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283章、映春光,初闻惊雷第一声

成天乐离开苏州北行,又去了趟盐城市射阳县,此番历练的第一站还是他曾经迎来风邪劫的那片滩涂湿地。如今他已度过风邪劫,再次来到这片仍不断向海中延伸的滩涂上,定坐行功,见天地间沙鸥展翅、白鹤来翔。他已经能够控制元神所笼罩的范围,不会去触动那些有灵觉的存在,但他如果想象曾经那样惊动这片滩涂的话,仍然是可以办到的,只是范围没有上次那么广。

成天乐之所以会故地重游,就是为了体会不同境界下的感受,也是为了訾浩的修炼。当日他在这里迎来风邪劫,那偶然触碰到的奇妙境界訾浩也有所体会。他将訾浩放了出来,让其化为人形独自定坐、一连行功十余日。

訾浩也搞出动静来了,这片滩涂上那些有灵觉的存在被惊动后,或袭扰、或避走、或跑到附近查探情况,而成天乐则为訾浩护法。也许是因为上次他们闹得动静已经太大,这一带有灵觉的存在已经知道了情况,所以此番并没有遭遇那天夜里的惊险场面,只是遇到点小麻烦而已,成天乐顺手就解决了。

当他们从白鹤飞翔的滩涂中走出来的时候,訾浩便没有再被收到成天乐经络中,而是与他结伴而行,身形已经清晰如真、更没有那丝丝不可控制的电光闪烁。

离开这片海岸滩涂之前,成天乐做的最后一件事是施展了一种移山填海的法术。这是对此地自古以来移山填海之天地造化的模拟,以成天乐的修为法力施展出来,当然远不能用“移山填海”来形容,只是借了那么点意思而已,效果看上去就是移土挖沙。

只见他站在一处小高坡上,指着前方的一片湿地念念有词,水流形成漩涡向四周退去露出淤泥,淤泥又被无形的力量分开露出更深的地层。水和淤泥都是流动的,成天乐需要不断施法才能触及到更深的埋藏,他要找一件东西。

那东西深埋在历年泥沙淤积的地底,以他目前的神识法力原本是查探不到的,但他却知道那里有,因为在上次奇异的定境中已经“看见”了,就是那电鳗之灵的骸骨。他和訾浩如今都等于炼化融合了一种天赋神通,就是那丝丝幽蓝色电光,便来自那电鳗之灵。

那海中的电鳗也曾是自感修行的妖物,却度魔境劫未成,在定境中被永埋于海底的淤泥下,因为沧海桑田的变迁,曾经的海底如今已成为海岸滩涂。那电鳗元神未散,却机缘巧合化为灵体继续修行,那天想袭击成天乐却被訾浩给灭了。

在成天乐所获得的第四步法诀中,曾提到世间各类天材地宝,妖兽的遗骸又是灵物的本体,非常有可能是炼制法宝的材料,所以成天乐要把它找出来。从午后施法直至黄昏,那湿地中的泥水呈漩涡状涌动分开、中间位置越陷越深。成天乐几乎都快神气耗尽了,訾浩也出手助了一臂之力,终于从泥水中浮出了一块块白色的东西。

成天乐一招手,那些东西接连飞出,落在脚下的草地上拼出了完整的长条形状,正是那电鳗的骨骸。以神识扫过,成天乐非常惊喜,大半天功夫果然没白费,这些骸骨物性精纯,虽然分成了几十节,其妙用却浑然一体,的确是炼制法器的天材地宝,而且是很罕见的上品。

令成天乐感到意外的是,或许是因为那电鳗之灵的存在,或许是因为这片海滩自然的造化之功,此骸骨的物性竟然经过了凝炼,虽然还不是法宝,但已能省去最容易损毁材料的炼器步骤。它是从滩涂深处被取出来的,表面却光洁如玉不沾一丝的泥水,用手拿起来掂一掂,感觉轻若无物,就像已经完全空了一般;以法力激应,还能发出丝丝电光。

成天乐本能地感到,如果将这件东西炼成法器,更能发挥那电鳗的天赋神通,仔细研究它的特性,假如完全去除物性杂质之后,竟然会变成根本没分量、无质而有形之物。

他将这几十块骸骨给了訾浩,让訾浩去炼化成法器。訾浩本就是灵体,而这种灵物本体所炼化成的法宝最适合他使用,至于能不能炼成就看造化了。訾浩是如获至宝,离开射阳后这一路上,只要到了可以定坐行功的无人之处,他就把这几十块骸骨拿出来炼化。大约一个多月后,竟然真的让他给捣鼓出一件法宝来!

