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297章、访仙居,凡街常客应知味

第二天下午,几人到了北京,来接他们的就是郝墨。这位妖修中等身材,剃平头一张圆脸,相貌大概二十多岁,大眼睛、嘴角微微上翘,总是笑眯眯一团和气的样子,对麻花辫等人非常客气,跑前跑后地招呼着,显得既热情又有礼貌。想到自己是来找他麻烦的,成天乐甚至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这郝墨本人好像还蒙在鼓里呢!

成天乐也在注意观察郝墨的生机律动特征,发现与刚遇到麻花辫时不同。麻花辫当初要么把气息完全收敛,要么不在意展现狼妖的特征,而这位郝墨也学过收敛气息一类的法诀,却又不是完全不留痕迹。成天乐能够感觉到他的生机律动特征与常人不同,但无法分辨他是何种妖修,如果事先不知情的话,甚至不能确定他就是妖修。

由于他们到的时间有点早,郝墨便说道:“晚上的吃烤鸭的地方已经定好了,就在王府井附近,从天安门广场过去很方便,我们先去参观国家博物馆吧。”

中国国家博物馆就在天安门广场东侧、人民大会堂对面,国宝级文物荟萃之地,展品历史涵盖数十万年,有很多传世重器是在别处见不到的。修行人感应物性沧桑、天人造化,也很喜欢来这种地方,往往终日流连忘返。国家博物馆免费对公众开放,凭身份证领参观券,进门还要过安检。

訾浩有些为难地说道:“我没带身份证啊!”他确实没带身份证,因为根本就没有。

郝墨很大方地说道:“你拿我的身份证进去就行,反正发票的地方也不会仔细看。国博我已经参观过很多次,就在外面等你们。广场附近不好停车,你们要出来的时候打电话给我。”

参观完博物馆,干脆就没让郝墨开车,他们步行约两站路去王府井吃饭。穿过步行商业街的时候,郝墨有些抱歉的解释道:“欧阳掌门下午还有些急事要处理,不能来陪你们逛博物馆,让我把你们接到饭店,他随后就到,我们燕山宗的两位长老也会来。”

话刚说到这里,郝墨的电话就响了,接起来听了几句,挂断后冲麻花辫等人道:“真不好意思,我待会儿送你们到饭店就得先走了,掌门等人已经在路上,那边还有点事没办完,让我回去处理。”

麻花辫:“什么事啊,连饭都来不及吃?”

郝墨:“门中的杂务而已,我在燕山宗就是个跑腿打杂的,说不定什么时候会有什么事。”

成天乐:“郝墨道友辛苦了,很抱歉还要让你继续受罪。”

郝墨:“这算什么受罪,都是应该的!不必叫我郝墨,叫我小郝或者小妖就行,同门或相识的同道都是这么叫我的。”

晚上吃烤鸭的地点并非是北京有名的全聚德,而是王府井旁边一家门脸不太起眼的饭店,名叫做四季民福。麻花辫掏出自己的小手机看收到的信息,包间是全福厅,可是饭店里却没有这个包间,郝墨的手机短信上也是这么写的,看来是搞错了。

饭店里倒有个金福厅,他们想当然认为就是这间,推门却发现里面坐了一桌不认识的客人,赶紧道歉出来。又找服务员去查预定记录,包间是燕山宗总管、欧阳海的道友方秋咏定的,原来是满福厅。

来到包间里坐下,欧阳海等人还没到,郝墨匆匆告辞离去。成天乐悄然道:“看这郝墨的样子,好似完全不知情。如果他真与车轩有勾结,也应该收到消息才对。那天晚上可有人在暗中盯着我们、还企图出手暗算,后来又在车轩的办公室里留了一百万现金想收买我,他们很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兑振华分析道:“也有可能车轩所勾结的捉妖师不止一拨,他们互相之间并没有联系。车轩还没有来得及把信寄出,我们就找上门了,这是前天夜里才发生的事,郝墨有可能还没得到消息。”

訾浩:“我刚才一直在提防他,怕他把我们带进什么陷阱去,但今天到的地方包括这家饭店都不应该有什么问题。……看此人的反应,要么是真的毫不知情,要么就是深藏不露的大奸大恶之徒。”

麻花辫:“可惜今天晚上他不在,本来我还想让燕山宗的尊长当面质问呢。”

正在说话间,燕山宗的人到了,方秋咏领着麦麦先进来的,后面跟着方方与陈智这一对老夫妻。欧阳海停好车最后进来的,抱歉的解释路上有点堵、所以来晚了点。方方与陈智是方秋咏的父母,看这场合倒不像是什么修行同道拜山,而是亲朋好友之间的聚会,欧阳海夫妇连女儿麦麦都带来了。

