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294章、困狼突,夜奔惊雷直撞鹿

车轩一眼就认出了站在中间的兑振华,没想到他竟然带着帮手突然出现在这里,再想转身逃走已经来不及了,只得站定脚步问道:“这不是兑老兄吗,您怎么大半夜到我家来了?来来来,快坐下喝一杯,这几位高人都是您的朋友吗?……何必这么剑拔弩张呢,我们以前有点误会,我一直想找机会向兑大哥认错道歉,您终于来了!”

还算他反应机灵,一看这个架势就知道讨不了好,立刻给自己找台阶下,先服软企图缓和气氛。兑振华却冷冷地答道:“车轩,少来这一套!这些年你做的孽还少吗,没想到我终于也有找上门来算账的一天吧?”

车轩觉得背后冷汗直流,仍然硬着头皮道:“兑老兄啊,我以前确实做过对不起您的事,这些日子一直在自责中,何苦如此呢?如果曾经得罪过您、给您造成了什么损失,我愿意赔偿,杀人不过头点地,我们就不能坐下来好好商量吗?您有什么条件不妨都提出来。”

兑振华的声音透出一股悲愤:“杀人不过头点地?你竟然也有脸说这种话!想当初你逼得我无路可退的时候,为什么不这么想呢?我从未伤害过你,是你在伤害别人,当遇到反抗、要付出代价时却说出这种话来?我今天就是来了结我们之间恩怨的,你是狼妖我是鹿妖,但我从此不会再怕你了。你不是说过有种就来吗?我来了!”

车轩握紧法器悄悄退后一步道:“诸位高人,我车轩今天认输,愿意补偿以前所做错的一切,请问究竟应该怎么做才能让你们满意?”他也是没办法,好汉不吃眼前亏,先保命要紧!

成天乐终于说话了:“你若真知错,我们也不为难,自己带着资料去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吧,将你建立的那个传销团伙亲手铲除。我封印你的神通变化,你该知道是什么下场。”

兑振华也说道:“车轩,你也有今天!那些在传销团伙中吃尽苦头的人,跑到天津来找我算账,今天终于找到正主了,你害过的人岂止我一个!……今天先别让他人插手,你我之间放手一斗,敢不敢和我单挑?”

车轩又悄然退后一步道:“诸位高人,这里可是居民小区啊!若是展开法力相斗,恐怕连房子都会被拆了、波及太多无辜,这不是你们在世间行事的风范。”

兑振华冷笑道:“怕伤及无辜?世上最可笑的就是你这种人,难道我不无辜吗,那些陷身传销团伙的人不无辜吗?你尽情残害无辜之人为己牟利,当受到惩罚时,又绑架无辜挡在身前,太可耻了!”

訾浩不耐烦地叫道:“别啰嗦了,快动手吧,有什么动静我们兜着!——别跑!”最后这句话是对车轩喊的,紧接着他的声音就被巨大的爆裂声淹没。

车轩说话时身形始终环绕着一道弧光,訾浩话音未落,他手中那柄弯月形的法器就飞了出去,在客厅中突然炸碎!强大的冲击波卷向四面八方,然而朝他的方向的冲击却奇异的被挡住了,那冲击波与护身弧光相撞仿佛都被瞬间吸收。车轩已经转过身,在这冲击之下口喷鲜血,人却借势飞了出去。

他穿过书房,撞碎窗户飞到了半空……

訾浩一直在警戒,电灵鞭早已展开,此刻运转法力首尾相接向内一收,企图压制住这股爆发的力量,鞭身却被炸裂成几十节,成为一段段骨片状随即化为虚影散开。那爆发的力量太强,他没有控制住!

麻花辫及时一挥蛟吻,一片红色的护盾升起同时护住了他和兑振华,而成天乐的飞电石也转出一片光影挡在了自己身前,无数道蓝丝飞射企图控制那爆发。客厅里所有能毁的东西几乎全毁了,家具成了一堆碎木头,液晶电视也炸开了,石膏吊顶成片地落了下来,墙纸被撕裂成一条一条,墙上的插座都噼里啪啦地闪着电火花。冲击波击碎了厨房的门,冰箱和橱柜也像被飓风袭击过卷得七零八落。

深夜里寂静的月光园小区,突然传出一声震撼的闷响,某栋楼六楼的一户人家所有的窗户都炸开了,断裂的塑钢条和碎玻璃片四散飞射。小区里停的很多车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附近好几栋楼还亮着的灯都熄灭了,也不知道这爆炸引起了哪里的电线短路,这片地方跳闸停电了。

