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262章、画中游,似曾相识过还留

成天乐曾私下里问过最了解毕明俊神通的禇无用,禇无用皱着眉头想了半天才答道:“如果成总您不亲自出手,就凭我们六个布下十二时大阵,并没有把握擒下毕方。”

成天乐沉吟道:“这是按照你们现在的修为和他当初的修为来估算的,时间已经过去一年半,你们修为精进,而他的法力不可能毫无寸进。如果在这段时间毕明俊玄牝妖丹恰恰大成,恐怕就更难对付了。”

禇无用答道:“玄牝妖丹大成?哪有那么容易!但这种天地所化生的瑞兽灵禽,确实不是我等普通妖修能轻易对付的。成总还在追查他的下落吗?如果找到了一定要小心,不可轻举妄动。我知道您神通广大,但那毕方的天赋神通也非同小可,不小心吃了亏可不好。”

禇无用不会乱说话,就算让他们这几位妖修布成法阵,也没把握一举擒住毕明俊。就禇无用亲眼所见,那毕方浑身都可以散射出火焰飞羽,还可如流星般飞天而去。既然如此,成天乐暂时也只能继续等待了,不仅要等到自己修为更高、也要等几位妖修的境界有所突破。

禇无用对盛龙说自己最近的修炼正再紧要关头、所以要他帮忙到蟹田干活,其实是迎来了风邪劫的考验。褚无用在这段时间内定境中易受外邪所侵,需要有人护法,好在有盛龙,其余几位妖修只要有空也会轮流到小剑池洞天为他护法,这可比世间其他的妖修独自修炼的情况强太多了。

禇无用即将突破风邪劫成为大妖,而成天乐已将第四步法诀正传内容修炼完毕,但境界不是想突破就能突破的,需要功夫俱足、还要有精进缘起。他虽然境界到了,可火候还是差了点,第四步法诀中还有很多内容,比如炼器、御器、丹药、阵法等等,往往都是要在这个时候去学的,在日常各种修炼中感悟,以求水到渠成。

自古修士有“丹成而出师”的说法,也就是说经历魔境劫考验之后,才可以出山行走、试练法力神通。或游历名山大川陶冶情怀,或寻道访友交流印证,或采集药材炼制外丹,或搜寻天材地宝尝试着打造法器,不论目的能否达成,但收获的是这一段过程中的感悟。这也是修炼与外景、内息、辟谷相应境界的方式,而成天乐走的则是另一条路径,在宅院中闭关半年。

成天乐目前所领悟的心境是“我身在天地,天地在我身”,所谓天地不可能只有这座宅院和这一片街区,他要想迎来突破的契机,最好出去走走,采药、搜集天材地宝、拜访同道都行,在这个过程中修炼不仅能增长法力也能增长见知。

但我们的成总在这一方面却很懵懂,他也不知道哪里有什么外丹饵药可采,更不知道上哪儿去找什么天材地宝,他的功力增长很快,以前一直是依靠观画练功。当修为境界更高时,很自然有自己的想法——也是关于那幅画的。

前一段时间闭关,他没有动过那幅画,等回过神来,仔细回味那外景内息的意境,突然回忆起一种感觉,是关于梅兰德那幅画的。其实进入画卷山河,恰恰就是一种外景内息的运用,而他那幅更神奇的画卷可自成一片天地。如果以同样的心法施展御器之术,那么他应该就可以走入画中的世界,如内息运转、元神外景展开。

成天乐原本打算要度过风邪劫之后才会去尝试进入画卷,现在却提前动了心思,原因很简单,到了境界才能感悟妙用,以前只是搞不明白。

心念一起,他便要试试。这天“耗子”正在后园中练功,就像成天乐平时那样有模有样地坐在小山上的亭子里入定,而成天乐静静地坐在房间里取出画卷。这一次他没将画卷展开,而是握在手中运转御器之术,心法便是外景内息之妙。

他成功了!御器之时法宝与身心一体,能自生感应,妙用是否催动瞬间便知。可成天乐的感觉很是奇异,他仍然坐在房间里,只是手中没有了那画卷。怎么回事,画卷消失了吗?不,是他进入了画中。

画里画外无别,就像打开了一扇不可思议的门户,他以一种惊奇的方式穿了过去,然后坐在画中世界里同样的位置。画中的成天乐,是一种完全清明的状态,与平常没什么两样,而实际上画外的成天乐处于一种非常深的定境中,展开画卷世界为元神外景。

