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276章、风邪聚,飞灵影漫扫四方

这些虚影飞到半空仿佛受到什么无形的阻挡,化为七道阴风盘旋着穿透那看不见的障碍,去势竟要钻进成天乐的七窍。就在这时,成天乐的身后也飞出一道虚影,就像他的影子与身体分开。这条虚影本是看不见的,可是它飞出时引起了光影的折射留下朦胧的痕迹。

这道虚影像一阵风绕着成天乐的身形扫过,竟然把那七道虚影一一截住、打散、吞噬。这是“耗子”出手了,它也不清楚是什么东西让成天乐给惊动了,那些好像是残缺不全、灵智不清的阴灵。这样的斗法最适合“耗子”,灵体是神气所聚,打散之后仍能凝形,但是受到过于强大的冲击便会彻底消散,成为杂乱的神气。

有几道虚影见势不妙想逃走,“耗子”的速度却更快,冲过去将其击散,未等其重新凝聚成形,便运转法力将其神气一吸而尽,这些灵物就等于从此消失了。麝鼠在笼子里看见这一幕,发出惊恐的低鸣,全身的绒毛都竖了起来,身体哆嗦得就如筛糠一般。

它可不清楚“耗子”是怎么回事,只是感应到成天乐在定境中运转元神法力,惊动了这片滩涂湿地上各种具备灵觉的存在。那扑来的虚影,就是传说中的孤魂野鬼吧?而成天乐应对的手段更是闻所未闻,怎么能分出一道灵影将这些玩意都给击散了呢、这是什么样的神通法力?

成天乐仍在定境中,他很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却保持心念不动、视而不见。修炼中第一次触碰到这种境界,是最难得的破关精进机缘,他不想被打断,不到迫不得已绝不会放弃这灵光一现的心境。幸亏有“耗子”护法,成天乐才能安然定坐。

意外的状况还没有结束,成天乐元神笼罩与触动的范围非常大,远远超过了平时主动控制的状态下他的能力所及。刚才这几道虚影只是近处的,远处被惊动的不知名存在纷纷飘至,又有几道残缺不全的虚影飞过来了,仿佛是从那沉睡的滩涂地底被唤醒。

它们飞到成天乐近前,仍然受到无形的阻挡,成天乐在定坐中自有护身之功,并不是什么东西都能接近的。但他毕竟没有动念运转法力,只是自然状态下的护身感应而已,那些较为强大的存在仍然能突破障碍接近他。这时“耗子”又扑了过去一番缠斗,星空下的滩涂湿地上一片光影恍惚。

这些说不清楚究竟是什么的东西,有的灵智不全,有的却有本能的感应,见到了成天乐的强大与“耗子”的凶悍,在远处转了一圈便退去,但还是不断有虚影试图突破障碍,却纷纷被“耗子”所击散。

几拨攻击之后,滩涂上渐渐平静下来,危机仿佛已经过去。那麝鼠却又发出惊恐的吱吱尖叫,抬起一只前爪指向一个地方,吓得在笼子里站了起来。不用它“报警”,“耗子”也察觉到了动静。不远处的草丛里传来沙沙之声,钻出一只三尺长、浑身色彩斑斓的蜥蜴,黄豆大的小眼在黑暗中发出绿色的光芒,吞吐着一只如蛇信般的长舌。

这是妖物,但尚不能称为妖修,看来还没有经历魔境劫化为人形,只是开启朦胧灵智在此处自感修炼,此时也跑了过来。此物的灵智尚不完整,成天乐定坐中所展现的那种精纯神气,在它看来似乎是什么大补之物,张开带着剧毒的长吻就想扑过来。

假如刘书君没有被打回原形、封印神通法力,可能不会怕这种东西,但此时被关在笼子里毫无反抗之力,自然被吓了个半死。那妖蜥看着成天乐仿佛在思考着什么,大概感觉到不是它能对付的,一扭头却又看见不远处铁笼中的麝鼠,感应其气息绝对是美味可口之物,尾巴一甩贴地飞扑过去。

“耗子”却不能让它把刘书君给叼走了,恍惚的身形化为一道无形闪电飞扑而下,从妖蜥身上缠卷而过,仿佛有很多道透明的丝把这只妖蜥给缠绕住了。妖蜥蜷着身子在地上打滚,仰面朝天露出了白色的肚皮,突然从口中吐出一道淡绿色的烟气。

这是它的天赋神通,烟气中带有剧毒,也是尚未完全凝炼的妖丹所化。幸亏“耗子”并不怕中毒,但这绿烟的毒性仍能沾染它的神气,缠绕那妖蜥的无形细丝瞬间被崩断了。那妖蜥趁机打了个滚,飞快地溜走了。

