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270章、重邂逅,欲语未尽情凄楚

因为成天乐在画卷世界里与苏福重逢,接下来又发生了很多事,算算日子,现在兑奖截止日期已经过了、那张彩票就这么过期了,唾手可得的八百万,成天乐没有去拿。

难道他已经视金钱如粪土了吗?绝对不是!假如同样的事情发生在现实中,成天乐就算重逢了苏福、两人又重新在一起,他也绝不会因此而忘记领取那八百万的。之所以会忘了,因为他根本就没在乎,知道那不过是画卷里的世界,就算这一期没领,还可以再买下一期,可现实里是不会有这种事情的。

想到了这些,成天乐忍不住将这件事告诉了“耗子”,当然略去了很多“儿童不宜”的情节,只说在画卷世界里苏福的父亲病了,手术费差二十多万,他借钱给她了。但在现实世界里这件事依然会发生,而且就在这几天,他和小苏其实并未重逢,却知道了这件事,应该怎么办呢?

“耗子”被他问得有点问懵了,琢磨了半天才说道:“那只是画卷里的经历,你改变了过去曾发生的事,碰到人家姑娘献殷勤。可现实中你与苏福已经毫无关系了,实际上什么都没发生过,人家也不可能问你来借钱,难道你真想借钱给她吗?”

成天乐沉吟道:“说实话,我还真想!虽然知道那段故事在现实中没有发生过,苏福也不可能清楚我是为什么,但对于我来说那是真真切切的,与真实的经历没什么两样,就冲这一点,我也想那么做。”

“耗子”:“幸亏你问的是我,假如换成别人,会以为你的脑袋有问题,就算是我也很为你担心啊。你是不是把画里的经历和现实的世界混淆了?假如是这样,可是修炼中的入魔之兆!”

成天乐摇头道:“不不不,这不是入魔之兆,假如我不是这么想的话,反而是入魔了。魔境劫你我皆已度过,但修行中的重重考验始终是存在的,你我都应该明白是怎么回事?你说不应该将画卷世界与现实相混淆,这是对的。但怎样才是混淆呢?进入画卷是一种修炼,在画卷中所见种种,也是我的亲身经历,若在画卷外毫无触动的话,那么反而是在画卷中入魔。我可以做出与现实不同的选择,但并不代表脱离了真实的自己。

“耗子”:“我听明白你的意思了,不管画卷世界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进入画卷中的人还是你自己,难道正因为这样——你就要借钱给小苏吗?”

成天乐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耗子,第四步法诀我们都练成了,等待着境界的突破。法诀中说得很清楚,意味要迎来风邪劫的考验,那么——何谓风邪?”

何谓“风邪”?法诀中也有解释,风邪又称外客,是指在修炼中会受到各种意外的干扰,或外魔的入侵。如果说魔境劫中只是心魔内生的话,那么所谓的风邪指的往往是世上已存在的事物。

一个人不可能独立于他所处的环境而抽象的存在,必然会发生各种各样的联系,有时候就算闭门家中坐,麻烦也会主动找进来。成天乐在画中世界去巩固外景、内息,看似与现实无关,但画中世界仍然会发生种种事情影响他的行为,比如这几天他就在现实中去找那位弹琴的姑娘了。

修炼到这个阶段,自古以来有很多传说。修士的元神感应已十分强大,但是形骸却没有得到相应的炼化,他可能会惊动世上很多妖魔鬼怪一类的存在,要么不小心招惹、要么是对方主动找上门,或驱使之为其行事,或者是行那夺舍、借炉鼎之事。

这种事成天乐并不是没见过,比如那孔天晶虽然没什么修为,但也有阴灵托舍借其炉鼎修炼。假如孔天晶也有成天乐这般修为境界,对那阴灵的修炼不是更有利吗?其实成天乐自己也在干类似的事,他一直在帮助耗子修炼,只不过并非被耗子托舍而已。

风邪劫的考验这只是其一,其二与所谓的妖魔鬼怪无关。至此修炼元神外景,能察觉到的人所未知的事情越来越多,有些事情不知道也就算了,如果碰到了、管还是不管?假如管了,会不会有麻烦;假如不插手,会不会心境有亏、甚至自己也会吃亏。这就面临着与以前不一样的选择,没到这个境界是不会有这种处境的,凡此种种也称为风邪。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比如某人在山上闭关修炼,展开元神外景能知道山下发生的事,有人在山下杀人放火,他会不会出关去救?无论救与不救,都是在做出一种选择、有其得失。假如他没有这个境界,也就没有这些烦恼了。成天乐在画卷中修炼外景,看似情况不一样,其实修行境界所遇是相通的。

