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286章、莫须有,怀恶意罗网纠结

出山东、穿河北、到天津这一路上,成天乐特意没有走得很快,经常在荒野僻静处停留,将自己所知的秘传法诀挑选他认为有用的尽量传授给麻花辫,讲解得十分详细。他也不能白受这小狼妖的好处啊,白少流将麻花辫送来并让她知无不言,一是让成天乐知道她都学过些什么;二是通过这种方式也让成天乐了解她还需要学什么。

成天乐所讲解的不仅是如何收敛妖气,更重要的是凝炼、温养玄丹之道。这和人间修士的丹道境界类似、可是在具体的修证中玄妙又不同,走的是假借形神的路子。成天乐所得到的法诀传承,在世间高人那里算不得非常高明,但却很珍贵。

它涵盖了从妖物自感灵智开始完整的修炼体系,更难得的是——成天乐本人以非妖修的身份,竟然将这层层境界亲身印证。通常只有傻子才会这么干,配合他完成这一“壮举”的还有“耗子”,否则只有成天乐一个人也是不可能成功的。

麻花辫另有传承,所修根本法诀与成天乐不一样,成天乐只是根据妖修的特点结合自己的领悟补其所缺。成天乐发现,麻花辫对于凝炼玄丹之道还停留在刚刚度过魔境劫、化为人形的自发懵懂阶段,但她的修为已明显超出了这个境界。

也就是说麻花辫根本没有从凝炼本命玄丹、发挥妖身最擅长的天赋神通入手修炼,而是像人间修士那样直接去炼化神气,居然也度过了风邪劫,说明指点她的白少流一定十分高明。而麻花辫听闻妖修变化人形之后、能将神气凝炼成本命玄丹,也觉得非常感兴趣,这是妖修与普通修士不一样的地方!

麻花辫有妖丹否?理论上也是有的,假借人形后原身神气所聚便是妖丹,此非有形之物,麻花辫没有刻意去炼化它。如今按成天乐所教,并不影响她所修的正传法诀,而且可以炼制出一种妖物特有的本命法宝,对巩固、印证其修为帮助很大,通过玄丹的凝炼,也更容易理解她所修的境界。

成天乐对麻花辫算是倾囊而授,能教的全教了,除了他没有办法教的正传法诀。妖物出身不同、天赋神通各异,而成天乐领悟的是各类妖修如何凝炼玄丹的总纲,然后根据麻花辫的修为特点讲解,至于她能学会多少、领悟多少,还需要时间慢慢去消化。

开口讲解法诀的不仅只有成天乐,訾浩一路上尽显能耐给麻花辫当老师,同时也问麻花辫都学过什么?麻花辫告诉他,自己学所修法诀传承叫“净白莲台大法”,正传秘法自然不能随便相告,但是修炼的种种体会都可以讲,各种印证境界的法术手段也可以交流。

訾浩讲授最多的并不是法诀,他来到人间的时日也很短,但却比麻花辫老练多了,经常讲人间的种种事情。訾浩能言善道,在外汇交易部的时候,成天乐召集员工开大会都是由他来做工作发言的;而麻花辫讷于言辞,更没有什么社会经验,对訾浩说的各种事情都好奇。

訾浩为了显能耐,曾经不动声色的在元神中直接对麻花辫说话,这是他的天赋神通,想吓麻花辫一跳。结果麻花辫一点都不吃惊,也在元神中与訾浩聊了起来,反而把訾浩吓了一跳。

訾浩问道:“你怎么也会这一招?”

麻花辫答道:“白总教我的,我以前经常和一头驴这么说话。”

假如换一个人,訾浩肯定以为对方在拐弯抹角的骂他,但麻花辫显然不是,于是他好奇地问道:“是一头驴妖吗?”

麻花辫摇了摇脑袋道:“应该不是成总所说的妖修,它就是一头驴,却会在元神中与人交流,普通人是听不见的。白总教我怎么与它聊天,就像现在与你说话一样。”

訾浩:“还有那样的驴啊?谁养的?”

麻花辫:“它叫白毛,是我们坐怀山庄的镇山瑞兽。但它也没修炼过成总所说的什么驴丹,就像是一个人却生为驴身。”

訾浩追问道:“坐怀山庄在什么地方?那头驴现在怎么样了?”

