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263章、千万化,蝶梦纷纷镜中花

成天乐一直就坐在那宅院的房间里想着这个问题,然后眼前一花,看见的仍然是这个房间,手中却握着画卷。——他又回来了,从那极深的元神定境中退出,坐在那里好半天连动都动不了,神气衰弱、法力完全耗尽。

以外景内息之法展开画卷、进入画中的世界,不知不觉中也在消耗法力,这是在运转画意御器,施展的是一种神奇的法术。成天乐坐在原地静静调息良久,这才勉强恢复了体力能站起来。曾经的感觉又回来了,宛如他第一次观画练功时的场景,只是手段更玄妙了。

“耗子”这次定坐时间可不短,足足七天七夜之后才飘出了后园。看见成天乐手中拿着画卷在那里沉思,它好奇地问道:“你怎么又动这幅画了?”

成天乐头也不抬地答道:“我进去了,这七天我已经进去了三次!”

“耗子”惊呼道:“七天?我这次定坐用了七天!……什么,你进去了?怎么进去的,到画中世界里去了吗?这么大的事你都不告诉我一声,也不带我玩!”

成天乐:“你定坐正在紧要关头,我也不好打扰,怎么告诉你啊?”

“耗子”:“快说,你是怎么进去的!在画里发现了什么?”

成天乐详细介绍了他进入画中世界的过程,“耗子”越听越感兴趣,最后突然蹦起来道:“我也要进去!”

成天乐:“御器之法我已经搞明白了,此画确实另有妙用,以我们如今的修为境界已可以运转。……你既然想进去,我看还是稳妥点,先试试另一种手法,还记得梅兰德那幅画吗?”

“耗子”眨着眼睛道:“你的意思是——把我收进去吗?”

成天乐点了点头:“此种妙用,我看不仅仅是用来到画中世界里逛的,它应该还可以摄人元神,尤其是你这种灵体。”

“耗子”兴奋地叫道:“那就试试呗!”

成天乐缓缓展开画卷道:“和上次一样,你不要运功反抗,我把你收进画中。此画所打开的场景我自己清楚,可以直接把你送到指定的地方,你想去哪里?”

“耗子”:“离山塘街远点,我要去拙政园。”

成天乐将画卷一卷,“耗子”化作一道透明的虚影便被他收入画中。“耗子”进入的地方就是拙政园,而时间是午夜,这座着名的园林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它在黑乎乎的假山与池塘间钻了半天,觉得没什么意思想到外面去看看,结果却发现画中的世界就这么大,拙政园以外什么都没有!

“耗子”在画卷中不满地大喊道:“怎么搞的,这里只有拙政园,大半夜的连个鬼影子都看不见!你能不能让我去别处逛逛啊?”

它的话音未落,成天乐将画一抖,“耗子”化为一道虚影又嗖的飞了出来落在地板上。只听成天乐笑道:“此画确实能收摄元神或你这样的灵体,把你困在画中世界的某一个地方,除非你法力强大到能挣脱我的束缚,才能逃出来。”

“耗子”惊叹道:“这么厉害啊!下次再碰到孔天晶那种人,你可以直接把那阴灵收进画里了!”

成天乐点了点头道:“理论上确实如此,但我得趁其不备才行,展开画卷时有收摄之力,若对方反抗的话不太好得手,别人也不可能像你现在这么配合我。……而且还有一个麻烦,假如把它收到画中某个地方,它要是挣扎冲突的话,会损坏画卷中的世界。比如你刚才在拙政园中乱来,就会把那园林破坏了。”

“耗子”惊讶地问道:“你是说这画卷中的世界可自行变化,变得与现实世界不一样了?”

成天乐:“是的,原本画迹是与现实相同的,但自从我进去之后,就多了一种变数、造成了种种附加的影响,成了自行演变的另一个苏州了。我每次进入画中,都是承接上次的场景,就像在另一个世界中游历。”

“耗子”:“这么神奇啊?太有意思了!……我倒有个建议,你可以在画中找一片空地、不怕人破坏的地方,以后与人动手收元神凶灵啥的,直接就丢到那里去!像拙政园那种地方要注意保护,砸坏了就太可惜了。”

成天乐笑道:“我也是这么想的,今后若以画困人的话,就直接丢到金鸡湖中的岛上去,并把周围都封起来。……怎么样,你想自己进去看看吗?你曾经误打误撞进去过,但那时候还没有修成外景内息的境界,修为不够,直接被那石狸像收回去了,是我把你摄回来的,但今天你应该可以试试了。”

“耗子”不无担忧地说道:“这次我就自己试试,你可要看紧点啊,一发现不对劲就赶紧把我摄回来。……要不然,我们俩一起进去吧?”

