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302章、桃报李,桃有秀兮李有芳

正传法诀是修为根本,除此之外,种种手段要么有助于修行、要么有助于自保、要么有适志之趣。但一个人的精力有限,不可能样样精通,比如典籍中所记载的各种天材地宝,成天乐在有限的一世生涯中是绝无机会都亲自找到的,能得到其中几样都算福气了。

那些可以炼成为外丹、助益修行的灵药更是如此,他不可能没事专门到山野中漫无目的的搜寻,就算想找也不知去哪里找,其中有很多甚至听都没有听说过。人各有擅长,妖修、灵修更是天赋神通各异,既然这王不二与水流香擅长搜寻灵药,那何不助人助己呢?

想到这里,他便提议道:“天已经黑了,该吃晚饭了,我们换个地方继续聊,诸位想吃点什么,我请客。”

郝墨却道:“这里也有简餐供应的,中餐西餐都有,我们何必换地方呢?就在这儿边吃边聊吧。”

这时成天乐的同学张笑笑过来打了声招呼,先走了,估计是回家吃饭去了。成天乐看了看周围道:“那好,就在这儿吃吧,但有些话不便被他人听见,我只在元神中述说,特别请白菜、榨菜两位道友留意听好,内容比较多,我只来得及说一遍。”

点了几份简餐,成天乐并未再运转神识拢住声息,而是使用炼化“耗子”时所得的天赋神通,在众人的元神中直接开口,讲述的就是各种灵药的介绍,以及相关的外丹饵药炼制之法。从下午五点多钟一直讲到了晚上快十点,只说了一遍,听众只有在元神定境中才能把这么复杂的内容记下来。

他主要是对王不二和水流香讲的,但是闻者有份,在场的谁也没落下,所有人在元神中都听见了。终于讲述完毕,成天乐开口道:“关于世间各种灵药,我所知也就是这么多,都是在传承典籍上看来的,有些介绍得很不完全。至于外丹炼药之道,我所讲述的只是粗浅的入门,有些饵药的炼制过程介绍得很完备,有些外丹只是大概地提到而已。

王道友与水道友的天赋神通既然是擅长搜寻各种灵药,这些记载可能对你们更有用。草木之精的修行我也不懂,但借助外丹饵药必定是其中之一。可你们要注意,无论是炼药还是炼器之道,都不可舍本逐末,它是对修行的助益,若过于沉迷其中则反而徒耗心血。”

再看王不二和水流香的表情,已经完全定住了,而旁边的兑振华也彻底惊呆了,就连郝墨都是一脸震惊与佩服之色!兑振华与吴贾铭、吴燕青等人不一样,从一开始起,成天乐的身份对他而言就不是那么神秘莫测。

兑振华最早听到成天乐之名与所行,对他有所期待。后来成天乐找上门,出于误会有一场斗法,兑振华虽然输了,但成天乐施展的手段也没高明到不得了的程度,当时还有麻花辫和訾浩在一旁相助。兑振华虽然没有摸透成天乐的底细,但也不是敬畏得难以形容。

兑振华对成天乐最初有些期待与敬畏,后来更多的是感激与好奇,成天乐所展现的并不是修为有多高超,而是帮他又救了他,并且一直追查到了燕山宗。通过成天乐,兑振华这位山野出身的妖修也接触到了以前根本不可能接触的领域,不仅大开眼界而且对未来充满期望。

可今天成天乐开口介绍世间的灵药,真的将兑振华给镇住了。兑振华混迹人间最早就是做药材生意的,漫长的修炼生涯中也对各种灵药很感兴趣、自信了解颇多。可是他所知与成天乐今日所讲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

这是人间最难得也是最宝贵的见知传承,来自历代人的积累,对于兑振华而言,真正感慨的不在于成天乐知道这些,而是成天乐将这些毫无保留地都讲出来了。否则就算再给兑振华几十年时间,恐怕也很难自行摸索整理出这些见知。

成天乐并非是为了炫耀卖弄,主要目的甚至都不是讲给兑振华听的,这是何等气度风范!如今看来,这位成总真的是名不虚传、也是深不可测啊,兑振华对成天乐是完全心悦诚服、甚至是崇拜了。

成天乐并不清楚,自己在饭桌上的一番讲授,彻底收服了兑振华这头鹿妖。他的想法很简单,这些教给王不二和水流香,让她们更能发挥天赋神通采取各种灵药,于己于人皆无损而有利。

兑振华的反应尚且如此,那两位草木之精更是傻了,她们来之前万没想到还会有这等福缘。两人过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忙不迭地站起身来要行大礼感谢,成天乐赶紧阻止道:“这里是酒吧,我们的举止注意些,不要太引人好奇。”

今天这次见面,车轩的事虽没查出什么线索来,众人却另有收获。吃完饭白菜与榨菜并没要人相送,结伴自行离去,消失在三里屯的夜色中。訾浩笑着问郝墨:“她们的网名叫白菜与榨菜,你们是在网上认识的,那你当时叫什么呢?”

