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279章、梦成真,化形容相由心生

成天乐:“这是麝鼠,你没见过也应该听说过,它又叫青根貂,皮毛是很名贵的。”

苏福:“原来这就是青根貂啊?我见过青根貂的皮草!但你养这种宠物干什么?看上去一点都不可爱。”

成天乐:“我也不觉得它现在看上去可爱。”

苏福:“那就扔了吧,别带回去了!”

成天乐却摇了摇头:“我带回去当然有用。”

苏福:“有什么用,难道做皮手套吗,还不如去商场里买。……乐乐,你怎么了,究竟有没有在听我说话,给谁打电话呢?”

成天乐掏出电话,一边拨号一边答道:“报警,你是被救出来了,可那传销团伙还在呢。”

他给射阳当地的派出所、居委会、公安局、工商局都打了举报电话,想了想觉得还不够,又给盐城市的各相关部门打了同样的电话,然后回头把射阳当地的举报电话都重打一遍,告之已经向他们的上级主管部门都反映过了,并且提供了传销团伙详细的住址、聚集地点、人员情况等等。

当晚就在盐城住了一夜,第二天成天乐将苏福送上了火车,并且说道:“你该回去看看你父亲了,其余的事,等那边的情况都安定下来再说。”

小苏走了,离开盐城回家了。而成天乐则在画卷世界里又回到了苏州,然后退出画卷,现实中他还在自己的家乡。这一次进入画卷,成天乐累得是筋疲力尽,好几天提不起一丝法力,在现实世界中看似很简单的事情,在画卷世界里做起来可不容易。

他在画卷里离开苏州去盐城,就算经常闭着眼睛收起元神感应,也要运转法力不断打开很多新场景,在画卷世界里行事也等于是在元神外景中练功,他一气呵成将这件事做完,几乎已神气耗尽。在这种情况下,封印在经络中的“耗子”也处于一种类似休眠的状态。

……

当“耗子”再度恢复清醒的时候,已经回到了苏州那座宅院的后园中。它在池塘边,浑身环绕着丝丝幽蓝的电光,运转元神元气一周天,杂乱的神气已顺畅无碍。

这一瞬间它就似顿悟般的意识到什么,抖了抖身子缓缓站了起来,那半透明的无形身影渐渐凝聚,化为了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模样。身体周围光影流转,再经幻化凝实,他又穿上了一身现代中装,打扮得十分精神。

池塘对岸有个声音笑道:“耗子,你还真变成帅哥了,这个样子是怎么长出来的?”

不用照镜子,“耗子”也知道自己长什么样,这是一种平常人难以体会的境界。俗话说相由心生,这与他的修行心境有关,倒不完全在于他平时看了多少帅哥的样子,而是作为一种人形的“生物”,他如何洗炼形骸、融合对“人”的见知,最终化成的相貌。

对于“耗子”这种灵体而言,容颜随神气或充盈或衰弱,而对于世上的妖修而言又是一种情况。妖修化为人形之后,也会成长甚至会衰老,但这种变化的过程与人不同,与修为、心境、寿元都有关系,并不完全意味着年龄和生命阶段。

“耗子”低头看了看自己,又抬头望向池塘对岸的小山丘。成天乐正坐在亭子里,将一丝幽蓝的电光缓缓收回指尖。“耗子”如做梦一般的喊道:“天啊,我终于练成了!”

成天乐有些得意地说道:“不是你练成了,而是我帮你练成了!我已突破风邪劫,按妖修凝炼玄丹之道,将你的形骸洗炼完成,身为灵体你也可以像那些妖修一样化为人形。但你自己仍处于风邪劫考验之中,需要自行闭关用足功夫,才可将这种变化掌握自如,到那时你才算突破了风邪劫的考验。”

这话说得玄妙,成天乐若也是妖修的话,此刻就是一位已突破风邪劫考验的大妖,下一步要追求的修为境界便是那传说中的玄牝妖丹大成。在这个过程中,他以妖物凝炼玄丹之法帮助“耗子”凝炼神气,最终完成了灵体练形之妙。但“耗子”本人尚在风邪劫的考验中,成天乐只是帮他达到这个境界,却没有办法代替他突破修为,还需“耗子”自行闭关掌握。

现在的“耗子”虽然化出了少年男子的模样,但他一走动的时候,身形总是带着恍惚的光影,时而模糊时而清晰,还有丝丝电光控制不住地在周身环绕,这因为他的功力不足、修为不到。但“耗子”作为灵体,修为也有特异之处,与人和妖修都不一样,妖修如果幻化出衣物还要损耗神气法力,“耗子”却可以随时更换自己的衣着打扮,还可以随时化为无形灵体,真真切切就如鬼魅一般。

“耗子”那时而清晰时而恍惚的身形,带着一丝丝不太受控制的电光,迈步走过池塘的水面来到小山丘下,向着成天乐躬身行礼道:“谢谢你,成天乐!”

