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295章、归穷泉,留墨遗珠犹在匣

成天乐与麻花辫同时退到了客厅里取出法器,訾浩飘过来叫道:“有人暗算,追不追?”

成天乐听着渐渐接近的警笛声,心有余悸道:“那人已经走了,追是追不上了,我们小心点,也赶快离开这里。……兑振华,你没事吧?”

兑振华:“受了点伤,但没什么妨碍,刚才太惊险了,幸亏訾浩老弟!”

成天乐:“你力气大,把这狼尸也带走。”

……

首先赶到月光园的是消防队,紧接着大批警察也到了,出了爆炸事故的那户人家却空空荡荡的,除了地板上的一摊血迹之外并没有半个人影。警方很快就查到这里住的人叫车轩,而车轩就在这天夜里失踪了,宛如从人间蒸发。

在消防队检查那栋房子时,成天乐等三人也到了附近的公园里,寻了一片无人的树丛,在月光下检查那头狼尸。仔细看才发现,狼尸的额头上有一道焦黑的痕迹,形状就像细长的叶片。再联想到射向兑振华的那一道碧光——车轩应该就是这么死的!

这狼妖撞碎窗户飞出去的时候,迎面楼上有一道碧光击中了他的眉心,带伤逃命的车轩是无论如何也躲不开。狼妖死了,却留下了一个最大的疑问——谁杀了他?若是他的仇家,后来又为何暗算兑振华?几人一分析,答案已不言而喻——“刺客”是为了灭口。

如此说来,暗杀者十有八九就是与车轩有勾结的捉妖师,害怕被查出来。也许是因为麻花辫亮出了白少流的信物,他们不敢对成天乐等人动手,却把车轩给宰了。可他们为什么又要杀兑振华呢?分析了半天,原因只有一个——兑振华曾在车轩的公司里见过那两位捉妖师!

訾浩问道:“鹿鸣大仙啊,你知道那两名捉妖师的身份吗?”

兑振华很惭愧地答道:“我根本不知道他们的身份,甚至连样子都没看清。”

成天乐叹了口气道:“做事可真干净啊,连你都想灭口!……你连名字都不知道,相貌也没看清,那都清楚些什么啊?”

兑振华想了想答道:“我记住了他们手中的法器,在车轩的办公室里,那两位捉妖师亮了出来。……还有我虽然没看清他们的五官,但假如再见面的话,应该能认出来。”

成天乐:“这么说,将来不是碰巧能遇见,你是找不到他们喽?”

兑振华默默地点了点头,成天乐又说道:“看样子你也有危险,不能落了单,就跟着我们一起走吧。”

麻花辫:“我们现在去哪里?”

成天乐:“先去车轩的办公室,看还能不能找着有用的东西,然后再回兑振华的院子商量下一步该怎么办?”

訾浩:“这头狼尸怎么处理呢?”

成天乐:“埋了或者烧了吧。”

麻花辫对着那头狼尸行了一礼,口中念念有词也不知在嘀咕什么,然后一挥蛟吻,一道红光飞出就似凝聚的火焰,眼见这狼尸在红光中化为灰烬,却留下了四根没有烧毁的狼牙、两长两短。訾浩叫道:“他的原身也经炼化,这四根牙也算是天材地宝了,带走吧!”

……

几人又摸进了车轩的办公室,可他们已经来迟了,这里显然有人来过,连保险柜都是打开的。在车轩的班台上却放着一摞整齐的现金,不用清点,正好十捆总共一百万,上面还有一张字条:“妖祟已伏诛,此传销组织我等将尽力铲除。成总千里迢迢而来,区区问候不足敬意,请笑纳。”

訾浩惊叫道:“成天乐,有人来过了、也知道你会来,给你送了一百万啊!还说要铲除那个传销组织,这钱你收不收?”

成天乐皱眉道:“他们这么快就知道车轩已经死了,显然就是刚才在窗外暗算的人。杀车轩灭口却暗算兑振华不成,干脆送一笔巨款劝我见好就收。”

訾浩:“那你收不收呢?”

兑振华下意识地摸了摸脑门,欲言又止,想说什么却又不好说。那些人刚才是想杀他的,幸亏訾浩出手才救了他一命,兑振华本人绝对不愿意就这样算了。但这笔钱毕竟是送给成天乐的,如果成天乐收下就此了结,兑振华也没法劝阻。

成天乐是帮他报仇的人,訾浩也是救他的人,如今车轩已死,对方也承诺收拾残局,就是想息事宁人的意思,就看成天乐是什么态度了?成天乐拿起那张纸条道:“这封信我就收下了,钱还是留着吧。”

訾浩问道:“你真不拿钱?”