郝墨颇有些不好意思地答道:“我叫大头菜。”

……

第二天仍是在石景山郊外那处苗圃中,成天乐又见到了欧阳海等人,说明了昨日与两位草木之精会面的情况,证明郝墨所言不虚。成天乐最后说道:“真不好意思,这是个误会,郝墨道友是遭人陷害。我不会放过那些人的,若有可能一定会追查到底,及时告知燕山宗各位同道。”

欧阳海答道:“成总何必如此谦虚呢?我对你的所作所为十分敬佩。有人栽赃陷害我燕山宗,成总与赤莲道友及时登门告知并查明实情,欧阳海代表燕山宗表示感谢。我也会追查此事,重点就从调查车轩那家商贸公司开始,有什么线索会及时通知成总。”

成天乐起身抱拳道:“在此多谢欧阳掌门与诸位燕山宗同道,就不多打扰诸位了,我明天就打算回苏州敬候佳音。”此时再看他抱拳的手势,已经是标标准准看不出一点破绽了。

麻花辫也说道:“我也要随成总去苏州,兑振华大哥打算在那里开家药店,我去帮忙。”

欧阳海却站起身挽留道:“何必那么着急走呢?北京这么大、名胜古迹众多,可以花时间好好逛逛嘛。我想请成总还有几位道友多留几日,有一件事情还要请诸位帮忙见证。”

麻花辫好奇地问道:“郝墨的事情我们已经见证,欧阳掌门还有什么事?”

欧阳海屏退左右,只留下了郝墨这只小妖,然后将众人请到了苗圃后面的一座玻璃花房中。他站在花丛间一弹指,一道碧光射出正击在花房的玻璃壁上,其中所蕴含的法力澎湃激荡。众人都吓了一跳,这一击能把整座花房都给打碎了,他想干什么?

不料碧光击在玻璃上,那脆弱的玻璃却丝毫未损,爆发出一圈圈涟漪般的光环荡漾而开,所有玻璃上都似有电火花在闪烁。从玻璃屋子里向外看去,就似四面八方都在放焰火,场景美轮美奂。

欧阳海将法术控制得如此精妙,微有些得意的背手说道:“小妖,你看好了,这就是我燕山宗独门秘技燕山伤心碧。你在燕山宗门下时日也不短了,却始终没有得到传授,并不是师长藏私,而是你的修为不到境界、根基未足的话,很难学会与掌握这种法术,就算勉强练成,也做不到收发由心。

此法术太过凌厉,若是不能完全控制则很容易误伤他人,一旦发出就算想收手都已经晚了。最早创出这种法术的本门祖师,就因为在混战斗法中误伤了一位好友,所以才取太白诗‘寒山一带伤心碧’,将之命名为燕山伤心碧。今天我就将心法与口诀传授给你,等将来你修为更进之时要勤加习练,就算练成了,未能完全掌控自如前绝不可轻易施展。”

他这是要传法的意思,郝墨赶紧行大礼拜谢。麻花辫则说道:“欧阳掌门要传授独门秘技吗?我等还是回避吧!”

欧阳海却摆手道:“我要你们来就是做见证,当日兑振华道友说出那歹人的暗算手段与我所施展的燕山宗秘技不同,诸位却无法分辨,假如将来再遇到呢?今日就将这门秘传法术告知各位,也算是燕山宗的一点谢意。”

成天乐赶紧推辞道:“这既然是燕山宗的独门秘传法术,我们这些外人怎么可以擅自偷学呢?”

欧阳海笑道:“是本掌门讲授时亲自邀请诸位旁听指正,怎么能说是偷学呢?我等修士遇事讲究缘法,而诸位恰恰与这门法术有缘!若知其心法口诀,将来再遇到有人施展类似手段,便能知晓真假、是否是燕山宗所传。

我虽将燕山伤心碧的秘诀相告,但也不等于将独门秘传法术教给了各位。因为此术以我燕山宗传授正法为根基,你们所学不同、用的方式也不同,只是供诸位参考借鉴而已。就算你们将来能施展出各自的手段,也与燕山伤心碧是不一样的法术。”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