妖蜥刚刚逃去,笼子里的麝鼠竟然直立而起,爪子指着天空一阵尖鸣,它今天夜里差点给吓尿了!只见星光下的半空有一只白尾海雕盘旋,发出一阵阵示威般的鸣叫。成天乐依然端坐未动,“耗子”呈虚影状缓缓飘回他的身后。

那只硕大的海雕在上空盘旋良久,似在观察着状况,然后展翅飞去并没有攻击成天乐。麝鼠在笼子里趴了下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虽然它没有耗费一丝力气,却似已累得筋疲力尽,连动都快动不了了。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去,成天乐仍安然定坐,元神外景笼罩的范围如此之广,这是他从未企及过的境界,似乎形神中已容纳了天地万物,产生着种种冲突与融合。元神外景渐渐收束、神识展开渐渐延伸,他仿佛已窥见了某种门径,正在尝试去控制这种境界。此刻是最不能被打断的,否则一切很可能将前功尽弃,需要寻找机缘再来。

麝鼠在笼子里趴了半天,突然又触电般的蹦了起来,后背撞到了笼子,再度发出吱吱尖叫。这一夜最危险的袭击者出现了,远处的芦苇尖上无声无息地飘来一条长长的东西,似龙又似蛇,身影是半透明的却已凝聚成形,就向一条流动的光带,还缠绕着丝丝幽蓝电光。

此物也应是灵体,它的形态就和“耗子”完全现形时差不多,却看不出是什么东西。“耗子”感应到一股强大而危险的气息,心里也是直发毛啊。它本能地想喊成天乐帮忙,可成天乐行功正在紧要关头,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被打断的。

况且定境中的成天乐虽然心念不动、却能把周围的情况看得清清楚楚,必须要帮忙的时候应该是会出手的,不需要“耗子”提醒。眼看那条长长的怪物猛一扫尾,已经突破了无形的防护,“耗子”硬着头皮迎了过去。

“耗子”这也是在赌人品啊,就算自己不是对手、成天乐也不会见死不救,哪怕错过了破关精进的机缘,他也不会眼看着“耗子”受重创。

“耗子”刚扑过去,那长长的怪物就发出电光席卷而至,竟然把“耗子”的身形搅碎成了好几段。“耗子”也不示弱,化成模糊的飞梭状缠绕而上,空中居然闪现出一道道法诀的印记、都印在了那怪物的身上,把那怪物也打断成了好几截。

紧接着就有点看不清是怎么回事了,扭曲的光影纠缠在一起,带着丝丝电光和噼噼啪啪爆裂声,有精纯的神气不断地消散又重新聚集。假如它们不是灵体的存在,此刻恐怕都已经是遍体鳞伤,缠斗到最后,成了两道阴风互相追逐缠绕、彼此用尽手段在撕扯。

“耗子”一开始是迫于无奈才上去拼的,对方发出的电光非常厉害,打得它的元神一阵阵麻痹,而它也施展了缚灵印去束缚对方的变化。相斗到最后,“耗子”发现自己与对手的功力是半斤八两,它有成天乐做后盾反而不怕了,展开身形变幻尽情的猛攻。

这一幕在不远处的刘书君眼中看来,是成天乐端坐不动,却祭出一道光影击退种种意外的袭击。他的身形周围电光四射、法力冲击碰撞不断,仿佛有奇异的神气在撕扯。麝鼠在笼子里都看傻了,趴在那里干喘气连叫都叫不出声来。

“耗子”起初只想把怪物给赶走,缠斗到酣处发现自己可以对付,那怪物倒是怕了想逃。“耗子”反而不干了,竭尽全力将其缠住。怪物也被激发了凶性,电光散射化作一片迷雾,而“耗子”也化作一阵凌厉的阴风,竟斗成了不死不休的局面。

又不知过了多久,海面上有一线金光刺破了昏暗,那怪物的神气莫名一弱,“耗子”化为半透明虚影趁机施展无形的绞杀之力,将其打散再也无法凝聚成形,然后用一种奇异的方式吸取它散开的神气。那怪物每弱一分、“耗子”仿佛就强一分,到最后那怪物终于完全消散了,而“耗子”的身形中竟然带着丝丝的幽蓝电光。

“耗子”大获全胜,但它那半透明虚影竟有些恍惚,仿佛随时就会飘散的样子,那融入形神中的丝丝电光也控制不住地乱蹿。这时它突然“嗖”的一声消失了,原来是成天乐已经站了起来,伸出左臂将它收回曲池穴中滋养。

将“耗子”收入经络,成天乐忽有触电的感觉,连半边身子都麻了,他诧异地问道:“耗子,你怎么浑身带电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