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280章、散行戒,捐迹红尘自相安

訾浩看着文星狸,也叹道:“呆在这么热闹的星桥,真不如我当初呆的那没人去的西山庙桥,你看它的倒霉样,耳朵尖都被磕没了!”

这是近几年立的景观雕像,当地的商户也没把它当什么文物,那石狸像离路边太近,平时来往的人随手就能碰着,每天装卸门板不小心也会磕着,那立在脑门上的一对耳朵尖都给磕平了。成天乐只有苦笑,伸手摸了摸两只耳朵茬,然后轻轻一拍文星狸的脑门。

成天乐已有前后四次取出法诀的经验,此时已经明白该怎么办了。取出后面每一步法诀的手法,要与前一步法诀的境界相印证,他运转以这山塘风景为外景、以自我身心为内息、辟谷采取之法。只有一瞬间,法诀就自然取到了,宛如天地间早已存在的万物律动,融入他的心神之中。

突破风邪劫之后,修为究竟有何种精进?最大的区别就是元神外景消失了,所谓消失并非不存在,而是成天乐不必刻意去运转元神外景之心法,神识法力之所至便是元神外景,他可以自如的收放,感应、炼化这天地间的一切气息,使之成为自身法力所蕴含的神通妙用,如此才能取得第五步法诀。

星桥很窄,人来人往,成天乐不可能总站在这里挡道,信手一拍便走过了桥头。到了河对岸行人稀少的地方,成天乐在一株百年古柳下停住了脚步,定住心神细细回味这第五步法诀的内容。

相比前四步法诀,第五步法诀中的正传心法次第很少,只有一步,叫做“御形”,这便是成天乐接下来要修炼的境界。以天地为熔炉、以身心为玄丹,还转滋养、采炼精纯,追求那传说中的玄牝妖丹大成或金丹大成之境。

关于道法的修炼只有这么一步,就这一步的功夫却非常不简单,对于妖修来说甚至异常艰难,它不仅是假借妖丹而练形,而且还要借天地万物来炼神。但法诀中关于法术的内容却非常庞杂,如果引申开来,甚至可以说是博大精深。

修为至此,要感悟天地万物之造化玄机,捕捉、参详、采取、运用、控制各种造化之机,从而能施展种种神通。传说中的仙家法术能移山填海,但在人间也不是凭空而来,必然有某种天地间的变化可寻。比如自然界的风云雷电、斗转星移、雨箭霜刀,在天地间去感悟孕育,也可以化为种种法术神通。

至于妖修,擅长何种手段与天赋的神通有关,自可选择各种最熟悉的方式、根据自己所印证的心得去修炼,会形成五花八门的法术运用。对于修士而言,一个人不可能练成世上各种法术、精通所有神通手段,何况有的神通是天赋福报。这步法诀只是一个总纲,告诉修习者其原理,至于如何去修炼、能修成什么结果,那便是各花入各眼,风景各不同了。

所以对于妖修而言,这一步的修炼简直是无穷无尽的,想突破境界也是无比艰难。若没有形而上的道诀指点,全凭自悟的话,那么这天地间的感悟要到何时才能闪现出那一线灵光,是否又能捕捉住呢?修炼种种神通法术只是运用,御形之道才是根本正诀。

御形之道修炼大成之后又将怎样?法诀中只有简单的几句介绍,提到将要面临的下一步考验叫“妄心天劫”。成天乐曾在修炼中经历过色欲劫、身受劫、丹火劫、魔境劫、风邪劫,而接下来要面临的妄心劫,在法诀中第一次被冠以“天劫”之名。至于为何如此,这妄心劫又有何玄妙,第五步法诀中却未提及,只说将御形之道修炼大成之后,第六步法诀中自会讲解“化妄”之妙。

令成天乐感到惊讶的是,这第五步法诀中除了正传道法、种种神通法术的修炼总纲之外,还出现了以前没有的新内容,讲解的是世上的事情,竟与传说中的捉妖师有关。

关于“捉妖师”,成天乐已不陌生,他自己也被误传为捉妖大师呢。而他结交了很多妖修,那些妖修对传说中的捉妖师都有一种本能的忌惮。这种心态也与他们自身的处境有关,化为人形混迹红尘,谁也不希望被别人发现自己是妖怪,而捉妖师偏偏是能发现他们的人。

妖修碰到捉妖师,就意味着掩藏的身份暴露了、混不下去了,这种情况还算是走运的,若是被收服、被镇压、被驱使那就更惨了,一个不小心就会多年修行毁于一旦甚至被诛除斩杀,怎能不怕呢?

