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259章、又一山,林外峰回人间路

成天乐如今展开元神,外景所见能够笼罩住整整一片街区,这也使他想起了民间的一种传说:某某高人或者某个很厉害的妖怪在山上修炼,不用走出洞府就能知道山下发生的事情。成天乐在元神外景定境中也体会到了这种状态,却没有山上山下这么夸张,平时也不能总保持这种状态,如果那样整个人就会显得恍恍惚惚。

上楼吃饭,今天的主菜当然是褚无用大闸蟹和美味干锅蛙,还有成天乐很爱吃的鮰鱼翅、小炒荷塘月色等。吴燕青、黄裳、吴贾铭、张潇潇、褚无用都到齐了,这次还多了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就是金线鼠盛龙。

……

盛龙来到苏州后,按照黄裳的建议和成天乐的吩咐,就呆在小剑池洞天,就像看家护法似的三个月没有外出,专心修炼成天乐传授的那套敛藏神气的法诀。

其实连成天乐本人都不太清楚,他所得的这套法诀根本就是为了“敛妖气”的。众妖修习练之后,无不夸赞其精妙——这简直是为他们量身定制的嘛、成总太高明了!这套法诀虽高明却不高深,成天乐当初尚未度过魔境劫时就能修炼,盛龙学起来当然更没有问题。

黄裳此人很谨慎,他要求盛龙习练纯熟,直到不动用神通便毫无破绽的程度,才允许他离开小剑池。可盛龙的样子是个十来岁的小孩,既没户口也没身份证,他又能去哪儿乱跑呢?

褚无用是个憨厚人,便对盛龙说:“我家有三十亩蟹田,我现在修炼正紧,你就来帮我干点儿活吧。这些活计对你来说一点不累,但你要注意不可取巧,就亲手去干,不要动用什么神通,混入世间这是首先要学的第一步功课。你褚大哥我就是这么过来的,否则你翠兰嫂子怎么可能这些年都没发现我是妖怪呢?”

盛龙深以为然,于是便按照褚无用所说,撒饲料、挖淤泥、抓螃蟹都是亲手而为,不动用神通法术,这么做也是在修炼心性。这些活计对于普通人来说比较繁重,但盛龙不会觉得太累,只是繁琐而已,而对于这位初入人间的小妖修而言,什么事都是新奇的、都在学习中。一只金线鼠帮着一头猪去养大闸蟹,倒也成了奇闻了。

褚无用对媳妇沈翠兰解释,盛龙是朋友家的孩子,没事跑过来帮帮忙、学学手艺,倒也不算是雇佣童工。沈翠兰挺喜欢盛龙的,除了褚无用付的工钱以外,还经常给盛龙塞零花钱和各种吃的。盛龙也学会了逛街买东西,经常买些稀奇古怪感兴趣的小玩意拿回小剑池洞天,日子过得可比在地下洞府滋润多了。

盛龙在荒野中住习惯了,让他搬到房子里反而不自在,所以就住密林幽谷中的小剑池,每天要翻过几个山头到褚无用的蟹田去干活。这段路有三十多里,而且都是在起伏的山林中穿行,假如化出金线鼠原身似一道金光遁影,很快就到了。可成天乐有命,而且众妖也严肃地告诫过他,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显露原身,哪怕在小剑池洞天也不能。

所以他必须步行,虽然脚程也很快,但总不至于惊世骇俗,每天来回用在路上的时间加起来要三个多小时。这与盛龙几十年来的习惯截然不同,他一直都是以原身呆在地洞里修炼,何曾学着周围的人那样每天都走几个小时的山路?但成天乐点破了他的身份,让他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他又很喜欢跑到山外面去,所以这段路每天都走下来了。

在天地之间行游,生机还转不息,这便是外景、内息之法,金线鼠天赋特异但修炼很难,盛龙自从凝练炼妖丹之后便再无寸进,如今在不知不觉中修为更进,却不是在洞府里练出来的,而是在山路上走出来的。

据宇文霆所说,应将金线鼠放之江湖让其自行修炼。而如今,这也是一种自然的修炼,凝炼妖丹后化为人形行走红尘,便是他这样的妖修通常的经历。只不过盛龙自己没想那么多,也没听说过外景、内息的讲究,只是自然修成如此境地。

……

在梦湖美蛙饭店关上包间的门,盛龙赶紧向成天乐行礼。以成天乐今日元神体察之清晰,伸手扶住盛龙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他的变化,笑呵呵地问了一句:“盛龙啊,半年时间不见,你的修为比当初精进了不少啊?”

