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305章、悟今夕,弹指姑苏画中烟

而成天乐目前所掌握的、攻击力最强大的法术,则是得自“燕山伤心碧”的启发,他可以空手施展,而借助法宝威力则更大。

燕山宗这手独门秘传法术简直就像是为成天乐量身定做的,他甚至等于已经修炼很久了。因为其第一步入门功夫就是将神气凝聚于曲池穴中,而成天乐曾经一直将“耗子”封印在曲池穴中。“耗子”就相当于他的妖丹,却又与真正的妖修玄丹不一样,在成天乐的神气滋养凝炼之下,“耗子”才得以现形而出。

接下来的功夫,是要将神识凝炼成束、瞬间延伸到十丈开外、伴随着激射的法力。这一步对于普通修士而言就非常难了,若是没有突破风邪劫达到“御形还转”的境界,是很难做到的,若修为境界不稳固勉强施展的话,还容易自伤神识。更难的还在后面呢,那激射的法力相当于身心的延伸,需要自如的控制,在攻敌的同时又随时化散,既可开碑裂石又可片叶不沾,如此才算修成。

现在回头看,欧阳海将“燕山伤心碧”传授给郝墨,时间确实有点早了,以郝墨目前的修为是练不成的,这位掌门显然是另有目的,就是借机将心法口诀教给麻花辫和成天乐。而成天乐自有机缘正可入手,这段时间的闭关,除了重新凝炼飞电石法宝之外,还练成了一手独门法术,出关之后特意将訾浩叫回来试法。

这天上午,成天乐收功离定走出后园,来到訾浩的房间,刚推开门就愣住了。只见一张黄花梨条案上铺着满满一层现金,不多不少正好一百万崭新的人民币。它不是十万一捆扎好的,而是一万一叠铺开,而訾浩正坐在长案前呈闭目养神状,样子很得意、很陶醉。

成天乐愕然道:“耗子,这是怎么回事、你哪来这么多钱?”

訾浩睁开眼睛道:“这是兑振华给的啊!你忘了吗?在天津的时候你没拿那一百万,他当时就说回头送一百万现金来,让我天天摸着过瘾,这鹿妖真是说话算数。”

成天乐:“你还真好意思要啊?”

訾浩看着桌上的钞票有些惋惜的苦笑道:“我也没打算真要,就是放这儿看几天过过瘾而已。前天就想还回去,可是兑振华不收,看来还需要你发句话才行。”

成天乐沉吟道:“他这是感谢你的救命之恩,同时也告诉我他言而有信,不过这笔钱肯定不能白拿。他如今在做生意,也正是用钱的时候,今天我们就过去一趟,看看他新开的药铺顺便把钱还回去,实在不行就算是投资入股了。”

訾浩笑道:“好啊,这个主意不错!……你今天特意叫我别上班,就是为这件事吗?”

成天乐摇头道:“我新练成了一门法术,要找你来演示一下。”

訾浩有点不高兴的嘟着嘴道:“你练成法术就练成了呗,干嘛要跟我显摆?让我一天不上班,会耽误工作的!”

成天乐笑道:“你工作也太认真了吧,想当劳动模范吗?我也不是没在饭店干过,就算打杂每周也是有休息日的,只是不按法定节假日而已,饭店员工谁有事轮流休。你也干了四个多月了,居然一天都不休!……这世上的人有可能被狐狸精给迷住了,而你这个灵物,居然被个吴小溪迷住了!一天不上班就浑身不痛快吗?今天叫你回来有正经事,快跟我去后园。”

来到后园小山上的亭中坐下,成天乐伸出左手一弹指,这个动作与欧阳海曾经做的是一模一样。只见他腕上戴的飞电石一阵激荡,一片蓝色电丝包裹住手掌,一道霹雳电光顺着中指无声无息地激射而出,打在了山丘下的池塘水面上。一道道电火花贴着水面荡漾而开,激起一串串七彩的涟漪状光芒,但水面如镜,连一丝波浪都没有卷起。

訾浩惊叹道:“哇,好漂亮啊!”

成天乐微微一笑,朝着訾浩突然又一招手。只听哗啦一声,訾浩身上穿的衣服、兜里揣的东西都掉地上了,他自己化为一道光影,被成天乐收进了右臂的曲池穴。成天乐再朝着半空一弹指,这回是用右手并没有催动法器,一道透明的虚影激射而出,在十丈开外一个盘旋又飞了回来,钻进那堆衣服里。

虚影又变成訾浩的模样站了起来,不满地嚷道:“成天乐,你就不知道打声招呼啊!”

