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265章、轮回心,人生若可复初幸

搬进宅院之后,接下来成天乐该怎么办呢?按照现实世界中的经历,他是要闭关练功去印证外景、内息、辟谷之道。他的存在与画卷中的世界第一次产生了矛盾冲突,使得成天乐不得不改变自己的经历,因为他在画卷世界里不可能去闭关练功。

进入画卷世界,便是在元神定境中。成天乐在画卷中的活动看似与平时完全无异,实际上都是他在御器施法,断绝外缘干扰进入一种极深的定境,化画卷世界为元神外景,才能出现这样奇异的事情。所以他在画卷世界里的经历,本就等于在现实世界中练功,以他的修为境界,还无法做到那定中之定,所以根本不可能再谈什么闭关修炼,况且画卷中的他已经掌握了外景、内息、辟谷之妙。

所以成天乐的画卷世界演变到这一步,他不得不改变自己的行为,同时也导致画卷中的世界产生未知的变化。

成天乐虽是这个画卷世界中的变数,但他并不是无所不能的上帝、可以随心所欲的去改变一切。画卷里的他与现实中的他并没有什么区别,仍然需要以自己的能力去做事。他不会飞天遁地,也不能点石成金,无非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意外闯入这个世界后,转变成了参与者,取代了画中世界的自己,做出了不同的事情。

除了他本人所能改变的事物之外,画中的世界仍在以固有方式向前推进,就似旧梦重温,在反省曾经的生命经历。画中的世界虽然不是真实的世界,但也不能称之为虚幻,仍然按照人世间的规律在运转,尽管有细节的改变,但是该发生什么还是会发生什么,比如他去商场买东西,售货员仍然会向他要钱。

人在这种环境下首先会想到什么呢?几乎是无一例外的都会想弥补现实中的遗憾,但在这样的画卷世界中,仍然需要通过自己的所作所为去实现曾经的愿望、挽回过去所失去。成天乐这个人没什么心眼,或者说没什么坏心眼,但并不代表他在这种处境中不会有想法。

过去的日子对他而言并无太多遗憾,但也不是完美无缺,他走在熟悉的姑苏城中,莫名在一家商场里看见了她。

……

苏福是春节前从董洛的公司里辞职的,也许是因为租的房子还没到期、东西还没收拾好、新工作还没找到或者别的什么原因,春节后又回到了苏州。她已经在苏州生活了两年多,不是说走立刻就能走的,就算想离开苏州去外地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也没那么容易。

租的房子还有几个月才到期,苏福最近在留意各种招聘信息,向各处投递着简历。与此同时,苏福还在托同学朋友以及相熟的社会关系去打听介绍,希望能找到一份满意的新工作,最好仍然在苏州。一个人在一个地方呆习惯了,并不想就这么离开,况且苏州确实是个好地方。

苏州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同样生活在这座城市中的两个人可能永远也没有见面的机会。苏福自然不想再和董洛打什么交道,那样会非常尴尬,但在苏州城中,只要不刻意联系,也没必要再见面,所以她的求职首选还是苏州。

……

画卷中所发生的事情仍是真实世界自然的演变,成天乐的这个变数的出现,并没有影响到太多的人或事发生的轨迹。画卷世界与现实世界一样,小苏于春节后回到了苏州,四月初的一天,她去商场里买一些东西。

而在这一天,成天乐则在一家彩票点买了一张彩票。他在线实现世界里上网查询过四月初福利彩票的中奖号码,在画卷世界里买的就是中大奖的号。当初在观画时他曾和“耗子”讨论过这个问题,讨论的结果把他们都给绕晕了。而如今进入了画中世界,能够在这里改变过去既定的轨迹时,成天乐还是忍不住这样做了。

怀揣着即将中大奖的彩票,他想去商场买几件贵得吓人的名牌服装。现代商场的布置似乎都有约定俗成的规律,化妆品和珠宝总是在一层,而男装的楼层往往在女装的楼层之上。成天乐乘自动扶梯上楼的时候,不经意间一抬头,看见了苏福正站在一处专柜看衣服。

在太湖明月湾山庄,成天乐和董洛半夜遇袭,小苏开车来接董洛回苏州,那是她与成天乐的最后一次见面。如今已物是人非,在画卷世界里偶然重逢,其时小苏已经辞职。她看上去有几分憔悴,气息也似与以往不同,发丝稍显凌乱,神情有些局促不安,没有往日那种自信的神采。

