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287章、蛟腾影,潜哮声落雪光寒

周峰的同门师兄艾颂扬也在苏州呢,周峰想尽办法去查成天乐的事情,艾颂扬也察觉到了,怎可能不清楚他想干什么?于是艾颂扬给白少流打了个电话。因为在听涛山庄新掌门的继位大典期间,前来观礼的白少流特意找艾颂扬问过成天乐在苏州的情况,并嘱咐艾颂扬——若成天乐遇到什么事情,别忘了告诉他一声。

这件事只有艾颂扬本人清楚,成天乐与周峰都不知情,所以白少流抽空带着麻花辫到苏州一趟,也打听出不少事情来。这时成天乐已经走了,白少流查出他的行踪直接追到泰安,然后麻花辫便带着那封信跟上了成天乐。

周峰是在成天乐离开泰山时追上他的,来的路上还邀集了在江湖中交好的几位修士,有的来自其他的门派,有的则是联系较多的散修。高坡上站在最中间的那位女修士大约二十多岁,戴着一副眼镜看上去是一位气质优雅的知性美女,正皱着眉头问道:“周峰,那跟在后面的,是不是白少流身边的护法侍者麻花辫?”

周峰:“秋叶仙子,我也不知道麻花辫怎么会和成天乐走在一起?据我所知,那成天乐是无门无派一介散修,与他有结交的不过是几个贪其好处的小妖修而已。……他的师父恐怕已经不在世了,他得到的不过是心印传承而已,不太可能与白少流有什么关系。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麻花辫只是碰巧和他们走到了一起,成天乐最喜欢结交的就是妖修。”

那位被称为秋叶仙子的修士沉吟道:“近年来很多修士也包括各路江湖散修,都好刻意结交一些妖修、或威慑或示好,其目的各异,我是知情的。若是那成天乐有什么算盘打到了麻花辫头上,那他可是自己找死了!”

旁边又有一个人道:“现在还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如果麻花辫在成天乐身边,我们便不能轻举妄动。……天下高人前辈助白少流远渡重洋一战、安定昆仑外患,如今白少流的声望正如日中天,与各大派前辈的关系也非常好,不可招惹。”

秋叶又道:“我们先看看再说,麻花辫不可能总跟着成天乐,等她不在的时候再做打算,如此也算是给坐怀山庄面子了!假如成天乐打麻花辫什么歪主意,那我们正好有机会收拾他,反而能卖坐怀山庄一个人情,岂不是一举两得?”

……

成天乐并不清楚,他去追查传销团伙的线索,后面却有一票修士等着想收拾他。而麻花辫也不清楚,因为她与成天乐结伴而行,暗中窥探的那些人因忌惮白少流而不敢轻举妄动。三人结伴到了天津,见麻花辫开心的样子,成天乐还特意带着她和訾浩在繁华的市区逛了两天,这才去找兑振华。

根据所掌握的情况,兑振华并不住在市区,而是在郊外靠近河北一个很偏僻的山坳里,在半山坡盖了一栋独门独户的小院。若他是妖修的话,这倒也能说得通,那样的地方更适合隐居修炼,平时试炼种种法术也不容易被察觉。

李轻水给的资料与刘书君所交待的情况是一致的,上次刘书君就是在那小院里差点送了命,幸亏及时溜到最近的市镇才脱身。这一段路比较远,成天乐也不着急,步行了一天找了一处僻静的山坳露营休息,打算第二天再登门拜访。

成天乐特意提醒訾浩与麻花辫道:“那兑振华也是一位妖修,听说脾气还挺大,上次刘书君找到他三句话没说完就动手了,差点要了刘书君的命。我虽不知其修为究竟如何,但也不能大意,以防万一有什么误会冲突,要准备好法器随时警戒。”

訾浩有些炫耀似的突然祭出了电灵鞭,带着丝丝幽蓝电光在半空扫了两下道:“麻花辫,你别怕!假如真出什么岔子,有我罩着你呢。”

麻花辫却问成天乐道:“刘书君是谁呀?”

成天乐很费了一番工夫,向麻花辫大概解释清楚了刘书君的事情,总之就是一只骗人的麝鼠妖,如今已被他镇压收服。而訾浩在旁边炫了半天法宝,见麻花辫也没什么反应,终于忍不住问道:“麻花辫,我这法宝叫电灵鞭,你看它厉害不?”

麻花辫瞅了半天,终于勉为其难地答道:“这是妖兽骸骨炼去实质只留灵影的无形之器,一般是鬼修、灵修才用的东西,确实不太多见,看上去挺厉害的吧?”