盛龙答道:“都是成总指点的精妙,也是大家的照顾提携。”

成天乐坐下后笑着道:“修为境界是你自己的,我也很感兴趣你为何会有这样的精进,你自己有什么感触,可以和大家都讲讲嘛。”

盛龙就在席上介绍了自己的心得,他其实也说不太清楚、尚在似懂非懂之间,只介绍自己以前天天在洞府里行功吐纳、收获似乎不大,可是这段时间来回走山路,不知不觉中却似有突破,连自己都感到很意外。

成天乐却越听越感兴趣,盛龙所描述的穿行山林间的感悟,就是他所修炼外景内息的境界。这只金线鼠是功夫到了恰有机缘所以能自行领悟,而成天乐有完整的法诀传承,又经过了实修的印证,可以把盛龙那看似完全不同的体会融会贯通。

盛龙谈的是每天行走山路的感受,而成天乐这段时间闭关练功体会的是同样的境界,他可是呆在宅院里没怎么出门。想到这里,再看众妖修都是很感兴趣若有所思的样子,成天乐做了一个决定:吃完饭后把他们都带到那座宅院,开一次正式的法会,向他们讲解外景、内息、辟谷之妙。

成天乐闭关修炼这么长时间,出关之后特意将大家召集到一起,众妖心中隐约都有所期待,希望能聆听他们的“精神领袖”成总讲述更多的修炼心得、解答心中的疑惑。妖修与人不同,他们出身于各种族类、化为人形混迹红尘,在修炼中各自感悟。

他们天赋神通各异,修行中所获的机缘也千差万别,有很多独特的感受可以交流印证,却很难直接参考借鉴。比如金线鼠谈来到人间行走山路的感触,众妖皆心有戚戚,有很多经历都是类似的,但他们却很难通过简单的模仿有同样的修证。

平日众妖在小剑池交流切磋,解决了一些疑惑但又留下了更多的疑惑,想向成总请教却又不好开口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见成天乐在席上主动问起了盛龙的修行,大家纷纷面露喜色,看来成总今天有指点的兴致,可趁此机会多请教请教。

还没等他们说什么呢,成天乐主动开口说要召集众人开一场法会、宣讲修行正法,众妖皆大喜过望。以前成天乐虽然指点过他们“敛妖气”、炼器、御器、阵法,但从来还没有宣讲过修行正传法决,这是第一次啊!

饭后离开观前街,成天乐特意没有要大家坐车,而是领着众妖步行穿过苏州城。这一段路走起来也不短啊,从观前街走到成天乐所住的那座宅院有十多公里。成天乐听说了盛龙穿行山林的感悟,当时就心中一动,意识到其实穿行都市也是一样的。

在很久之前,成天乐就喜欢步行,那时他刚刚修炼入门,精力充沛不觉得累,漫步也是在练功、守动中之静。以往成天乐在午夜穿过城市的时候,隐隐约约在寻找一种状态、一种心境,却又说不清所寻找的是什么?如今听盛龙一席话,他突然明白了,原来不自觉中要寻找的就是如此境界!

他在修炼中早有根基,但功夫不到是体会不清晰的。如今在姑苏城中施施然迈步而行,盛龙随行身侧,后面跟着黄裳等众妖。穿人流、走天桥、在路口也会停下来等绿灯,没有人会特别注意到他们,速度看似不快就是在逛街散步,其实走得非常快,半小时之内就到了地方。

很难描述这种状态,这便是外景与内息相融的境界。天地仿佛在脚下游移,迎面而来又缓缓而去,犹如日月循行。人在走又仿佛不动,是天地在移动、转弯时是道路在移转。人在天地之间,犹如身中之内息;天地在身之外,便是元神之外景。其实成天乐可以走得更快,追上公交车都没问题,但此刻只是一种印证,没必要尽全力。

街坊邻居们惊讶地看见一位扎着马尾辫的年轻男子,带着一群人开门进了那座闹鬼的大宅院。很多人以为自己眼花了,大白天怎么会闹这一出?有些不敢相信的问别人是否也看见了?还有人自作聪明的解释道——可能是哪家新闻媒体的或者是考古部门的,来考察这座老宅院,最近很流行播这种节目。

众妖一进前院,皆瞪大眼睛惊叹道:“成总,您竟然打造了这样一座宅院?真是人烟中的福地洞天!”

成天乐微微一笑:“这不是我建造的,这座宅院恐需几代人百年之功才能建成,是一位朋友暂借我住几年,前段时间我就在这里闭关。”

穿过宅院再来到后园,众妖已经惊叹得说不出话来。成天乐绕过池塘走上小山,在古树紫藤环抱的小亭中坐下道:“诸位,你们在池塘对面各找地方坐好,就于此地开一个法会。”


阅读www.yuedu.info