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288章、虬野枝,闻鹿鸣化刺迎宾

看着麻花辫收起蛟吻,成天乐心里既感慨又羡慕啊,自己要是有这样一件法宝该有多好!他忍不住又追问道:“麻花辫,你这只蛟吻至少用了四种材料炼制,那蛟牙和蛟皮本是同源还好说,但赤铜精和洒星青金是完全不同的材料,怎么也能炼化成一件法器呢?”

直到此时,成天乐才知道宇文霆当初送他的那块石头叫洒星青金,因为与蛟吻上镶嵌的宝珠物性完全一致。而麻花辫答道:“这是合器之道,能将不同的天材地宝配合物性与妙用、合炼成同一件法器。这蛟吻是白总炼成的,他也对我讲过炼器与合器之道,但我还没有亲手炼过法器。”

訾浩终于找回了一点面子,在旁边插话道:“麻花辫呀,我的法宝虽然稍微比你的法宝差了点,却是我亲手炼成的,这点可比你强多了!”

麻花辫眨着大眼睛道:“是你亲手炼的呀?的确比我强!白总也说过,炼器之道空谈再多也没用,需要亲历亲为才能领悟,最宝贵的就是经验,越普通的材质炼成法宝的经验其实越珍贵。”

訾浩趁机道:“我和成总都亲手炼成过法宝,尤其是成总手腕上戴的那一串飞电石,是用最普通的材料炼成的,勉强才能算得上是天材地宝的和田玉籽,你说经验珍贵不珍贵?”

麻花辫:“珍贵。”

訾浩:“那我们将炼器的过程与心得都告诉你,你将你学的炼器之法尤其是那合器之道告诉我们,好不好?”

麻花辫很高兴地点头道:“好呀!”

……

成天乐在山坳中演练法宝,虽然运转法力收拢声息不至于惊动外界,但有修为的高人在远处也是可以察觉到的。在山坳一侧的高坡上,夜色中的大树下站着周峰与秋叶。成天乐从麻花辫手中拿过法器演练时,秋叶皱眉说道:“那是坐怀山庄的法宝蛟吻、白少流的信物!看成天乐的反应,根本就不认识、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周峰松了一口气道:“看来他跟坐怀山庄真没什么关系,连白少流的信物都不认识!这臭小子该不会贪图麻花辫的法宝吧?如果是这样的话,嘿嘿,那我们就……”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那边成天乐已经演练法宝妙用完毕,将蛟吻还给麻花辫了。

……

次日一大早,成天乐等三人就赶到兑振华居住的院落外。远望那里是一座马蹄形的山坳,春日草长,山野中花开正盛,山坳里还有一湾湖泊,青波倒映绿树花丛。在湖对岸的半山腰,树木掩映中有一座宅院,远看还以为是座庙呢,仿古的建筑结构斗拱飞檐,白色的粉壁,上铺青绿色的筒瓦与瓦当。

成天乐叹道:“这兑振华还真会找地方,这里的空气好风景也不错,确实是个宝地。”

訾浩:“他不是千姿集团的董事长吗?当然有钱在这里弄块地、盖个院子,就是地方太偏了,干什么都不方便,附近根本没人嘛!”

成天乐:“这才叫方便,他在这里修炼不至于惊动外界。若是有修为的妖修,应该不在乎与闹市的远近,反正就是一抬腿的路程。……再说了,这里的地皮便宜,盖一座这样的小院,价钱恐怕比在市中心买套商品房还省,就是一般人没法住。”

这里还真是一般人没法住的地方,从湖边走过去连条路都没有,别提开车了,连步行都到不了。这片杂树丛生的山野却挡不住成天乐等人的脚步,远望着那宅院中升起的炊烟,他们绕过湖泊来到了门前。

这座院子大门对的方向没有路,只有一片空地被山林包围。后门却有一条羊肠小径通往山脊,从那里绕很远才能走出去,而且道路非常崎岖。成天乐他们没有从后山绕,直接穿越山林走到了大门前,黑色的院门虚掩,上门挂着一对黄铜兽头门环。

他们没有直接推门而入,而是拿起门环当、当、当敲了半天,也不见院内有人答应。麻花辫很奇怪地说道:“刚才明明看见这里有炊烟,说明是有人的,为什么不吱声?”

成天乐苦笑道:“可能是不想有俗客打扰。”

訾浩:“既然如此,干嘛不锁门呢?”

成天乐:“锁门有什么用,能摸到这里的小偷,还翻不过院墙吗?”然后站在门前抱拳朗声道:“请问兑振华先生在吗?”

这声音传出很远,在山坳中引起阵阵回音,院内也有一个声音答道:“门没锁,自己进来吧!”