麻花辫:“坐怀山庄离海边不远,那里有座山叫黑龙井,我也不知道山为什么要叫那个名字?坐怀山庄就在山脚下,是白总的修行道场,一般人根本找不到也进不去。白毛已经不在了,它是在冲到天空挡住敌人袭击时消失的,我原先也不知道它还有那么大本事,据说已脱枷而去不再是驴了……”

她的口才实在很不好,讲了半天,訾浩还是一头雾水,到底也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成天乐也听见了,因为麻花辫在元神中交谈时也把声音传给了成天乐。

訾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成天乐的“妖丹”,在凝炼这“妖丹”突破风邪劫的过程中,成天乐不仅融合了那电光也掌握了訾浩能以元神交流的天赋神通,于是三人在路上说话便不必再开口、也不担心会有旁人窃听。

……

成天乐与訾浩走出泰山后发现了麻花辫在“跟踪”,但包括麻花辫在内他们三个“人”都没发现后面还有人,而那些人才是真正的跟踪者。就在他们出走山地的时候,远处高坡上站着六个人,形色各异是五男一女,其中就有听涛山庄弟子周峰。

……

周峰因为擅自以听涛山庄的名义索走成天乐的黄鼠狼,还没有留下许诺交换的东西,被宇文霆叫回山庄思过。他的师父宇文霖回来之后,便以代理掌门的身份罚他闭关“封言、禁受”一年。

在这一年之内,他不仅不得离开听涛山庄道场,而且不许开口说话、不得更高境界的法诀传授。这样的闭关或许是对沉定之心的磨练,让人谨记不得妄言,但也是一种非常难熬的折磨。仅仅是一年时间不能说话,若是没有修为的普通人肯定会受不了。

待到周峰出关之后,宇文霆已正式继位为听涛山庄新一任掌门。而周峰的师父宇文霖虽仍是听涛山庄旅游发展公司的总经理、在外人看来变化不大,但身份已经完全不同了。

宇文霖一系的晚辈弟子不敢不服,却对周峰纷纷投以异样的目光,在他们看来,这多少也是周峰教唆珂珂小姐惹出的事情。私下里听到的埋怨太多,周峰很有些受不了。他又听说听涛山庄新掌门的继位大典给成天乐送去了最隆重的请柬,而成天乐不仅没到场祝贺甚至连招呼都没回一声,让很多人都很生气。

就在这个时候,师父宇文霖对他说:“周峰啊,你在我门下修炼的时日也不短了,如今该出门行游历练一番,总是在山庄里呆着并不利于境界的突破,甚至易生事端。你若有什么错,师父我也有责任,此番出山就在天地间放游反思吧。”

周峰问道:“师父,您要我暂时离开听涛山庄吗?这是您的意思还是掌门师叔的意思?”

宇文霖却说道:“这是老庄主的意思!老爷子虽然很少过问闲事,但也知道你如今在这里呆着不自在。你此番行游若能修为精进、突破大成真人境界,恐怕就会明白这一切是为什么。……切记,这次出山是你的机缘也是你的考验!”

于是周峰便离开了听涛山庄,他去的第一站是苏州!周峰心中恨成天乐,也知道听涛山庄中很多对自己有意见的同门也恨成天乐,所以他想来找成天乐的麻烦。麻烦当然不能直接找,至少宇文霆的弟子艾颂扬还在苏州,不好乱来。周峰想的是抓成天乐的把柄,找到他的毛病之后再名正言顺地收拾他。

听说那位“成总”跟黑社会混在一起,还经常与地产商打交道,甚至还进局子挂过号。像这种人,怎么可能查不出作奸犯科的事情呢?就算其他人包括警察都查不出来,以他周峰的神通手段还发现不了什么蛛丝马迹吗?常在河边走怎能不湿鞋,成天乐肯定也干过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可惜周峰去的时间很不巧,成天乐刚从射阳回来紧接着又闭关了,根本没见过外人更别提干什么坏事了。周峰是本着“为江湖除害”的打算来的,查不出成天乐的“害处”来当然不会罢休,于是又想尽办法调查成天乐在苏州的往事,还真查出一些东西来,可惜都不是成天乐的“罪证”。

周峰查出成天乐曾牵连到一起巨额诈骗案中,但没有证据证明他也参与了诈骗,反而有证据证明成天乐在事后协助警方追回损失。周峰还查出成天乐曾在一个传销团伙里呆着,却没有以搞传销的名义骗过人,后来反而协助警方把那个团伙给打掉了。

不久前在射阳某传销团伙发生了一件“异事”,周峰也听说了传闻,他也觉得应该与成天乐有关、甚至就是成天乐干的,于是猜测成天乐会不会想专门对付那个传销团伙、寻找真正的组织策划者?恰在这时,成天乐离开苏州北上,他走得匆忙也不可能与周峰打招呼,周峰过了好一阵子才知情。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