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278章、泫滴泪,画行千里慰谁屈

刘书君原本还打算与成天乐讨论什么人与妖的立场问题,不料成天乐不再与它废话了,反而弄了一群妖修来开“批斗会”。黄裳上前一步问道:“成总,您把此物留在小剑池洞天,打算怎么办呢?”

成天乐:“不怎么办,就封印镇压于此处,你们该干啥就干啥,让它在旁边看着就行。但没有我点头,永远不许放它出笼子,就让它以一只麝鼠的原身好好给关着吧。定期喂它吃点东西,别饿死了就行!”

盛龙小声地问道:“成总要把它关到何年何月呢?”

成天乐:“可能永远、直至它寿元已尽!我把它镇压到这里,是要它旁观各位的行止,它自己该知道怎么做。……接下来我仍要闭关,诸位无事莫扰。待到我出关之后,再召集一场法会。”

成天乐回到宅院再度闭关,外景、内息、辟谷之道相融一体,已经不用刻意去区分究竟是何种次第境界。他的第四步法诀已完全修成,射阳之行是历劫缘起,如今正在风邪劫中。

所谓风邪劫的考验是一个过程,当它来临时,那元神外景会变得特别清晰,闭门家中坐,便知周围种种事由;心念一动,往往也会有种种事端。元神感应的强大却处于一种不太受控制的状态,成天乐要想习练纯熟,又必须要将之展开,可这样往往又会惊动各种有灵觉的存在。

在射阳海滩上就发生了那惊心动魄的一幕,所以成天乐回到宅院中闭关,定坐之时便开启了后园中的法阵。这里相对很安全,除了院墙后的古河中曾飞出不知何年存在的怨灵企图攻击法阵之外,并没有再受到过其他的惊扰,正适合修炼历劫。

但成天乐如果一直就呆在这里闭关练功的话,恐怕也迎不来这境界突破的考验过程,他是在射阳之行有所证悟之后,才重新回来的。

“耗子”这段时间也在闭关,它一直就没“出来”过,被成天乐封印在经络中涵养,以妖修炼化玄丹之法帮助它融合那奇异的电光神通。对于妖修来说,妖丹之妙用就是本命神通,如果成天乐成功了,不仅“耗子”具备了这种神通手段,就连他自己也等于掌握了那奇异的电光。

但这个过程很不容易,对于成天乐而言只是艰难,而对于“耗子”来说就是艰苦了。“耗子”等于在承受各种异物的侵袭还有电光袭体之痛,也就是在成天乐的经络中随时受神气滋养,它才能坚持下来,否则这种修炼的过程早就把它给击散了。而在这种状态下,就连封闭元神感受都不可能,就得硬生生地受着,这是它“有生以来”所吃过的最大的苦头了。

理论上成天乐应该一气呵成,使神识法力与元神外景相融,从而突破某种极限,也是完成了洗炼形神的过程。可是闭关一个多月后,成天乐又一次中断了修炼。“耗子”问道:“你都折磨我这么长时间了,为什么不一鼓作气?干嘛此时又出关,回头让我遭二茬罪呢?”

成天乐:“你以为我不想一举突破吗?看看时间,快到春节了,我要回家过年!”

“耗子”惊讶道:“这么快!又要过年了,我怎么感觉没几天似的?”

成天乐感慨道:“是啊,这一年感觉过得特别快,年初在宁波收服了盛龙,年末从射阳带回了刘书君,其他时间几乎都在闭关练功,就是国庆长假回去了一趟。但这一年又过得特别慢,遭遇了那么多事情,尤其是在画卷世界中仿佛过去了很久。”

“耗子”:“自从带回刘书君之后,我们好久没有进入画卷世界了。”

成天乐:“你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进入画卷世界?别忘了画卷世界中的你还是你,丝丝电光乱冒、神气杂乱无法控制,还想怎么出去溜达?”

“耗子”:“我不是说我,是在说你!你为什么没有再进入画中的世界?对于现在的你来说,进入画卷修炼也是一样的。”

成天乐并没有回答,“耗子”又继续说道:“我知道是为什么,如果你进入画卷世界,有些事一样会发生,小苏还会在射阳给你打电话,想把你骗到传销团伙去救她。你不想再经历一次,对不对?但我要告诉你,这也是风邪,除非你永远不动那画卷,否则你必须在画卷世界里也把事情解决了。”

成天乐只得答道:“我的确暂时不想再进入画卷,原打算历风邪劫圆满之后再去动那幅画的。”

“耗子”却提醒道:“那也是风邪劫的考验之一,你不进去的话,就不算圆满。……唉,你又要跑那么远过年,看看我,就没那么多事情!”

