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281章、感福缘,欲效妖宗当年事

何谓风邪,是成天乐自己的感悟印证,讲世间风邪种种、又该如何看待?至于御形之境,那是他刚刚取到的法诀,这部法诀讲的是各种神通法术的总纲,成天乐并不需要自己去一一练习,众妖修的天赋神通各异,他只是讲解修炼各种法术的道理而已。至于散行三戒就更简单了,成天乐只是介绍了有这么一种情况、大家都需要了解。

参加此次法会的众妖修仍端端正正坐在池塘对面,除了黄裳、吴燕青、禇无用、吴贾铭、张潇潇、盛龙之外,草地上还放着一只铁笼子、笼子里关着一只麝鼠。

此时距刘书君被带回苏州、镇压于小剑池洞天已经过去三个多月了,这段时间众妖修轮流呵斥之,成总的要求是要骂得有道理、骂哭了有奖!刘书君不听还不行,因为这些妖修都会法术神通,将各种呵斥直接印入它的元神。没几天功夫刘书君就连连求饶,连声说知错了。

而众妖修在小剑池洞天各自修炼、交流印证心得,还谈论世上的种种事情,比如开饭店、养大闸蟹、听成总讲法等等,把刘书君弄得是目瞪口呆,羡慕得不得了!

盛龙平时就住在小剑池,他看守刘书君的时间最长,每过半个月喂这只麝鼠吃点东西,就似养的宠物一般,还不时老气横秋的皱着眉头教育它几句。刘书君就恳求盛龙,如果不能把它放出来,哪怕把它带出去看他养大闸蟹也行啊。可是未得成天乐的吩咐,盛龙也不敢答应。

这几个月,刘书君只离开过小剑池一次,就是大年三十那天。和去年一样,禇无用两口子也是在梦湖美蛙饭店吃的年夜饭,和吴燕青父女一起,吴贾铭和张潇潇也来了,人多热闹嘛,今年还添了一个盛龙。

吃年夜饭的时候,小剑池洞天就没人了,众妖也怕出了什么闪失,干脆就让盛龙把笼子拎到饭店去。吴小溪和沈翠兰不清楚内情,还以为是盛龙这孩子养的宠物呢。刘书君就可怜巴巴的被锁在铁笼子里放在墙角,吴小溪还挺好心,既然是过年嘛,宠物也该吃点好的,给它端来一盘小炒荷塘月色。

莲藕、菱角、荸荠、芡实,都是麝鼠最爱吃的东西,野生的麝鼠冬天最爱钻到水塘下面挖这些,而刘书君趴在铁笼子里一边吃着一边掉眼泪啊,太可怜了!

在吃年夜饭的时候,众人自然提到了成总,又回忆了成天乐当初在这家饭店打杂的经历,纷纷赞不绝口啊。那眼泪汪汪的麝鼠忘记了在那里自哀自怜,听得十分入神,完全被成天乐的这段经历吸引了。

如今在它看来,成天乐当然也是“深藏不露的前辈高人”,早就知道它是妖修,在传销团伙中也是红尘阅历,他曾经放过它一马,结果它还是撞在了他的手上。而成天乐当初到这家饭店打杂,就是在脱离传销团伙之后啊,他们那天还是一起在这儿吃的饭!

这家饭店的老板也是妖修,成天乐却没有为难他,吴燕青反而因此获得莫大福缘。

事实就摆在眼前,也许不用再讲太多的道理,人做了什么样的事情、就会有什么样的结果,成天乐并非刻意而为之,更不是为了特别对付它这个妖修。刘书君被关在笼子里自然不好受,可这段经历对于妖修而言也是福缘,它能看见其他各位妖修的演法、听见他们的交流,这在别处是不可能有的经历。

如今的刘书君已经不再抱怨什么,它知道自己做错了,心里想的只是求饶,希望能够早日摆脱这牢笼。过年之后,它又向盛龙和吴燕青求情,希望他们能够到成天乐那里说一声:把它总关在笼子里浪费粮食也无意义,哪怕把它封印了神通,恢复人身到吴燕青的饭店里打杂当个服务员也好啊!

成天乐召集众妖开法会时,吴燕青转告了这件事,成天乐未置可否,只是要他们把笼子里的刘书君一起拎来听讲。

成天乐讲的是妖修正法传承,其中还包含着各种神通法术的造化根本,刘书君就算在传销团伙里混一辈子,也不可能获得这些感悟。可惜别人都是端坐在池塘边凝聚心神去感受那讲法之妙,而它是被锁在笼子里、镇压了一切神通变化在旁听。

成天乐讲法完毕,众妖修起身行礼致谢,黄裳拱手道:“那散行三戒,我也隐约有所耳闻,各种说法都有、表述不尽相同,而今天是第一次听见准确的原文,多谢成总授戒!”

