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277章、金粼碎,云霞天光一线开

“耗子”喘息着答道:“天知道那是什么鬼东西啊,竟然能发出电光!我拼了老命才把它的形体打散、融合吸收了它的神气,竟然连电光都融合了进来。我现在感觉好难受啊,就像人吃错了什么东西消化不了,要多恶心有多恶心,却又吐不出去。”

成天乐:“你是融合了那电蟃之灵的神气,竟然连它的天赋神通都吸收了,那是不属于你的东西,当然会感觉十分难受。想要真正融合一体,需要用很长时间炼化,你就慢慢地滋养体会吧。这段时间不要再出去乱跑,我助你一臂之力,用类似炼器之法将这电光妙用融入你的形神,应该有七八分把握可以成功。”

“耗子”惊讶地喊道:“电蟃?那是电蟃之灵!你怎么知道的?”

成天乐:“元神外景笼罩之下,所发生的一切历历在目,就如我身中之事,怎会不清楚呢?那是海中电蟃,开启灵智修行,度魔境劫未成而身殒,就深埋在这滩涂之下,却元神未散化为灵体,仍在自感修行。今天被我惊动、欲行夺舍之事,却让你给灭了。”

“耗子”又惊呼道:“你怎么能知道得这么清楚?就像亲眼看见一般!”

成天乐:“你不了解我刚才的经历,仿佛触碰到一种玄之又玄的境界、能与天地通感。这并非是我的修为所能,而是堪破门径时难得的机缘,稍纵即逝再难寻找。如今我已知风邪劫之玄妙,需要一点点修炼神识法力直至破关而出。”

成天乐已经迎来风邪劫,昨天夜里那元神展开的奇异感受,并非他平常所能,过后也再难重现,却需要在这种感悟中慢慢去体会、修炼、积累,将神识法力与元神外景渐渐融合,在这个过程中仍然会惊动各种有灵觉的存在、受风邪袭扰直至完全度过考验。

“耗子”也突然反应过来一件事,很不满地叫道:“你若是还没有收功离定也就算了,刚才分明已经看了很长时间了吧,为什么一直不帮忙?看把我给累的,差点没趴下!”

成天乐笑道:“你是累得够呛,但也强大了不少。我看你能搞得定就没有插手了,假如我刚才出手,你能把这电光收到自己的形神中吗?我看你的打算就是想吸收融合对方的神气,这太奇异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耗子”:“这就是辟谷的心法啊,我也练成了。我是灵体、它也是灵体,消散之后便不复存在,但那神气是可以融合的,但不像看上去那么简单,需要运转外景入内息之法,就如吞吐天地洗炼形骸,而且只能吸收融合一小部分最精纯的神气,还会受其反噬。”

成天乐:“嗯,这是灵体的特有之功!你是在欺负对方能宁形却灵智不全,可现在你已经受到反噬了,那电光你根本控制不了,刚才差点把我都给电了。现在难受得很吧?要不就吐出来让它消散算了。”

“耗子”叫道:“不行,不行!要不是我拼命为你护法,你哪能迎来风邪劫的考验,更别谈将来的境界突破了!你不是说要帮我吗?就用炼器的手段再加上妖物凝炼本命玄丹之法,帮我融合那电蟃的天赋神通,我也不能白白忙活一夜啊!”

成天乐笑道:“你帮了我,我当然会帮你,这天赋神通电光我会帮你融合,但还需要你自己去慢慢炼化,有些事情我是无法代劳的。你刚才吸收的神气太杂,如果不把它们散去会很难受的,就像身有异物,需要用很久时间去化解才能做到真正的相融,费这功夫,还不如自己练呢。”

“耗子”叫道:“我才不怕呢,难受就难受点呗!这于我来说,不也是风邪之劫吗?”

成天乐怔了怔道:“你这么说我也反应过来了,还真是!但你要注意了,用这种方法打散吸收灵体之神气,并不是修炼之正道。那毕竟是风邪异物,会侵你心神,一不小心,你自己就会被风邪沾染迷失了灵智。”

“耗子”:“我当然清楚了,要不是你在后面坐着,我才不会这么干呢!”

成天乐:“清楚就好,这和有没有我坐在后面没关系,这是你的机缘,事后却不能总想着干这种事情。”

“耗子”又嚷道:“我夜里差点累屁了,恐怕要过很久才能恢复,炼化这杂乱的神气和电光需要的时间更久,你还要留在这里练功吗?”

