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311章、三堂论,莫诳言清者自清

两人在暗中说话,其余各修士还在边打招呼边往院里走呢。那逍遥派掌门叶铭看上去是一位敦厚长者,与成天乐见礼的时候温言说道:“成总,此前我已听过你的名字。我有个侄子叫叶知谛,在苏州一家大学工作,也曾与你打过交道。”

成天乐愕然道:“叶主任?恕我眼拙,真没发现他也是修行高人啊!”

叶铭一笑道:“他不是,我叶家的人也并非个个都有大道修为。比如成总的亲朋好友,也不可能个个都神通广大吧?”

这位逍遥派掌门开口就提到了那位大学校办的叶主任,无形中就把距离拉近了不少,让成天乐感觉不是那么紧张,他还真不像是来找麻烦的。连云派护法刘德钊则是一位红脸大汉,模样甚是魁梧威严,和白少流见完礼之后便板着脸一言未发。周峰这位“老熟人”打招呼的时候,成天乐总感觉他的眼神颇有些不怀好意。

麻花辫也来了,后面还跟着兑振华。这位鹿妖看上去并没受到什么胁迫,但神情很是紧张、额头上也见汗了,一进门就用疑问和求助的眼神看着成天乐。成天乐悄悄冲兑振华摆了摆手,意思是先别说话,他也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呢。

来到院中重新落座,叶铭谦让了一番,要让白少流坐在正中的主座上,白少流还是让叶铭这位长者坐在了最中间。中间背朝前厅的方向放了三张座位,两旁分别是白少流和履谦道长,麻花辫则站在了白少流的身后。

成天乐是这里的主人,他独自坐在了左侧,身边还有好几张空位,兑振华和訾浩也站在了他的身后。成天乐的对面坐的是刘德钊、艾颂扬和周峰。

寒暄的话说完了,叶铭首先开口道:“白总、成总,老夫今天来是受人所托。连云派弟子叶子乔于大别山深处不幸殒落,其师弟林子恒听闻斗法动静赶到却为时已晚,检查其尸身伤痕、回忆其感应的神气波动,应是妖物所为。”

白少流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斯为憾事,我亦为同道之殒落而伤感!但这件事怎么又和远在苏州的成总扯上了关系?修士行走深山,无论是为了历练还是采取灵药、寻找天材地宝,都是可能遇到凶险的,就算有一身修为,仍有劫数难避。连云派查明是怎么回事了吗?”

叶铭答道:“连云派未曾查明,也未追踪到那妖物的下落。但不久前还发生过另一件事,也与混迹人间的妖修有关,牵涉到苏州散修成天乐。……这件事,还是让连云派的刘道友自己说吧。”

刘德钊站起身,向中间三人行了一礼道:“我连云派弟子叶子乔,于大别山中死于妖孽之手,此事确定无疑,但我们并没有查出别的线索。……可是在不久前,有一位妖修名叫车轩,与我在红尘中偶然相识,其态度极为恭敬并心慕大道,我回山之后禀明掌门,已答应收为连云派记名弟子、将来可为护法侍者。

就在此事后没几天,那车轩在天津被人所诛杀、尸骨无存,凶手做得特别干净利索。我本来还蒙在鼓里,是听涛山庄道友周峰登门相告,车轩死于妖修兑振华之手,而此妖修便是受苏州散修成天乐的驱使,有杀人夺宝之嫌!”

麻花辫忍不住开口道道:“当时我也在场,那车轩为非作歹、行止不端,在世上陷害的人成千上万,其中就有这位兑振华大哥。成总曾经也是受害者,锲而不舍一直追查到他。怎么听你一说,就成了杀人夺宝?”

艾颂扬皱眉道:“周峰,是你给连云派提供的消息,证据呢?”

周峰也站起身来道:“众所周知,成天乐与我听涛山庄打过交道,在诸位同道眼中可能还有点误会。我此番奉命出山行游,听江湖传言成天乐聚集妖修图谋不轨,我也在暗中观望虚实,既不能冤枉无辜也不能放过败类。

后来成天乐去了天津,带着赤莲道友和这位妖修深夜登门去找车轩,当时那屋中法力爆激,击碎了所有的窗户、整个小区都惊动了。若不是深夜里恐怕还会伤及无辜,那车轩从此下落不明,应该已被毁尸灭迹。

成天乐或许以为死无对证,不料被我偶尔查知。而赤莲道友出身妖类,又年幼无知,第一次独自出山行游难免被奸人拐骗,这成天乐擅于驱用妖修,我想大家已经知道了,他身后的妖物便是证明。”

刘德钊又说道:“我原本还不能确信,但见到成天乐本人便无疑了,那杀人夺宝的证据就在他的手腕上!……成天乐,若我没有看错,你手腕上的法器新炼入了三枚冉遗鳍珠,此物便是我亲手赐予车轩的,还他的拜山之礼!”