禇无用给盛龙使了个眼神,其余众妖也一齐躬身道:“多谢成总授戒!”

成天乐微微一怔,随即呵呵笑道:“我就是告诉你们有这个情况,好心中有数,平时倒也不必多想,好好做人也就足够了。真闹到那个程度就太夸张了,还用谈什么散行三戒呢,谁碰着不该收拾?”

成天乐却没意识到,他今日的举止在众妖看来意义不同啊。成天乐往日并没有对他们提出过什么要求,而今日通过这种方式“授戒”,就意味着众妖获得他的法诀传承同时也必须承担某种义务,已经有了传人的概念。

其实成天乐在法诀中看到所谓散行戒的内容,并没有太多的想法,这就像世上人们告诫的“不要玩火”一样自然。而那位前辈为什么要到第五步法诀中才提到呢,在前四步法诀只字未谈,这在成天乐看来也很正常。

他所接触的人间修士很少,打的交道就更少了,真正熟悉的还是身边这些妖修。“不得矫众显灵自称圣,惑乱乡里;切勿得神通而忘法本,残害众生;禁止仗道术以图淫邪,勒索黎民。”这些事情与黄裳、吴燕青等人的所作所为好像不沾边。

就算是被他镇压的刘书君,也是因为在传销团伙干的那些事把成天乐彻底惹怒,他并不是以一个捉妖师的身份去的,就事处事而已。这些妖修不论为善为恶,心存什么私欲歹念,其实最怕的还是暴露身份、招来不测,通常情况下绝对不会犯这种错误。

在现代文明社会,像那么找死的妖修已经很罕见了。但是将那套法诀修到第五步之后,追求天地之间的御形之道,感悟自然界已存在的变化去修炼种种法术,比如风刀霜剑之类的手段,一不小心没控制好可能会出各种状况,所以那位前辈适时做出了提醒。

众妖行礼已毕,成天乐笑着点头道:“禇无用,方才我运转法阵以元神笼罩此地,感觉你的神气精纯凝炼,看来已圆满突破风邪劫成为一位大妖了。恭喜、恭喜!……吴贾铭、张潇潇,你们也要努力啊。盛龙,你这一步功夫可能最艰难,但等到将来破关之后,你的收获也将是最大的!”

禇无用眉开眼笑,连声感谢成总指点的高明,而众妖也纷纷称谢。盛龙却指着地上的铁笼子小声道:“成总,这耗子有话要对您说。”

吴燕青也说道:“成总,这麝鼠求过我,想到我的饭店里去做打杂,恢复人形锁住神通法力,就老老实实的做人,效法成总当年事迹。”

成天乐冷笑道:“哦?它还真是什么都跟人学!当年我从传销团伙出来,去了你的饭店打杂,它如今也想这么做?既然如此,我就给它一个说话的机会吧!”

成天乐坐在山丘上隔空一弹指,一道缚灵印的法力又印在刘书君的身上。成天乐当初所施法术并非永远有效,以刘书君的修为只要有足够长的时间是可以化解挣脱的,所以成天乐才会把它镇压到小剑池洞天,让众妖修轮流看着。此时又加了一道法力,刘书君再过半年也化解不了,但成天乐却让它开口说话了。

刘书君开口第一句话就是:“成总,我已知错,真的知道错了!”

成天乐不动声色地问道:“刘书君,你恨我吗?”

刘书君答道:“不敢!”

成天乐反问道:“不敢?”

刘书君赶忙又答道:“不是不敢,而是早无怨恨之心。我混迹人间这些年,无非是在观望红尘、找寻修行之道,所遇越多、沾染越多,却不知洗脱。直到近来见证各妖修同道修行,才顿觉清晰。尤其是今天听成总一番讲法,是我有生以来最大的福缘。”

成天乐:“那你是想谢我喽?”

刘书君:“当然,我不敢求更多,只希望成总能给我个机会,做真正有用之事,哪怕是在饭店做一个打杂。”

成天乐却摇了摇头道:“麝鼠妖,你错了,这不是你谢我的方式。我是为了惩罚你,才把你打回原形锁在笼子里。你获得福缘本应谢我,感谢的方式却是求我不要再惩罚你,不觉得有点问题吗?”

刘书君:“我愿发心魔之誓,为成总驱使效力,绝无反悔之意,真的要重新做人。”

成天乐微微一皱眉:“心魔之誓这四个字,你是听谁说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