成天乐:“你喜欢的话就自己拿,我当作没看见!”

訾浩叹了口气道:“假如没有射向兑大哥的那一道碧光,我说不定就真劝你收下了,一百万啊,能买多少套衣服?……可现在好像不能收,假如拿走了这笔钱,我们成什么人了?今后这件事被传出去,还混不混了?就算不传出去,还怎么和那些人打交道?有理也变成没理了!”

成天乐:“你既然不拿,又在那里摸什么?”

訾浩有些惋惜地说道:“一百万现金啊,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就算不贪财,摸一摸过瘾还不行啊?……放心,我不会留下指纹的。”

兑振华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笑道说道:“訾浩老弟啊,虽然这几年生意大受影响,但我毕竟还有些身家,回头就送你一百万现金,让你放在家里没事就摸着玩。……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快走吧。”

他们又离开了车轩的办公室,只带走了那张字条,却留下了一百万现金。当第二天警察来到这里的时候,却没有发现这笔现金。既然成天乐不收,将钱放在这里的人自然不愿白白浪费这笔巨款,又拿了回去。

回去的路上,成天乐在元神中对訾浩悄然道:“你是不是在那些钞票上做了手脚?”

訾浩有些得意地答道:“是的,我做了独门记号!还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呢,你是怎么发现的?”

成天乐:“我根本没发现,看你那么摸来摸去突然猜到了,你做的记号容不容易被人察觉?”

訾浩:“照说很难被发现,但如果真的被发现了也没什么,就算白费功夫呗。如果没被发现的话,将来可能还是一条线索。”

成天乐:“你要怎样才能察觉到那些钞票的存在呢?”

訾浩:“需要离得很近才行,至少也得是十步之内,我的法力有限也不敢做得太明显,能维持的时间不超过半年。”

成天乐暗赞道:“耗子,你的反应确实比我快、也比我聪明!这条线索无论能不能用得上,有总比没有好。”

……

几人回到远郊的院落,訾浩开始研究车轩的电脑,里面乱七八糟什么东西都有,既有网上下载的各种动作片,还有会所小姐的艳情照。看来这位车总平时娱乐场所没少耍,也是一头大色狼啊。

在一个加密的文件夹中,他们发现了很多记录文档,都是一些代码和数字,看上去很可疑,却又搞不清楚是什么意思,只能分辨出有些数字应该是银行账户,对应的数字是资金往来的金额与日期。

以訾浩那两把刷子,这个文件夹本是打不开的,可是他拿到电脑时并没有关机,车轩自己已经打开了,訾浩趁机就将里面的东西做了一个备份出来,回来后正好慢慢研究。他们不是执法或监管机关,查到这一步就没法再查下去了,只得暂时作罢。

而从车轩家中带出来的一些东西,首先引起注意的是麻花辫在地上捡的那封信,应该是车轩刚刚写好准备第二天叫快递。只见上面写道——

“郝墨兄惠鉴:

同为红尘中妖修,京城偶遇相交至今,君远幸于我,能拜在燕山宗门下传习大道。弟仰兄之风采已久,无奈俗务繁忙难得拜谒,且自知身份也多有不便。今逢春暖花开,心中思慕,特奉冉遗鳍珠一盒,谢郝兄历年指点相助。望神交永期,不甚感佩!

弟车轩遥拜”

这应该是一份送礼时附的短信,就像成天乐看见那一百万现金上面的字条。车轩要送一盒“冉遗鳍珠”给一个叫郝墨的人,这郝墨也是妖修出身,却和麻花辫一样,属于一个世间修士门派,而这个门派叫燕山宗。

他们应该是偶尔认识的、后来就有了联系,车轩很羡慕郝墨能拜在修行门派中,所以刻意结交、找借口给他送礼,而这个郝墨也应该帮过车轩的忙。成天乐要找的就是这样的人,当即说道:“这郝墨很可能就是与车轩有勾结的捉妖师之一!”

兑振华有些不解地问道:“看信上所说,那郝墨也应该是个妖修,却被燕山宗收服,怎么会是捉妖师呢?”

成天乐解释道:“我不是说过吗,所谓的捉妖师既可能是世间修士、也可能是其他妖修。看这封信中的语气,那郝墨与车轩也是私下里的交往,并不想被所属的门派知道,所以车轩才会说自知身份多有不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