那履谦道长一皱眉道:“刘道友,冉遗鳍珠对于寻常妖修而言虽很难得到,但你也不能肯定人家就是得自于车轩啊?世间并非没有别的冉遗鳍珠,仅凭这法器算不得确证。”

刘德钊:“可这世上哪有那么巧的事?就请成天乐当面解释清楚,这冉遗鳍珠是怎么来的?”

成天乐没说话也没站起来,却在元神中对訾浩打了声招呼。訾浩在后面说道:“解释什么解释?这冉遗鳍珠确实得自车轩,我们还带走了他原身上的四根狼牙呢!你不能只问车轩之死,而不问我们为什么要去找他、他又是怎么死的!”

叶铭一摆手道:“都是明白人说痛快话就好,那就请成总解释你们为何要去找车轩、他又是怎么死的?”

成天乐一指身后的兑振华道:“还是先让他说吧,就讲讲车轩曾经做过什么事。”

兑振华咳嗽一声,有些紧张的开始讲述自己的经历,这些他当初见到成天乐时就已经讲过一遍。兑振华一直讲到成天乐带着麻花辫和訾浩登门,白少流打断道:“接下来的事情,就让赤莲说吧。”

麻花辫的口才并不好,但和成天乐、訾浩等人混了这么长时间,也比以前会说话多了,她介绍起来很简练,基本上是有什么事就说什么事,并没有多余的形容修饰,一直讲到去燕山宗拜山、查明郝墨是被人栽赃陷害为止。

刘德钊的脸色变了好几变,几次欲言又止,想开口说什么却又不好打断麻花辫。等麻花辫说完之后,叶铭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盯着刘德钊道:“这车轩如此行止,竟被你收入门下,难道事先并不知情吗?”

刘德钊满面通红道:“这些晚辈真不知情!我倒是考察过他,是诚实守信商人,虽是妖修出身但是待人和善、修行勤勉、善结缘法。刚才那些事我也是第一次听说,尚难断真假,简直有些不敢相信!”

周峰刚才听傻了,到现在才反应过来道:“我也不敢相信!我方才听明白了,赤莲道友原先既不认识成天乐也不认识兑振华,而燕山宗众同道更连车轩的名字都没有听说过。车轩的所作所为,都是成天乐与兑振华所说,怎能空口断定呢?……我们今天来找的人就是成天乐与兑振华,他们本就是一伙的,说不定合谋诬陷连云派弟子为自己脱罪呢!”

白少流却说道:“车轩所行,我可以作证。诸位恐怕还不清楚,我当年就是在苏州的一个传销团伙中与成总结识。后来成总帮助警方端掉了那个团伙、又去射阳端掉了同一组织的另一个团伙,根据线索查到了天津,这才找到幕后的组织者车轩。此事后来我追查过,周峰道友想要证据的话,我可以给你!”

周峰退后一步道:“原来如此,我原先也不知情,只知道那车轩是连云派弟子,却被成天乐驱使妖修所杀,看来其中另有文章。”

訾浩插话道:“你不胡扯就不自在吗?刚才麻花辫都已经说了,车轩是被窗外射来的一道碧光暗算灭口的,世间有修士与之勾结,怎么还说是我们杀的?”

成天乐轻声呵斥道:“訾浩,说话客气点!虽然你说的是实话,但有事说事,别扯没用的,什么叫不胡扯就不自在了?”

正一门的履谦道长轻轻咳嗽一声道:“连云派护法刘德钊道友,听你的说法,那车轩是山野中自悟修行的狼妖,化为人形混迹红尘,成了一位身家殷实的商人。你并不了解他在暗中的劣迹,这倒也正常,警察也没抓住他啊,像那种组织的幕后策划者,是不会留下直接的犯罪线索让人查证的。

但你对他的评语以及态度却很好,红尘偶遇那样一位妖修,便有那么好的印象与评价,并愿意将之引入连云派山门,甚至以一盒冉遗鳍珠回赐他的拜山之礼。那么车轩奉上的拜山之礼以及门生仪呈,一定非常贵重吧?至少应比那一盒冉遗鳍珠要贵重得多。”

这位道长年纪不大、态度谦和、言辞也很含蓄,但说的话却一针见血。他的言下之意很简单,刘德钊碰着个狼妖,并不清楚他在世间为非作歹的事,印象却非常好,给了那么好的评价,甚至愿意引入连云派山门,那么究竟收了人家多少礼啊?车轩一定是孝敬了不少好东西,贵重到让刘德钊不得不动心的程度!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