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292章、抒胸臆,积郁多年一朝倾

回答他的却是一阵破口大骂,车轩下意识地把手机拿远,在那里愣住了!兑振华一直都对他心怀畏惧,尤其是知道他背后还有捉妖师之后,尽力想摆脱被利用与控制的命运、能躲多远就躲多远,今天怎么转性子主动上门挑衅了?

兑振华足足骂了二十多分钟,每一句话都不带重样的,声音震得手机触屏都嗡嗡响,将这些年想说而不敢说的话都骂了出来,斥责车轩的种种所为,越骂越来劲。到后来或许是骂累了,兑振华才说道:“车轩,我等着你上门来送死!如果你不敢来,我就上门灭了你!”然后便挂断了电话。

车轩一开始没反应过来兑振华吃错了什么药?等挂断电话他才勃然大怒,立刻追打回去喝问道:“兑振华,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兑振华却说道:“车轩,你算什么东西?竟敢这么和我说话!”接着又是一顿破口大骂,毫不理会车轩说什么,五分钟后车轩不得不挂掉了电话,他实在听不下去了,再看身前的班台,已经硬生生地被他捏碎了一角。

车轩差点就要显出狼妖原身发出怒嗥,当即一摔手机就准备去找兑振华。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座机又响了。他以为又是兑振华打来的,拿起电话正准备开骂,话筒里传来的却是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子声音。

车轩赶紧压下怒意,和颜悦色地说道:“年总,您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了,有什么指示吗?”

电话那边的“年总”名叫年秋叶,在北京注册了一家八达岭培训公司,提供各种投资与商贸信息咨询、企业培训及拓展服务,是车轩的合作单位。车轩组织传销团伙,所有的培训资料、营销方案都是这家公司提供的,也包括所谓的《企业文化大纲》、《行业发展规划》等等。

这些业务丝毫不违法,就算是传销课堂上讲的那些教材,如果去掉有关发展下线、坑蒙亲朋的内容,无非就是糅合了营销学、心理学、投资学和所谓成功学的一些基本内容。这家八达岭培训公司不仅给车轩的商贸公司提供“咨询服务”,同时也经营其他的正常业务,比如给很多企业搞员工培训、辅助企业文化建设等等。

但是车轩每年支付给八达岭培训公司的咨询费、培训费相当高,这些都是服务类收入,没有有形的产品,如果合法交税的话根本查不出毛病来,只有知情人才明白其中的猫腻。那位年秋叶,就是曾暗中跟踪成天乐的“秋叶仙子”,是一位人间的修士。

八达岭培训公司并不是年秋叶一个人开的,还有其他几位合伙的股东,也都是修行界各派弟子或江湖散修,那天还有好几人随周峰一起窥探过成天乐的行踪。周峰想找成天乐的麻烦,结果这些人来“帮忙”,周峰本人却蒙在鼓里,他并不清楚其中还有这么一层关系。

年秋叶在电话中的语气很冷淡,不动声色地说道:“车轩,你是不是想去收拾兑振华?”

车轩吃了一惊,赶紧追问道:“他刚刚给我打过电话,像吃错药似的挑衅,我正准备去收拾他呢!年总是怎么知道的?”

年秋叶淡淡道:“原来如此,他果然是有恃无恐!你别问我都知道些什么,只需要好好记住我所说的话,不要再去兑振华的麻烦。你所做的事,他骂你也是应该的,杀人不过头点地,就这样算了吧。”

车轩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诧异地问道:“什么?就这样算了!”

年秋叶:“你还想怎样?你与那些妖修之间的私事,我本不想过问,但现在那兑振华与大派高人好像搭上了什么关系,所以才会变得底气这么足。你与他之间,本就是你欠他的而不是他欠你的,见好就收吧,若能低头道个歉化解仇怨则最好。”

车轩强忍着不满,尽量温和地说道:“年总,我不是不想听您的,可是事已至此,再让我向他低头认错,这怎么可能呢?买卖已经做了、事情已经发生了,每年的费用我也都支付给您了,到头来您却对我说这样的话?”

年秋叶的语气微有愠意:“我提供给你的都是合法的资料,至于你拿去都做了什么,是你自己的事情,我们从未插手过。念你小小妖修在世间修行不易,对我也是恭敬有加,所以我们没有过问你的事情,反而对你指点很多。

兑振华曾企图对你不利,我们曾经警告过他,是你自己没搞定。既然如此,有什么麻烦也要凭你自己的能耐去解决,难道还想反过来驱使我等吗?你若不肯向他低头那就算了,但切记不要再去招惹。我告诉你这些,是为你好,否则怎么送命的恐怕都不清楚!”

