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303章、丹心炼,老成须是过三年

原来欧阳海的讲授,并不涉及燕山宗正传法诀的修炼内容,只是在施展燕山伤心碧这门法术时如何运转神气与法力的口诀。燕山宗弟子郝墨听了之后,将来自然能够练成燕山伤心碧,而成天乐他们是练不成的。

这就像是制作一种器皿,燕山宗用自己的特产材料做成一种东西,然后告诉成天乐等人制作的手法,成天乐等人也做不出同样的东西。但他们有自己的收获,如果能够悟透其原理的话,可以结合自己所修施展出各自的法术,这就因人而异了。

成天乐等人又在北京停留了好几天,每天早上就在这间花房里旁观欧阳海传授郝墨法术。欧阳海并不是特意讲解给成天乐等人听的,只是教郝墨而已,其他人能学到多少就算多少,也算是一种随缘。

燕山伤心碧是一种施法手段,只告诉弟子如何运转法力,并不涉及这法力神通是怎么来的,那需要根据正传法诀去修炼。将神气聚于曲池穴,最好能以法宝妙用为引,瞬间凝聚神识激射而出,这是第一步;而这道激射的法术与身心一体,可以收发自如,这是第二步。

就算得到了秘传口诀,也不是想练成就能练成的。将神气聚于曲池、激荡神识由内而外延伸,并凝聚神识成束、瞬间激射法力。就算刚刚度过风邪劫、玄丹凝炼稳固的大妖做起来都很勉强,在成天乐看来,尚未度过风邪劫的郝墨想学会至少还要再突破一层境界。

至于第二步就更难了,那凝成一束的神识不仅要瞬间延伸而出,而且要将激荡的法力控制住,身心延伸十丈之外随时能将这股强大的冲击力化散。其实这一手法术攻敌的距离还可以更远,但是太远的话就超出控制了,很容易误伤无辜或损毁周围的东西。

成天乐不是燕山宗弟子,他当然练不成燕山伤心碧,但根据自己所修,达到这种境界也可按口诀去施展。至于麻花辫、兑振华、訾浩等人,也能以同样的思路去琢磨。

但无论他们修不修炼这样的法术,在将来也能分辨出这种手段,一看就知道是否是得自燕山宗的独门口诀。欧阳海这么做很给面子啊,不仅结交成天乐、安抚兑振华,最重要的是向坐怀山庄以及白少流示好。

假如成天乐根据“燕山伤心碧”的启发,也创出了某种独门法术,再传以门下弟子,饮水思源,燕山宗也有传法之缘,将来这些弟子与燕山宗门下的关系当然就不一般,修行界讲究的就是这些缘法。再比如白少流的门下弟子麻花辫,若根据燕山宗法诀创出了一种法术,也算是这两派弟子结缘。

但欧阳海也不好只单独传授赤莲或成天乐,于是兑振华、訾浩包括郝墨其实都是跟着沾光了。成天乐讲授世间灵药的事情,欧阳海已经听郝墨禀报了,他讲授燕山伤心碧的心法口诀时,也是这样做的。

欧阳海借着指点郝墨的名义,反反复复将燕山伤心碧的心法口诀讲解了很多次,生怕麻花辫记不住、悟不透啊。得到了传承未必就等于掌握了这种手段,成天乐等人回去之后还要根据自己所学去琢磨,真正练成某种类似的法术也不是太容易。

又在北京逛了一周,终于到了告辞的时间,欧阳海召集在京的燕山宗弟子为成天乐等人饯行,晚饭是在牛街的老诚伊吃羊蝎子。麻花辫来之前,欧阳海就问过她想吃什么,麻花辫回答烤鸭和羊蝎子。第一天接风的晚饭是烤鸭,接着因为很多事情的发生,羊蝎子却成了最后送行时的一顿饭。

滋味香浓,气氛非常热烈,众人吃得都很开心,成天乐也算是正式结交了一个世间修行门派。有一件事他本人还不清楚,其实欧阳海早就知道他的名字,因为修行界关于听涛山庄夺嗣之争的传闻。听涛山庄是东昆仑修行界最有影响的十三家大派之一,掌门继位大典当然是一场盛事。

欧阳海虽然没有收到请帖,但也送了一份贺礼去,听涛山庄那边则很客气地回了一份礼物和感谢的拜帖。就是那个时候,欧阳海听说了成天乐的事情,新掌门宇文霆以个人名义特别送去请帖,而这位成总不仅没去、居然连信都没回,引起了很多人的私下议论。

这不是适合拿出来当面谈论的事,所以在北京见到成天乐本人,欧阳海只字未提,但对他的态度倒是挺客气的。

吃完这顿热热闹闹的羊蝎子,成天乐等人第二天又回到了天津。由于那些与车轩暗中勾结的“捉妖师”还没找到,所以一路上他们都很警惕。回到远效的那所院落里,兑振华收拾了一下东西,然后开着一辆双排座的厢式货车离开了天津。

