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291章、张罗网,坐帐军中催战鼓

兑振华想当然就以为成天乐他们是车轩派来的,没见到车轩本人他还有些失望,等麻花辫展现出狼妖的气息时,兑振华更加确定了,立刻开启法阵发动了攻击。收拾不了大妖收拾小妖也行啊,完事就离开天津去苏州找成天乐。不料这却是一场大误会,来的人就是成天乐!

兑振华讲述了自己的遭遇,成天乐听得直皱眉,在元神中对訾浩说道:“是谁给他打的电话?”

訾浩悄然答道:“我也纳闷啊,有什么人调查过你还了解你想干什么?肯定是白少流!”

成天乐:“一定就是他!他也在传销团伙里呆过,前不久还去苏州找过我呢,知道我想干什。他既然能把麻花辫派来,当然也能给兑振华打电话。”

他们在窃窃私语,麻花辫却好奇地问兑振华道:“你刚才说车轩与我一样也是狼妖出身,却与捉妖师有勾结,什么是捉妖师啊?”

兑振华解释了半天,麻花辫也没弄明白。成天乐开口又解释了一遍,世上并不是存在专门的捉妖师,那些人应该就是世间的修士。至于车轩为什么会和他们打交道,无非是因为利益,要么是给了对方足够的好处、要么是受对方的指使。

兑振华说道:“原来如此,我一直还不太了解捉妖师的门道,多谢成总指点!”

成天乐苦笑道:“我也曾经疑惑了很久,后来我本人也被传为捉妖大师,又结交了世间门派的修士,这才彻底明白是怎么回事。”

兑振华又问道:“我接到那个电话,一直不敢相信又不敢不信,而今天成总您竟亲自登门拜访,证明那人所言不虚!您是否知道是谁给我打的电话呢?”

成天乐沉吟道:“可能是我的一个朋友,但他既然没有留下姓名,或许是有所顾忌,我们就不必胡乱猜测了。……事情已经搞清楚了,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办呢?”

兑振华实话实说道:“这几天我一直在踌躇——究竟是等在这里利用法阵报仇、还是去苏州向您求助?现在好了,兑某人多谢成总登门相助,一切听从成总的吩咐!”

说着话他站起身来欲行大礼,成天乐抬手扶住他道:“你也是在帮我,我来就是为了调查那传销组织的幕后策划者,没想到得来全不费功夫!不瞒你说,我曾经也是受害者,既然如此,我们就合力铲除车轩。……自古以来所谓降妖除魔的传说,应该就是这些事吧,你也可以当捉妖师嘛!此妖非妖修之意,而是妖祟之患。”

兑振华不无担忧地道:“我知道成总您神通广大,可对方与世间门派的修士勾结,可能背景很深啊。”

麻花辫取出了法宝蛟吻,放在桌子上突然插话道:“来自世上的修行门派,那又怎么样,我不也来自坐怀山庄吗?……这是白总的信物,白总交给我的时候曾说过,此物就代表坐怀山庄,若是以之作恶,坐怀山庄第一个不能容忍;若是碰见作恶之人,出手之时发现世间修士助纣为虐,便是与坐怀山庄为敌。”

她这几句话说得就像在背书,显然是一字不差的复述白少流的原句。兑振华被吓了一跳,他原以为麻花辫和成天乐是一伙的,没想到却另有来历,也属于世间修行门派。他赶紧问道:“这位姑娘,世间修行门派中也有妖修吗?坐怀山庄是什么地方,您所说的白总又是何许人也?”

麻花辫眨了眨眼睛道:“有啊,当然有!我不就是吗?……坐怀山庄就是你们刚才所说的世间修行门派,白总是庄主也就是掌门。”

她不擅于言辞,对很多事情所知也懵懂,讲了半天,众人也没搞明白白少流具体是何方神圣、坐怀山庄又是个什么样的门派?但大家到底清楚了一件事,坐怀山庄就是世间修士所属的那些修行门派之一,白少流是其掌门,在所谓的修行界好像还很有地位与影响力,与各大派的前辈高人都有结交。

訾浩悄然说道:“成天乐,我突然明白了一件事!”

成天乐:“什么事,是关于白少流的吗?”

