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289章、徒奈何,身在劫引狼入室

成天乐与訾浩与鹿妖和法阵相斗,麻花辫突然不声不响的也动手了。她抽出蛟吻向前一挥,一片光幕迎向了那片鹿角撞影,光幕形成得护盾中间还有一条飞舞的蛟影,法力冲撞中同样带着一股蛮力。

只听嘭的一声,漫天刺来的鹿角之影被撞散了,麻花辫再向前一挥弧形短剑,一道寒光斩进树丛,成天乐的飞电石趁虚而入。那头马鹿庞大的身形又露了出来,它的一只角化为的树杈竟被麻花辫一剑切断,惨叫一声跳起来向后便跑,企图借着法阵的掩护脱身,周围的树枝都化为了飞丝,疯狂的缠绕过来。

可惜已经迟了,成天乐的飞电石穿过树丛绕着马鹿的身形以极快的速度不知缠绕了多少圈,飞石间蓝色的丝线轨迹化为了一张电网一收,将这头马鹿捆得结结实实、四蹄一曲扑通摔倒在地。它还想挣扎,可成天乐一声断喝,缠绕周身的电光大盛、将它打得一阵阵痉挛,同时一道缚灵印也印了过去。

那鹿妖已被制伏,法阵失去了操控便停止运转,小院又恢复了正常的模样。他们周围的一片树木已经变得枝残叶落,前面的房屋又重新显现出来,屋前小路的尽头倒着一只雄壮的马鹿,全身缠绕着蓝色的电光之丝。

刚才麻花辫分明斩下了一支最坚韧的树丛,那是它的一支角所幻化,再看这头马鹿的原身,一对鹿角还完好无损的长在脑门上,只是其中一支气息弱了不少。訾浩小声对麻花辫道:“今天幸亏有你,否则我和成总还真不能这么容易就搞定它!”

成天乐走到了那鹿妖身前,沉声问道:“你究竟是谁,干嘛这么大脾气?一言不发就动手!”

那头马鹿喘息着口吐人言道:“居然有这么厉害的法宝,果然和那些捉妖师有勾结!鹿妖碰见狼妖,还有什么话好说,自古以来被狼吃掉的鹿还少吗?……没想到我苦心布成的法阵也没挡住你们,既然如此,要杀要剐就请便吧,皱一下眉头我就不是鹿鸣大仙!”

成天乐皱起眉头道:“你是鹿鸣大仙,难道不是兑振华吗?”

那马鹿一翻白眼道:“我就是兑振华,这是我在人间的名字,又号称鹿鸣大仙。”

訾浩笑了:“我们收拾过黄大仙,今天又遇到一位鹿鸣大仙!我说兑振华啊,你是不是搞错了状况?修炼成妖已超脱族类,何苦还惦记着山野中那些事呢?狼吃鹿那是天性,可是狼妖未必就一定要吃鹿妖啊,你这是报哪门子仇?假如这样想的话,又怎能修炼有成呢?”

马鹿挣扎着怒吼道:“我以前的确怕你们,但如今还有什么好怕的?我已经将千姿集团拱手相送,这家公司我不要了!你们为何还要上门相逼?”

成天乐抬手收回电网道:“兑振华,你搞错了,我们不是那传销团伙的人,是来帮你对付他们的人!……我来自苏州,叫成天乐。”

解去束缚的马鹿从地上跳了起来,用狂喜的声音喊道:“成天乐?您就是成总!哎呀,今天真是误会了,我还想去苏州找您呢!但是离开这个院子既不放心又不甘心。……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久仰大名啊!”

听它的语气就像遇到了什么大救星,成天乐纳闷地问道:“你怎么会听说我的名字?既然想去找我,为何刚才连问都不问就出手?……还有,你怎么能认出她是狼妖?”

马鹿连声道:“误会,误会,全是误会!……这位姑娘是狼妖,你们又找上了门,我还以为是和那车轩一伙的!”

成天乐:“车轩是谁?”

