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301章、他山玉,凤兮凤兮从谁栖

成天乐走过来的时候,两位草木之精也站起身来打招呼。白菜果然是美女,长得白嫩水灵眉目含情,体态微显丰腴,主动伸手相握道:“成总,您好!我叫王不二,就是郝墨说的白菜。”

榨菜也长得很美,有一双细细的丹凤眼,她还是有点紧张,没敢握手而是一拱手道:“成总,我是榨菜,名叫水流香。”

成天乐莫名想到了“孙不二”和“楚留香”,原来她们都是有身份证的人,名字却起得挺有趣。他也笑着说道:“我叫成天乐,不必太紧张,坐下说话吧。今天只不过是问点事情、了解一下情况。”

他们没喝酒,郝墨点了一壶茶,成天乐首先问起了那天郝墨与车轩起冲突的经过。两位草木之精作证,事情确实是那样,郝墨并没有撒谎,她们一直感激在心,否则今天也不会来。成天乐又问她们以前认不认识车轩?还真问出一些事情来。

在酒吧里起冲突之前,王不二与水流香就见过车轩。车轩有段时间经常在三里屯一带闲逛,但从来没有进过这家画艺吧。她们本也没有留意此人,可是后来有天在街上偶尔撞见,车轩却留意到她们了。

车轩可能对她们的身份起了疑问,暗中查探过这两位草木之精,发觉她们的修为不高、在世间好像也没有什么其他背景,于是就打起了主意。他找她们不止一次,最初是以一位高人的身份出现,自称看出了她们的来历,念在草木之精修行不易,相遇便结一场世间缘法,要指点她们仙家大道云云。

当时两位草木之精没敢跟他走,拒绝了他的“好意”。第二次车轩再找到她们,就直接纠缠要挟。以车轩的本事或许可以控制住这两个人、并不动声色的带走其中一位,白菜差点就倒霉了。幸亏郝墨正好赶到,亮出了燕山宗弟子的身份。

白菜与榨菜被吓到了,她们没想到郝墨也是人间修士,更害怕再遭遇类似的险境,很长一段时间不敢再露面。昨天听郝墨讲述了车轩的身份与下场,这才松了一口气,硬着头皮来给郝墨作证。

众人又聊了一会儿,成天乐并没有发现太多有价值的线索,倒是证明车轩不仅控制与利用兑振华这样的妖修,同时也有挟制草木之精的企图,至于是不是出自人间修士的指使,倒也没什么明确的结论。

成天乐最后叹了一口气道:“基本上已经搞清楚了,郝墨道友确实是遭人陷害。有人料到了我们会去找车轩的麻烦,早就想好了杀妖灭口,却留了那一封信故意祸水东引,就连灭口的手段都是模仿燕山宗的独门法术。假如兑老兄当时遇害,燕山宗还真不容易解释清楚。”

郝墨不解地问道:“我与车轩曾结仇,有白菜与榨菜两位道友作证,他当然是栽赃陷害我,这有什么不好解释的?”

訾浩解释道:“这证明你和车轩确实打过交道,他得罪过你这位燕山宗弟子。但后来他有没有再找过你、因此事向你道歉呢?一位妖修得罪宗门弟子,设法赔礼很正常,谁又敢说你后来没有收过他的好处呢?那盒冉遗鳍珠就足以让人猜测多多了。”

郝墨有些后怕地说道:“这种手段也太坏了!成总,太感谢您了,还了我一个清白。”

麻花辫笑了:“小妖,我们都知道你是清白的!放心吧,欧阳掌门也一定派人去查车轩的事情了,相信会有结果的。”

成天乐也说道:“本以为此事就查到车轩为止,没想到幕后还牵扯出这么多,不论是谁勾结车轩作恶,我都不会放过!”

王不二与水流香起身行礼道:“成总,我们也要多谢您!听说车轩已伏诛,我们都松了一口气,但又听说勾结他作恶的人还在,又觉恐慌。幸亏您会继续追查,这才令人安心。……我们姐妹别的本事没有,可是擅长在山野中寻找珍稀药材。您留个地址给我们,就不必亲自派人来取了,我们会给您快递过去的。”

兑振华笑道:“药材?以你们的出身确实可能擅长此道,不瞒二位妹妹说,我正打算到苏州去开药铺呢。到时候我们合作吧,你们采到什么灵药,发货给我就行,保证价格公道、童叟无欺!”

