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304章、如所愿,自出囚笼重相见

盛龙答道:“能帮着兑大哥开药铺,我也挺高兴啊,只是我不住在小剑池洞天,那只麝鼠就没人看守了,溜掉了怎么办?”

今天众人在梦湖美蛙饭店聚餐,成天乐特意吩咐别带刘书君来,就把它关笼子里继续留在小剑池洞天。这时黄裳凑过来耳语了几句,成天乐点了点头道:“那只麝鼠也到了该处置的时候。明天我们就到小剑池洞天再聚一次,也让兑振华、麻花辫两位道友认认地方。”

第二天众妖又于小剑池洞天再次聚首,兑振华不由得赞道:“就在这繁华的苏州市郊,一山之隔竟然有这样的福地洞天!原以为我在天津远郊弄了那么个院子,就算是难得的地方了,与这里一比还是差得太远啊。”

众妖笑道:“老兑啊,你还没见过成总住的宅子呢,就在苏州闹市中自成福地,假如看见了还不得羡慕死你?”

成天乐却没好意思搭话,这些好地方都不是他自己找、自己建的,宅子是从梅兰德那里借来的,而小剑池洞天是毕明俊选址设计、驱使禇无用帮忙凿建。如今再来到这里,与当年气象又不同,四面的杂草灌木变成了生机盎然的花草,那水潭泉流清灵照人,周围还布成了一座隐藏的法阵,这是众妖继续凿建之功。

那装着刘书君的铁笼子,就放在山壁下的一棵树根旁。毛色光亮的麝鼠仍然被关在里面,见到成天乐率众妖前来,连忙直起身抬起前爪行礼。

成天乐在石龛中坐定,从背包里取出一套衣服扔了下去正好把铁笼子盖住,不动声色地说道:“刘书君,你既然已经解开了形神束缚,那就从笼子里出来、现身与大家相见吧。”

成天乐上次给刘书君补了一记缚灵印,使这只麝鼠至少半年之内不得施展神通变化,这是按它当时的修为计算的。这段时间刘书君不再求饶、就老老实实呆在笼子里受罚修炼,心境是越来越安定。众妖已经不再理会它了,只有新来的南宫玥没事就臭骂它一顿,而它也只是听着。

有难得的福地洞天,又能时常听闻众妖修交流修炼心得,刘书君的修为法力也在增长,这还没到半年呢,已经将成天乐所施展的缚灵印自行解开了。而成天乐早就暗中吩咐过,如果刘书君提前解开了缚灵印,大家就装作不知道,看它自己会怎么做?

昨天晚上黄裳与成天乐耳语,说的就是这件事。成天乐召集众妖吃晚饭的时候,故意把刘书君留在小剑池洞天,就是看这只麝鼠妖会不会趁机逃脱处罚自行溜走。而刘书君并没那样做,所以成天乐今天让它自己从笼子里出来和大家见面。

只听“咔”的一声响,笼子开了,麝鼠钻进了衣服里,等它化为人形站起来的时候,已经是穿戴整齐、漂漂亮亮的一位姑娘,只是头发呈棕栗色,就像在美发店里焗过一般。她低着头向诸位妖修拱手行礼,感谢大家这段时间以来的棒喝与提点,并感谢成总给了她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

成天乐说道:“你曾经问过我——什么时候会放了你?我说过这在于你而不在于我,现在明白是什么意思了吗?若是昨天夜里你溜走了,就没有今天的事情了,我自会把你追回来永远镇压。……如今我让你从笼中出来、也让你离开小剑池洞天,并不等于就放过了你。如你先前所愿,我答应你的请求,就到梦湖美蛙饭店去做个打杂吧。是真正的打杂,就像我当初做的一样!”

刘书君赶紧行大礼拜谢,然后老老实实地站在了吴燕青身后。訾浩见状趁机说道:“麻花辫和盛龙去帮兑振华开药铺,刘书君到梦湖美蛙饭店打杂,我也想去、也要当打杂!”

成天乐笑了,对吴燕青道:“吴老板啊,我这位师弟年纪尚轻、涉世不深,也需要在人间俗务中多阅历,就到你的饭店去打工吧。你该怎么用他就怎么用他,不必另眼相待,也不要对饭店中的其他员工打招呼关照他。”

然后他又对訾浩道:“师弟啊,你要到人家饭店里去打工,怎么能自己说了算呢?吴老板那里缺打杂你就干打杂、缺厨工你就做厨工、缺服务员你就当服务员。修行阅历就是真正的阅历,而不是什么大老板微服私访下基层,明白了吗?若行止有偏,我也不会袒护你!”

