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309章、留恩去,拂衣淡对功与名

訾浩摇头道:“我才不会遇到这种事情呢,又不会像你那样呆在画卷里不出来。”

成天乐却问道:“真的不会吗?我知道你喜欢小溪,假如在现实中她不喜欢你呢?你会不会去画卷里用另一种方法试试?……这样的话,你很可能就在画卷里忘了出来,反正也不耽误现实里的时间!”

这一句话把訾浩问愣住了,他站在前院假山旁很认真地想了半天,最后一跺脚道:“这个问题我还没想明白!但我认为我是不会那样做的,等需要想的时候再想吧。……暂时先别把那幅画给我看了。”

訾浩说完话正准备出门上班,突然门外有一个声音说道:“请问成天乐成总在家吗?故人白少流路过苏州,特意登门拜访!”

这座宅子的院墙很高,大门很结实很厚,门板上还镶着一层防火砖,隔音效果相当好。人站在外面说话,院里根本听不清,只有敲门环才行。可是这个声音却清晰地传了进来,就似那厚厚的大门仿佛不存在一般。

成天乐赶紧快步赶了出去打开了大门,那门前笑眯眯站着的人,正是三年多未见的白少流。成天乐抱拳道:“哎呀,白总,怎么是您啊!”

白少流也抱拳笑道:“怎么就不能是我呢?多谢你这段时间对麻花辫的照顾和指点,我这次路过苏州,是要带她回去的。刚才已经在药店里见过她了,是她告诉我你住在这里。”

成天乐上前抓住白少流的手臂道:“快进来说话吧,真没想到您会突然出现在门外。想当初在传销团伙的时候,我就知道您是了不得的高人,却做梦也没想到您会那么高……”

白少流:“有多高?两米二六?我又不是姚明!……玩笑先别开了,今天正好遇到点事情,特意来告诉你一声,这位就是你的师弟訾浩吧?”

訾浩也过来向白少流行礼道:“我就是訾浩,麻花辫对您提起过我?”

白少流似有深意地看着訾浩道:“訾浩道友,看你的反应,好像早就认识我?”他的眼神仿佛能洞悉人心,与听说过名字的陌生人见面,和与早就认识的老熟人见面,那种微妙的反应是不一样的。

訾浩当然早就认识他,但那时他还没有现形呢,赶紧掩饰道:“虽没有见过面,但也是久仰大名,听麻花辫经常提到您,燕山宗的诸位道友也对您十分敬仰。今天见到了本人,果然就和我心目中所想的一模一样!”

白少流:“哦?这话我倒是第一次听说。通常江湖同道第一次看见我,都会在心中纳闷——原来他就是白少流啊?和想象的不太一样!”

成天乐:“白总啊,您这次除了接麻花辫顺道上我这儿来,还有什么别的事情?……就别站在这儿说话了,赶紧进屋坐。可惜我这里没有什么好待客的,只有茶。”

白少流深吸一口气道:“有茶就足够了,这院子可真好,在这桂香下品茶也是人生雅事。我看就别进屋了,搬桌椅出来就放在这院中喝茶,多搬几张,待会儿恐怕还有很多客人要来。”

成天乐纳闷道:“还有很多人要来?都是些什么人啊?”

白少流:“你就先别问了,该来的自然会来,到时候也就知道了,我们先去搬桌椅吧。”

他们进屋去搬桌椅,訾浩也跟了进去,成天乐回头道:“你不是要去上班吗?”

訾浩:“这么热闹的事情,怎么能没有我?待会儿不是有很多客人要来吗,我可以帮忙招呼啊,少上一天班又不要紧!”

白少流与成天乐好几年没见面,可是一见面感觉却非常亲切自然,登门做客,还帮着去搬东西。将桌椅在前院的大树下摆好,他们足足搬了十几张椅子,然后白少流才坐下道:“成总,去年听涛山庄掌门继位大典,是近年来修行同道难得的一场聚会,宇文霆专门给你发了请帖,你怎么没去呢?”

成天乐解释道:“我后来才听说您也去了,实在很遗憾,我当时正在闭关修炼,等得到消息已经晚了。”

白少流:“有事缠身不能亲往,这倒也没什么。可我听说人家是送过你东西的,宇文霆掌门又以个人名义邀请你,你总不能连个拜帖都不回吧?好歹也得送份贺礼去打声招呼,否则有失礼数,听涛山庄也算是修行界十三大门派之一!”

成天乐:“哎呀,我真的不太了解这些状况,今天听您这么一说,还真是失礼了,该怎么办呢?”