成天乐这才推门进院,暗中运转法力小心戒备。前院种的全是树,而且没怎么修剪,枝丫密密麻麻虬结展开,伸向天空带着很多分叉,视线几乎完全被挡住了,只在中间有一条小道通向正房。

訾浩边走边说道:“院外是密林,院中又是密林,还要院墙干什么?”

麻花辫却突然说道:“这里是一座法阵。”

成天乐问道:“你是怎么认出来的,难道也懂阵法吗?”

麻花辫:“我是感觉出来的,坐怀山庄里也有很多法阵,竹林梅树都可以变化,或困敌或攻敌。”

他们本来就在凝神戒备,麻花辫说话时也不由自主运转法力,那妖修的气息完全展现了出来。世上的妖修若不是动手斗法,不会特意展现自己的独有气息,想隐藏还来不及呢!成天乐虽然传授了麻花辫最高明的收敛妖气之法,麻花辫在路上也练成了,但她并没有其他妖修的习惯,不经意间还是展开了原本的气息。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院子里突然刮起一阵怪风,树影摇曳间小路尽头的屋子不见了,再回头一看,院门也不见了,四面都是密密麻麻的怪树。訾浩抽出电灵鞭惊呼道:“真的是法阵,已经发动了,想把我们困在这里!”

成天乐的飞电石飘了出来在空中盘旋,中间的细线化作了一圈环形电光,将他们三人所站的方位笼罩,他沉着脸道:“如此幻象法阵还不至于困住我们,要小心有人在法阵中偷袭!”然后又向着前方高声道:“兑振华先生,我等登门拜访并无失礼之处,何故如此待客?”

回答他的是一声怒吼:“狼妖,以为我鹿鸣大仙会怕了你吗!”

随着吼声四面树影齐摇,伸展的树枝化作一条条长鞭从四面八方席卷而至,上面还生出了闪耀着寒光的尖刺。成天乐一弹指,三枚飞石间那一圈线光也化作无数的电丝向外射出,激起一连串噼里啪啦的爆裂声,将那些缠绕而来的树枝打碎成一片雾气。

訾浩一侧身,挥起电灵鞭向前方击去,就像一条长长的电蟃从天扫落。他攻击的是那条消失的小路方向,那些伸展卷曲的树枝在电光中纷纷化为乌有。成天乐主守訾浩主攻,一左一右护住了麻花辫,想把这幻阵打开、先冲过去再说。

树影纷飞间发出一声闷响,有两丛交织在一起的树杈竟异常坚韧,訾浩的电灵鞭不仅不能将之击散,反而被弹向了半空。但鞭身上的丝丝电光还是顺着树杈缠绕蔓延而开,一头雄壮的马鹿身形在电光包裹中露了出来。

这头马鹿站在那里,肩膀比人还高,它隐藏在树影中低着头,额前有一对巨大的犄角,分叉展开形状就像坚韧的树枝。刚才电灵鞭正打在它的犄角上,那电光及体让它显露了身形。这头鹿全身一麻,随即运转法力扫去电光,顶着一对鹿角向着麻花辫直撞过来。

那硕大的鹿角在生长、延伸,密密麻麻的尖端在空中浮现,将这头鹿的身形完全遮住,与此同时,周围的树木也都化成了延伸的鹿角状,又从四面八方冲撞而来。这是幻化的鹿角撞影,其中夹杂着这只马鹿妖的原身,既有法力的防护也有纯粹的蛮力冲击。

訾浩的电灵鞭是无质之物,与它的法力相拼却被那股蛮力弹开。成天乐的血肉之躯也不可能与一头雄壮的马鹿去比撞击力,三枚飞石带着霹雳之声在空中化为西瓜大小,朝着树影狠狠砸去。就听咔嚓一声,电光在树影中丝丝乱窜,那马鹿飞冲的身形陡然顿住。

吃了亏的訾浩挥电灵鞭化为一道光环,扫向周围幻化的鹿角撞影,噼里啪啦打散了一片。这头马鹿妖修为了得,而且在此地布下了一座玄妙的法阵,成天乐与訾浩在这里动手还真占不了便宜。

那四面八方攻来的树枝就像一根根坚韧的鹿角,并不完全是幻影,带着法力凝聚的冲撞之力,还能变形缠绕。在这些树影的掩护下,那马鹿的原身才是最强大的威胁,它那对鹿角幻化成的巨大树杈能弹开訾浩的电灵鞭。

成天乐与訾浩及时交换了攻防的位置,由訾浩对付周围的法阵袭扰,成天乐则以飞电石格挡鹿妖原身的撞击。他们不论是想取胜还是想退走,恐怕都要费一番手脚。

成天乐高喊道:“且慢动手,话还没说清楚呢!”

那鹿妖的声音喝道:“你们已经欺上门了,还有什么话好说?啊——!”最后是一声惨叫,激斗就在此时结束。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