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271章、心如镜,行色从容似相识

挂断电话很久之后,成天乐发现自己正站在小河边的一座古桥上,小苏在电话里的意思他是完全听明白了。苏福应该是陷入某个传销团伙中不得脱身,而团伙一定在逼她发展下线,于是她就打电话给了成天乐。

她所做的事情和当初的于飞一样,就是想把成天乐骗过去,但她所说的话却让成天乐听出了另一层含义——她希望成天乐能去解救她,但是在有人监听的情况下,她又不能直接说出来。

成天乐熟悉传销团伙那一套,虽然很能忽悠人,但有些人是根本骗不来的。比如对董洛那种人,传销团伙那套说辞是一点用都没有,而苏福平常所接触到的社会关系中很多人也大多不会被这一套所迷惑。比如张三对李四说,我给你介绍一份好工作、每月薪水有好几万,这对于苦苦打拼的人来说,自然是极有诱惑力的消息,但对于本身已经非常成功的人来说,不过是个笑话。

而小苏也不会愚蠢到去骗董洛那种人,至于她能骗去的人恐怕也不会愿意骗,却偏偏选中了成天乐。虽然话未明说,但成天乐也能想到是什么原因,因为他在传销团伙中见过这种情况。曾有个姑娘被同学骗去了,一直不听传销团伙的那套忽悠,坚决要走,云少闲便告诉她:“你可以再发展一名业务代表,自己放弃努力同时要给别人一个机会。”

说白了也就是:“自己想走的话,得再骗一个来。”如今成天乐就很“荣幸”的成为了这个“顶缸”角色、苏福打算逃离传销团伙所需的替身。

很难猜测苏福为何偏偏选中了成天乐,恐怕只有问她本人才会清楚。她真是要把他骗到传销团伙去吗、或者仅仅希望成天乐来解救自己?因为她知道成天乐的本事很大、手段了得。既然传销团伙要她那么做,她干脆就把成天乐这种人给弄去。从她的角度来说,这的确是无奈之举,因为她的父亲重病住院,手术费还差二十多万没有凑齐,她必须要赶紧脱身去筹钱救命,在这种情况下,成天乐仿佛成了她唯一的救命稻草。

成天乐也知道苏福的父亲重病住院的事情,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假如他是苏福也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脱身的。那电话中种种没有说出来的意思,成天乐全听明白了,去还是不去?对成天乐来说不是问题,只是选择。

……

世事就是这么奇妙,在来到苏州两年半之后,成天乐扎着马尾辫,换上了当初的那身休闲服,背着当初背到苏州的旅行包,离开苏州去了盐城,奔向另一个传销团伙早已设好的陷阱。只不过这一次他是心如明镜,知道那电话的含义,也知道等待他的将是什么。

苏福所说的那家“跨国集团某基地”并不在盐城市区,而是在海边的射阳县。这个地方可能很多人都没有听说过,但在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却大名鼎鼎,据说精卫填海、后羿射日的故事都发生在这一带。

如今我们的成总也背着包去了,在盐城下了火车转长途汽车,一路奔波到了射阳汽车站。按照传销团伙通常的做法,应该是上线来车站接“新朋友”,一路上成天乐就在给小苏原来的手机打电话,却没有打通。到了快下车的时候,终于打通了,成天乐只简单地说道:“我快到车站了,你过来接一下。”

过了几分钟,小苏回了一条信息:“你稍等,我们马上就过来。”

成天乐下了车走到站外,第一感觉这座苏北沿海县城没有想象中的繁华,甚至连出租车都不太多,只看见很多电瓶车跑来跑去。他等了大约十来分钟,听见了后面有脚步声传来,元神也感应到那熟悉的气息。

来的有三个人,一男两女,其中一人是苏福;令成天乐感到意外的是,另一个女的他也很熟悉——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刘书君居然在这里又重操旧业了!

他们是从成天乐身后走过来的,成天乐能认出小苏,小苏却认不出成天乐,因为成天乐的打扮和气质相比以前都有很大的改变,尤其是那根马尾辫很有欺骗性。左右看不见成天乐的身影,小苏从刘书君手里拿过自己的手机,开始拨电话。

而刘书君终于注意到成天乐的衣服和那个背包,突然愣住了,神色一瞬间变得很古怪,急忙问小苏道:“苏经理,你这位新朋友到底叫什么名字?”

小苏的电话已经打通了,她匆忙答了一句:“刘领导,他叫成天乐。”然后在电话里说道:“成天乐,我们已经到车站了,怎么没看见你啊!”

