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261章、寻宝戏,丹桂桃李混芳尘

成天乐很谨慎,刚才既然说了可以让众妖变化出原身寻找,就不能让外人发现。尽管周围没有别人,他们是在宅院的后园中,成天乐仍然要把这个地方隔绝开。他根据自己的经验做出最稳妥的安排,没人窥探不等于不会被发现,比如成天乐自己就曾在那幅神奇的画中看见过梅兰德舞剑。假如也有人有同样一幅神奇的画,能看见这座宅院后园此时发生的事情,也是看不清的。

褚无用虽然反应慢一点,但见黄裳和吴燕青都没有参与,转念一想也就明白了成天乐的意思,便站在那里没有动。而盛龙的心性就是个小孩,听说成总要玩找东西的游戏,他是最兴奋的,法阵一运转开,便化为一道金光飞过池塘钻进了一块太湖石。紧接着,从底座下一个石孔中钻出一只金光闪闪的黄鼠狼,一溜烟跑进了小山上的亭子里,蹦到成天乐面前,嘴里还叼着一根亮闪闪的东西。

成天乐愣住了,他要他们找的可不是这件东西,伸手接过来一看,竟是一根打磨得很光滑的细木棒。木头表面怎么会发光呢?这木棒隐约呈现出玛瑙般的纹路光泽,还反射出金线鼠身上淡淡的金光,因此显得亮闪闪的。

成天乐以神识感应,发现此物分明是一件正在被凝炼的材料。他突然想起来了,那次在画卷中看见梅兰德舞剑,最后梅兰德把一件东西放进了池塘旁的太湖石里,原来就是这根细木棒。今天他要玩找东西的游戏,盛龙竟然首先把它给叼出来了!

站在亭子旁的吴燕青也看见了,不由得赞道:“这是万年阴沉木,看纹路应该是金丝楠,已阴沉而反阳,是最上好的质地。观其物性正在凝炼之中,成总竟然不用寻常的炼器之法,借助此处天地灵枢运转于自然中温养化润,手段真是奇异啊!”

黄裳也说道:“成总,您要大家找的就是这种东西吗?您用天地之间自然灵枢之力去炼化它,如果中途再让盛龙以法力炼制,恐怕很难达成原先的效果啊,炼成法宝也很不容易,难道这是考验吗?”

成天乐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不不不,我要大家找的不是这件东西,此物是这座宅院的主人、也就是借我宅院的那位朋友放在太湖石里的。他的修为神通自成一路,看来是想借助此地灵枢温养炼化此物。这需要经年累月之功,非人力可强求,但有一个好处,就是不像我等修士以法力炼化那样会损毁材料,只要此地法阵仍在,无非是耗费岁月长久。……盛龙啊,这是人家的东西,我们别乱动,还是给放回去吧。”

盛龙一听自己找错了,赶紧从成天乐手里叼过木头一溜烟下了山,将它放回太湖石中,又化为一道金光满园乱飞,时而钻进山丘、时而又从池塘下面冒了出来,忙得是不亦乐乎。小孩子本就喜欢玩游戏且有好胜之心,当然想第一个把东西找出来。

成天乐在笑,盛龙刚才虽然把东西找错了,但成天乐的目的却达到了,因为他没有告诉盛龙要找什么?盛龙首先叼出了这根阴沉木,感应还真准啊!而“耗子”在元神中问道:“梅兰德放那截阴沉木在这里干什么?他的炼器手法倒也特殊,借助自然灵枢运转之力,不需自己每天都费功夫。”

成天乐暗中答道:“谁说他不需费功夫?这后园中汇聚地气灵枢的法阵应该是他布的,那太湖石便是阵眼,假如借助地气灵枢运转的自然之功,恐怕要用很多年时间,你就敢保证这宅院、这法阵一直都完好无损吗?……那阴沉木的特性我感应了一下,不腐不蛀,有固化收凝之妙,我猜是准备用来替换他那幅画卷的画轴,形状和物性都非常合适。”

“耗子”:“嗯,非常有道理!……把那根阴沉木放在太湖石里,借助天地自然灵枢运转,炼化起来非常慢。但假如有人总是以法力运转此地的法阵,炼化的速度就要快得多,你在这里住三年,运转这个法阵的机会也非常多,也算是帮他炼器了。”

成天乐暗笑道:“于我无损、于他有利,何乐而不为呢?而且人家是绝对信任我,就把东西这么放在这里,连声招呼都没打过,根本不担心我会拿走。”

“耗子”:“弄不好是考验你呢,把宅子借给你,就想看你偷不偷他东西?”

