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314章、修于行,宇文霆冷言谈戒

艾颂扬离座站在了宇文霆身后,却还把周峰晾在院中央站着。刘德钊说道:“方才我已问过,知情者没人说过这件事,也都不认识题龙山弟子史天一。”

宇文霆冷冷地看着周峰,神情不怒自威,缓缓问道:“周峰,这就需要你的解释了。请你当众给史天一打个电话,事情是怎么回事一听便知,这个电话我来教你怎么打。”

这里坐的都是明白人,谁都分析出事情存在三种可能:一是刘德钊或连云派的人撒谎,消息就是他们说出去的;二是周峰撒谎,他本人就与车轩有勾结,却推脱是听史天一所说;三是史天一有问题,他是从车轩那里听到的消息,那无疑就与车轩有勾结。

目前还不能排除周峰与史天一是同谋的可能,要防止他打电话通风报信或合谋串供,所以宇文霆当众交代了一番,才让周峰拨通了手机。

电话响了好几声那边才接通,周峰的声音很紧张很不自然:“史天一道友,是我,听涛山庄周峰,近来可好啊?……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连云派已经找到淝水知味楼、天下修行各大派联络之地,有人到苏州找他算账了!……这段时间有空吗,我邀请你到听涛山庄做客。老弟啊,我真佩服你,你是怎么知道车轩是连云派的记名弟子的?……听人说的,谁啊?”

电话说到这里就挂断了,以在座众人的知觉敏锐,当然都听见了听筒里传来的声音。那史天一刚开始一听是周峰,态度十分恭谨热情。又听说成天乐要倒霉了,语气十分高兴甚至是幸灾乐祸,并在电话里说:“一介聚集群妖的江湖散修,捅了这么大娄子,不死也得脱层皮!看他以后还敢得罪周兄不?我也是看不惯这种事,所以才想帮周兄出这口气。”

接下来史天一听说周峰要请他去听涛山庄做客,在电话很是开心,并说大派山门不敢轻拜、不知道送什么样的拜礼才好、周兄不必如此客气、有机会多交流指点就行。等到周峰提起车轩之事、问他消息是从哪里知道的?史天一却似突然反应过来什么,推说有急事要处理,等回头再联系,便挂断了电话。

丹紫成问白少流道:“白总,你听明白了吗?”

白少流板着脸道:“听得清清楚楚,这史天一有问题!”

丹紫成又瞪着周峰道:“方才宇文掌门交代得很好,可是你的电话仍然打草惊蛇了。”

周峰:“我没说错什么呀。”

丹紫成:“语气不对,个别字句也有出入,说到最后,对方怎么可能不起疑?你是真笨还是假笨,若是心里没鬼,何必如此紧张呢?”

周峰:“这么多同道前辈盯着我,我没法不紧张啊。”

丹紫成:“你就这点定力吗?定由心境而生,你是心里有事吧?……宇文掌门,他是你听涛山庄弟子,有你在,我们就不好多插嘴了,你看着办吧。”

宇文霆一脸阴沉地问道:“周峰,你应该清楚这是什么场合,不要再虚言搪塞,否则连我这位掌门都坐不住。第一,你是否与那车轩有勾结?第二,你与史天一是如何相识的?第三,你是否是故意想陷害成总?”

他刚刚进门,却好似把刚才事情的经过都已经了解得清清楚楚,成天乐颇感纳闷。这时白少流的声音又在元神中响起:“宇文掌门已了解前因后果,进门时我告诉他的,以神念印入元神,无需废话太多便已清晰。”

原来白少流还会这一手,修行高人之间如此传递信息的方式实在方便,只是境界未到无法施展、接受者也未必能够完全听清。宇文霆的修为已突破大成真人之境,当然在成天乐之上,至于白少流,修为更远在宇文霆之上,在座众人恐怕以他最为高明。

在众人逼问的目光下,周峰指天发誓,他与车轩绝无勾结、甚至原先根本不认识这个人,相关情况全是听史天一说的。至于史天一,是他几年前在钱塘江边观潮时偶尔认识的,互相发现有修为在身,互通名号就此结交。

当时在史天一身边还有他的师弟王天方,那师兄弟俩人听说周峰是听涛山庄弟子,态度十分恭谨,马屁拍得周峰很舒服、招待得也非常好,给周峰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引以为平生知己。史天一和王天方当时还拍着胸脯说过,假如周峰有什么事需要人帮忙摆平,千万别忘了来找他们,真是讲义气、值得结交的朋友啊!