成天乐拿着电话转过身来,脸上带着标志性的呵呵傻笑:“我就在这里,只不过你没认出来。”说着话也不理会苏福是什么反应,径直走过去把背包卸下来扔给后面那小伙,挽住刘书君的胳膊道:“既然我已经来了,那我们就走吧,先去你们公司考察考察。”

成天乐一出现,就把前来“接新朋友”的三个人都弄得目瞪口呆。刘书君猝不及防间中了暗算,被成天乐抓住了手挽起了胳膊,一道缚灵印的法力顺着经络印入,不仅束缚了她的神气法力也封印了妖身变化。

这一招独门秘传缚灵印,成天乐已经习练的纯熟无比,实在是暗算各类妖修的杀手锏!当修成外景、内息、辟谷境界融合,他再施展这一招时已无需掐诀,可弹指间信手而为之。成天乐知道刘书君是妖修,而刘书君可不清楚成天乐的底细,她正在那里发愣呢,就被成天乐制住,动作干脆利索。

直接把手给抓住了,这在斗法中几乎是不可能出现的情况,可比隔空施展法术的威力强多了,刘书君连运转法力相抗的机会都没有,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制伏。在这种情况下,成天乐当场把她打回原形都可以。

这一瞬间,刘书君的脸都白了,她万没想到今天来的“新朋友”竟然是“老朋友”,而且还是她曾经在传销团伙里设法甩掉的成天乐,更没想到成天乐竟是一位“捉妖师”!被法力印入经络,天地一片恍惚,有一股力量也钻进了她的身体,使她不由自主就被成天乐挽着走,元神中听见一个细细的声音道:“老实点,别露破绽,否则当场把你打回原形!”

成天乐这回真的怒了,苏福迫于无奈把他骗到传销团伙也就罢了,而刘书君已经是第二次干这种事了!苏州的团伙被驱散,她跑到射阳来搞团伙又偏偏骗了苏福,还有完没完了?这一次断没有再放过她的道理!

后面两个人也是半天没反应过来,苏福见到了成天乐还没来得及说话呢,成天乐竟然挽起了刘书君——他是不是搞错人了?

同来的小伙叫蔡钟,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是刘书君的下线业务代表,而苏福是她的下线叶凝再发展的下线。蔡钟来就是给成天乐背包的,既为了表示热情,也是防止苏福趁机搞什么小动作,要跟在后面监视。

按传销团伙的套路,“接新朋友”讲究男女搭配,但苏福和成天乐早就认识,最好再多一名“美女”分散他的注意力。而刘书君也够敬业的,身为“领导”正好有空便亲自来了。刘书君如今已是传销团伙在射阳这条线上的大头目、B级业务经理,传销团伙分工明确,她并不直接过问新朋友的详细资料,事先并不知道今天的“新朋友”居然是成天乐。

蔡钟背着包跟在后面直犯嘀咕,根据所掌握的资料,这位“新朋友”不是苏福的前男友吗?就算是好色之徒,也不能一下车就这么厚着脸皮呀,连自我介绍都没来得及做呢,就挽着刘领导走了?按照传销团伙的纪律,他应该很热情地帮人背着包,任劳任怨地跟在后面不该多什么嘴,可此时却明显不高兴了。

“耗子”在成天乐的元神中笑道:“你看看后面那个小伙,一直拿眼瞪你呢,看样子是吃醋了!”

成天乐在元神中答道:“我看见了,这人好像对刘书君有点意思,见我二话不说就把她给挽走了,显然心里很不是滋味啊。”说着话,他还特意伸手搂住了刘书君的纤腰,显得非常亲热的样子,脑袋凑到她的发丝边,好像在说什么悄悄话。

“耗子”:“我天天说你花痴,今天总算见到真正的花痴了!”

他们俩没看错,蔡钟就是被刘书君发展来的,在传销团伙里被忽悠得五迷三道,对那一套鬼扯是深信不疑,成了该团伙的精英骨干。他也看上刘书君了,总想发展更亲热、更亲密的合作关系,还向刘书君表白过。

刘书君的应对这种情况很熟练,她告诉蔡钟:“我们都还年轻,在行业里好好发展,取得事业与人生的成功。等你升到A级再拿到几百万的出局费,想怎么样不行呢?但现在还是事业为重!”

蔡钟的表白碰了个软钉子,但仿佛又能看见点希望,心里总还是对刘书君有种种幻想。今天他看见成天乐这个“新朋友”这么不讲究,连介绍都没介绍,就把刘书君给搂住了,哪有这么自来熟的?这不是流氓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