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296章、拜山门,是非公道当明问

兑振华恨恨道:“那是当然,勾结车轩助纣为虐,肯定不能到处宣扬!……麻花辫,你怎么这个表情?”

麻花辫一脸困惑地说道:“这个燕山宗我是知道的,而且还认识他们的掌门。”

訾浩追问道:“原来你认识燕山宗的人,什么状况啊?”

麻花辫:“我也不清楚燕山宗是什么状况,但是去年燕山宗的掌门欧阳海与他的道侣方秋咏到坐怀山庄拜山,还带着女儿欧阳麦,我陪着欧阳麦在坐怀山庄里玩了好几天呢。”

訾浩:“那欧阳麦修为如何,你们切磋过道法吗?”

麻花辫摇头道:“当然没有,麦麦今年只有五岁,我想她与这件事肯定没有关系,至于别人我就不熟了。”

成天乐笑了:“我们当然不是说那欧阳麦与此事有关联,这封信不是写给郝墨的吗,该上哪里去找燕山宗?”

麻花辫:“燕山宗在哪里我也不知道,当时是他们到坐怀山庄来不是我到燕山宗去。……但是想找郝墨很容易啊,这不是有顺丰快递的单子吗?地址都填好了,上面还有手机号呢。”

訾浩皱眉道:“我总觉得这事有点太巧了,车轩恰好写了一封信让我们给拿到了,让我们知道他与燕山宗门下郝墨有勾结,连地址电话都写好了。还有啊,妖修之间传递物件也用顺丰快递吗?”

兑振华却说道:“那你以为用什么呢?要是方便的话就自己开车送过去,不方便的话当然叫快递或者托人捎。他事先也不知道我们那天晚上会去啊,估计是被我们吓着了,想找帮手来。”

麻花辫:“可是信里并没有提到要郝墨来帮忙啊?”

兑振华:“嘿,你真不太懂,这种事情怎么好在信里直说呢?等郝墨收到东西了,再打电话说一声不就完了?先有人情再求人嘛!”

麻花辫:“知道有这么回事就好办了,我们直接去燕山宗拜山,把这封信拿出来,让欧阳掌门把郝墨叫来,当面问清楚不就得了?”

訾浩:“我们不直接去找郝墨吗?”

麻花辫眨了眨眼睛,回忆着答道:“我出门之前白总特意吩咐过,遇到有些事情该怎么做。……比如这种情况吧,第一步不是私下里起冲突,而是直接拜山放到明面上说清楚,如此显得光明正大,先让燕山宗自行处理,他们既不好偏袒,也不伤其声望。”

成天乐一琢磨,还真是这么个道理,又问道:“可你不知道燕山宗在哪里啊?”

麻花辫:“这好办,不是有郝墨的电话吗?打电话告诉他我带着坐怀山庄的信物要去燕山宗,让他告诉我们怎么去。”

成天乐笑了:“确实是这样啊,我刚才倒是想复杂了!而且这个郝墨究竟有没有问题,还不清楚呢,不能轻易诬陷人。”

见兑振华的神情有些踌躇,麻花辫又说道:“兑大哥,我带着你去,不必怕什么,你又没有做坏事。那燕山宗虽然不大,但也传承数百年,有名有姓又跑不掉,若是不讲道理的话也谈不上传宗立派了。别的我不清楚,但麦麦绝对不是坏人。”

兑振华心里确实有点打怵,他是山野中自悟灵智的妖修,天生就对世上的捉妖师有深深的畏惧心理,更何况跑进捉妖师聚集的“老巢”找人算账呢?能得到世间修行门派的指点是好事,但妖修的天性也是不喜欢受束缚的,更何况世间各派的传承法诀都是指点人的,而不是为形形色色的妖类所创。所以妖修在这些修士眼中,要么不去理会、要么驱使为用、要么就是监督其行止,兑振华有回避心理很正常,但麻花辫这个小狼妖就是要带他去。

訾浩琢磨了半天又说道:“车轩已经死了,我们就拿着这封信也无法证明真假啊?信里面还提到了一盒冉遗鳍珠,东西在哪里呢?我们带回来的物件中确实有个盒子,打开看看是不是,你们有谁认识吗?”