那套房子的窗户大多是被爆炸的冲击波击碎的,只有书房的窗户是被撞碎的。幸亏訾浩的电灵鞭早就展开收束了这股力量,否则爆炸的威力会强得多,甚至连楼上楼下和隔壁邻居都可能受伤。

在爆炸声中,一条人影,不,应该是一只披着衣服的狼影从碎玻璃间飞到了半空。紧接着屋中伸出一根树枝状的尖刺,自后背刺透前胸硬生生穿过,又将之挑回了屋子里。

车轩是拼命了,他运足所有的法力不惜受重创,连手中的法宝都毁了,只想在混乱中争取一线逃生之机。而兑振华一直盯着他呢,爆炸发生时眼都红了,全然不顾那冲击力迎面而来,大喝一声挥动手中鹿角状的法器,一根树枝状的尖刺凭空伸展,朝着车轩飞遁的背影追刺过去。

一切发生得太快,訾浩与成天乐都是在尽全力控制这爆发冲击,麻花辫则是护住兑振华,无暇去追击车轩。看车轩的身形原本是能逃掉的,可是他冲过书房撞碎窗户的那一瞬间,不知为何速度却缓了一缓,就像遇到了什么无形的阻挡,身体一阵痉挛化为了狼妖的原身,只是凭着惯性飞出窗外,紧接着就被兑振华飞出的角刺给扎透了。

当车轩被扑通一声摔到客厅地板上时,已经成了一具裹着衣服的狼尸。訾浩飞扑过去道:“怎么把他杀了呢,我们还没来得及审呢!”

麻花辫却说道:“杀就杀了呗,他逃走的时候还不惜伤人,假如不是我们能自保,连这栋楼的邻居都要跟着一起遭殃,这种妖物不杀还留着干什么?换我也是一剑宰了!”

兑振华却纳闷地说道:“好像不是我杀的,我的法器刺中他时自有感应,那时候他已经是一具狼尸了!”

訾浩也纳闷道:“他搞这么大动静,不惜拉我们陪葬,就是想掩护自己逃跑。可那冲击力太大了,我亲眼看见他的护身光环被击碎、人被撞飞出去口喷鲜血,是不是没有控制好法力把自己给震死了?”

麻花辫皱眉道:“有这种可能,那样的毁器之法就是搏命手段,以他的修为岂能轻易施展?他认为不逃必死才会那么做的,结果还是送了一条命。”

成天乐却摆手道:“肯定有不少人报警了,用不了多久消防队和派出所的人都会来。我们赶紧搜查一下,看看还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车轩死了,可那个团伙的资料呢、更重要的是哪些捉妖师与他有勾结?时间有限,动作快点,訾浩,你去检查电脑!”

整套房子里已是一团糟,唯一还算完好的地方就是车轩的书房,因为朝这个方向的冲击都被车轩凝聚到背后化为飞遁的力量。这栋楼已经停电了,可车轩的电脑还亮着,笔记本是带电池的。訾浩有些惊喜地叫道:“他还没关机!”

成天乐:“防止有开机密码,趁着开机你赶紧重设一下,我们把电脑拿走。”他和兑振华又在屋子里搜了一番,可惜现场已经一塌糊涂,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麻花辫好奇地问道:“你们在找什么?”

成天乐:“我也说不清楚,总之什么来往的信件、支付的单据,可能发现他和那些捉妖师有联系的证据。”

麻花辫在桌边的地上摸起一样东西道:“这个算不算?是一封信,旁边连快递单子都填好了。”

成天乐:“收起来拿走!”

訾浩也将电脑收了起来交给成天乐,远处传来了警笛声,兑振华走到破碎的窗前向外望了一眼,訾浩突然喝道:“小心!”那已经收起的电灵鞭诡异的凭空出现,向着兑振华身前奋力挥出。只听嗖的一声,一道碧光从远处飞来将电灵鞭打断成两截,直射兑振华的眉心。

訾浩的法力在四人中是最弱的,但他的灵觉是最敏锐的、反应也是最快的,而且电灵鞭是无形之器可随时出现,在第一时间挡住了偷袭。那一道碧光因为电灵鞭的阻挡,速度和力量都有减弱,警醒过来的兑振华一声怒吼,额角生刺交叉在脑门前,堪堪迎住了这道碧光的袭击。

碧光打在角刺上,化为一片爆发的光环,将兑振华震得飞出书房、摔倒在客厅的地板上。但这后飞之势也卸去了最大的冲击力,兑振华收起受了些许损伤的角刺,揉着脑门又爬了起来,一时间有些晕头转向。幸亏是訾浩啊,否则刚才他也得送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