但她依然很美,有些可怜的样子甚至更显动人,更能激发起男人的某种欲望,这是很复杂甚至说不清的,保护欲、占有欲、挽救欲、成功感、满足感、优越感?成天乐一时之间并没有想太多,他想到小苏就会莫名觉得遗憾,甚至觉得挺对不起她的,现在看见了她,有一种很奇异的情愫油然而生。

成天乐已经明白这画卷世界的奇特,在现实世界里小苏一定曾经来过这家商场看衣服,当时成天乐并不知道,而在这画卷中重溯的时候,他却见到了她,这擦肩而过的轨迹是否可以改变呢?

在成天乐的内心中,并没有责怪过小苏什么,想当初是成天乐自己出了事,苏福做的只是一个平凡的姑娘看似正常的选择,那时他们交往才刚刚开始而已,谈不上有什么责任与承诺。而她在与成天乐的交往过程中,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哪怕是与成天乐分手,承受压力的仍然是她。董洛偶尔获悉了此事,苏福便不得不辞职,就算董洛没有主动开除她,她自己在那家公司也呆不下去了。

成天乐远远地看着苏福。苏福在几家专柜试了几件衣服,却没有买,好像是不太合适的者正在考虑。成天乐却注意到,苏福将那些衣服的品牌、尺码标签看得很仔细,仿佛是暗记了下来。他随即明白过来了,小苏这是嫌商场里的衣服贵,试好尺码之后想去网上找。

这姑娘挺会过日子的嘛!以前小苏可没这个习惯,她总是陪着董洛一起逛商场,看见能买又想买的衣服一般都是当场买下来,有时候还是董洛一起结的账。看来失去一份薪水优厚的白领工作后,小苏也在担忧经济上的压力,消费习惯有不自觉的改变。

小苏真的很漂亮——这是一句废话,但成天乐还从未以这样的视角仔细观察过她一件一件换衣服,越看越觉得很美,尤其是那窈窕的身材配上精致的五官,真是我见犹怜。

小苏在各品牌专柜逛了一圈,有一件衣服感觉很好,也正好打折,可她还是没有买。然后又到了地下一层超市买了一些生活用品,提着袋子出了商场。一阵冷风吹来,小苏下意识地整了整衣领,她不知为何有些走神,下台阶的时候一步踩空了,脚脖子一崴差点就要摔倒。

恰在此时,一只有力的手扶住了她的胳膊,一个很熟悉的声音在耳边说道:“小心!”

小苏扭过头,一时间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嘴唇动了半天,最后才问了一句:“乐……成总……怎么是你?”

再见这个男人时,他的样子已经完全不同了,改变的不仅仅是衣着打扮还有那看上去有点可笑的马尾辫,而是神情气度中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那种自信,他看着她的目光没有丝毫闪烁游移。

成天乐开门见山道:“小苏,好久不见了!听说你把董洛给炒了,我一直觉得挺过意不去的,想找机会说声对不起,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没想到今天逛街能遇到你。”

小苏低下头道:“你有什么对不起的,那是我自己做的事。……我这段时间经常听说你的名字,原来成总那么有本事也那么有手段,我当初真是小看人了。……成天乐,你不是来笑话我的吧?”

成天乐:“你误会了,其实我在商场里就看见你了,想和你打招呼又怕你误会。结果你出门的时候踩空了,我才赶紧扶一把,要不然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你打招呼?”

他说的是实话,假如苏福走出商场时没有出现这个小意外,成天乐有可能就与她擦肩而过了,但正因为苏福突然闪了一下,成天乐下意识地从后面闪身过来把她扶住了。两人站在商场门口,说话间苏福的身子动了动,成天乐很知趣地把手松开了,结果苏福的脚又是一软,成天乐闪电般的一伸手再度把她扶住了。

“你的脚扭了,严重不严重?……那边有家甜品店,我扶你进去歇会儿吧。”成天乐柔声的建议道。

而苏福确实觉得脚脖子很疼,有点走不动了,想找个地方坐一会儿,不得不被成天乐扶进了甜品店。点了一杯饮料和一份烧仙草,听着轻音乐。苏福的心情是形容不出的尴尬,她十分不愿意与成天乐这样撞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