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285章、麻花辫,人间世天真容颜

傻乎乎的成总还是不太会打这些交道,像这种邀请若不能应约,至少应该写一封贺信并让人带着贺礼送过去,可他不了解状况,竟然什么都没做。他在宁波的所作所为,毕竟在事实上卷入了听涛山庄的夺嗣之争,宇文霆借机整顿门风,老庄主宇文树则正式将掌门之位传给了次子,而非原先代理掌门事务的长子宇文霖。

事情虽然不是成天乐干的,但他也会遭人记恨,本来出席新掌门继位大典是一个把麻烦消弭的好机会,但是他不仅没去而且接到请柬毫无反应。像这种事情,宇文霖或宇文霆恐怕是不会也不能和成天乐计较的,但某些听涛山庄弟子如周峰等人可就说不定了。

白少流在信中委婉的提到了此事,又说让小狼妖麻花辫跟着他能免去一路上的许多麻烦。看见这封信后也没有彻底明白内情的成天乐仍然很纳闷,一个连妖气都不会收敛的小狼妖,能帮他解决什么麻烦呢?她分明就是个拖油瓶嘛,但冲着与白少流当初的交情,成天乐也不好拒绝,带着就带着吧。

成天乐为人可真够实在的,就冲着近三年前与白少流在传销团伙中几天的交情,今天见到这封信,就带着麻花辫一起上路了,并没有找借口推诿什么。至于信中还提到麻花辫在关键时刻能助他一臂之力,成天乐倒也没太放在心上。既然是修成人形的狼妖,在斗法时总能帮上点忙吧,但真有事的话成天乐也不会让她动手的,以免被伤着,回头还不好跟白少流交代。

在他看来,白少流让麻花辫来找他应该是另有目的。看来白少流好像也知道他擅长指点妖物修炼,所以让麻花辫来跟他学点东西。有什么能教的就教吧,反正成天乐已经教了一窝的妖怪了,也不在乎多这一个。

訾浩也忍不住从树后转了出来,探着脑袋去看成天乐手中那封信,不禁皱眉问道:“麻花辫啊,既然白少流要你来找我们,你为什么就一路那么跟着、不早点把信拿出来呢?搞得我还以为遇到什么状况了!”

麻花辫老老实实地答道:“白总有吩咐,就要我跟着成总,没事不许打扰,所以我就没敢打扰,就是跟在后面。”

訾浩忍不住对成天乐暗笑道:“你看看这小狼妖,简直比你还实在!白少流都是怎么教的呀?”

而成天乐笑着对麻花辫道:“白总的意思是要你跟着我,遇事不要乱做主张,并不是让你一言不发就这么走在后面。你不主动过来打招呼、把信给我看,我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啊?……这位是我的师弟,姓訾名浩。”

麻花辫恍然大悟道:“哦,原来是这样啊,那是我没听明白。……訾浩,倒过来念不就是耗子吗?”

队伍中多了个小狼妖,再上路时,成天乐不由自主的放慢了脚步,否则以他的脚程看似晃晃悠悠,实际上是极快的,一般的小妖修绝对跟不上。可是麻花辫却说道:“成总,我们不是要赶路吗?干嘛走得这么慢,这样啥时候才能到啊?你们要是累了的话,我们就租辆车吧,我有钱!”

成天乐解释道:“麻花辫啊,我是怕走得太快你跟不上。几十里路还好说,百里之后你恐怕就吃力了,若神气耗尽则需要停下来行功恢复,反而走得更慢。”

麻花辫:“我已经跟了你们快八百里了,当然能跟得上。成总就放心好了,能走多快就走多快吧。”

成天乐与訾浩齐声惊讶道:“八百里!你是从什么地方跟上我们的?”

麻花辫:“白总带我到苏州找成总,结果听说成总已经走了,然后查到了成总的行踪,于是就带着我一路追到了山东。我们是从上海坐的飞机,比你们走路快多了,在你们进泰山之前追上的,当时白总就指着你告诉我——那就是成天乐,你要叫他成总,拿着这封信从现在开始就跟着他。然后白总有事先走了,我就跟着你们一路跟着进了泰山,我从小就是在山里面长大的,你们没有发现我也正常,等出了山地这才看见我了。”

成天乐与訾浩听了都是一头汗啊,赶紧又问道:“我们进泰山前你就跟着了?你连妖气都不会收敛,怎么会不被我们发现呢?……还有,白总是怎么查到我们的行踪的?”

