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266章、逐炎凉,何事佳人重感伤

她曾经在他困厄时离开了他,而这个男人的能力和韧性超出了她的意料,不仅没有被挫折击倒,而且过得很好、很成功。小苏也隐约听说过“成总”的名头,知道他的手段了得,就连易老大那种人物都收拾得服服帖帖,更难得的是他竟是从一个饭店小打杂开始,在短短两年多的时间内,拥有了今天的成就。

现在他又出现在她面前,带着自信的微笑,伸手扶住了她。他的目的是什么呢?为了证明自己更加成功、嘲笑她当初没有眼光?或者在失意者面前炫耀、获得一种满足感?让曾经离开他的女人后悔、来挽回自尊?或者以他已经完全没有必要在乎这些了,只是在显示一种大度和宽容?

小苏坐下的时候,心中杂乱纷呈。然而成天乐却没想这么多,因为他知道这只是画卷中的世界,以一种奇异的方式“穿越”从前,再见到小苏时,心中提不起任何责怨,只回想起种种惋惜和遗憾,看见她时更多的感觉是怜惜。

让小苏坐好,成天乐又出去了,很快买回了药酒,要检查一下小苏的脚脖子。其实他用神识一扫就知道她的脚踝有点扭伤瘀血,情况并不严重,歇一歇也就好了,只是今天走路恐怕会很难受。但他还是让小苏坐在那里脱下了一只鞋,伸手摸了摸她的脚踝,手感很是滑腻。

小苏忍不住地脸红了,心跳得也很快,她意识到眼前的成天乐虽然改变了很多,但还是当初的脾气,并没有那种刻意来找她炫耀或报复的想法。在甜品店里自然不好擦药酒,成天乐将药酒递给了小苏,让她回家后再处理患处。

休息了半个小时,终究是要回家的,小苏走路脚还是很疼,成天乐扶着她上了一辆出租车,把她送到了住处。既然做了好人就做到底吧,小苏住四楼,他又一直将她扶上了楼梯。开门之后,小苏当然要表示感谢,请成天乐进来坐坐,这是成天乐第一次到她的家里。

很久以前,他们曾有一次错过的约会,如今在画卷世界里,成天乐却很意外地走进了这扇门。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是自然而然或者说是顺水推舟,成天乐让小苏坐在沙发上,帮她抹了药酒。她的小腿和脚踝都很美很精致,皮肤很白很细嫩,握在手中让人忍不住就心生遐想,不是成天乐的定力不够,而是他本来就曾对她有过遐想。

假如“耗子”在场的话,一定很不满意的说成天乐:“这个女人有什么好的,你又何必呢?”但画卷世界里没有喋喋不休的“耗子”,成天乐也并不是在现实中做这样的事情。更重要的是——他自己愿意!他有一种形容不出的满足感,仿佛正在弥补人生中的某种缺憾。

……

这天他退出定境,在前院的假山旁散步的时候,嘴角带着很暧昧的微笑,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耗子”飘过来问道:“你的样子怎么又变得傻乎乎的,这几天进入画中,究竟都干什么坏事了?”

成天乐答道:“也没什么,我在商场里遇见了小苏,她出门时不小心扭到了脚,我送她回家,还帮她擦了药酒。”

“耗子”大惊小怪地叫道:“哎呀,你摸人家腿了,感觉怎么样?”

成天乐:“感觉当然不错。……咦,你竟然没有说我,这不是你平时的脾气呀?”

“耗子”:“我说你干什么?那不过是在画卷里!我还不了解你的脾气吗?在那种情况下碰上那种事情,你不那么做我才觉得奇怪呢。”

成天乐叹了一口气道:“在现实中肯定发生过那一幕,她扭伤了脚却没有遇到我。”

“耗子”:“所以你在画卷世界里改变了轨迹,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连我都很好奇耶。……其实也不用好奇,我用脚后跟都能想到,不就是那点破事嘛!”

成天乐岔开话题道:“耗子,你这段日子进入画中,都干了些什么啊?我可告诉你,你是灵体,若是在那画中世界受了伤,现实里一样会损伤神气,做事一定要小心。”

“耗子”却飘开道:“我不告诉你!”

……

“耗子”不愿意将画中世界的经历说给成天乐听,可是几天之后,成天乐从后园练功回到房间,恰好看见“耗子”冲出了画卷落在地板上,那虚化的身形恍惚闪动不已,仿佛是受了什么惊吓。

成天乐赶紧一伸手将它摄回到曲池穴中,于元神中问道:“怎么回事,在画里碰到高人了?看把你吓的!”

