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272章、同流污,明知是是不得脱

看见成天乐低头在刘书君的耳边笑眯眯的说话,被无视的蔡钟心中升起一股无名业火,却又不好发作,只得紧走两步在后面问道:“刘领导,你和成先生早就认识吗?”

刘书君没答话,成天乐笑呵呵说道:“我和书君是老朋友了,两年半之前,就搂着她逛过苏州。没想到今天还能在这里见面,人生真是太幸运了!”

这句话把蔡钟给整懵了,成天乐原来早就认识刘书君,那他们是什么关系?他是她的前男友、在刘书君加入“行业”之前就认识、或者他曾经也加入过行业?如果是这样的话,苏福怎么把这种人给发展来了?

而苏福同样被整懵了,她万没想到成天乐竟认识这个传销团伙的头目,如此说来,成天乐恐怕是故意上当的!苏福本人是被她的一位中学同学骗来的,说是有一个很有前景的工作职位,如果面试成功就可以派到苏州去做分公司总经理。

假如在平常情况下,小苏不会上这种当,可她当时正在四处投简历,有这么好的机会当然想过来试试。而且这位同学也是她曾经的闺蜜,两人关系非常好,她根本没想到对方会骗她。等到了射阳之后才发觉不妙,可是已经无法脱身了。

传销团伙那一套,没能忽悠得了苏福,而且她正在着急筹钱,父亲还等着做手术呢!她之所以会来到射阳见这位闺蜜,一方面是想抓住这个工作机会;另一方面那闺蜜也在电话里吹嘘自己的事业如何成功、非常关心她的发展云云,她想找机会开口借点钱。

苏福无论如何是要脱身的,没有办法在这里耗下去,而传销团伙扣住了她的身份证和行李同时限制了她的活动,一定要她先呆在这里“好好考察、对行业有更多的了解”再说。苏福哭闹了好几次坚决要走,最后C级小头目蔡钟说道:“再发展一名业务代表,你就可以离开。”

苏福思前想后,还是给成天乐打了电话,她不知道成天乐能不能听懂那话中的含义,但她实在是没办法了,就像溺水的人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她知道自己这样做很不对,是在欺骗成天乐,把他拉进这个火坑里换取自己的自由。同时她也在心中自我安慰,成天乐那么大的本事,连易老大也奈何不得他,这个传销团伙肯定也困不住他。

而成天乐真来了,接站的时候,苏福一直在想——自己该怎样面对成天乐发现真相之后的目光?可是成天乐一下车,连问都没多问一句,直接就挽着刘书君走了,走着走着还很亲热地搂起了腰,一副耳鬓厮磨的样子。原来他们早就认识,重逢时竟这样亲密,几乎完全无视她的存在!不知为何,苏福那充满愧疚的内心中又酸溜溜的很不是滋味。

蔡钟还是有点不甘心,加快步子追在后面问道:“成先生,来之前,您了解我们的行业吗?”

成天乐头也不回地答道:“了解,当然了解,我就是为了实现敢想敢梦的人生而来!”

这位“新朋友”可够配合的,看样子连课都不用上了就可以直奔主题。蔡钟又发现,他追到与成天乐和刘书君并肩走的位置却不可能,前面两人看似走得不快,却总是把他甩开几步。只有沉默的苏福远远地跟在后面,假如这时候她转身离开的话,应该就能成功脱身,可她并没有立刻就这样走,无论如何得把话和成天乐说清楚。

成天乐的看似与刘书君在窃窃私语,实际上也真在说悄悄话,用神识拢住了声音。刘书君颤声道:“成总,恕我有眼无珠,不知道您是一位行走人间的捉妖师!今天我认栽了,愿为您驱使效劳,请您念在我多年修行不易,放我一马!……您是来救那姑娘的吗?我立刻放她走就是了,什么话都好说、什么事都好商量,您想要我做什么,我都会……”

成天乐打断她的话道:“放你一马,怎么放?”

刘书君:“我已被您收服,发誓为您效力,您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但请不要毁我修行,也千万不要害我性命!”

成天乐:“你还记得上次苏州团伙被驱散时的情况吗?有人挥刀袭警,被当场击毙了,那条性命又是谁害的呢?再说现在吧,苏福的父亲重病住院、需要她去筹钱救命,你们却把人骗来扣住,这不等于害人性命吗?就为了骗取钱财,置人于如此境地,你还有什么资格继续做人!”