这一礼行得非常严肃端正,与他平常和成天乐拌嘴逗乐的习惯完全不同。成天乐也笑呵呵地站起身来,拱手回了一礼道:“耗子,你也有对我这么客气的时候啊!看你这么客气的样子,我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劲啊,是不是还有事情要求我?”

“耗子”:“你真是太了解我了,想当初我教你第一步法诀,想的就是今天啊,总算梦想成真!其他的事情先不说了,我既然已经练成帅哥了,你总不能再叫我耗子吧?假如将来在小溪面前这么叫,也不合适啊。我已经想过很久啦,给自己起过很多名字都不太满意,你既然给盛龙起了名字,干脆也给我起个名字吧。”

成天乐笑呵呵的又说道:“你我都是有修行的人,命名之道得讲究缘法。”

“耗子”:“这我当然清楚,所以才问你啊。”

成天乐:“我早就想好了,百家姓中有姓訾的,你就姓訾、叫訾浩吧。听着顺耳,叫着也顺口。”说着话他在亭中隔空运转法力,“耗子”一回头,看见那池塘的水面上出现了笔画般的涟漪,有“訾浩”二字荡漾呈现。

“耗子”挠了挠后脑勺道:“訾浩?不就是耗子倒过来念吗?……嗯,含义不错,看着也挺有派的,而且叫起来还顺口,这个名字真贴切啊!……你要是随便给我起个别的名字,我平时猛然听见,还反应不过来是叫谁呢。”

成天乐呵呵一笑:“这就是名之缘法,从今天起,你就叫訾浩吧。”

说着话一抬手,訾浩的身形又化作一道朦胧的虚影飞进了他的左袖中,他又在元神中说道:“訾浩,你现在这个样子还不能出去见人,无论谁一眼看见,都知道你不是人。接下来你需要闭关突破风邪劫,然后巩固修为境界,平常让人看不出破绽才行。还有,幻化衣物虽然时髦,但你还是到商场里买衣服穿吧,否则在修士眼中,你的衣服就是破绽。”

訾浩答道:“我当然知道,这就准备闭关练功,你怎么又把我给收起来了?”

成天乐:“也不着急这一会儿,今天先出门办点事。”

“耗子”兴奋地叫道:“出门,是不是去商场买衣服啊?”

成天乐无奈地笑道:“好吧,先去商场买几套衣服,然后再去山塘街。……话说在前头,可不能买太贵的!”

“耗子”:“你这个小气鬼就放心吧,我只买帅的、不买贵的!……咦,去山塘街干什么?你又要去找那个弹琴的姑娘吗?”

成天乐:“能碰见最好,但我不是为了她去的。风邪劫已历,该去取石狸像中的第五步法诀了。”

“耗子”有些意外地问道:“你要先取第五步法诀吗?我还以为你要召集那些妖修开法会呢。”

成天乐答道:“只有清楚将来的修炼道路,才能回顾已修成的境界,这样的话才好指点别人。如果连下一步如何修炼都不清楚,全凭自己摸索到尽头的感悟,是不能乱开口讲法的,讲恐怕也讲不明白。”

成天乐将“訾浩”收于左臂曲池穴中,背着旅行包又出门了,先找了一家大商场逛了男装部。他还算挺大方的,訾浩觉得什么衣服帅,也没怎么问价钱就给买了,然后又步行去了山塘街。他这一次的是为了取第五步法诀,要找的是星桥旁的文星狸。

很多人后来听说了成天乐的故事,也跑去逛山塘街摸石狸像,一一合影留念之后却发现少了一座,大多是错过了这座文星狸。它是从虎丘方向数过来的第五座石狸像,而星桥很窄,桥头两旁就是商铺,文星狸就紧贴着左侧商铺的墙根而立。

商铺白天开业卸下门板,就把一撂门板靠在文星狸的前额放着,它被挡了个严严实实,商家还用一条绳子将门板和石狸像系在一起,防止散落倒下。成天乐逛过山塘街多少次了,当然早就知道文星狸在哪儿,来到这小桥头不禁叹了口气。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