五岁的麦麦一见到麻花辫就很亲热的打招呼,燕山宗几人先做了自我介绍,并问麻花辫随行的几位同道是谁?麻花辫其实也不清楚成天乐是干啥的,只是告诉欧阳海——这位成总来自苏州、是白少流的朋友,一介江湖散修,而兑振华与訾浩都是成天乐的朋友。这一次她出山行游,白少流特意吩咐她与成天乐结伴而行。

欧阳海礼节性的道了一声久仰,然后坐下来点菜开席,他很客气地说道:“这家饭店看着不太起眼,包间也不算宽敞,但是烤鸭做得不错,评价很好。”

成天乐问道:“欧阳掌门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经常来吃吗?”

欧阳海很随和地答道:“叫我欧阳师兄就行,我与白总是平辈。……我是在大众点评网上看见这家饭店的,网上评价不错,赤莲道友说想吃烤鸭,我就想到了这里。”

大众点评网?看来这世间修行门派的掌门,并非隐居深山不问世事,在红尘中你若不知他的身份,就和平常遇到的人没什么不同,这样的气氛显得很放松。烤鸭现场片好端上来,吃法还挺有讲究,有服务员在桌边演示。

第一盘是酥皮和略带肥的那层腻肉,酥皮蘸糖、腻肉蘸蒜泥,不卷荷叶饼空口吃。第二盘是片好的肉,服务员现场示范,一片荷叶饼要包几片肉、酱往什么方向抹、加什么调料、包成什么形状、吃的时候有什么口感等等。

成天乐叹道:“同样一盘菜,也分怎么吃、会吃不会吃,听服务员这么一讲,食欲都勾起来了!”

先吃了一会儿菜,敬过一圈酒,欧阳海这才问道:“赤莲道友,你说有事要问我,还有东西要给我看、与我燕山宗门下有关,究竟是什么事啊?”

麻花辫一指成天乐:“是我跟随成总行游时遇到的事情,与白总好像还有点关联,我也说不清,还是让成总介绍吧。”

成天乐放下筷子道:“此事说来话长,三言两语讲不尽啊。”

欧阳海笑道:“成师弟不必着急,慢慢吃、慢慢讲。”

想讲清楚这件事,还要从三年前从头说起。成天乐忽略了一些无关紧要、也不太好解释的细节,只说自己当年曾偶尔在一个传销团伙里停留,结识了同在团伙里见证世间人欲的白少流。从传销团伙出来之后,他便联系执法部门端掉了苏州的这个团伙。

到了去年,成天乐的一个朋友又不慎被骗进江苏射阳的一个传销团伙中,成天乐赶过去解救了她,并顺手打掉了那个团伙。他发现射阳的这个团伙与曾经在苏州活动的那个团伙是属于同一组织的,还顺手抓了一只麝鼠妖带回苏州镇压。就是那麝鼠妖告诉他,与此事有关联的兑振华也是一位妖修。

既然已经插手了,而且成天乐也算是受害者,那就索性追查到底吧,他便与师弟訾浩离开苏州到天津去找兑振华。恰恰在这时,白少流带着麻花辫路过苏州去找他,得知他的行踪,便让麻花辫拿着一封亲笔信在山东泰山追上了他们。他们到天津找到了兑振华,得知那个传销组织的幕后策划者是一位狼妖车轩。

接下来的事情,成天乐介绍得很详细,几乎原原本本全说了,最后拿出那封信和那个盒子道:“我们在车轩的书房发现了一封写给贵派弟子郝墨的信,它还没有来得及发出,同时也搜出了这盒珠子,请欧阳掌门过目。我想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所以麻花辫决定登门相告,想搞清楚是怎么回事?”

欧阳海接过信看了一眼,脸色马上就黑了,脑门上的青筋都跳了起来,压抑着怒意道:“这个小妖,竟敢勾结那狼妖为孽,我燕山宗绝不轻饶!”说着话把那封信交给方秋咏、方方、陈智等人传看。

方秋咏眉头紧锁道:“一定要彻查,先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再说,我燕山宗一定会给诸位一个交待。”

两位长老也对欧阳海道:“你如今身为掌门,一定要慎重处置,不能袒护门下,回去之后就把郝墨叫来好好查问!”

欧阳海满面愧色道:“成师弟,诸位道友,真没想到我燕山宗会牵涉到这种事情中,多谢你们上门相告,请放心,我一定会严厉处置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