成天乐却摇头道:“这是一种御器的手法,一器不二御,我们不可能以同样的方式进入画中,除非我把你收进去。……放心吧,只要以元神外景之境御器,你自己可以出入画中世界,唯一要小心的是,不知觉中消耗的法力虽不大,因为施法的时间是持续不断的,不能太贪玩,神气一衰就赶紧出来。还有,画中世界与真实无异,你要隐去身形一切小心,切莫走得太远,也不能让人发现。”

成天乐将画挂在了墙上,“耗子”也尝试着用御器之法去操控。它是无形灵体,很难直接使用这种有形的法器,元神法力一旦展开,画并没有动,它却从原地消失不见!

在成天乐眼中,消失的是“耗子”;而在“耗子”眼中,消失的却是成天乐。它进入了画中的世界,仍然出现在原地,但是墙上的画和身边的成天乐都不见了。假如不是事先得到了提醒,“耗子”估计会吓一大跳甚至定境涣散,但此刻心中有数,隐去身形飘出了这座宅院,去探究这画中的世界究竟有怎样的玄妙?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一道虚影从画卷中飞了出来。“耗子”落在地板上,语气很虚弱地说道:“真有意思!这就是以画中世界为天地运转元神外景,但是太耗费法力了,在画卷里面不觉得,一出来感觉已经累得半死!”

成天乐:“你在画里都看见了什么?”

“耗子”:“看见的就是苏州啊,但是没看见你。”

成天乐:“我当时不在画中,你没看见也正常。”

“耗子”却摇头道:“不对不对,你这几天已经进入画中了,我应该看见才对。我在画里做了个记号,将那块晶石放在了前院假山顶上,你再进去看看是不是这样?”

成天乐也很好奇,随即入定进入画卷,来到前院的假山前,并没有看见那块晶石。他想了想,折了一根树枝在地上写了几个字,然后退出画卷对“耗子”说道:“你还有余力不?我没有看见你放在假山顶上的晶石,却在地上写了几个字。你再进去看一眼,一眼就行!”

“耗子”又进入画中,不一会儿飞出来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喊道:“没有,我没有看见你在地上写的字,但我的晶石还放在那儿。”

成天乐闻言眉头紧锁,将那幅画从墙上摘下来,不动用任何神通仔仔细细的察看。他发现画迹根本就没有变,仍然停留在正月初十凌晨的场景,也就是他与“耗子”最后一次观画的地方。

如果这是一个起点的话,他与“耗子”先后都进入了同样一个时空场景,就是今年正月初十凌晨的苏州。他们进入的是同样的画中世界,但也是不同的世界;画中的世界因为不同的人到来,增添了不同的变数,向着不同的方向演变。

这是以外景之法御器,相当于将画中世界化成了自己的元神外景。也就是说假如有一万个人用这种方式进入了这幅画,就会有一万个不同的画中世界,这个世界只属于他们自己。有了这个猜测,成天乐又问“耗子”道:“你进去的时间不长,为什么会累成这样?”

“耗子”答道:“虽然我们观画打开了很多场景,但也没去过苏州所有的地方、逛过所有的园林。我刚才去了一个离这里不远、但从未逛过的地方,结果发现是一片混沌,需要运转法力才能打开,就像以前观画时一样,只不过这次变成了亲身进入画中。”

成天乐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以前我们观画时,我打开的场景与你无关,你我需要各自展开画卷。现在进入画中,情况也是差不多。当初我们将画卷中的场景已展开到极限,如今修为更深,应该能打开更多的场景。”

“耗子”与成天乐在那儿研究了半天,越琢磨越觉得神奇。“耗子”突然说道:“假如我们不进去,仍然像以前一样观画,这画迹还会改变吗?假如会变的话,是按你的方式还按我的方式改变?别忘了,你我的画中世界是不同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