“耗子”答道:“是吴燕青吴老板,他发现我了,一挥拂尘差点没把我打散。幸亏那是画中世界,我收回御器法力,立刻就出来了。”

成天乐终于知道“耗子”这段时间在画里都干什么了。画中世界没有成天乐护着,“耗子”一开始很胆小,不敢跑得太远也不敢去人多的地方。后来也没遇到什么危险,胆子也就渐渐大了起来,隐去身形在苏州城中到处乱逛,去哪儿都不用买门票的,这种亲身经历可比旁观看画要爽多了。

再后来它就跑去了观前街,蹲在吴小溪面前直勾勾地看人家,反正吴小溪也不知道。假如在现实中,“耗子”是不会这么做的,它绝不会独自一个人跑到观前街梦湖美蛙饭店去,但这毕竟是画中世界,有些想法可以试一试。它不仅去了饭店,还跑吴小溪家里去了,只是刻意避开了吴老板。

终于有一天,它想试试吴小溪知道它的存在之后会有什么反应,或许可以表白一下。于是就偷偷拿起笔在饭店迎宾的预订登记簿上写了一行字:“小溪,你知不知道有人一直在关注你?我是无形的存在,但也可以让你看见。……如果你有思想准备不害怕的话,我就和你说几句话。”

它在晚上十点之后写的字,那时饭店里已经没人了,小溪第二天上班打开这个预订登记簿就可以看见。但“耗子”挺倒霉的,很少去饭店的吴燕青也不知为什么那天晚上十点多钟突然来了。他从后门进饭店走到大堂,神识随即感应到不对劲,挥出拂尘直卷“耗子”所在。

吴燕青可是度过风邪劫的大妖啊,“耗子”露出破绽他就能察觉,更何况“耗子”正在拿笔写字呢!结果“耗子”险些被拂尘上的丝光扫中,赶紧一收御器之法退出了画卷世界。

成天乐听完了事情的经过,好气又好笑道:“早就告诉你要小心,你还是捅娄子!那画中世界是你自己运转的元神外景,出了什么差错也等于是被风邪所侵,会损伤修为。”

“耗子”却叹息道:“既然是画中的世界,为什么就不能有更多的变化呢?我进入画中还是无形灵体,并没有变成帅哥!”

成天乐呵斥道:“到现在你还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吗?画中世界不是你我的妄想,而是一种真实的演变,你是什么人,到了画里还是什么人。你想做什么事,还是要凭本事去做的,画里画外都是修炼。如果你早日练形大成,能够变成帅哥的模样,那么进入画中自然也能变成帅哥了。”

“耗子”:“我当然明白!就是觉得有点遗憾嘛,我现在做不到的事情,就算进了画里也照样做不到。”

成天乐:“这就是画中世界的玄妙,人们常说凡事皆有可能,那么换一种不同的做法试试,是否是你想象的那样呢?……既然明白,你就老老实实练功吧!”

……

“耗子”在画卷世界里受了挫折,就算提供了与现实不同的另一种可能,但它在画中还是无形灵体,超不出本身能力之外去做事。但成天乐在画中的经历却很“顺利”,画卷世界里接下来的日子,他经常与苏福见面,过了不长时间,他终于与她上床了!

成天乐说不清这是怎样发生的,总之这是都市中孤男寡女之间发生的“正常”事情。那一天他在小苏家吃饭,吃完饭又一起上网看了部电影,看完电影感觉又饿了,做了点宵夜喝了点红酒……夜已经很深了。苏福很不好意思的说要么就别回去了,成天乐假惺惺的睡在了沙发上。

就算画中世界里,成天乐也是不需要睡觉的。苏福半夜起来上洗手间,穿着单薄的睡衣,身材窈窕动人,成天乐在黑暗中看得是清清楚楚。他发现苏福没有把卧室的门关死,留了一条细缝。

沙发有点短,想必会睡得很不舒服吧,于是成天乐就抱着被起来进了卧室。苏福好像吃了一惊,用迷迷糊糊的语气说:“将就挤一挤吧。”说着话裹着她自己的被让出了半边床。

成天乐很“老实”的睡在了另外半边,盖着自己那床被。一张大床、一对男女、两床被、各睡一边。成天乐大约用了十五分钟的时间,一点一点往床那边蹭,两床被挨在一起,然后他从被底下伸手进去,恰好碰到了她身体的某个部位。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