成天乐:“你别把人人都想得那么多心眼!那根阴沉木放在阵眼中,我根本就没发现,假如今天不是盛龙化出原身把它叼出来,恐怕我一直都发现不了。……既然发现了嘛,那我们有机会就多多运转此地的法阵,也算顺手帮他一个小忙。”

说话间,一道金光从水塘中飞出化为金线鼠的样子,在岸边抖了抖毛茸茸的尾巴,细小的水珠像珍珠般滑落,它的身上滴水未沾,又一溜烟地跑到山上跳到成天乐的身前,两只前爪捧着一个白瓷小瓶,瞪着乌溜溜的小眼珠问道:“成总,是这个吗?”

成天乐很满意地点头道:“对,就是这个!送你了,拿回去看看是什么东西。”

金线鼠发出一声欢呼,跑回池塘对面钻进散落地下的衣服里,随即一团金光升起又化为少年的模样,迫不及待地将白瓷小瓶打开,把一枚黄澄澄的圆珠倒在了手心。一股沁人心脾的香息传来,吴贾铭吸了吸鼻子,身形一纵奔向院墙旁边的回廊,在房梁上取下了另一个白瓷小瓶,笑呵呵地走了回来。

吴贾铭不知道成天乐要他们找什么东西,但等盛龙找到了,他闻到味道就好办。狗鼻子灵,其实猪和狐狸的嗅觉也不差,禇无用与张潇潇的视线同时望向了一个地方,就是成天乐所在的小山半坡一处紫藤根下,第三个白瓷小瓶就藏在那里,但他们都没有动。

四个人找三件东西,谁找到了就归谁,必然有一个人没有,这两人比较稳重矜持,所以并没有去争。今天得传法诀已是大福缘,怎么还好意思再拿成总的东西呢?而且他们已经看出来了,成总这一出,就是在试盛龙的天赋神通感应。

吴贾铭一见这个场面,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但今天成总既然说要做游戏,总不能只让盛龙一个人到处乱钻,他也得配合一下成天乐的兴致。盛龙找到了第一个,本可以接着再找下一个,但他也老老实实地站在原地,好奇地问道:“这是什么?”

小山坡上的黄裳眼尖,看见这圆珠也闻到了那香息,失声惊呼道:“黄芽丹!成总,您送给大家的原来是这种饵药?”

其余众妖闻言都露出了惊讶之色,只有盛龙仍不解地问道:“黄芽丹是什么呀?”

禇无用解释道:“这可不是一般的丹药,而是一种外丹饵药,对于人间修士而言可以帮助凝炼元神元气,而对于我等妖修,能被称为外丹的饵药,都是可以帮助凝炼玄丹的。……此物炼制不易,只有人间修行大派才有,还不快谢谢成总!”

盛龙赶紧拜服于地向成天乐道谢,然后站起身来朝禇无用道:“这么好的东西,就送给禇大哥你吧!”

禇无用摸着他的脑门道:“是成总让你找的,你找到了成总便送给了你,就是你的缘法。褚大哥修为比你高,这东西对你更有用,干嘛拿你的?等会儿别忘了请教成总怎么服用。”禇无用没孩子,最近带着盛龙养大闸蟹,他和媳妇沈翠兰都是越看他越喜欢,简直就当自己家孩子了。

这时成天乐在亭中问道:“还有一个,你们不找了吗?”

禇无用和张潇潇皆躬身答道:“这么珍贵的外丹饵药,我等不敢擅取,成总还是留着自行处置吧。”

吴贾铭也躬身抱拳道:“成总,我不知道您要我们找的是黄芽丹,听了黄裳提醒才反应过来,多谢!拿了您这么珍贵的外丹饵药,不知该如何报答?”

成天乐笑着摆了摆手道:“这样的话就不必多说了,我连秘传法诀都告诉了你们,还在乎这几枚丹药吗?”

成天乐又交待了一番他所知的服药之法,第四步法诀中讲的并不是很具体,但结合神气运转服用饵药应该是一种常识,盛龙和吴贾铭自己看着办吧,然后众妖这才告辞。“耗子”又在元神中说道:“我猜得没错吧,最后一粒黄芽丹没人敢拿。”

成天乐:“不是不敢,而是懂事,换作我也不会那么没眼色的,连小孩子都懂的道理。”

接下来的日子,大约每过半个月左右,成天乐都会召集众妖搞一次小聚会,有时候也不是讲法诀,就是吃吃喝喝图个热闹,有时候会让他们聚集在宅院后园中运转法阵,互相交流印证各种心得,并演示各自的天赋神通——金线鼠的屁除外。

日子表面上过得很逍遥,但成天乐一直在琢磨一件事,就手下这伙妖修合起来演练阵法,是否能在捉拿毕明俊时做到万无一失?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