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260章、路千条,形而上者谓之道

众人赶紧纷纷落座,成天乐也不废话,展开元神笼罩住宅院,运转了隔绝声息的法阵。这后园中布有法阵,成天乐是在修炼中发现的,虽然还没有研究透阵法的原理,但已经可以在元神外景中去运转它汇聚地气灵枢、宛若身处千岩万壑之间,此地仿佛自成一个世界。

众妖没见过这种法阵,都吃了一惊,随即收摄心神入定、聆听成天乐宣讲。这番宣讲与常人所理解的老师上课不一样,成天乐也是在元神定境中开口,依次讲述外景、内息、辟谷之道,内容不仅是法诀,更重要的是修炼所印证的心境、种种成就所涵的玄妙。

成天乐尚无妙语殊胜之功,但在定境中随悟而讲,也颇有声闻成就之妙,每一句话都融合于元神外景与元气内息的运转,不仅可以听,而且可以很直观的去体会。这世上什么人最会“装”高人?就是成天乐这样的人!因为他不会卖弄自己不懂的东西。

池塘对面如黄裳、吴燕青这等大妖,其实已度过风邪劫、修为境界在成天乐之上,但他们曾经的体会却没有这般清晰精妙。成天乐所讲,是将众妖修各自的体会摸索总结出清晰的路径,世间万事本就是从实践上升到理论的,然后反过来可以指点实际中各种不同的情况,所谓法诀之妙也在于此。

对于众妖修而言,这也是一种从混沌走向清明的过程,比如盛龙,他可能在行走山林时自行领悟到外景、内息之妙,但他并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也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些,这就是有无传承的区别。成天乐一开口,等于捅破了一层窗户纸,哦,原来这不仅是穿行山林之妙,而是外景、内息一种境界的体现。

黄裳和吴燕青也听得十分入神,对于某些东西,其实境界越高感触越深。这就像人生的反躬自省,有时候一条艰难的道路已经闯过去了,因为幸运和努力,但当时未必看得清楚,很久之后回头再想,往往才会豁然开朗。

成天乐此番开讲,最难得也最精妙的地方,或许连他自己也不清楚,就是专门指点各类妖修、重点在于如何温养焠炼妖丹。这是在别处不可能听到的秘法传承,而且还结合了成天乐亲身的印证——成天乐本人并没有什么妖丹,他是从“道”的角度去体会的,因而众妖修能够感受得更加深刻。

讲完外景、内息,再提到辟谷,最后是三境融为一体,所有妖修包括黄裳、吴燕青都惊讶了,他们就算已是大妖,也从未有过这种清晰的体会。至于辟谷,要他们十天半月不吃东西当然没什么问题,但从道法的角度总摄天地万物之润化,这可不是自己能轻易摸索出来的,就算有机缘成就、也尚在懵懂之中,只可自享、很难传人。

成天乐所讲解的法诀是开放式的,尤其是关于辟谷之道的物化玄妙,仅仅是个入门,闻者据修为的不同自然会有更高深的体会。成天乐闭关半年所得,用了半天功夫讲解,尚有很多玄妙无法开口说清,他只讲自己能印证的。

听完之后众妖良久无言,闭上眼睛定坐在池塘边细细回味,唯恐错过了这稍纵即逝的感悟良机。成天乐也不打扰他们,静静地坐在亭中吐纳天地气息,“耗子”此刻并没有隐形在附近,讲法时又被成天乐收于曲池穴中。

成天乐今天对众妖修讲法的要旨,主要是如何借助外景、内息、辟谷温养凝炼妖丹;而众妖修听在耳中,体会最深的却是如何借助妖丹炼形去感悟外景、内息、辟谷之妙。讲完之后,成天乐自己也在琢磨,众妖的修炼与他不同,他给人家讲了那么多,自己是不是也可以试试呢?

没有妖丹,但是他有“耗子”。心念一动便运转元神元气,“耗子”不再封于曲池穴中,而是随经络循行运转,宛如一枚妖丹。“耗子”被吓了一跳,赶紧喊道:“成天乐,你想干什么?踢球玩呢!”