訾浩没有身份证,既坐不得飞机也坐不了高铁,他们是步行到天津的。如今离开的时候,当着兑振华和麻花辫的面,成天乐也不好把他收入曲池穴中,自己开车走公路是最方便不过的。货车上路需要运输证明,证明上写的运送物品是中药材。

车厢里除了兑振华带的随身用品之外,装的都是这些年来他原身脱落、经过法力炼化的鹿角,这些可是他的宝贝啊,当然要带走,反正那院落里的法阵也用不着了。

这趟出门时日可不短啊,他们在初春时节离开的苏州,再回来时已到了夏天。成天乐在路上给吴贾铭打了个电话,让他帮兑振华准备一个地方,不仅可以居住还有仓库能暂时放东西,同时还让他通知吴燕青等妖修都到梦湖美蛙饭店聚餐,有事情要交代。

当货车驶进苏州时,成天乐心中忽生感慨,在元神里对訾浩道:“还记得吗?三年前也就是这个时候,我第一次来到苏州,在山塘街遇到了你。”

訾浩也感叹道:“真的呀,不多不少,一晃正好三年!当初你是被人骗到传销团伙的,如今再回来的时候,你已经把那个传销团伙给连根斩除了。”

成天乐叹息一声道:“可惜还没有把事情做干净,今后有发现再接着查吧!车轩所组织的传销团伙虽然根子被摧毁了,但世上还有很多传销组织,车轩搞的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开车的兑振华虽未听见他们在元神中说的话,却听见了这声叹息,开口问道:“成总,您为何事感叹啊?”

成天乐:“我们虽然铲除了车轩,可是世上还是有很多其他的传销团伙,还是会有人不断地陷进去。”

兑振华劝慰道:“人世间从来不缺教化,善恶美丑也始终存在,就算是圣人,也只能告诉大家如何去分辨、引导众人如何去选择。您一个人做不了天下所有的事,我们尽自己的努力便是,又何苦如此感慨呢?”

成天乐呵呵一笑:“你说的是,我本人并无遗憾。”

……

到了苏州准备好的地方,吴贾铭早在此等候,先安置好东西,众人又坐吴贾铭的车来到梦湖美蛙饭店。黄裳、吴燕青、禇无用、张潇潇、盛龙都到了,还多了一个南宫玥。这段时间成天乐不在苏州,但南宫玥已知他的身份,时常去小剑池洞天与众妖修聚会,不仅交流修行诸事,有空就数落笼子里的刘书君几句。

今天听说成总回来了、要召集大家聚餐,南宫玥是最兴奋的,特意跑来问候并致谢。在梦湖美蛙饭店见到了众妖修,关上门之后南宫玥笑嘻嘻地说道:“成总啊,您骗得我好苦,竟然不告诉我!……但是我很聪明,早就猜到那位深藏不露的高人就是您!”

成天乐也笑道:“是的,妹子一向都很聪明。”

南宫玥又问道:“大家我都混熟了,但这三位道友又是谁,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成天乐在席上互相介绍了众“人”的身份,其实訾浩与他们早就很熟了,但今天是他第一次正式亮相。成天乐介绍訾浩是自己的师弟,这身份当然不一般,众人纷纷热情的行礼问候,訾浩非常开心还暗自得意,面带笑容的一一还礼。

至于兑振华,身份也没什么好掩饰的,其他人都已经介绍自己是何种妖修,包括南宫玥也坦承自己是兔妖,兑振华也交待了自己的鹿妖出身与修行经历。而麻花辫,成天乐当然也介绍了她的狼妖身份,并说她是一位朋友的座下弟子,如今跟随他见见世面,请大家多照顾指点。

酒席上谈起了此番出门的经历,成天乐本人倒没有觉得过于惊心动魄,可是众妖却听得目瞪口呆。大家都毫不吝惜赞誉之词,纷纷轮流祝酒。在这个场合,成天乐俨然就是一位门派尊长了!

成天乐喝得有点多了,然而酒席上喝得最多的却是兑振华。所有人中就数这头鹿妖最兴奋,到最后已经面红耳赤,大声讲述着对成天乐的敬仰、他今后要追随成总的决心,又聊起了在苏州开药铺的打算。

众妖纷纷表示赞同与祝贺,成天乐又对盛龙说道:“麻花辫要在苏州帮兑大哥开药铺,你也过去帮忙吧,不必总住在山野中。禇无用风邪劫已度,蟹田那边也不再需人帮忙,你就到尘世中多阅历,学着做买卖也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