刘书君:“我真的不了解这个情况,我现在已经不管这些事情,只负责组织事务。”

成天乐:“那你的责任就更大了,是主犯!你虽然不了解苏福的情况,但你最清楚这个组织是干什么的、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在苏州松鹤楼,我曾给了你一个机会,你身为妖修本可以在世上过逍遥日子,却偏偏又回头干这行!”

刘书君:“成总,您既然已看破我的身份,应该能明白我当初说过的话,我所做的也都是和世人学的。世上这些人,堕落都有堕落的根源,传销团伙非我所创,还不是人们自己干出来的事情?让人陷进去的事情不仅只有传销,那些心志不坚易受诱惑的人总是会因这样那样的原因堕落。

苏福曾经是你的女朋友吗?她明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还是把你给骗来了,所以你很生气,对吗?他们是清楚的,却阻挡不了私欲,这才是一切的根源。而那些不受骗也不愿意骗人的人,其实传销团伙也是留不住的,不论吃了多少苦头终究还是会离开,比如当初的您,这些话我也说过。”

成天乐冷笑道:“真是巧舌如簧啊!你说的每句话都是对的,但你看见了别人的错,并不代表你做的事情就是对的!我当初确实是离开了,甚至是你故意放我走的,但换一个人,谁能耗得起呢?如果我不来,苏福最终也许还是能脱身,可一时半会她是走不了的,而她的父亲却等不起!

世上有人犯错,在人世间一样会受到惩罚。你既然以人形在人间行事,不仅是享受这大好红尘,也要付出你的代价。你不仅是旁观者也是参与者,这些事情是你自己做的。不要问我会怎么处置你,只看你怎么做。想留下一条命也容易,好好配合我去那个团伙,你造的孽,我要把它砸碎,并让你亲眼见证!”

后面的苏福与蔡钟听不见两人的谈话,还以为这俩人在怎么亲热起腻呢。刘书君被成天乐制住玩不得什么花样,只得老老实实带他回驻地。他们是朝县郊的方向走的,左拐右拐到最后几乎让一般人完全失去了方向感。走了半天好像是有点累了,蔡钟在后面说道:“既然是老朋友见面,值得庆祝,大家一起吃顿饭吧!”

成天乐没反对,就在路边一家饭店里吃了饭。蔡钟又要了一条烟,结账的时候还是传销团伙的老套路,他一摸兜说道:“哎呀,不好意思!刚才出来接你走得太匆忙了,忘了带钱,成先生能不能先垫上?”

成天乐见怪不怪,很大方地把账给付了,并耍了个手法,故意让蔡钟看见自己的钱包里还剩多少钱。吃完饭继续往前走路过一家超市,蔡钟说既然到这里“看项目”就好好考察几天,顺便买点东西带回公司。成天乐欣然点头,又进了超市买了不少东西,还顺手买了一个养宠物的铁笼子,折叠起来提在手里,身上的现金已经花得差不多了。

蔡钟很好奇地问:“成先生,你买这东西干什么?”

成天乐呵呵傻笑道:“当然有用了,你就别问了!”

一旁的刘书君直打哆嗦,仿佛有点冷的样子。她心里清楚,可又没法说出来,只能看着蒙在鼓里的蔡钟独自在那里耍了。而苏福咬着嘴唇一言不发,她也说不清自己在想什么,娇嫩的红唇已经被咬出了牙印,仿佛只是在迷迷糊糊地跟着走。

天色完全黑下来的时候,终于来到了传销团伙的驻地,是老小区里一栋七层高的单元楼,外墙粉刷的涂料已有多处剥落,他们一直走到了顶楼,楼梯口还加了一道铁门。进了左边的单元房,不大的客厅里坐了八九个人,没有椅子凳子,大家都围着小桌席地而坐。

一见成天乐进来,众人纷纷热情地站起身握手打招呼、做着自我介绍,有人从蔡钟那里接过了行李,有人还递过了热毛巾。假如不知道情况,还以为来了什么大人物或者他们都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而成天乐早就熟悉这一套了,笑呵呵的来者不拒。

不等接下来的节目上演,成天乐对刘书君道:“我能不能和苏福单独说几句话?”

刘书君无声地点了点头,伸手指了指旁边的单间小屋。按传销团伙的习惯,新朋友刚来的时候虽然睡的也是地铺,但通常能享受小单间的待遇。成天乐的小单间已经准备好了,行李都被热心的“经理”们放了进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