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268章、卷帘风,画里琴舟不再逢

等成天乐回过神来,那乌篷船和船上弹琴的姑娘已经远去不见,但那琴声仿佛仍萦绕在耳边,就如穿越千年的叹息与低吟浅唱未曾断绝。成天乐的感觉已不能用震惊来形容,刚才只是一瞬,他什么都没有去想,此刻才可以细细地回味。

方才的神识感应中,那弹琴的姑娘、拨出的弦声与这姑苏画意,气息韵动竟是完全融合的,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修为境界?她所弹奏的那张古琴是真正的古物,而且是一件精美绝伦的艺术品,成天乐一时间还看不出那是哪个朝代的东西,但至少也应有数百年!

无论是画里画外,苏州城他逛过很多遍,尤其在画卷世界里,这条山塘街他更是反复走过很多次,怎会出现这样的女子、听到这样的琴声?

……

退出入画之定境,回到现实世界里,成天乐仍如站在山塘河边那样出神良久,手持画卷并没有在想什么,就似处于一种难以形容的恍然状态,耳边似乎还有那琴声在萦绕。

突然有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恍惚,只听“耗子”喊道:“成天乐,你已经从画里出来了?怎么还像在画中似的,这样一副表情,刚才看见什么了?”

成天乐放下画卷长出一口气道:“我看见了一艘乌篷船从山塘河中驶过,风吹动船帘,船中坐着一位弹奏古琴的姑娘,那真是天籁之音!我简直没有办法想象,此人能将一首现代曲目弹出那样一种意蕴来,我几乎连元神都化入了琴声中。而那姑娘的气息显然与众不同,我却不清楚那是怎样一种修为。……耗子,你在画卷里就没见过那位姑娘吗?”

“耗子”:“什么姑娘?画卷里的姑娘多着呢!”

成天乐:“我说了半天你没在听啊?就是一位穿着古装弹古琴的姑娘,你只要见过,就应该知道我说的是谁。”

“耗子”却摇着脑袋道:“我没见过,但我知道你说的肯定不是小溪!……嗨,山塘街那边有很多照相馆、还有专门出售和出租古装的商店,经常能看见女孩子穿着古装在那里照相,你又不是没见过!……山塘桥那边还有评弹馆,里面放着各种乐器,二楼还有茶座演出,天天咿咿呀呀的弹唱,你又不是没听过!干嘛这么大惊小怪的?”

成天乐摇了摇头道:“不一样的,完全不一样的,你没见过我也没办法和你形容,她就像是从画境中走出来的人。”

“耗子”:“你是不是看人家姑娘长得漂亮犯花痴了?别忘了你才是走到画境中的人!”

成天乐苦笑道:“我犯花痴?那姑娘长什么样我都没看太清,但的确很漂亮,非常美!我只是描述而已,可没有什么想法。”

“耗子”:“切!你刚才的样子已经把你给出卖了,这就是传说中的惊艳吗?你敢不敢跟我打赌——你在画中还想再见到那姑娘。”

成天乐用手摸着鼻子挡住嘴唇道:“不敢,因为我的确还想再见到她、听一听那琴声。”

“耗子”:“我还不了解你,果然是这个德行!……你不是在画中世界重逢苏福了吗,应该已经好上了吧,怎么又动了这种心思?”

成天乐一瞪眼道:“我动什么心思了?看一眼人家姑娘又怎么了!看一眼就成流氓了吗?”

……

苏福这几天不在苏州,成天乐进入画卷世界,总是不自觉地走到山塘街,沿着七里山塘河来回漫步,总是一副恍然出神的样子,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等他退出画卷世界回过神来,才意识到自己是想再听见那琴声、见到那弹琴的人。

可是那条船、那位姑娘、那张古琴、那曲琴声再也没有出现过。过了几天,在现实世界中成天乐终于收起了画卷对“耗子”道:“走,我们出去逛逛。”

“耗子”惊讶地问道:“你今天不入画了?”

成天乐答道:“画里是苏州,画外也是苏州,修炼元神外景、还转练形,自然是这真实的天地更佳。我们过于沉迷于画境了,苏州就在门外,何必天天宅在家中呢?”

“耗子”点了点头道:“嗯,确实是这么回事,但画中世界比较好玩!……是该出去走走了,我们去哪儿,观前街吗?”

成天乐:“不,去风光更好的地方,山塘街。”

“耗子”:“又去山塘街!你分明是想去找人嘛,是不是画里没找到,就想着在画外碰碰运气?”