这只是最简单的法器雏形,除了那电光之外,并没有别的妙用。关于炼器,訾浩体会最深的当然是成天乐炼化那三枚和田玉料、将三块同源的玉石炼化为一体的法器;而这几十块骸骨原本就是一体之物,訾浩便用自己唯一熟悉的炼器手法也将它们炼化为一体,看上去像一根长鞭。

这根长鞭有一个最特殊的地方,它可以融入訾浩的灵体之中看不见,因为完全去掉物性杂质之后,那些骸骨便成了一种类似于虚影的存在,真的是神出鬼没。

訾浩很得意,给这件法器起了个名字叫电灵鞭,又对成天乐说:“法宝嘛,当然是要有名字的,你那三枚飞石还没名字呢,干脆也起一个吧。”

成天乐顺口答道:“那就叫飞电石吧。”

訾浩笑道:“怎么不叫打火石呢?我这件法宝有电光妙用,又是电鳗之灵的遗骸,所以才起了这个名字,你那三块石头又没有这种妙用。”

成天乐却说道:“现在没有,但我可以祭炼出这种妙用。别忘了我如今也掌握了那电光神通,可以将之赋于法器,等有机会就试试。”

訾浩这件法宝十分神妙,因为材质特殊的关系,比成天乐所见过的各种法宝都强大。訾浩炼成之后,几乎有点不敢相信这就是自己的宝贝,还很不放心地问成天乐:“成总,你真的好大方呀、为人这么豪爽!这东西就是给我的?”

成天乐笑道:“你不用拿话套我,我说过如果你炼成了法宝,就是你自己的,我不会跟你抢。况且此物最适合你这种灵体使用,换别的法宝你还用不了呢。……不过嘛,我也要修炼电光神通,有必要的话会借来用用,你可别舍不得。”

訾浩很大方地说道:“想用尽管拿去用,别给我弄坏了就行。”

成天乐也不客气,没事就把訾浩的电灵鞭借去演练,既体会那电光妙用,也在琢磨着炼化那三枚飞电石的手法,越试越觉其威力玄奇,假如在斗法中,的确是出奇制胜的宝物。他又对訾浩说道:“这根电灵鞭,你只是炼成了最简单的法器、可以用御器之法催动,但它真正的威力远没有发挥出来,还应该继续炼化。”

訾浩却答道:“以我现在的本事,只能炼化到这个程度,有如此威力我已经很满足了。假如勉强再去炼化、追求更强大的威力,一不小心损毁了,不就鸡飞蛋打了吗?做人嘛,不能好高骛远,等我以后本事更大了再说!”

成天乐被逗乐了:“訾浩啊,你的成语用得越来越贴切了。”

离开射阳之后,两人沿海岸线北上,已经到了农历惊蛰气节,不时能听见春雷响起。他们的知觉感应已相当敏锐,能听到极远的方位传来的雷声、追逐着春雷的脚步。每到打雷的天气,他们都寻找密云聚集的高处,在最接近云层闪电的地方定坐,感悟天地间的雷鸣电光。

这么做是很危险的,但他们要修炼的就是那电光神通。有很多山野中自感成灵的妖物,可能也会修炼类似的法术,需要寻找这样的时机去炼化神通,有时不慎便会遭遇雷击甚至殒落。而成天乐又不是傻子,至少他学过中学物理,所以他并不暴露在旷野中或者山崖上,而是寻找山体的凹陷处藏身,就是伸入山中如石龛般的洞穴,在元神定境中去感应洞口外云层中的霹雳电光。

訾浩这种时候也挺老实的,就待在山洞内不敢乱跑,却把电灵鞭放到半空去祭炼,闪电从电灵鞭上穿过,若那电光之强烈超出了訾浩的控制,他就会适时切断与法器之间的身心联系,让那电灵鞭自行飘落然后再收回来。

见此情景,成天乐灵机一动,将自己的“飞电石”也祭出去在云层中盘旋。可是这几块石头根本不聚电也不导电,没法吸引电光穿过,反而让訾浩嘲笑不已。成天乐一咬牙,干脆运转法力施展神通,在那三枚和田玉石表面激发出丝丝电光,这电光如束,将三枚飞石连成一个环形。

如此一来,那云层中的电闪也会被汇聚到这个电环中,不断地洗炼这件法宝,竟然也炼成了新的妙用。清明之后,成天乐的三枚飞石已经不是揣在兜里了,而是戴在了手腕上,有一根蓝色的细线将其穿成一个手串。这根细线可不是普通的绳子,而是凝聚电光的精华化为实质而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