訾浩:“是的,白少流完全是故意的!他也在传销团伙里呆过,肯定也查过这些事情,知道与世间各派的修士有关。他和人家的老大关系好,不能太不给面子,所以自己不出手,却让一个什么都搞不明白的小狼妖带着他的信物来。偏偏你也不明白状况,可以谁的面子都不理会。假如你去修理车轩,麻花辫拿着白少流的信物在旁边,等于劝那些修士识趣点,不要再做对方的帮凶也别再插手干坏事,回家好好反省去!”

成天乐暗自点头道:“嗯,你的话挺有道理,白少流应该就是这么想的,否则派谁来不好偏偏派了个不懂事的小狼妖?”

訾浩:“这小狼妖还是挺厉害的!她不懂的事情,正好可以和我们学。”

兑振华见成天乐半天没说话,忍不住又开口道:“成总,您究竟决定怎么办呢?”

成天乐甩了甩脑袋,动作仿佛是甩去思绪中的杂念、不再去想那么多伤脑筋的事情,轻轻拍了拍桌子道:“我就是来找车轩算账的,既然找到了,那就算账呗!……兑振华,你和我一起动手吗?”

兑振华从椅子上蹦起来,一拍胸脯道:“那是当然!”

成天乐:“我发现你这个地方打架挺好,又有法阵相助,正适合收拾那车轩。……我们最好就在这里等他,他一进门,就发动法阵将其拿下。”

兑振华:“他如果不来呢?我等了这么长时间那边也没动静,估计是千姿集团已经到手了,他暂时也不想把我逼得太紧,要知道鹿急了也会撞人的!”

訾浩坏坏地笑道:“听你刚才介绍的情况,那车轩的公司在天津闹市区的写字楼里,那种地方不太好动手啊,打完架也不好脱身。……你这里是最好不过了,想个办法把他引来自投罗网,兑振华,你会不会骂车轩?”

提到骂车轩,兑振华怒气勃发道:“会不会?这些年我没有一天不在心里骂他,狗血喷头都是轻的,恨不得把他骂个三刀六洞!”

訾浩:“那就好办了,你何必把这一口气憋在心里呢?没事就给他打电话,吃完饭打一个、睡觉前打一个、上厕所不开心也打一个……把这些年积在心里的怨恨痛痛快快的都骂出来,知道怎么找他吧?”

兑振华眉飞色舞道:“当然知道,他的手机、办公电话、住宅电话我都清楚!”

訾浩:“那你没事就打电话骂他,请将不如激将,他本来就想找你的茬,你就让他来找!”

兑振华仰天长叹道:“我鹿鸣大仙终于等到这一天了,车轩啊车轩,你就等着吧!”

……

车轩开了一家商贸公司,地点在南开区。这家公司的表面业务与传销看不出任何联系,就是经销日用产品,比如它从千姿集团批发“千姿美”与“百态娇”两套护肤品,再发往全国各地的进货商,回收货款并根据销售业绩支付渠道费用,表面账目做得是干干净净。

这天车轩正坐在办公室里查看上一个季度的“销售业绩”,这样的报表也只有内部人才能看明白,其实显示了全国各地的团伙又发展了多少下线,数量相当惊人!他莫名又想起了那个倒霉的兑振华,不禁嘴角微翘露出了一丝冷笑。

传销团伙名义上在搞加盟销售,实际上那些“业务经理”很少要真正的产品,所谓销售不过是走个账而已。现在千姿集团和这两个品牌已经到手,有些事反而更方便,只需去贴牌生产很小批量的产品就可以。车轩自己自然不会去做千姿集团的法定代表人,找一个不相干的人就可以,而且查不出与传销团伙的任何关系来。

至于那个兑振华,确实可恶,一直不肯受他的驱使与控制,竟然自作主张将厂房设备连同地皮都卖了。车轩也想过去找兑振华的麻烦,但对方毕竟也是妖修而且修为不弱,如果狗急跳墙的话也不是很好对付,暂时还是先放在一边吧,要忙的事情还多呢。

那几位与他有合作的“高人”,显然也不屑于过问妖修之间的争斗,兑振华想找车轩的麻烦,他们可能还会管管,但车轩想找兑振华的麻烦,那些高人也不会没事帮着出手。在车轩看来,最佳的打算是让兑振华也成为乖乖听命于他的手下,可惜那头鹿的脾气太犟了,一直不肯就范。

车轩正在这么想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一看号码竟然是兑振华的。他气不打一处来,接起电话便呵斥道:“好你个兑振华,我没空去找你,你竟然还有胆子找我?终于想明白了、知道怕了吗?你我同是妖修,在这世间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合作,如果今后能听命于我,说不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