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290章、无可忍,布法阵抗命一争

兑振华无奈,只得说出了自己的打算,千姿集团的产品将不再销售给车轩名下的贸易公司、不需要他再“帮忙”了。这时候车轩却寒着脸说道:“我完全可以再注册一个公司从你那里进货,但何必这么麻烦呢?”

兑振华拍案而起道:“如此说来,真是你干的!朋友一场,你为何要这样利用我?你做的事情与我无关,但从现在开始,不要再以我的名义。”

车轩冷笑道:“我帮了你这么久,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吗?选择什么产品,是那些行业自己决定的,再找一家不是不可以。但全国那么多分支机构都是以这套产品作宣传,突然改变的话,牵连太广成本也太高,渠道和培训教材都要重新来,再找一家配合的供货商也不容易,又得从头开始。兑振华,我劝你还是配合点吧!”

两人之间有了第一次冲突,兑振华怒而出手,一番斗法却败于车轩。车轩又对兑振华说道:“我今天不杀你,留你一条命是因为你还有用。虽然换产品在理论上很简单,可是重新培养渠道又能让供货商配合的成本却很高。你还想在世上好好过日子的话,就别玩什么花样了。你卖你的产品,我又没将你拖进犯法的事情,假如下次再敢乱来,我绝不客气!”

兑振华不是车轩的对手,想去举报他吧,手中也没有确凿的直接证据,虽然明知道是车轩干的也无可奈何。于是兑振华回去之后便潜心修炼,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干翻车轩这个狼妖。

车轩做的事情仍在继续,那团伙在全国各地不断发展,上当受骗来找兑振华算账的人也越来越多,兑振华干脆躲了起来闭门不出。千姿集团原来是一家发展前景非常不错的中型企业,正面临着扩张的瓶颈,兑振华的目标是想发展成全国性的大型集团。可是被车轩这么一搅和,生意大受影响,品牌形象是一再跌落,只是维持着基本的生产经营为车轩做嫁衣裳,他是苦不堪言啊。

后来兑振华忍无可忍,决定再去找车轩算账,哪怕不是车轩本人的对手,把他的公司砸了泄愤总可以吧?总之他不好过,也不能让陷害他的车轩过好日子,更不能白白便宜了车轩!就是这一次兑振华知道了厉害,他竟在车轩的公司里遇到了两位捉妖师!

兑振华闯进了车轩的公司,还没掏出法器动手呢,就被两个人无声无息地以法力束缚,连闲杂人等都没惊动就被扔进了车轩的办公室。兑振华也并非没有一斗之力,但他根本就没想到车轩的公司里会出现两位手法高明的捉妖师,他怒气冲冲地闯进去,那两人却知道他的身份,暗中出手偷袭把他制住了。

但若真的放开相斗的话,兑振华也同样不是对手,总之过程可能不同但下场不会改变。那两位捉妖师手法十分高明,至少在兑振华这个野路子妖修眼中看来如此,在车轩的办公室里,那两人亮出了法器,要把兑振华打回原形废掉修为,却被车轩拦住了,说这头鹿妖还有用。

如果是车轩这个狼妖的话,兑振华可能还敢斗上一斗,可是碰到这两位捉妖师,兑振华是一点还手挣扎的余地都没有了。身为妖修有一种本能的忌惮,假如真的被打回原形废掉修为,那比杀了他还惨啊!

车轩则笑眯眯的告诉兑振华,那两位高人是生意上的伙伴,他惹不起、兑振华更惹不起,还是老老实实回去做他的千姿集团董事长吧,有好好的日子干嘛不过呢?经过这件事,兑振华才知道车轩另有背景,竟然和世上的捉妖师有勾结,他们手下可能还有别的妖修。

惹不起总能躲得起吧?车轩显然是不能放过他了,但兑振华却不甘认命,还在暗中反抗。他做了两件事:一是悄悄处置千姿集团的资产,能变卖的变卖、能转移的转移,宁愿这家公司破产,也不愿意再被车轩利用;另一件事就是在自己居住的小院中打造一座法阵,几乎用了他的毕生所学和最擅长的天赋神通。

说起来也许有趣,兑振华混迹人间最早是做中药材生意发家的,主要就是卖鹿茸,他总能找到最好的鹿茸。其实兑振华本人也能“自产”鹿茸,马鹿春天长茸,过了夏天就会成为骨质化的鹿角,鹿角在发情期可能会在格斗中撞断,有时也会自然脱落来年重生。

兑振华修行百年,化为人形之后他的原身上仍然会长角,而且每年都可以脱落重生,恐怕是世上最珍贵的马鹿角了。几十年来这些角兑振华可没有当鹿茸卖,都是在原身上让它彻底长成并以法力炼化,有的角还特意生长了好几年,全部保留了下来,这是鹿妖的天材地宝啊!