车轩吓了一跳:“您是说那兑振华身边有厉害的帮手吗?”

年秋叶却反问道:“你认为兑振华为什么怕你?”

车轩:“因为我是狼妖、他是鹿妖,我的修为也比他高。”

年秋叶:“鹿逼急了也会撞人的,后来他为什么一直没来找过你,而是一再退让?”

车轩:“因为他知道我与您这样的高人有结交啊!小小妖修怎敢招惹?”

年秋叶轻轻叹了一口气:“我早就说过,兑振华这样的妖修能控制便控制,驱使之为用总比为敌更好,可你偏偏没有搞定。……他有帮手,强不强说不定,但我却不能插手帮你对付他,只能劝你不要再逼人太紧,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车轩莫名出了一身冷汗,压低声音问道:“年总,您想要我怎么做呢?”

年秋叶:“最明智的做法是主动向他道歉,并问明这些年给他造成了多少损失,表达愿意补偿修好之意。所谓的补偿也未必是钱,你也清楚妖修在世间最需要什么。”

车轩:“情况真的有这么严重吗?”

年秋叶:“我并不清楚,只是做最坏的打算,念在这些年的合作,对你打声招呼。”

车轩:“可是兑振华把资产都转移变卖了,千姿集团这个空壳公司也送给我了,分明是要脱身的意思,不想再与我有任何关系了。”

年秋叶:“他那是无奈之举,而如今情况有变,你想彻底收服那鹿妖的打算还是放下吧。无论如何,千万别去找他的麻烦了,他那座小院中已布好法阵陷阱,你去了就是找死!”说完这番话,她就把电话给挂了。

车轩在办公室中呆立了很长时间,渐渐琢磨出年秋叶话中的味道了。年秋叶分明是在提醒他,兑振华也勾搭上了其他捉妖师,年秋叶不想因为妖修之间的恩怨而卷入与其他门派的冲突,所以告诉车轩她不会插手。她还告诉车轩,兑振华在家中设了陷阱,劝他千万别去,这应该是非常重要的提醒了。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原来兑振华如今不怕他了!出于化解冲突的考虑,年秋叶建议车轩咽下这口气,主动向兑振华低头道歉,总之不要再激化矛盾。车轩低头一看,自己的手机刚才在暴怒中已经被摔成了零件,想了半天,他终于咬牙用座机拨通了兑振华的电话。

不就是低个头吗?就让那鹿妖先得意一阵子吧,等将来有机会所有的账一起算!

……

在天津远郊的那座半山宅院中,兑振华挂断手机抹了抹嘴边的白沫,以无比陶醉的神情叹道:“痛快,太痛快了,有生以来就属今天最舒坦!多少年积压在心头的恶气,今天骂了出去,就等着他上门送死了!”

訾浩却在一旁道:“先别得意,我觉得你刚才骂得还不够精彩,境界完全可以更上一层楼。”

兑振华问道:“难道还不够精彩吗,请问訾老弟,我应该再骂出什么花样来?”

訾浩却摇头道:“这不是花样的问题,而是你没骂出真正的特色来。首先你爆的粗口太多,这没有必要;其次你用的成语太少,显得文采不够;还有你不应该骂狼妖,狼妖有什么错,麻花辫也是狼妖啊,人家又没得罪你!”

反应过来的兑振华赶紧向麻花辫道歉:“哎呀,真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刚才只是骂车轩骂顺口了,结果连狼妖都骂了,实在不应该,千万请您原谅!”

成天乐则在一旁忍住笑道:“兑振华呀,你只需要批评车轩就可以,把他做的那些事从头骂到尾,骂到天亮都可以。没必要带脏字眼,要骂出道理来,骂得他惭愧、羞愤、暴跳如雷!这些年来你在心里都是怎么呵斥他的,那就大大方方的呵斥。”

兑振华连连点头道:“多谢成总指教,我会继续努力的。”

訾浩:“刚才辛苦了,先喝口茶润润嗓子吧,顺便涵养涵养神气,再开口时一定要浑厚有力,不能声嘶力竭。”

几人喝茶休息,过了一会儿,兑振华的手机又响了,接通后一听是车轩的声音,也没理会对方在电话里想说什么,鹿鸣大仙以浑厚之声劈头盖脸又是一顿痛骂。刚才訾浩指出他骂得还不够精彩,喝茶时兑振华一直在默默打腹稿,此时一开口便引经据典滔滔不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