成天乐呵呵笑道:“假如对敌之时我与你如此配合,恐怕谁也料不到这一招。……还记得上次那道碧光打向兑振华的眉心吗?假如我将你化为无形之灵如此直击对方的眉心,恐怕是防不胜防,你可趁机侵袭对手的元神,我便能将之制伏。”

訾浩瞪大眼睛道:“你这一招确实够诡异,但假如对方有准备或者反应快的话,我就得跟人硬拼了,你可真够义气啊!”

成天乐仍然笑道:“你别担心,我不会轻易用这招的,今天叫你来只是为了演示。我能练成这手法术,也可借助你施展出不同的手法,但那些跟随我修炼的妖修呢、他们又该如何习练?我闭关的这段时间其实一直在琢磨,最终还是你给了我灵感,今天试了试,果然是可行的。”

成天乐最近在修炼之时每每有新的感悟、印证,总是有一个不自觉的习惯,在心里琢磨如何教给那些妖修,他们又该用何种方法去修炼?一方面是因为众妖修已经把他视为精神上的领袖与修行道路上的指引者;另一方面成天乐得到的本就是妖修传承,就算他自己不知情,但总能找到适合指点妖修的方式。

聪明的訾浩也反应过来了,皱着眉头道:“你的意思是让他们借助本命法宝施展,也就是说用妖丹?”

成天乐点头道:“是的,按照欧阳海讲述的燕山宗心法口诀,吴贾铭、张潇潇、盛龙、刘书君他们几个目前根本就练不成,吴燕青、黄裳、褚无用、兑振华他们几个就算勉强练出来了,也很难做到完全收放自如。

可是换一种思路,以我的修炼印证传授,不要借助别的法器,就是将那神气假合的本命妖丹激射而出。这本就是妖修在最后关头搏命、保命的一招,神识也必然凝聚成束与身心一体,本命妖丹当然也能操控自如,威力也比原先强大很多。”

訾浩连连点头道:“确实是这个道理啊,这样施展,就成了得自你这一门传承的独特妖修法术了,不能再叫燕山伤心碧,又该叫什么名字呢?”

成天乐:“我已经想好了,就叫——姑苏画中烟。”

訾浩:“姑苏画中烟?没想到你也学会拽文了!果然与你的修行经历有关,是不是闭关时又想起那幅画卷了?这手法术威力虽然强大,但祭出妖丹也是最为凶险,不到万不得已恐怕不能施展。”

成天乐:“我只是想教他们练成这手法术而已,作为最后的保命和拼命手段,平时当然不能轻易施展。借助妖丹只是一种入手的方式,习练纯熟再待到境界高深之后,也可以不借助妖丹,只凝聚妖身法力,那才是真正的‘姑苏画中烟’,比如像我刚才射出的那一道电光。”

訾浩:“妖修的天赋神通各异,假如到了那个地步,这‘姑苏画中烟’可真是五花八门各不相同啊。比如那金线鼠盛龙,祭出的定是一道金光、爆发出一团金雾;而擅长元神吼啸的吴贾铭,祭出的可能是一道无形冲击波;兑振华甚至能用法力幻化成一根撞角来。”

成天乐笑道:“所以才叫姑苏画中烟嘛,多彩变换却万变不离其宗,都是我今天试炼的这种手法。”

訾浩又琢磨道:“法术只是一种应用,这种手法讲究的只是将神识凝聚成束、瞬间发出的威力。但与人斗法也不必非得如此。去天津的路上,你不是也修炼了很多种神通法术吗?根据情况,可以选择不同的手段。”

成天乐又一扬手,这回没有施展刚才的手段,园中一株大树上,有一段枯枝咔嚓一声突然断裂,断口虽不是很平滑却很整齐,就像斧子劈开的那种纹路,这是风刃之术。

这段枯枝仿佛被无形的力量托住缓缓飘落,成天乐再抬左手弹指,施展了“姑苏画中烟”。一道霹雳电光洞穿枯枝而过,紧接着手腕上的飞电石激荡,第二道电光又打到枯枝上,爆发出一道飞散的电网,将这段两尺多长的树枝在空中搅得粉碎、化为一片带着火光的烟雾,落地时只有些许散碎的灰烬。

成天乐说道:“真要是打架嘛,板砖、折凳什么不能用?法术也一样,手段有效、能互相配合就可以。”

訾浩鼓掌道:“厉害、厉害!没想到出门一趟又闭关几个月,你是大有长进啊,再多试几手法术让我开开眼界呗?”

成天乐摇头道:“这里可是梅兰德的园子,乱施法术不是搞破坏吗?知道怎么回事就行了。你快去把那一百万装包里,我们给兑振华送过去,顺便参观他新开的药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