麻花辫不解地反问道:“成总在泰安住过一次酒店啊,白总当然就能查到了。……什么是妖气啊?”

成天乐无可奈何的解释道:“我们能发现你不是人、而是化为人形的妖修,因为你有与常人不同的生机律动特征,这就是妖气。”

麻花辫哦了一声道:“原来是这样啊?这也不能叫妖气,只要是与人不同的族类,都会有不同的生机律动特征,也不全然是妖嘛。”

成天乐又问道:“那你会不会收敛这种气息呢?”

麻花辫答道:“当然会!”

说着话她突然就“不见”了,不是眼睛看不见,而是神识离得稍远就几乎无法察觉,除非运转法力去扰动、攻击周围的空间,否则很难感应到她的存在。这是非常高明的蛰藏之法,却并非收敛妖气之术。

成天乐叹了一口气道:“麻花辫,你的蛰藏潜行之法非常高明,连我都自愧不如,是和谁学的?”

麻花辫:“白总教的呀,这就是敛妖气吗?”

成天乐摇头道:“这不是敛妖气,真正的收敛妖气之术,并非是将气息完全蛰藏,而是混迹红尘与常人无异。”

麻花辫:“哦?可惜我不会呀,为什么要那样做呢?”

成天乐:“这样一来,别人就发现不了你是妖修了。”

麻花辫:“可我就是狼妖啊,能发现我身份的人也都清楚我是什么来历。至于普通人,无论我是否收敛妖气,他们也根本看不出来。”

訾浩眨了眨眼睛道:“你就别说那么多了,身为妖修会敛妖气当然是有用的!白少流叫你跟着成总,有没有说过一路上凡事都听成总的?”

麻花辫也眨了眨眼睛答道:“当然说过呀。”

訾浩:“那成总如果教你收敛妖气的话,你学不学?”

麻花辫:“学,当然要学,学会了又没有坏处!……我刚才想了想,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认识我、知道我是谁,我一个人在外面行走,还是学会收敛妖气比较好。”

訾浩又问道:“如果我们教你收敛妖气,你刚才所施展的蛰藏之法,能不能将法诀也告诉我们啊?”

成天乐刚想在元神中喝止訾浩,不能这样在一个小狼妖嘴里套人家的法诀,不料麻花辫却很痛快地点头道:“当然可以呀,白总吩咐过,只要是我会的都可以告诉成总。”

成天乐暗自叹息,心道白少流真是人心通透,他应该很了解这小狼妖的脾气,既然叫麻花辫来了,她所会的就没打算对成天乐隐瞒。而如此一来,凡是成天乐所会的,好意思不教给人家吗?一念及此,他只有笑着说道:“麻花辫啊,先不着急,这条路还长着呢,等有空的时候,我就传你收敛妖气的法诀,你在路上好好习练。”

几人边走边说话,却气息不乱脚步极快,从早上一直走到黄昏日落,也没见麻花辫脸红气喘,其法力运转绵长持久真是不容小看啊。有如此功夫,也应该是已突破风邪劫考验的大妖,訾浩不由大感兴致地说道:“麻花辫,你走得挺快啊!”

麻花辫却很奇怪反问:“这也算快吗?我还以为你们是故意放慢了脚步。御天下大块之形,如山川在脚下游移,气息运转绵绵不绝,登山渡水前途无阻,完全还可以更快的。”

成天乐赶紧截住话头道:“你刚才说什么——御天下大块之形?”

麻花辫很坦然的解释道:“庄子云‘夫大块载我以形,劳我以生,佚我以老,息我以死。’这就是口诀。用之于神通,讲究的就在天地间运转法力、于形骸中还转不息的意境,古之修士称为神行之术……这些都是白总教的,不知道我说得对不对?”

成天乐是震惊不已,这小狼妖不用他去追问什么,提一个话头自然就全说了,竟详细的讲解了“御天下大块之形”的口诀与心法,并解释了何谓“人处天地间,山川展开若卷”的意境。

这种意境成天乐在获得御形法诀之后就有所体会,却不能讲解得如此清晰透彻,而且还能这么直接地用之于行路之中。这些并不是麻花辫说的话,而是白少流教她时说的原文,也亏得这小狼妖能记得这么清楚。

这段话,便是“御形之道”的具体引申,体会其意境,能使在行路中修炼更加精进、对法诀领悟得也更加透彻。这还没到一天时间,成天乐和訾浩已经不觉得麻花辫是个拖油瓶,反而感觉她是一座小宝藏了,不经意间就能够说出很多印证修行的东西来,他们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