訾浩有些伤自尊地反问道:“看上去挺厉害的吧?……听你的语气,一定认为它不够厉害喽?那你有没有什么法宝,让我也见识见识!”

麻花辫从衣服里掏出一把带鞘的短刀答道:“这就是我的法器。”

成天乐与訾浩竟同时变色,因为他们刚才不约而同的感应这法宝的气息,神识一触碰到刀鞘,元神中就传来了一声似龙吟般的长哮。虽然这哮声并无主动的攻击之意,只是法器妙用的自然感应,但也可知此物的威力!

訾浩退后一步问道:“麻花辫,你这法器有何妙用、你能施展出多大威力,能不能演示一下?”

麻花辫却摇头道:“白总吩咐过,若不是对敌的紧要关头,不许动用法器。”

訾浩却眼睛一眨道:“你不能动,让成总试试可以不?”

麻花辫扭头问道:“成总,你想试试我的法宝吗?”

成天乐连忙点头道:“当然,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很想见识一番。”

麻花辫很痛快地把法器递了过来,成天乐接在手中心里暗暗惊叹,这才是法宝的样子嘛,炼制得太漂亮了!紫红色的刀柄上镶着两枚宝珠,感应其物性竟很像传说中的赤铜之精,刀鞘是朱红色的,上面带着梅花状鳞片纹路。

握住刀柄与刀鞘一拔,竟然纹丝未动,以神识感应才发现刀鞘与刀身是一体的,只有用御器之法才能分开。以身心合器,成天乐将这把短刀缓缓拔了出来,又发现它的样子并不是一把刀,而更像略带弧形的短剑,两面都有刃,中间有一道明显的棱形剑脊。

看剑身的质地非金非玉、一片雪白带着流动的光泽,成天乐突然反应过来什么,抬头问道:“麻花辫,这法宝的剑身是不是用一根兽牙炼成?”

麻花辫点头道:“是的,那是千年赤蛟之牙,剑鞘也是那赤蛟的皮炼制的,剑柄的材质是赤铜之精,上面镶了洒星青金炼成的珠子。此法器名叫蛟吻。”

成天乐终于知道刚才元神中听见的长哮是什么声音,他认出剑身是兽牙制成,因为他自己也有一件类似的法宝,就是那根狈牙。原以为那狈牙法宝已经很了不得,可是和麻花辫手中的蛟吻一比,简直就像小孩子的玩具。

成天乐又问道:“用御器之法才能将剑拔出来,可御器之时根本不用拔剑,这鞘和剑身其实是一体的法器,斗法时更有妙用,是不是这样?”

麻花辫点头道:“成总的眼力真不错,拿在手里就知道剑其实不用出鞘,这件法器连柄带鞘是一体的。很多人不亲手试练妙用的话,是看不出来的。”

成天乐有些惭愧的解释道:“这倒不是我的眼力高明,因为我本人炼成的法器看似三枚实则一体,有类似的地方,所以拿到手中就感应出来了。”

訾浩有些着急地说道:“成天乐,你别光顾着问人家,亲手施展试一试啊!”

成天乐白了他一眼:“如此玄妙的法宝,不体会感应清楚,怎么能随便乱试呢?”说着话收剑还鞘,转身向着空地一挥,并没有剑光斩出,山野中传来阵阵如龙吟般的长哮回声。他的狈牙法宝也可如此施展,所以成天乐这一手玩得很熟。

成天乐又一挥手,剑柄发出紫金之光,竟化作一个护腕,那剑鞘飞出在空中化成一片红色光幕,光幕与护腕连成一体,在他的身前出现一面巨大的护盾。护盾是紫金色的光影凝成,中央有一条张牙舞爪的红色飞蛟图腾。

这飞蛟图腾仿佛是活的,在那里盘旋嘶鸣,成天乐运足法力才控制住,然后再一挥手,一道蛟影飞出,在空中幻化出巨大的利口。这一招妙用,他的狈牙法宝也可以施展出来,但威力可差远了。

成天乐此刻只是演示并非攻敌,紧接着将剑尖向回一挑,那蛟影散开在四面八方又化作无数的利刃,形状就与成天乐手中的剑身一模一样,似漫天落雪飞舞绞杀。最后是一声断喝,所有光影汇聚都收回到短剑上,山野中重新恢复了平静。

再看成天乐的脸已经涨红了,微微喘着气说道:“这法宝的威力好强大,可惜我的修为尚浅,还不能将它全部发挥出来,只能勉强演练一番。……麻花辫,快把它拿回去收好了,没事千万别让人看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