但如今的成天乐多少已明白,所谓的捉妖师应该是一种误传,世上并不存在专门的捉妖师这种职业,他们大多是各门各派的修士或者懂神通道法的人,要么干脆就是其他的妖修。比如成天乐就没想过要做什么捉妖师,他只是碰上了而已,这些人出手收服妖物各有其目的和原因。

但是这第五步法诀中,却提到了人间各派修士自古以来所遵守的一种行事规则,名为“散行戒”,内容看似很简单,只有三条——

其一,不得矫众显灵自称圣,惑乱乡里。

其二,切勿得神通而忘法本,残害众生。

其三,禁止仗道术以图淫邪,勒索黎民。

据说各门各派的戒律各不相同,但在世间行事都包括这三条,不仅是众修士的自律之道,若有妖修触犯,他们也会出手惩处。世间妖修有很多不明情况,久而久之就有了捉妖师的传说。那位留下法诀的前辈特意提到,这“散行戒”若是触犯了,很可能会把捉妖师给招来。

法诀中又提到,世间的捉妖师很多时候并非是因为这三条“散行戒”才会出手对付妖修的,往往是其他种种原因或个人的目的,没有必要一一去分析,这就是世间百态,就与人们做其他的事情所产生的爱恨情仇与利益冲突一般。

法诀中还刻意强调,假如有妖修触犯了“散行戒”,被人撞见是很危险的情况,但另一种情况更危险,那就是碰见了修士也触犯“散行戒”,这时要尽量躲远点,否则弄不好会被灭口。而另一方面,法诀中还提到触犯“散行戒”未必一定会招来捉妖师;就算招来了,假如碰到好说话的,也未必会受到很严重的责罚,凡事还要看前因后果和缘由。

成天乐看完了这段介绍,心中不禁有些疑惑。至于那“散行戒”讲什么内容,他当然是搞清楚了,也不认为有什么问题。那可能是古代修士制定的戒律,就算在当代社会也是很有必要的,他以前虽然没有听说过,但也不会去触犯这些。在世间行事,最起码要做个正常人吧,这些都是很自然的举止要求,不需要去刻意强调。

但留下法诀的那位前辈究竟是什么意思呢?听他描述这件事的语气,成天乐分不清这位前辈究竟是教后人怎样去做捉妖师、还是怎样去躲避捉妖师?他究竟是告诫后人要遵守这些,还是提醒后人做那些事情时要小心别被发现?或者那位前辈并没有这么复杂的目的,就是介绍这种状况而已,但他的表述方式却容易使人产生种种联想。

这种事情,除非去问那位前辈本人,否则怎么想也没用,搞明白有这回事就行了,成天乐也就没有再去琢磨,而是用心去体会法诀中所说的御形之道。修炼天地间所孕化的种种神通法术,皆可暗合御形之道,必须要在天地间去感悟和捕捉、炼化那种气息。

一念印入心境,何谓御形,言语难述。在回去的路上,成天乐的神情有点恍恍惚惚,仿佛沉浸在某种状态里,又仿佛融入到周围的天地中。这并不仅仅是一种气息的融入,而是形神的交感。以前他曾在闭关时显得有些恍惚,而此刻走在马路上竟然也是这副样子,凝神恰如出神。

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呢?天地仿佛就成了画卷,而成天乐是走在一幅徐徐展开的画卷中。訾浩虽然还没有突破风邪劫,但他也读到了第五步法诀的内容,在成天乐的形神中也有体会,惊叹道:“成天乐,这感觉好奇特!以前我们进入画卷,如进入真切的世界。现在你走在街上,却像走在一幅画卷中。”

成天乐答道:“是啊,取得第五步法诀,我觉得那幅画卷的玄妙更加深不可测,画中之境暗合修行次第。”

訾浩反而吓了一跳道:“咦,你还有心跟我聊天啊?我以为你已经在行走中入定了。”

成天乐微微一笑道:“待你突破风邪劫、也修炼这御形之道就明白了,似定非定,无时无刻不在定境中,又无时无刻都行止如常,行走坐卧都在运转法诀行功,所追求的就是这种身心之境。除非是要涵养恢复神气法力,否则不必像以前那样定坐。”

成天乐就是在这种状态下,回到宅院召集众妖又开了新年第一次法会。仍然运转后园中的法阵,汇聚地气灵枢、隔绝内外声息,开讲的内容包括:何谓风邪、御形之境、散行三戒。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