他就以这些收藏的原身鹿角为阵枢,在前院后院都布成了法阵,运转起来能发挥天赋神通的威力,假如有人上门来捣乱绝对讨不了好,这是他的自保之道。上次刘书君来找兑振华,法阵还没有布成,但刘书君本人的修为尚浅,兑振华也用不着开启法阵对付她。

就在法阵刚刚布成之时,车轩也发现了兑振华在千姿集团玩的小动作,打电话说道:“你既然不想要这个公司了,那干脆就送给我吧,我派人去收购,合同上价钱都写好了,只要你签个字就行!……你不是不想受牵连吗?把公司卖掉,传销组织的事以后就再与你没有关系了,你我皆大欢喜!”

兑振华心里那个恨啊!他虽然转移了部分流动资产,但那些厂房、设备包括公司苦心经营这些年的品牌、销售渠道仍然还在,同样值钱的还有建厂房的那些地皮,就这么全部交给车轩吗?而车轩给的价格压得极低,简直和明抢一样。

他保留了千姿集团这个名义上的公司,却把厂房、设备连同地皮都卖给了别人,然后给车轩打电话道:“千姿集团我送你了,股东与法定代表人随时可以更名,千姿美和百态娇这两个品牌仍属于这家公司。你接手公司之后如果还有需要,就委托别的日化厂贴牌生产吧。”

车轩在电话中大怒,厉声质问兑振华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兑振华却说道:“你做什么,我无可奈何;但我所做的,是我自己的事情,我把千姿集团连同产品品牌都送给你,难道还不够还你的人情吗?至于这家公司以后还生不生产那些产品,由你决定而非由我决定,再也与我无关。”

车轩骂道:“好你个兑振华,竟然跟我玩金蝉脱壳,以为那是你的鹿角、想脱就能脱吗?你等着,我迟早会找你算账的!”

兑振华答道:“杀人不过头点地,我连千姿集团都不要了,你还想怎样?我们之间,是我有账找你算,而不是你找我算账!假如你真敢来,我也没有退路,那就玉石俱焚吧。”

兑振华就住在院子里等待车轩上门,而车轩那边却一直没动静。此时他听说了江苏射阳发生的一件奇事,有人砸掉了一个传销团伙,而那个传销团伙卖的就是千姿集团的产品。兑振华了解更多的内幕,不禁一阵狂喜,看来是有高人在对付车轩的团伙!

就在不久前,他又接到了一个电话,对方开口就提到了江苏射阳发生的事。电话里那位不知名的神秘人告诉兑振华,端掉射阳团伙的人叫成天乐,在苏州人称“成总”,曾经在苏州也打掉了同一个组织的团伙。此人喜欢结交与帮助人间的妖修,同时会惩罚与铲除作乱的妖物,目前正在追查这个传销组织的幕后主使人。

这个电话让兑振华的心思又活了,虽然不知道打电话的人是谁,但对方好似很了解他的处境,是在指点他应该去向谁求助?空口无凭不知真假,但射阳发生的那件事分明是真的!

兑振华苦心布下这么一座法阵,在家中“守株待狼”,但他的目的并不是等死,谁不想好好过日子呢?最佳的打算是车轩本人来找他,他则利用阵法将此狼诛杀,也算是报了这些年来的仇,然后赶紧溜走,隐姓埋名设法换个身份别再被查出来。

兑振华真正怕的是与车轩有勾结的那些捉妖师,在他的想法中,不论是车轩亲自找上门还是派人上门滋事,届时开启法阵一战便走。如果实在不是对手,那就是玉石俱焚吧,但内心深处还是既想报仇雪恨又想保命脱身的。

听说了成天乐的事,兑振华又很想去苏州找“成总”,向他提供这个传销组织幕后策划人的情况。但这座法阵既是保护他也等于困住了他,离开这里既有些不放心又有些不甘心,因为车轩随时可能会找来。

他隐居在院落中琢磨了好几天,迟迟没有做出决定,而成天乐等三人却找上门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