成天乐的追查到这里,线索就断了,并没有什么新的发现。兑振华却说起了自己的打算,他已经决定追随成总,反正千姿集团已经转让,无论成总带不带他走,他自己都要去苏州,还是干老本行开药铺,中药西药都经营。他连方案都想好了,选择一个大型连锁药房加盟,在苏州闹市区开一家药店。

兑振华也清楚成天乐麾下聚集了一批妖修,他很想加入其中。

成天乐明白他的意思,在这种场合并没有多说什么。訾浩却很感兴趣的追问道:“只有她们两人在山野中采药,怎么够开药铺的呢?”

兑振华笑了:“老弟啊,我开的就是正常的药铺,但还有一点小打算。我们都是有修为的,可以和江湖同道之间做交流所需,我的药店既出售正常的中西药,同时也经营助益修行的灵药。”

成天乐笑道:“嗯,这个想法不错,我也曾学过一些外丹饵药之法,但典籍中记载的很多药材都没见过,甚至连听都没听说过。假如兑老兄开这么一家药店,我们既可以自己炼制灵药,也可与江湖同道交流所需。”

白菜和榨菜刚才说她们擅长在山野中寻找珍稀药材,让成总留个地址,她们找到灵药会快递过去,这既是真心话也是客气话。她俩内心中还是很忌惮这些修士的,就算表示感谢也不愿意透露自己的地址,更不会说出原身所在了。

但听兑振华如此一说,她们也很高兴的附和道:“兑大哥的药店赶紧开业吧,我们若在山野中采到什么灵药,除了答谢成总与郝墨道友之外,就提供给你。”

兑振华哈哈笑着点头道:“行,我这药铺还没开张呢,就找到两位最难得的供货商!先给我留个联系方式和银行账号吧,回头等开业了,我就把地址发给你们,药钱也直接打到账号里。”

王不二:“兑大哥可以不必自己垫资从我们这里收购灵药,放在你店里寄卖就可以,等卖出去之后,回款我们三七开,如何?”

兑振华:“好的,没问题,我拿三成挺不错。”

水流香:“是您七、我们三。药材生意利润是很大的,如果不是通过您,我们哪有机会与世间各类修士打交道呢?”

訾浩笑道:“兑老兄那边药店还没开张呢,你们这边的灵药也没采到,倒先谈起分账来了?着什么急啊,到时候再说就是了!”

成天乐又问麻花辫道:“追查车轩的事情暂时断了线索,我也不能总在北京耗着,过几天再没消息就打算回去了,等今后有什么新发现再说,……你呢?是返回坐怀山庄,还是留在燕山宗做客,或者跟我们一起去苏州玩?”

麻花辫答道:“当然是跟你们去苏州,白总有交代,这次出门就听你的吩咐和指点,至于让我什么时候回去,白总会通知的。”

成天乐有点哭笑不得,白少流的意思就是把麻花辫交到他手里了,不仅要好好照顾,还得教会她很多东西。但成天乐也不吃亏,他在麻花辫那里也学到了不少,更难得的是通过麻花辫,接触、了解到世间修行门派的很多事情。

这一路上,麻花辫也明白了不少事情,倒不一定是和成天乐学的,这些经历本身就是收获。比如麻花辫跟着成天乐查车轩,自然会问车轩到底干了什么坏事?除了害兑振华之外,车轩还组织传销团伙,那么传销团伙又是怎么一回事、他们为什么会骗人、怎么骗人、有些人为什么会受骗又再去骗人?

这一系列问题她都会去琢磨,这与待在山中定坐行功是完全不同的。

尤其是通过追查车轩这件事,他们还见识了人世间的各种手段。那些人如何作恶、设局与栽赃陷害;以及燕山宗对此事的态度、处置手法等等。人间江湖越走越老练,就算是傻子也能琢磨出很多味道来。

这麻花辫还需要学什么呢?成天乐灵机一动,开口建议道:“麻花辫啊,你没做过买卖、也没经手过世间的营生吧?既然兑老兄想开药铺,一个人肯定忙不过来,你就帮着他搭把手吧,从头到尾看看这些生意都是怎么做的?我再派个机灵点的小伙计过去,也能给你们帮一把手。”

兑振华赶紧拱手道:“多谢成总与赤莲道友,我这买卖还没开张呢,就有这么多帮忙的。将来一定生意兴隆,大家一起发财啊!”

本来气氛有点紧张的一次见面,最后因为开药铺的事情变得非常欢快融洽,众人一起举起茶杯祝将来合作愉快、大吉大利云云。一见这个场面,成天乐又想起另一件事来,他所得到的法诀中有很多关于珍稀灵药的介绍,他却不可能自己满世界去找。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