周峰在听涛山庄受罚一年的事情,史天一也听说了。周峰此番出山行游,就联系了史天一,他确实在暗中观察成天乐的行止,也对史天一说了自己受罚的缘由。史天一自称看不惯成天乐这种人,并说成天乐大有可疑之处,十有八九不是好东西,如果发现其有什么恶行,一定会想办法帮周峰出这口恶气。

结果史天一还真查出了成天乐的“问题”,刚才众人讨论的就是这件事,也就不必复述了。周峰最后强调,他确实对成天乐心有成见,但绝对没有故意去栽赃陷害。突然冒出来的一介江湖散修,在苏州一带刻意聚集众妖修,这种行为及其目的本身就足够令人起疑。

成天乐在天津驱使妖修登门谋害了车轩,又听史天一说车轩是连云派的记名弟子,而连云派弟子叶子乔不久前在山中被妖修所害、追查其事却苦无线索,于是出于一片好心登门报信,却不了解其他的内情。

这番话倒也说得无懈可击,将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了史天一头上,他自己倒是撇了个干干净净。宇文霆的脸色阴沉如水,这位掌门仿佛已经怒极,语气中却不再听出什么怒意来,只是淡淡地说道:“如此说来,那史天一很可能就是与车轩有勾结的修士喽?”

叶铭插话道:“周峰道友方才提到,他当初结交的是史天一与王天方师兄弟二人。而这位兑振华也说了,曾在车轩的办公室里见过两位修士。请问那两位修士当时出手,是否能看出是同门?”

兑振华沉吟道:“听前辈这么一说,我还真想起来了,那两人当时出手配合得非常好,我本就没有防备,毫无反应就被制服了。他们所使用的应该是同一种道法,法力的神气波动也完全相同,应该出自同门。”

宇文霆缓缓说道:“这师兄弟二人的嫌疑最大,但究竟是不是他们,需要找到本人才清楚。我担心方才已打草惊蛇,这两人恐怕闻风潜匿了。假如是这样,周峰,你与他们有没有勾结还真不好查清楚了。我最后再问一遍,你是否是被车轩或史天一等人收买,假借江湖公义来找成天乐的麻烦?若真是如此,此时便认罪请罚,当着诸位前辈与同道的面,尚有一线生机。”

这话说得已经非常严重了,周峰哪里敢认,连连摇头说自己与车轩绝无勾结,更谈不上受史天一的收买。江湖同道之间的结交本属正常,他暗中调查成天乐确有不当,但成天乐的行止难免引人起疑,也有违忌之处。今天既然把实情都搞清楚了,他愿意诚心道歉。

宇文霆仍然不紧不慢地说道:“你是该道歉,为自己的所作所为给成总带来的烦扰补偿。人家可从来没招惹过你,就算当年的宁波之事,也是你找上门的!你说成天乐的行止确有违忌之处,到底是指什么啊?”

听这位掌门的意思,是要周峰把每一句话都交待清楚,不能有任何含糊之处。周峰一咬牙也豁出去了,硬着头皮答道:“聚集妖修之事就不说了,算我以恶意度人,在此反省致歉。但是在天津月光园,于闹市之中夜半那一声惊爆巨响震动太大,还险些伤及无辜。成天乐是一介江湖散修,我听涛山庄的戒律自然管不着,但还有天下散行三戒。

散行戒第一条,是‘不得矫众显灵自称圣,惑乱乡里。’第三条是‘禁止仗道术以图淫邪,勒索黎民。’那成天乐驱使妖修于闹市施法、惊世骇俗,多少都与这两条有所抵触。而且我先前以为他是去敲诈胁迫狼妖车轩,而且还杀人夺宝。如此行止,当然不可容忍!

如今才清楚,那一场惊爆是车轩为逃命自损法器导致的,而且杀车轩的另有其人,这是一场误会。我在此向成总和诸位道友致歉,但事情没有查明之前,我等修士既然遇见,又怎好袖手不理呢?如今看来,我的确是被那史天一利用了。”

宇文霆终于忍不住语气越来越冷:“我看你是被自己那一颗叵测之心所利用了吧?成总举止素来并无过失,你先预设罪名,然后再去搜罗罪证,这是修行人所为吗?你既然谈到了戒律,那我就说一说听涛山庄的门规。

你还记不记得受戒之初,尊长谈的并不是戒律本身、而是持戒之心?戒不是你对他人的审视,而是对己的心境追求。你只盯着别人可能会犯什么毛病,却忘了自己在做什么、有没有以同样的态度对待自身的言行?受戒的本心就错了!请问,你看成天乐的目光如此严苛,是否也同样用这种目光在审视自己呢?世人常如此,但你也如此的话,凭何谈修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