成天乐摇了摇头道:“我已经瞥见那一线天光云影,此次出门的目的已经达到,现在就要返回苏州,在宅院中开启法阵重新闭关。收摄元神外景、运转内息法力,巩固境界直至突破风邪劫的考验。以前不知如何去做,如今已入门径便心中有数了。”

“耗子”松了一口气道:“终于要回去了?太好了!假如再出现夜里那种状况,招来什么更厉害的东西,我可搞不定,说不定还会跟着你倒霉。……那只麝鼠怎么办,也带回宅院吗?”

成天乐又摇了摇头道:“不,把它镇压到小剑池洞天,好好吃一番苦头!”他提起笼子转身离去,远方海平线上霞光初吐,漫天金辉红云与海面金粼碎影交映,有白鹤成群飞翔而过,在这片天地风景的映衬下,成天乐的身形也如欲飞而未翔。

……

2014年末,成天乐结束了一番短暂的行游,离开射阳回到苏州,手中多了一个铁笼子,笼中有一只被法力封印的麝鼠,便是当初他第一次来到苏州时邂逅的美女刘书君的原身。

成天乐没有直接回宅院,到了苏州而是先去了山塘街,在七里山塘河边走过。提笼子逛街的人不是没有,但别人一般都是遛鸟啥的,成天乐却提着一只几斤重的大耗子。成天乐是特意带它到这里来的,并解开部分封印让它能说话,一边走一边还拢住声息暗问道:“刘书君,你是喜欢像当初那么逛街呢,还是喜欢现在这样逛街呢?”

这不是废话吗,刘书君沉默不答。成天乐自顾自又说道:“你当然是喜欢像当初那样逛街,不愿意被人当老鼠提在笼子里游行。可你看看这山塘街上的人吧,如果逛着逛着都逛进传销团伙里,戴上灵魂的枷锁、锁进心灵的牢笼、扭曲了人性和良知,这世道还叫世道吗?”

刘书君终于开口道:“成总,您究竟想把我怎样?”

成天乐一字一顿道:“让你知道该怎么做人!否则只要哪天我有兴致,就提着笼子带你来逛山塘街!以答谢你曾经对我、对别人所做的事!怎么样,我够客气了吧?”

刘书君:“成总,我已经知错了!对您心悦诚服、愿意受您的驱使,您就不要再这样了!”

成天乐板着脸道:“对我心悦诚服有什么用?做错了事就该受罚,这不是我在罚你,而是你应得的下场。怎样出这个笼子,不在于我而在于你自己,这条街你就好好逛吧。看没看见?来来往往的人都盯着你呢,就像看见了什么怪物。”

刘书君没脾气地说道:“成总啊,他们不是在看我,而是在看您!好端端一个小伙,拎着一只大耗子逛街,谁不觉得奇怪呢?”

成天乐:“是啊,那你就早点从笼子里出来吧。我现在说的话你可能不太明白,有朝一日你不会再问这种问题的时候,估计也就差不多了。”

刘书君用哭丧的声音答道:“成总,您到底要关我多少年啊?”

成天乐一耸肩道:“我也不清楚啊,总之不能再放你为害,假如做不到的话,我宁愿把你关到寿元已尽!……我知道你有话憋在心里不敢说,现在给你一个机会说出来,我不怪罪你。”

刘书君有些哆嗦地说道:“我确实有点想法,既然成总让我开口,我就说了。你我的身份是不同的,您是捉妖师、而我是妖修,所以您会这样做。假如换一个身份相处,您又会怎么办呢?”

成天乐答道:“我们又不是没有相处过!你并不是以一只麝鼠的身份出现的,否则我送你去池塘里挖耦得了,听说麝鼠很能在水下钻泥!这与身份有关又无关,只看以你的身份做出了什么事情。我现在不想多说什么,等你自己明白吧。”

离开山塘街,成天乐直奔苏州南郊的上方山,穿过山野丛林来到小剑池洞天。黄裳、禇无用等妖修已接到消息,早就在这里等着他呢。成天乐在小剑池洞天正中的石龛里坐好,将铁笼子往下面一扔,寒着脸说道:“我最近离开苏州出门一趟,镇压了一只妖物,你们都过来好好看看!”

众妖吓了一跳,纷纷询问是怎么回事?成天乐不紧不慢的讲述了刘书君与传销团伙的事情,最后问道:“该不该留此物于世上?”

众妖听明白事情的始末,纷纷斥责刘书君的所为,赞扬成总“为民除害”的义举。大家乱糟糟地说了半天,成天乐终于摆了摆手道:“你们想骂它,来日方长。我就把它留在这里让你们慢慢骂,骂得有道理、骂出了新花样、把它骂哭了,我有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