白少流微微一笑:“你原先不知情,现在既然知道了,再补也不迟。补送一份贺礼,再写一张亲笔拜帖解释一下,也就可以了。”

成天乐:“拜帖我可以写,可是贺礼送什么好呢?我真不太懂这些。”

白少流:“我就知道成总不懂,所以贺礼已经替你准备好了,这里有一张空白的拜帖,你现在填好便是,回头我顺便替你送上。”

成天乐站起身来道:“这怎么好意思呢!送别人的贺礼,哪能要您准备?”

白少流一拍他的肩膀,又把他拍回座位道:“你何必跟我客气呢?麻花辫得你这么多照顾与指点,我还没有感谢呢。我估计你修行时日不久,也不太懂修行界的门道、更不知道该送什么样的东西,所以就帮忙准备了一下。……快写拜帖吧,我教你怎么写。”

回屋中取来一支工艺笔,成天乐就在院子里现场写好了拜帖,语气和措辞都是白少流教他的。白少流收起拜帖道:“这只是一件小事,估计今天就能用到。”

訾浩在一旁插话道:“今天就能用到?难道今天来的客人中就有听涛山庄的?”

白少流看着他微微一笑:“訾浩道友果然聪明,今天确实会有听涛山庄的弟子来访,只是我还不清楚会来几位。”

訾浩:“都是谁啊,有什么事吗?”

他的话音未落,只听门外又有一个声音说道:“请问成总在家吗?故人来访,听涛山庄弟子艾颂扬登门求见。”

成天乐整个人都愣住了——艾颂扬?外汇交易部隔壁餐厅的艾老板,他是听涛山庄弟子,这比第一次知道张潇潇是狐狸精还令人惊讶!成天乐认识艾颂扬这么久了,如今才知道他居然另有身份。

白少流却似乎早有预料,开口笑道:“门没关,艾颂扬道友自己进来吧。”

中国传统宅院的布置,当然不能一开院门就能看见主厅,前院中的那座假山兼有屏风之用,白少流等人坐的位置是在假山与正厅之间的大树荫下,庭前一左一右有两株盛开的桂树。艾颂扬的声音又惊又喜道:“原来白总已经到了,我刚才还在担心呢,现在终于松了一口气。”

随着说话声,艾颂扬已经绕过假山走了进来,反应过来的成天乐突然从椅子上蹦起来,跳过去一把抓住他道:“艾老板,你瞒得好我严啊!原来你是听涛山庄的修士,我真是个傻子,到现在才知道。”

艾颂扬笑道:“艾某人并非存心欺瞒,家师宇文霆曾有交代,于红尘市井中历练便是真历练,我确确实实就是餐厅老板艾颂扬。我若不说出听涛山庄弟子身份,成总当然不会知道,去年听涛山庄掌门继位大典本是一个坦诚的好机会,可惜成总未去。……就像这位訾浩道友,在饭店里当服务员便是真正的服务员,他若不说是成总你的师弟,谁又会清楚呢?”

同样目瞪口呆的訾浩这时才反应过来,一脸震惊地问道:“艾老板,你是宇文霆的弟子?”

艾颂扬拱手道:“难道訾浩道友见过家师?你我初次见面,今后请多关照!”

訾浩赶紧还礼道:“听涛山庄的掌门嘛,我当然久仰大名!互相关照,应该是您多关照我才对。”

白少流:“座位都摆好了,坐下慢慢说吧,你们也算是老朋友了。……艾颂扬道友来得正好,这里有成总的一份贺礼与拜帖,本打算托我转交给宇文霆掌门的,现在就由你来转交吧。”他拿出成天乐刚写的拜帖和一个小盒子,都交给了艾颂扬。

艾颂扬欠身接过来道:“多谢、多谢!”

訾浩突然插问了一句:“艾老板,原来你才是深藏不露的高人!成天乐那天在月光码头遇袭,救人的是不是你?”

訾浩与成天乐一直在猜测那夜是谁救的他们,排除了很多“嫌疑对象”,到最后想破头也没想明白。如今突然得知艾颂扬是听涛山庄弟子,訾浩脑中灵光一闪就问了出来。

艾颂扬一笑道:“訾浩道友果然聪明,我当时恰好路过,也就顺手除妖了。”说着话他从怀中取出了一支色泽晶莹的狈牙,显然经他之手也炼化成了法宝。

成天乐又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向着艾颂扬行大礼拜谢,訾浩也与他一起行礼——这可是救命之恩啊!假如今天訾浩不问,看艾老板的样子还未必会说;而訾浩问了,艾老板便很淡然的承认了,并无示恩居功之意,他今天也不是为这件事来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