“风邪”还有第三种含义,元神所能见到的事情太多,而以本人的能力所能解决的事情太少,愿望和现实之间会产生巨大的落差。其实普通人也有这种境地,所谓风邪并不特指修炼所遇,修行修行、修于行止,本就是每个人都会遇到的事,只不过以一种更超脱的方式去体验、去经历。

度过风邪劫实际上是一种法力极限的突破,元神外景之所见、便是神识法力之所至。若想达到这一步,必须先度过这重考验。

成天乐突然问了“耗子”这个问题,“耗子”也在那里琢磨,隐约有所感悟却又没有想得很透彻。恰在这时,成天乐的电话响了,前一段时间他曾闭关半年,这个号码停用了,最近才重新启用。看来电是一个外地的陌生号码,接通听见对方的声音,成天乐的手一抖差点把电话掉地上。他如此定力怎么还会有这种反应呢?因为给他打电话的人竟然是苏福!

在现实中成天乐与苏福并未重逢,早已毫无关系了,甚至是最不可能联系的人。可成天乐偏偏在画卷中经历了那一切,此刻竟然接到了苏福的电话,叫他如何不吃惊。难道自己在画卷里做过的事,对现实中的小苏产生了某种影响吗?

苏福在电话里的声音有些许幽怨,柔柔地问道:“成天乐,是我,小苏,你还好吗?”

成天乐过了好几秒钟才用尽量平静的声音答道:“小苏,好久不见,我很好,谢谢你的关心!听说你把董洛给炒了,我一直觉得挺过意不去的,想找个机会说声对不起,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没想到今天你能给我打电话。”

小苏弱声问道:“过意不去?是对董洛过意不去吗?”

成天乐:“不不不,是觉得挺对不住你的,多少都是因为我的关系。”

小苏:“你有什么对不起的,那是我自己做的事……我前段时间经常听说你的名字,原来成总那么有手段、那么有本事,我当初真是小看人了。”

成天乐:“你就不要再夸我了,我觉得很惭愧,有很多事情没有告诉过你……你最近过得怎么样,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假如有事就尽管说出来,我能帮忙的一定尽量帮。”

定住心神之后,成天乐已经想到小苏可能是来找他借钱的。她可能是借了一圈也没借到,又不可能再去找董洛开口,万般无奈才会向他求助。刚才他还在想这件事,现才听见那熟悉的声音,回忆起这段日子在画卷中的种种缠绵,成天乐已经不再去多想了,小苏如果开口,那就借给她吧。

不料小苏接下来的话却让成天乐目瞪口呆,只听她幽幽说道:“成天乐,以你的才华与能力,应该实现更辉煌的成就,拥有真正敢想敢梦的人生。曾经的事情,让我更加了解你,挫折不会让你放弃、困境难不住你。你不应该仅仅只像现在这样生活,完全可以拥有更大的、让所有人都羡慕的成功。”

成天乐为什么会愣住?因为这套嗑他太熟悉了!在传销团伙里曾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子了,如今居然又听见苏福在电话里对他这么讲。而苏福的语气很生硬,就像在照本宣科。

成天乐就算再笨,此刻也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因为他本人就经历过,难怪苏福没有用自己原先的手机而是用这样一个号码给他打电话。她很可能就在某个传销团伙里,旁边恐怕也有人在监视与监听。成天乐尽量冷静地问道:“小苏,这么长时间没联系,怎么会突然找我说这些呢?”

小苏的声音有些发颤,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害怕或者包含着某种期待,她在电话里答道:“我在江苏盐城,找到了一份新工作。这是一家跨国企业集团,将在苏州设立分公司,总投资规模有十几个亿,正在物色合适的总经理人选。需要有国际视野与阅历、有国际投资市场工作经验、了解苏州当地情况和各种社会资源的人来担任这个职位。

成天乐,你是最合适的,我希望你能来看看情况、考察考察这家公司。假如能够合作,我愿意当你的助理,为你工作,来弥补以前的过失与遗憾。……这也是挽救我的机会,请你给我一个机会,让我曾经犯下的错误、受到的欺骗、遭遇的不幸,有机会得到挽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