成天乐却笑了:“耗子,你刚才的话非常有道理,我也想明白了,我不进入画卷把那件事解决就无法历修行圆满,画卷世界中所遇也是风邪。但听你这句话,还是没有完全理解风邪的含义。风邪非善非恶、非祸非福,就是你在世上所遇、所行之事。我当然要回去过年了,你如果认为这是耽误修行的话,反而不是修行。”

“耗子”琢磨了半天终于没有反驳,而是又说道:“那你回家这段时间,就可以进入画卷世界了。……过完年你虚岁应该二十八了吧?弄不好又有一堆相亲的。”

成天乐又笑了:“上次回家我就说过了,三十岁之前不考虑这个问题,原先我条件挺困难的,爸妈都着急,现在反而不那么急了。……假如真有安排,那就去呗,大不了回头说一句没看上,介绍人爱说啥就说啥去,这可不是给谁面子的事情。”

过年自不必多说,每天都很热闹,而成天乐如今也成了一位让人不敢小看的人物。远离苏州回到家乡,夜深人静时成天乐又一次进入了画卷世界,如此修炼不至于惊动周围的事物,在家中他也只能这样练功了。

画卷世界里的苏州还是上次离开时的样子,成天乐在山塘河边徘徊,仿佛在寻找那犹在天地间荡漾的琴声,而那弹琴的姑娘再也没有出现过。他又想起梅兰德将画卷还给他时曾说过——画中自有颜如玉,难道说的是那位姑娘吗,他也看见了她?

就在这时,他接到了苏福从外地打来的电话。在画卷世界里,苏福同样是收到了闺蜜叶凝的“邀请”,离开苏州去了盐城。如果说有什么区别的话,在画卷世界里她父亲的手术费已经有了,她只是为了那份工作机会去考察的,但仍然陷身于传销团伙。

接完这个早就在预料中的电话,成天乐满脸苦笑。在他没有重新进入画卷世界之前,曾打算假如再进入画卷世界,就直接打电话报警算了;但等到他真的进来了,还是决定在画卷世界里再去一趟射阳。

……

同样的事情,成天乐经历了两次,以不同的方式在不同的世界里。画卷中的成天乐又一次背起行囊闭着眼睛坐火车赶到盐城,睁开眼睛打开新的场景,换长途汽车来到射阳县,再一次睁开眼睛时,已经到了射阳汽车站。

在画卷世界里,他所能打开的场景范围是有限的,不想跟着刘书君他们左拐右拐的到处乱逛无谓浪费施法的极限,所以是速战速决。他是从刘书君等三人身后绕过去的,先伸手拍了拍刘书君的肩膀。刘书君刚回头,就听哗啦一声,她身上所有的东西连同衣服都散落在地。

苏福和蔡钟听见动静转过身来,惊讶的发现刘书君已经不见了,面前站着成天乐。成天乐手中还提着一个铁笼子,笼子里有一只毛色油光发亮的棕褐色大耗子,在那里惊恐的吱吱叫。还没等蔡钟反应过来,成天乐上前一步挥手就斩在他的颈侧,将他当场打晕了。

苏福发出一声惊呼,扑到成天乐怀中道:“乐乐,我被骗了,进了一个传销团伙!”

成天乐拍着她的后背道:“我知道,都已经知道了。……现在没事了,我们赶紧走吧!这就进站上车,车票我已经买好了。”

昏迷不醒的蔡钟趴在人行道上,旁边还散落着一堆女人的衣服和杂物,连内衣裤都有这引来了很多路人的围观,而成天乐已经拉着苏福又进了汽车站,上了最近一班去盐城的车。在车上的时候,小苏讲述了自己上当受骗的经历,委屈的泫泪欲滴。

成天乐一直在听,时不时宽慰几句。苏福说了半天,终于好奇地问道:“你怎么一见面就知道是什么情况?我还没来得及说呢!……你在车站外面出手好厉害,天呐,原来真有那么大本事!……那个蔡钟怎么了,不会出人命吧?”

成天乐:“其实我也曾被传销团伙骗过,接到你的电话就清楚是怎么回事了。……那个人只是晕过去了,不会出人命的。……我有些事,很抱歉没有告诉过你。”

苏福松了一口气道:“你来救我,怎么还拎着一只宠物呢,在哪儿买的?”

成天乐笑了笑:“就在射阳刚下车的时候顺手买的。”

苏福:“我都被人骗到传销团伙里了,你居然还有这种闲情逸致,下车先买宠物!这是什么东西啊,新品种荷兰兔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