告诉你车轩之事,然后你便去连云派通风报信。那么是在你进入大别山之前,见到的史天一,钱是他给你的,对吗?一共有多少呢?”

周峰面如死灰,突然扑通一声跪下道:“请掌门恕罪!我的确是在黄河边遇到的史天一,当时不知他心怀叵测,听他说了成天乐杀人夺宝、谋害连云派记名弟子之事,正中下怀、大喜过望,连忙跑到连云派报信。

史天一还给了我五十万,说是结交的一点心意、对此番江湖奔波的答谢,以表对我听涛山庄大派高门的仰慕,希望有机会能够多多指点、并引见他结识各派高人。钱我是收了,以为这只是正常的人情往来而已,他们师兄弟待我向来很慷慨大方,但我真不知道……”

宇文霆摆手打断他的话道:“你不必说了,知不知道那史天一是否勾结车轩作恶,现在已经不重要。方才成总说得很对,你是无意受人利用、还是有意被人收买,性质完全不同。你可以辩解,但事实如此。”

周峰以头点地道:“弟子知罪,请掌门责罚!方才并非辩解,只是说明事情经过。”在这种场合,他想跑是根本不可能,可以说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不认罪也得认罪了。

宇文霆长叹一声,看向他的目光竟变得有几分柔和,轻声道:“你如果一开始就如此说,当着各派同道的面,大家还可能为你求情,我也可能会从轻发落。可是你一再狡辩搪塞,心中已明知事由,还在反质成总。

等众位高人将事情查得水落石出,你无可遁形之时才跪下认罪,未免太让人失望了!如此行止,还能再为听涛山庄弟子吗?……罢了,我不想亲手废你。艾颂扬,你这就将周峰押回听涛山庄道场领罪,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不要有一丝容情。”

周峰身子一软,趴地上差点起不来了,喘着气说了一句:“多,多谢掌门师叔!”今天说到现在,他就最后这句话还算识趣。众人已听明白了宇文霆的意思,知道听涛山庄会如何处罚周峰。对于大成真人以下弟子,像这种事情,会被废去修为逐出师门,重新去做一个普通人。

听上去好像没什么,不就是失去了修为神通、不再是听涛山庄弟子了吗?可是对于周峰这种人来说,这和杀了他没什么区别,只是听涛山庄不想直接杀人而已。多年修为成就毁于一旦,这是身心所遭受的难以弥补的重创,不仅如此,多年来在世间依靠的组织群体、结交的关系人脉也一刀斩断,这个人等于彻底废了。

艾颂扬也是一脸伤感之色,抱拳领命走到场中,在周峰肩头上拍了一掌道:“师弟,随我走吧!”

这一掌倒不是废了周峰的修为,既废了修为还要留他的性命不使其受重伤,恐怕还需要周峰自己配合才行,这要到听涛山庄道场中有专门的执法长老动手。此刻艾颂扬不过暂时束缚了周峰的神通法力,周峰也不敢运功抵抗,接着又被艾颂扬给拉了起来。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赶紧带走吧!回到听涛山庄,还可以彻底审问一番,在这里当众动刑也不太好看。

一看有人要退场了,叶铭说道:“今日之事也该了结了,老夫深感惭愧!我逍遥派弟子也牵涉其中,得各位同道相助才查清实情。骚扰之罪,请成总恕过,也欢迎成总与诸位道友将来到我逍遥派做客。我这就回山处置,一定要给诸位一个交待,听涛山庄所发江湖令,逍遥派会联名告知天下同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