訾浩答应一声,也站到了吴燕青的身后,还特意用肩膀将刘书君往旁边挤了挤。成天乐又交代了一番其余的杂事,并说自己接下来又要闭关修炼,有什么事情的话,就让訾浩传话,并请大家多多指点訾浩、照顾麻花辫。

第二天刘书君和訾浩就去梦湖美蛙饭店上班了,刘书君打杂,而訾浩则当了前厅服务员。吴燕青按照成天乐的吩咐,没有打招呼让饭店其他员工关照訾浩,但他心中也很忐忑——这毕竟是成总的师弟啊,能干得了这活吗?

令吴燕青感到意外的是,訾浩干得挺好而且还挺开心。成天乐在这里工作的时候,訾浩就呆在他的曲池穴中。那是訾浩来到人间之初,对一切都很好奇很感兴趣,饭店里这些活计如今他都会。

饭店里什么样的客人都有,当然也可能会遇到找茬闹事的,有时候服务员会遭白眼、受委屈、挨客人骂。訾浩在这种时候当然不能掀桌子,成天乐说的“修行阅历就是真正的阅历”便是这个意思。而訾浩挺称职,整个饭店从上到下的员工对他都很满意。

大厨樊师傅甚至还感慨过,梦湖美蛙饭店历年的员工,如果都列出来评“先进”,最佳员工肯定是成天乐,排名第二的应该就是訾浩了。訾浩有如此表现,并不一定完全因为脾气好,以他的修为,情绪调节能力与心理承受能力远比一般人要强大。就算有客人找茬,訾浩也犯不上生气,在他的内心中甚至还觉得这些人不配他生气呢!

修炼也意味着一种修养,它就是一种身心的自我调摄。再加上天天能看见吴小溪,在前厅服务员这个岗位上,还能经常向吴小溪献殷勤、讨好卖乖,訾浩已经非常满意了。訾浩并不住在饭店员工的宿舍里,每天下班后仍然到那所大宅中练功,众妖有什么事也由他转告给成天乐。早出晚归看似很辛苦,其实对于訾浩来说,感觉却从来没这么惬意过。

至于刘书君,就是在饭店老老实实当打杂,任劳任怨什么杂活都干,这对于她来说倒没有什么辛苦劳累,只是在某种处境下去体会。她总是怯生生的样子,话并不多,就连樊师傅都说:“这么漂亮的姑娘,在饭店里干打杂却这么认真,真是太少见了!我看着都觉得怪可怜的,其实吴老板可以让她换一个岗位,比如到厨房来帮着拌凉菜。”

刘书君这样一位美女“沦落”到饭店里当杂工,自然会引起很多人的注意与同情,饭店里就有好几位男员工想泡她,有一次她擦桌子的时候,还有一位客人搭话自称是某制片公司的老板,要培养她当明星云云。但是据訾浩所知,这些人的企图都没有得逞。

而成天乐本人就在宅院中闭关修炼,整理总结这次外出的得失与收获。此次出门,成天乐得到了车轩原身上两长两短四枚狼牙、一盒冉遗鳍珠、麻花辫对他讲解的各种修炼法诀、欧阳海所传授的“燕山伤心碧”的心法口诀、还有他在行路时修炼所悟的种种神通法术。

那四枚狼牙他在闭关前交给了尚无法宝的吴贾铭,并让吴贾铭自行去炼器。炼制这四枚狼牙可比当初炼制那一枚狈牙要困难多了。狈妖韦勿言曾经想把那枚狈牙炼制成自己的法宝,物性提炼的功夫已经用了大半,黄裳与吴贾铭炼器只是完成了最后一步。

而如今这四枚狼牙就是原材料,炼器步骤需要从头开始,假如吴贾铭炼成了法宝自是他的收获;如果四枚狼牙都损毁了,则是他的损失同时也是某种经验教训。这种事情不仅要看功夫,同时也要看运气。

成天乐足不出户,甚至辟谷不食四个多月,真到深秋时节才出关。他左手腕上戴的法宝样子已经变了。原先是一条蓝色的丝绳穿着三枚玉籽,现在上面又多了三枚冉遗鳍珠、三枚青金石珠,依次间隔排列就像一个很漂亮的工艺手串。

成天乐在麻花辫那里新学到的合器之法,才能将法宝炼制成如今的样子。他刚开始也没有太多经验,那巴掌大小的青金石在法力凝炼下竟成了液滴状,在这个过程中损毁了不少,最后炼入手串三枚石珠。

再炼化冉遗鳍珠时则要顺利多了,成天乐将三枚珠子直接融炼到手串中,更添其妙用。如今他的法宝“飞电石”可不仅仅只能当暗器砸人,它可以飞出电丝甚至编织成网,也可以祭出青金色的光幕保护自己,还可以展开类似魔魇的精神攻击手段。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