马鹿:“车轩就是那传销团伙的总头目,全国那么多分支组织,凡是卖千姿美和百态娇护肤品的,都是他发展的下线!他就是一头狼妖,我与他斗过法,结果被打败了。”

成天乐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难怪你熟悉狼妖的气息。”

……

在小院正房的客厅里,几人终于坐下来好好说话。缚灵印的法术已解,兑振华恢复人形换好衣服穿戴得整整齐齐。他的相貌接近三十岁,身形很壮实,国字脸、高额头、大嘴岔,看上去也算是相貌堂堂,只是此时脑门上肿起了一个包,不知是被揍的还是自己撞的。他向成天乐等人讲起了自己的经历——

兑振华是一位妖修,原身是一头马鹿,成天乐等人都已经见过。它化为人形来到人间,做过很多事情,有了立足根基后开设了一家日化工厂,当时为了争取优惠政策还以合资的名义建立了千姿集团。

在他度风邪劫时,专门在郊外选地方盖了这么一座小院,以便平常修炼。就是在这时他被人识破了妖修的身份、并知道他是一头鹿妖。成天乐也有度过风邪劫的经验,那元神外景展开有时是不受控制的,可能会触动周围有灵觉的存在。

识破他的人叫车轩,当车轩展开气息时,兑振华才知道自己遇到了另一位妖修。妖修虽脱离族类,但还保留着原先的某些习性特征,生机律动气息也有迹可寻。兑振华遇到车轩,元神中就有一种本能的畏惧感,就像是遇到了天敌。

车轩是故意而为之,他已识破了兑振华是鹿妖,故意展开了自己的生机律动特征,在山野中鹿是畏惧狼的,而车轩就是狼妖出身。山野中的鹿可以逃走,可人间的兑振华却不能说逃就逃,他只得硬着头皮问车轩的来意?

车轩却笑眯眯的对他说:“大家都是妖修,能在红尘中偶遇便是有缘,理应互相帮助扶持。我见你正在历劫,发善心欲为你护法,今后有什么事,也请你多帮忙。”

这是好事啊,兑振华也不好拒绝,只得引狼入室让车轩为自己护法,倒也平安度过了风邪劫的考验成为一位大妖。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就不那么美妙了,车轩以帮助兑振华做生意的名义,用极低的批发价从千姿集团那里进货。这本来没什么问题,真正的大问题是他以兑振华的名义组织传销团伙,团伙所干的那些事情成天乐都亲身经历过,就不必多述了。

车轩可不是云少闲或刘书君,他不亲自搞业务,而是最高层的组织与策划,在全国各地发展下线分支,那些分支才是具体的团伙组织。当摊子铺开之后,“行业”发展甚至用不着车轩亲自操心,自有人挑头带出一条条线来,成了一个看似松散实则很严密的庞大体系。

一个地方的团伙被打掉,等于是斩断了一条支线,却伤不了这个组织的根本。自会有云少闲、刘书君那种人再去发展新的组织,又换一个地方死灰复燃。世上从来就不缺少希望不劳而获、只靠简单的坑蒙拐骗手法而实现人生成功者,车轩则为这些人提供了这样一个平台,让他们尽情去发挥。

全国的大型传销组织当然不止车轩干的这一个,但车轩的“行业”无疑是其中最成功的之一。

执法部门打击各地的传销团伙,却很难查到车轩头上,至于具体的原因,若有过与成天乐同样的经历,恐怕也不难想清楚。因为这种组织的下线团伙是各自独立分散于全国的,自上而下联系控制,很类似于特务机构的管理方式,通过复杂的多个账户分小笔转移资金,很难自下而上的追查出最终的幕后组织者。

不断有人受骗上当,有的人堕落其中,扭曲人性复制着这种欺骗模式,妄想着实现所谓敢想敢梦的成功;也有人不被诱惑或最终从梦中醒来,通过各种方式逃离了传销团伙。那些“骨干精英”们睡地铺、吃咸水白菜做发财大梦的时候,车轩倒是真正发财了,日子过得滋润的不能再滋润。而在传销团伙的课堂上,兑振华的名字可是公开被拿出来作宣传的,有些吃亏上当的人咽不下这口气,事后跑到天津来找兑振华算账,警方也调查过他。

兑振华是有苦说不出啊,这些事不是他干的,他的工厂生产出的产品被人买去,其去向和用处也不是他能控制的。

这样的事情遇到的多了,还有那些情绪激动的受骗者不顾他的解释企图动手,虽然伤不了兑振华,但谁也受不了啊!于是兑振华也开始暗中追查,特意在出厂的护肤品中做了不同的编号标记,只有他自己明白是怎么回事。不久后发现,凡是传销团伙出售的千姿集团产品,一律都是车轩名义下的贸易公司进的货。

愤怒的兑振华去找车轩对质,车轩却一推五六四,说自己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车轩还反过来斥责兑振华:“我的贸易公司批量经销你的产品,是在帮助你,你怎么还能指责我呢?再说了,产品卖出去了,你管买的人怎么用呢?”

兑振华则说出了产品编号标记的事情,问车轩怎么解释?车轩则摇头道:“我的贸易公司经销千姿集团的产品,有人买去了是抹在脸上还是抹在墙上,与你无关同样也与我无关!”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