“耗子”还真了解成天乐,成天乐就是这么想的。画中世界十分奇异,不是幻境、不是魔境,也不是妄境,而是一种化境——推衍变化之境。它是在某个时间点上,叠加了画外走入的成天乐这个意外的因素,从而使与现实世界相映的画境产生了微妙的变化。

相对于现实世界而言,它也可能是某种幻境,因为所发生的事情并不是真实存在的;也可能是某种魔境,在画中世界同样会受到伤害,从而伤及到形神;也可能类似于某种妄境,因为意识到画中世界不会影响到现实,有些人可能会做出在现实世界根本不会做的事情。

但这些都只是化转的象征,从而使画中世界拥有了类似于幻境、魔境、妄境的某些特征,但它本身还只是一种化境而已。成天乐虽然还不清楚这其中种种微妙的讲究,但他已然明白画中是怎样一个世界。画中人并不是凭空出现的,他既然在画中看见了那姑娘,如果运气好的话,在画外也应该有机会能碰到。

然而他今天的运气却不怎么样,在七里山塘街走了两个来回,步行距离超过了十五公里,仍然没有发现那姑娘的身影,就连那样的乌篷船都没看见。成天乐仔细回想当时见到她的场景,那姑娘坐在船中,船后并没有人摇橹划桨。

山塘河上如今大多是私人承包的旅游船,都配了柴油引擎,用不着摇橹划桨,坐在船舱里掌舵就行,因此有那样一条乌篷船驶过倒也不会引起特别的注意。可成天乐却感应得很清楚,那条木船根本就没有配发动机,也就是说它是随着琴声自行漂过山塘河的,这也太奇异了!

除非是以法力推动,否则没有船会无动力自行的,那绝不是随水漂流的样子。但他在画卷世界里并没有感应到施法的波动,那琴声的律动与画卷中的姑苏仿佛是一体的。在画外的现实世界、苏州的山塘河上,成天乐根本就找不到这样一条船。

走了两个来回,确信河上的每一条船都看清楚了,成天乐这才有些无奈地离开了山塘街。他并没有回宅院,而是去了一家茶室喝茶听琴,那里便是南宫玥曾经学琴的地方,也是在现实世界里他与小苏曾经约会过的地方。

南宫玥如今已经随毕然搬到同里去了,现实世界里苏福也不可能在此时陪成天乐来喝茶,成天乐点了一壶凤凰单枞独自坐下,就在茶室老板弹琴位置的斜对面。甄诗蕊还是那么风姿绰约的样子,从上次见到她到现在,仿佛连坐姿都没有变过。茶室里的客人不多,甄诗蕊在弹古琴,是一曲《流水》,成天乐静静地听着。

这琴声韵雅,却与画卷中听见的那琴声不同,待到甄诗蕊弹完一曲坐在那里饮茶的时候,成天乐才走了过去问道:“您好,是甄老板吗?我叫成天乐,是南宫玥的朋友。”

甄诗蕊很优雅地点头微笑道:“我就是甄诗蕊,以前经常听南宫提起你,没想到早就见过了。……成总好久没来了,怎么今天突然有了雅兴?”

成天乐微微吃了一惊,暗道这位甄老板真是好记性,自己只来过这里两、三次,而且都是一年半以前了。他有些惊讶地问道:“您居然还记得我?”

甄诗蕊微微一笑:“你喝茶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已经认了出来。我这里各种各样的客人都有,有人是来喝茶的、有人是来听琴的、有人是来约会的,有人带着别的目的。但茶的喝法不一样、琴的听法也不一样,有些人是为了显格调、有些人是为了找情调,有些人是为了充风雅,有些人是觉得这里的环境好。”

成天乐也笑了:“那甄老板觉得我是哪种人呢,为什么会注意到我?”

甄诗蕊:“成总曾经来这儿等过人,也曾经来这儿约过会,但今天就是来听琴的。我很少见到有人能像你今天那样听琴,似乎将心神都融化到琴声中。连我弹琴时都能感觉到,整个茶室只有你一个人真正的在听。”

成天乐:“那是甄老板的琴声玄妙,我不自觉就听入迷了!……其实今天是有点事想向您请教,我听南宫玥说过,您对古琴很有造诣,请问这是一张什么样的琴?”他掏出一张纸打开放在琴案上,上面画的就是他在画卷世界中看见那姑娘弹的古琴。那印入脑海深处的惊鸿一瞥,事后成天乐根据记忆尽量将这张古琴的细节都描绘了出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