成天乐、兑振华、麻花辫一起摇头道:“我们也不认识,先打开看看吧。”

刚才他们先看了这封最重要的信,其他东西还没来得及仔细查验呢。此刻打开那个巴掌大小的木盒,里面有金色丝绒做的衬垫,装着十八枚珠子。这些珠子直径八毫米左右,似是半透明的骨质、经过了法力的炼化,内部还有一条条水纹。以法力激应,这些水纹居然是流动的,就像变换的光线。

成天乐不禁点头道:“有点意思,此物蕴含水势精华,物性还有扰动元神之妙,看来也是一种天材地宝,值得研究研究,可能就是信中所说的冉遗鳍珠,好怪的名字啊。”

麻花辫:“别管名字怪不怪,我们就带着这封信和这盒珠子去燕山宗,要燕山宗的门中长辈去查问是怎么回事。”

……

住在北京石景山的郝墨,这天突然接到了坐怀山庄弟子麻花辫的电话,说是带着白少流的信物要到燕山宗拜山。郝墨虽没见过麻花辫,但听过她的名字,知道她也是妖修出身,因机缘巧合被白少流带出山野成为坐怀山庄的弟子。

白少流赐其法号赤莲,而她在世间的名字麻花辫,竟是当今昆仑盟主、三梦宗掌门石野给取的。这只小狼妖虽修为不甚高,但知名度不小啊。

同是妖修的郝墨对麻花辫很是羡慕,甚至有些仰慕,接到麻花辫的电话很激动,甚至忘了问她是怎么知道自己号码的?麻花辫要到燕山宗拜山,谁都不找偏偏找到了郝墨,也是件很有面子的事情啊,可能是同为妖修的关系吧,郝墨还有些暗暗得意。

他忙不迭地告诉麻花辫,掌门欧阳海与门中两位太上长老方方、陈智,如今都不在燕山道场,就住在北京,问麻花辫是要到传承道场中去拜山还是就想求见门中尊长?麻花辫则说道,既然就在北京那就更方便了,麻烦转告一声,她想见他们一面。

郝墨兴冲冲地将这件事禀报给了欧阳海,浑然不知麻花辫是来找他麻烦的。欧阳海接到电话很重视也有点疑惑,如果白少流有什么正经事要找他,应该不会只派一个懵懂无知的麻花辫,可能是麻花辫出山游历、顺道来拜访,他们夫妻上次带着孩子也去过坐怀山庄。

欧阳海立刻就给麻花辫回了电话,问她白掌门有什么指教、来燕山宗又为何事?麻花辫答道:“白总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交代,只是命我与人结伴行游。我在天津遇到一些事情,可能与贵派弟子有关,想找您问问,顺便也拜望一下燕山宗各位同道。”

欧阳海:“哦,与我燕山宗弟子有关?燕山宗小门小派、人丁奚落,门中弟子不多,不知赤莲道友说的是哪位啊?”

麻花辫:“电话里不太方便说,当面谈吧,我还有东西给你们看。……就是问点事情,这次去北京我还想顺道旅游呢,去看看国家博物馆。”

欧阳海一听她这个语气,应该就是顺道拜访,还有点事想问一问,而不是去宗门道场中正式拜见,于是笑着问道:“欢迎道友来北京一游,什么时候到啊?”

麻花辫:“明天下午。”

欧阳海:“晚饭想吃什么?”

麻花辫想了想道:“我想吃羊蝎子,还想吃烤鸭。”

欧阳海呵呵笑道:“好的,好的,我来安排!明天吃烤鸭,后天吃羊蝎子。”

成天乐等人在一旁听得目瞪口呆,对方是一个修行门派的掌门,原以为麻花辫会说什么高深玄妙只有他们这种人才能听懂的话,甚至还口占一首诗什么的,就像电视剧里演的或者封神演义里写的一样。

不料他们与普通人说话没什么两样,有点像唠家常。挂断电话之后,兑振华有些不安地问道:“我们是去告人家的状啊,你怎么还让人请你吃饭?”

麻花辫不解地反问道:“这有什么不对的吗?我是客人,这很正常啊。他的门中弟子若有过失,我上门提醒,这也是好事,又不是去找麻烦的,吃顿饭怎么了?”

成天乐拍着麻花辫的肩膀道:“高,实在是高!我算是看出来了,你才是真正的大人物。要调查郝墨的事情,却要郝墨本人去通知掌门,那么见面的时候,郝墨肯定也会在场的,正好可以当面质问。明明是查人家门中的事情,却大大方方的去做客,啧啧,佩服佩服!”

麻花辫却有些奇怪地说道:“有什么好佩服的啊,这就是修行人的举止啊,假如是白总,肯定也会这么做,我虽然不太懂事,但也都见过。”

訾浩却问道:“刚才的电话我也听到了,那位欧阳掌门怎么叫你赤莲道友?”

麻花辫:“赤莲是我在坐怀山庄的法号,白总给起的。”

訾浩有些羡慕地说道:“法号?原来你们还有法号!成天乐,给我也弄个法号怎么样?”

成天乐笑道:“你的姓名叫訾浩,法号就叫耗子,你看怎么样?”

訾浩摇了摇头道:“我看还是算了吧。”

兑振华却在一旁笑道:“我也有啊,法号鹿鸣,至于那大仙两个字,以后也算了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