……

成天乐站了起来走出屋子,在前院中随即发现房前的那两株桂花并未开放,看时节应该是冬天。他最后一次观画,画卷中的时间停留在春节后不久,此刻进入画中世界,画卷里仍然是这个时间。

出门走进了巷子里,时间是凌晨,并没有人注意到他。他在画中逛着画外熟悉的场景,一切都是那么真实,成天乐伸手摸了一下身边墙壁,与现实完全相同的触感,能够感受到那冬夜里的寒意。这是元神所感,却转换成画中如此真切的场景。

离巷口不远,便是成天乐第一次来到苏州时的传销团伙驻地,沿着弯弯曲曲、拐来拐去的道路,可以到达山塘街。成天乐缓缓而行,穿过街巷走过第一次到苏州时曾走的那条路,沿途的很多人家都换上了崭新的红纸门联,显然是刚刚过完年不久。

这条路不短,想当初刘书君和于飞带着成天乐,从晚饭后一直走到了快半夜。而成天乐如今不紧不慢的走回去,一直从凌晨走到了早上。天光已大亮,商业步行街上熙熙攘攘,路边的墙缝里还残留着不少红色的纸屑,那是商家开门放鞭炮留下来的痕迹。

成天乐问一位路过的游人道:“大哥,今天是几号?”

那人有些奇怪地瞪了他一眼:“大年初十!”

成天乐想起来了,最后一次观画就是大年初十凌晨,当时画卷中的时间与现实里的时间重合,当他今天运转此画的另一种妙用进入画卷里的世界,时间便是从这一刻开始。成天乐很想印证一件事,这画卷中的场景是否完全重现了当时的真实世界?

他从山塘街出来,又去了水阁路,他所租住的公寓就在那里,而在今年的大年初十,他还没有退房间呢。进了公寓楼大门,保安笑着打招呼道:“成总新年好!”

成天乐也点了点头道:“新年好!”

看起来一切都没什么问题,于是他上了十二楼走到自己的房间门口,一摸兜却发现房卡没了。这个画中世界一切都和大年初十的现实世界一样,所不同的却是成天乐自己,他是从十月中旬“穿越”入画中的,而那时,他的身上已经没有房卡。

见左右无人,成天乐伸手一指房门,神识延展拨动锁芯。他会御物之法,在画卷世界中同样可以施展,但对复杂的机械构造还是不太了解,试了半天才咔哒一声把锁舌给拨开。进了公寓他急忙检查东西,一切还像过年放假前离开时一样,连换洗衣服都挂在柜子里,但房间里却少了他带走的法器和墙上挂的那幅画。

再一摸兜,那三枚玉籽就在身上呢,随身带法器已经是下意识的习惯,他进入画中的时候身上就有。这画中的世界真是奇特,就是在大年初十那个场景,成天乐带出这个世界的东西都消失了,而他如今用另一种方式回来了,成了这个画中世界里最玄妙的变化!

反应过来的成天乐察觉到一点不对劲,他是在梅兰德的宅院中出来的,而在正月初十那天,梅兰德的宅院还没借给他呢!在画中世界里,他仍然住在这个公寓里。

他在公寓里站了半天,突然又发现了另一点不对劲,墙上的画卷自然是不见了,可是还少了另一样东西——“耗子”!

在现实世界里,成天乐坐在房间里御器的时候,“耗子”正在后园中打坐行功,那么在这画卷中的世界里,“耗子”会不会也在那个地方呢?虽然知道这种可能性不大,但成天乐又立刻赶回了宅院,却没有发现“耗子”。他凌晨出来得匆忙,没有仔细检查宅院,房间里并没有他后来带来的东西,一切应该还是八个月前的样子。

成天乐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赶紧出门去找银行,从钱包里掏出银行卡看了一眼余额,大约有三十多万,这也是当初的数字。他后来在宁波又赚了五十万,而此刻还没到手呢!

画中的世界正在以原先的方式向前推进,假如成天乐没有触动它,那么一切都会保持原状。可是他如今进入了画中,这又意味着什么、会有怎样的玄妙变化呢?成天乐尚不清楚,他在思考中同时充满期待。

成天乐又在想一件事,假如这画卷中的世界就像这样演变下去,待到一个多月后自己从宁波回来,画卷中会不会出现另一个成天乐?因为在现实世界里,他就是那样回到苏州的,而在这画卷世界里,他却以这样一种方式进来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