成天乐于定境中答道:“你无形骸,虽然已印证内息、外景、辟谷之道,但终究不能像我那样去体会;而我无妖丹,也很感兴趣他们都在练什么?所以我送你一场造化,以神气滋养你的形骸,你便在我的形骸天地中运转,好好体会一下这外景、内息炼形之道吧。”

“耗子”也反应过来了,成天乐这是借它来体会那些妖修的感悟,同时也是在帮它炼形。这套法诀借助了人间修士的传承,但核心还是指导妖修凝炼玄丹的,所以成天乐练成之后总觉得还有地方没吃透,干脆用“耗子”来印证完整。而“耗子”无形骸之身,通过这种方式才能将境界体会得更透彻。

这场法会是午饭后开始的,等成天乐讲完已是半夜,所有人都于定坐中体悟。直到天明时分,成天乐才睁开眼睛长出了一口气。“耗子”在元神中叹道:“你早就该开这个会了,嗯,我确实体会得更深,等到将来,也明白该怎么变成帅哥了!”

成天乐暗道:“你能不能别总提这茬?等有那个本事再啰嗦!”

众妖修皆已收功离定,但成天乐没动他们也都坐着没敢动,此刻成总睁眼吐息,大家都站起身来行礼拜谢,问成总还有什么吩咐?给众人一番宣讲,对于成天乐自己也是明悟的过程,自己学会与能够传人,完全是两种境界,他的兴致很高。

他看了看金线鼠盛龙又看了看吴贾铭和张潇潇,突然灵机一动道:“诸位,我们今天玩个游戏怎么样?”

众妖还没答话呢,“耗子”在元神中叫道:“好啊,好啊!玩什么游戏?”

成天乐开口道:“你们先退到前院,我在这后园中藏三样东西,你们各用天赋神通,看谁能找出来?”

难得成总有此兴致,众妖能不配合嘛,立刻都退出后园跑到前院里待着,绝不用神识查探,纷纷猜测成总会让他们找什么东西?“耗子”也在元神中问道:“成天乐,你让他们找什么啊?是不是想试试那金线鼠盛龙?”

成天乐点头道:“是啊,传说中金线鼠擅于寻物、能搜天材地宝。盛龙虽然气候未成,不过总应该有这方面的天赋吧,我先考考他的潜质。”

“耗子”笑道:“其实吴贾铭那狗鼻子也很灵的,要说找东西的话,如今的盛龙肯定比不过他。”

成天乐却摇了摇头道:“我要他们比的又不是找什么东西,而是天赋神通对宝物的感应,我不告诉他们是什么东西,吴贾铭的鼻子再灵又有什么用?”

说着话他们也离开后园回到了平时住的房间,成天乐取出了三个白瓷小瓶。“耗子”惊呼道:“你让他们找黄芽丹?”

成天乐笑道:“是啊,这是我手中最有特色的‘宝物’,不告诉他们是什么东西,假如盛龙恰恰能把它给找出来,那就证明他的天赋神通确实不凡,值得好好栽培,我干脆就送他得了。”

“耗子”又惊呼道:“你可太大方了,这么好的东西自己不吃,居然还送人!”

成天乐呵呵一笑:“我也觉得自己有点糊涂,本打算在闭关练功时服丹,可这半年过得恍恍惚惚,竟然把这茬给忘了!……其实我不服丹也没什么,而那些妖修毕竟没有人身,假借妖丹聚合元神元气,得此机缘也好,反正这三枚黄芽丹也是别人送的。”

“耗子”:“话虽如此,可我还是有点舍不得。”

成天乐:“你这个小气鬼!假如你可以服这丹药的话,我就全留着给你,成不?”

“耗子”叹了一口气:“还是算了吧,给他们吧!要不是他们帮忙,你也不可能得到这些东西。”

成天乐:“对啊,你想明白这个道理就好!我去了趟宁波得到这笔好处,但事情都是我一个人做的吗?金线鼠既不是我发现的、也不是我抓住的,至于那座庙,也是宋召南出主意解决的问题。”

“耗子”又说道:“其实吧,有些懂事的未必会要你的黄芽丹,不信你就试试吧。”

成天乐将三个白瓷小瓶在后园中隐秘的地方藏好,然后又把众妖叫了过来吩咐道:“黄裳、吴燕青,此园中有法阵,方才我讲法时已演示如何运转,你们二人就合力施法将此地笼罩、莫为外界所察。……吴贾铭、禇无用、张潇潇、盛龙,我在这里藏了三件一样的东西,先不说是什么,你们各凭天赋神通感应、哪怕化出原身也可以,靠机缘把它们找出来,谁找到的我就送给谁。”

黄裳和吴燕青一听这话,相对一笑,心里已明白成天乐的意思。成总今天是要送机缘给众妖,而他们俩的修为比其余四妖高出一个境界,所以就不要参与了,把机会留给别人。两位大妖走上小山丘,在亭子两旁合力运转法阵、笼罩住整个后园的声息。此刻就算有人从天上往地下看,也是一片光影模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